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七章 元峥嵘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七章 元峥嵘

    “听说夏家跟元家的代表者很快就要来到这横川了,咱们横川这次可是热闹了,不光是他们两家,就连慕容家跟诸葛家也掺了一脚,这件事情,恐怕是比我们想象的复杂的许多啊。”

    横川城主府中,代表着横川各大家族的势力负责人全都坐在客厅当中,讨论着这次横川难得的热闹。

    横川虽然是一个不小的繁华城市,但因为四周并不像离渊城那般接连着燕返山,坐拥着许多珍贵材料的生产之地,而且还是许多城市贸易的中心,横川称只能算是南荒大陆的周转点,连像样的大家族都没有几个,可以见得,这次元家跟夏家的事情决定在这座城市解决,也是因为此地没有太多的势力牵扯,不会有许多麻烦之事。

    但他们的方便,却是给横川城内其他的家族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元家跟夏家此举,牵扯到了许多势力,诸葛家跟慕容家只能算是无数小鱼中的大鳄,如果算上那些打算捞些好处的中小家族,那这次的横川可真算是暗潮涌动了。

    横川城的城主,是一名看起来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气质平凡,笑容亲和,对着那些横川城的各大家族负责人紧张畏惧的嘴脸,只是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城主,这件事情,你可得表个态度,否则让这些人在我们横川城闹起来,到时候无法收场就麻烦了。”

    一名鬓发花白的老者向着横川城主说道:“慕容家与诸葛家的实力强大,我们阻止不了,但是,那些中小家族也敢在横川造次?别的不说,怀南钟家的人前几天就在我们横川闹事,他们那个无能的钟二少,居然说要纳我家丫头为妾?还打伤了我几名家丁,这件事情,如果城主你不管,那也就别怪我这老头子不顾辈分亲自去讨个公道。”

    这名老者是横川戚家的长老,辈分极高,就算是座上的城主也得称呼他一句戚老。

    “戚老,你先息怒,这件事情我们还可以慢慢商量嘛。钟家那孩子不懂事,您也不能跟他一般计较?否则失了长辈风度,岂不是让外人笑话?”横川城主两手插袖,笑的有些可掬,呵呵道:“不过,这次来到我们横川城的家族与势力的确太多了,此事如果不解决,倒是有些麻烦。不如我看这样,戚家,侯家,韩家,你们三家联手,加强我们横川的警戒,如果有任何情况发生,或者是哪家的子弟敢仗势欺人,定当严惩。”

    “这样处理也是可行办法。”韩家族长沉吟了一声,然后说道:“不如就这样定下,如果还有什么事情,我们也可以跟诸葛家的那位姑娘联系,我听闻诸葛温柔为人十分善良,此行也是为了调解元,夏二家的矛盾,不像慕容家狼子野心,一心想从中获利。”

    “诸葛温柔此女的心性我也有所听闻。”戚家长老摸了摸胡子,微笑道:“我家那丫头,小时候曾见过诸葛温柔一面,便是对这位诸葛家的大小姐念念不忘,一直说想要再见诸葛姐姐一面。呵呵,如果这次事了,我也要请这位诸葛温柔来我家做客。”

    “你那丫头对诸葛温柔念念不忘,我家那小子也是如此啊。诸葛家与我们横川关系密切,他们家的大小姐之美名,整个横川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韩家族长哈哈大笑,也是使得这议事厅中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几位族长以及长老再随便聊了几句闲话以后,便是决定各自派些人手,在这段时间之内加强横川的警戒程度,绝对不能让那些外来家族在横川作威作福。

    最后,座上的横川城主手指敲了敲桌子,客气道:“诸位族长,长老,既然此事已经决定下来,那各位尽快回去准备。夏家跟元家的人最晚明日便会到我们横川来,这段时间内,绝对不要有任何事端发生,否则后果如何,诸位心头应该也有个明数。”

    话说至此,在场之人也都明白事情严重,否则,此次他们也不会如此郑重的坐在这里讨论这件事情。

    等到将事情都交代完毕后,众人离开,只剩下韩家的族长还坐在那里。

    “方明,有何事?”城主双手插袖,笑吟吟的看着韩家的族长韩方明。

    “倒是无事,只是觉得你我二人已经有些时日没有好好聚一聚了。”韩方明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看着座上笑吟吟的城主,说道:“元峥嵘,如今元家之人来到横川,你的心情应该也十分复杂吧。”

    峥嵘峥嵘,元家二十六年前的弃子,眼中初现一抹峥嵘神态,双手离袖,面无表情,不见喜怒。

    韩方明淡淡道:“如果元家的人见了你,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认出你这个当年元家为了鼎盛发展,而毫不犹豫抛弃的弃子。”

    “认得又如何,不认得又如何?”元峥嵘平静无比,目光深邃,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二十六年了,元家已经成功了,但是我爹和我娘却在那场战争中牺牲。我被当做弃子摒弃,被家族排斥在外。为了抹杀掉那段历史,他们不惜害死了当时所有的参战之人,就连直系也都不例外。若非我当时还只是个懵懂少年,恐怕也难逃他们的迫害吧。”

    说到自己当年经历的事情,元峥嵘的表情渐渐沉了下来,看着韩方明:“你我是儿时玩伴,知晓我真实身份的,也只有你一人而已,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你也知道,我等这个机会,等了足足二十六年。”

    看着座上的至交好友,韩方明心中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好友心里有恨,有怨,更有难以言说的一股执念。爹娘惨死,家族遗弃,种种的不幸,交织成他最惨烈的过往回忆,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方城主,实力大成,却迟迟不敢回去报仇。因为他在成长,元家同样也在壮大,一日一日,变的更加难以战胜,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挑战元家这种庞然大物,因为元家背后站着的,是东都大陆的强悍宗门,是这个太古世界最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

    “峥嵘,我只能说,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但我希望,你最终能谨记你自己的身份,你不是元家之人,但你是横川城主,你要为了横川所有的百姓着想。”韩方明站起身来,忽然深深一揖,恳求道:“如果你要报仇,不要牺牲无辜的性命。韩家上下,我更无资格让他们送死,但我这性命一条,却是愿意为你做为报仇路上的石子。”

    元峥嵘冰冷的眼神略显柔和,淡淡道:“方明,你我认识这么多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心中还不清楚吗?我当上横川城主,便是要为了横川百姓的一切着想。如果有一天,我必须要为了报仇而牺牲无辜百姓,我宁愿放弃这段积压在心里二十六年的丑陋仇恨。”

    韩方明闻言,嘴唇蠕动,似乎想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叹息了一声,将话给咽了回去。

    “如果是这样,那便最好,峥嵘,我不希望有一天你也变成为了仇恨而失去了理智的那种人。”韩方明心里默默叹息着,忽而又坚定下来:“因为到了那天,我会亲手杀了你。”

    “白阳,起来了吗。”

    翌日一大早,白阳刚刚从修炼状态中退了出来,门外便是响起了孔墨衣的声音。

    两人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对于白阳的修炼习惯,孔墨衣早已了如指掌,所以知道这个时间来找他是正确的。

    白阳稍微整了整衣衫,打开房门,见孔墨衣一脸玩味站在门口,笑吟吟的说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嗯?怎么了?”白阳见她这种表情,就知道没有好事,赶紧警惕起来。

    孔墨衣一把拉住了白阳的手掌,带着他往酒楼外跑去。

    外面的街道上堪称人潮拥挤,来往之间,白阳竟是发现了不少身怀修为的修者,而且大多都是罡气境以上。就连定元境都有几名,显然是横川城出动了各大家族的护卫势力,维持这街道上的秩序。

    “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多人?”白阳看到街上的拥挤人头,忍不住说道:“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事?”

    “当然是大事咯。”孔墨衣笑道:“今天是你那位故交好友夏月要来横川的日子,听说那位与他有婚约的元布衣也要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或许都想看看这段时间在大陆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两个主角究竟是什么样子。”

    “其实我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孩,能让你这绝情的混蛋念念不忘。”孔墨衣扬了扬下巴,目光也是投向了街道的尽头。

    每个人都在翘首以盼,想看一睹那两位主角的风采。

    “白阳,孔姑娘,这么早。”

    突然间,诸葛温柔的声音响起在两人身后,满含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