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五十九章 家族之争!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 家族之争!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元布衣是谁?那是元家最强的年轻人,甚至是许多辈分比他高的长辈也不见得会在实力上压过他。

    他要与夏月比斗,那就是摆明了要以实力欺负夏月。

    此举虽是解气,但未免太过让人诟病。以实力欺压一个不愿嫁给自己的女子,这种行为,使在场许多年纪不大的男性都发出了嗤笑声。

    元布衣站在众人目光之下,凝视着夏月,说道:“只要你能胜我,婚约取消,元家答应夏家的资源倾注一样都不会少。而且我答应,只要元家我还能说话,就和夏家永远保持盟友关系。”

    “如若不然。”元布衣淡淡道:“那你就乖乖嫁给我,但是我保证,你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任何做为一个妻子的尊严。我只会把你当成下人,甚至等我成了元家的族长,我还会再立正妻,你只是偏房。”

    话说至此,元布衣已经算是代表着元家,将这件事情中他们所需要扮演的角色,和该展露的态度全部道出。

    这便是一场胜负之争,一场关乎于两个家族,和一个婚约的胜负之争。

    “如果你觉得不公平,那你可以找人代替你出战。”元布衣就那么站在那里,有一种不可战胜的自信。他的目光看向夏月带来的几个人,最后定格在楚天鬼身上,说道:“曾经名传东都的楚天鬼,有让我挑战的资格。”

    “元布衣,就算我身上受了伤,那也不是你能战胜的。向我挑战,你真的做好了死的觉悟?”

    楚天鬼不在意对方是个晚辈,更不在乎他只有定元十段的实力。只要敢向他挑战,他楚天鬼就一定会提夏月解决了这个麻烦。

    “楚伯伯,不必,这是我的婚约,这个人,自然也要由我来打败。”

    夏月阻止了楚天鬼,纯净却又没有任何感情的目光看向了元布衣,说道:“如果我赢了你,我希望你履行诺言,不要找夏家的麻烦。”

    元布衣道:“我元布衣一言九鼎,夏月,此行我来找你,只是为了做一个了断而已。所以我出手不会留情,注意了。”

    “这两个小辈居然选择这种解决方式吗,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坐在上座的元峥嵘看到两人间的气氛剑拔弩张,忍不住笑了起来,毕竟他心里对元家没有什么好感,如果元布衣能在这里沉沙折戟,对他来说,元家就等于折了一大助力,元峥嵘当然愿意看到这件事情发生。

    只是

    元峥嵘目光转移到了夏月身上,虽然看不破夏月的境界,但他猜的出来,这夏家的小丫头既然如此信誓旦旦的答应了,就一定有足够的底牌来应付元布衣。

    “白阳,你不管管?这要是打起来,那个夏月绝对要吃亏。”

    孔墨衣一看两人居然真的要动手,居然有些担心夏月的安危。

    白阳叹息了一声,虽然他也想出手帮助,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夏月想要跟元布衣做一个了断,如果自己冒然插手,未免有些不尊重夏月的选择。

    “再看吧。”白阳轻声道:“如果到了非要出手不可的地步,我一定会出手的。”

    “元布衣,请赐教。”

    就见场中两人各自运起体内气息,分庭而抗,两股雄厚气劲在虚空之中已经交战百回。在最后一次激烈的气劲震荡之后,夏月广袖一挥,朗声说罢,进招!

    “一气,吞日月!”

    夏月的极招竟不是夏家流传之招,而是一种在场之人从未见过的武学。双掌仿佛日月交融,两种不同的真气属性,自她体内爆发出来,那融会贯通的掌法也是让元布衣眼中呈现激赏之色,淡淡道:“原来如此,是日月双流吗,不错,看来你也修炼出了几分火候。”

    然而声音未落,元布衣直接出拳,简简单单的爆发出真气,一股压倒性的力量轰击在夏月的掌心,直接将她逼退三步,而元布衣得势不饶人,紧追两步,再进一拳!

    “日月同流,天地分合!”夏月虽然被逼退,但脸上不见惊色,直接将双掌糅合,拉出了一股雄浑掌劲,真气源源不断爆涌出来,一掌拍在了元布衣进追而来的拳头上,身形再退!

    “好一招借力而退,夏家这小丫头,虽然力量不如元布衣,但是这一手对力量的掌控可真的不错。”

    韩方明一拍桌子,赞赏道。

    “不错,可惜,她的实力还是不如元布衣。仅仅两拳就被逼到了这种地步,看元布衣那轻松姿态,显然是没尽全力,若是他全力施为,夏月必然会直接败下阵来。”

    元峥嵘仔细观察着两人之间的战斗,无奈道。

    韩方明也认同的点了点头:“没办法,境界差距太过悬殊。元布衣已经跨越了无元化地元,晋升地元境只是迟早之事,他现在的力量,很有可能会比许多初入地元境强者更加可怕。”

    败局已定,夏月三招过后,竟发现自己已是无力回头,脸色煞白之下,唯有化掌为拳,打算直接与之硬抗。

    “愚蠢,饮败吧!”

    元布衣低喝一声,重拳之下,就要将夏月重伤!

    “小子你敢!”

    楚天鬼见状,哪里看不出来元布衣是存了废掉夏月的心思,当即就按捺不住打算出手,不过,他的身形刚刚动起,这大厅之中便是传来一声刺耳的剑鸣,一道雪白剑气直接射向了元布衣,令他眼神一凛,不得不收拳后退。

    铛!

    一把雪白色的长剑出现在夏月身前,随即便有一只手掌紧随而来,握住了剑柄,横剑于胸,沉声道:“下这么重的手,未免过分了吧。”

    “你是何人?”

    元布衣收拳在身后,藏住了自己颤抖的手掌,看着这个披着斗篷的怪人。

    “哎?白阳?人呢?”

    这时孔墨衣也是发现那把青天雪落剑,以及身边的白阳突然不知所踪,忍不住气鼓鼓道:“说好的不出手呢,骗子!”

    “路见不平的人而已。”白阳装着沙哑的声音,一弹剑锋,说道:“只是看不惯你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欺负人,想打,我陪你。”

    元布衣声音一沉:“你的实力倒是不错,只是不知你以什么身份跟我打。这件事情,是元家跟夏家的争斗,你是夏家之人?”

    “算是如此。”白阳淡淡道:“总而言之,赢了你就可以是么?”

    “呵呵,有自信是好,就怕你把自己折进来。”元布衣松了松那有些僵硬的拳头,随即手掌一招,虚空之中,竟是凭空出现了把长枪:“七灭枪,请招。”

    “青天雪落。”

    白阳报了剑名后,直接一招葬月斩苍龙向元布衣斩去。

    莫名龙吟震耳欲聋,绝世名招绽放出耀眼寒芒,仿佛虚空之中真的有一条苍龙被一剑斩首,凛然杀气令许多修为不高的人出现了幻觉,心底对这一剑产生了恐惧!

    而那些剑道高手却是难掩心底的震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这一剑!妙,妙啊!”

    韩方明便是剑中奇才,也是论剑峰的一代剑英,看到这绝伦一剑,忍不住叫了声好,眼里满是喜色。

    这一剑对他来说意义非凡,如果能够参悟其中的奥妙,停滞许久的境界再有突破也绝不是不可能的!

    元布衣也是知道这一剑威力恐怖,口中狂吼一声,七灭枪向天一挑,直接击在了青天雪落剑上,发出了叮地一声脆响。

    可惜,白阳这一剑可谓是含了十成的剑意,哪怕是同样达到人剑合一境界的孔墨衣在与他喂招的时候都不敢硬接此招,必须要选择暂避锋芒。

    “枪指山河!”

    元布衣一声怒吼,白阳感觉到剑锋上传来的压力骤然一增,嘴角也是露出了笑容。

    这样,才有意思!

    轰!

    两招相互抵消之后,一道能量爆炸在大厅中响起,也幸亏场中有许多地元境强者,有他们的保护之下,才得以让那些实力不济的人没有受伤。

    否则光是这一爆之下,这座大厅都难以保全,更别说那些不过罡气境的护卫与家丁了。

    “好!痛快!”

    元布衣将葬月斩苍龙那一剑的劲力散布全身,整个人向后平移而去,脚底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内脏受到激荡,他嘴角流出一丝鲜血,冷冷盯着那无动于衷的白阳,说道:“我枪下不杀无名之人,报上你的姓名,师承何门何派!”

    站在白阳身后的夏月听到这个问题,也忍不住盯着白阳的背影看个不停。

    不知怎地,这个背影总给她一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就像是两人曾经认识一样。

    可她完全不记得自己认得这样一个剑道高手,虽然她也有那么一瞬间怀疑是白阳,但是她没有感觉到夏家玉佩的气息,也不相信白阳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强大到这种程度!

    “你不需要记住我的名字。”白阳摇了摇头,隐藏在斗篷下的声音戏谑道:“你只需要记住,击败你的剑叫什么。”

    “狂妄!”元布衣冷声道:“既然如此,纳尝失败的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