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章 出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章 出剑!

    “纳尝失败吧!”

    长枪一挑,枪焰四溅。

    元布衣横身握枪,枪身千回百转,如同一道赤色游龙,吐出惊天动地的毁灭怒炎!

    “小心!”

    面对这招,许多有眼力之人皆是出声提醒,其中韩方明更是拍案而起,有些愤怒的想要出手阻拦!

    因为这一招,可是元家枪术中的禁忌杀招,普通的定元境根本难以抵挡,就算是在座某些实力寻常的地元境高手,也得谨慎应付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受伤。

    那个身披斗篷的使剑少年明显只是定元境,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应付得了这一招?

    韩方明不想看到这样一个剑道天才就此陨落,一声怒喝之后,悍然出手,决定拦下这一击。但是座上的元峥嵘却出手抓住了他,满脸阴沉之色,对他摇了摇头:“方明,不可破坏了规矩!”

    “放开我!那少年会死!”

    韩方明沉喝道。

    “生死由命,我们插手比斗,那就是坏了味道。”元峥嵘摇了摇头,道:“不可开此先例,更何况那少年也未必会死,你且看下去。”

    听到这话,韩方明内心忽然一动,想起刚才那精妙绝伦的一剑,那颗悬着的心也算是稍微放了下去,继续关注着场中战局的发展。

    “枪炎焚八荒!”元布衣那身长衫飘动,手中长枪激荡出一条刺目弧度,整个人如同天神临世,势不可挡!

    寻常高手在面对这种威势逼压之时,只怕会直接丧失信心,从内心开始溃败。但是元布衣眉眼凛然,手中蓄势已达巅峰的极招却仍然没有发出,因为他看得出来,面前的对手丝毫不在乎他的气势。那个用斗篷盖住自己面容的少年就像是一尊石像,安然的站在那里,有一种他强任他强的感觉。

    就像是无懈可击!

    元布衣眉毛一跳,对自己心里会出现这种评价而感到荒谬和不安。

    荒谬的是,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对任何人产生这种惺惺相惜。不安的是,他觉得自己今天会败!

    是的,自出世以来,修炼十几载,元布衣想过自己会死,却从不认为自己会败。这就是元家最天才的一人,应有的自信。

    不为别的,就为他叫元布衣。

    喝!

    念头及此,元布衣不再犹豫,手中长枪如同惊雷奔腾,一枪!定乾坤!

    “来了。”

    许多人屏住呼吸,看着那如同怒龙喷吐出灭世炎火的极招,眼里赞叹激赏的同时,他们也在看,那个持剑之人,到底该如何破解这必杀的一招?

    “不够。”

    诸葛温柔本来深锁着秀眉,但突然听到身边的孔墨衣喃喃了一句,忍不住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没有什么紧张的表情,便问道:“孔家妹子,你觉得,元布衣会输给他吗?”

    孔墨衣点了点头,“元布衣虽然很强,无论是修为,还是这招元家枪的杀招,都算是定元境中极强的水准,在遇见白阳之前,说他是定元境第一人也绝不为过。”

    “但是。”

    孔墨衣话锋一转,淡淡道:“他遇见的对手不是别人,而是白阳。”

    白阳,这两个再普通不过的字,组成了一个名字,在孔墨衣心里似乎就变成了十分不同的含义。这两个字就像是有什么魔性,让孔墨衣坚定不移的认为,他不会输,他只会赢。

    诸葛温柔似乎也为之而动容,嘴角翘起,喃喃道:“是吗,原来是这样。”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看看,这场战斗谁会获胜吧。”诸葛温柔的目光调转回到场中,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强悍到让一些地元境强者都为之动容,夏月早已经被这股恐怖的力量震退数步,不得不在远一些的位置才能够不受到波及。

    她的眼里同样充满了震惊的意味,看着那个披着斗篷的背影,忍不住想要叫出那个名字,心里却又不敢确定。

    “出剑!”

    枪至身前,元布衣却是收力三分,怒吼道:“你在是侮辱我吗?出剑!”

    “剑已经出了,只是你看不到。”白阳抬起头,青天雪落剑嗡鸣一声,元布衣浑身巨震,脸颊竟是被划出了一道血痕,而他手中那柄由名家打造的长枪,竟是碎裂成寸寸废铁,元家赖以成名的杀招枪诀,在这一剑面前,居然连剑招都没有看到,便是输的一败涂地!

    元布衣眼神一厉,随即又有些黯淡下去,将手中最后一截断枪甩开,抹了抹脸上的血痕,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那血血迹,问道:“这一剑是什么。”

    “就是剑。”

    白阳甩了甩青天雪落剑,没有故作神秘,更没有卖什么关子:“我只是出了一剑,普普通通的一剑。”

    “我不信。”元布衣固执道:“你师承何门何派?莫非是论剑峰的哪位剑座之徒?”

    这个猜测,让许多人看白阳的眼神有了些许的变化。

    论剑峰那个神秘的地方,算得上是跟神宗能够相提并论的庞大势力。它一直都保持中立,却又始终处于涉世状态,几乎每一名用剑的高手,都能够跟论剑峰扯上关系。无论是剑座,剑英,剑主,还是每届评剑之时,派发出去的剑中荣耀,都是论剑峰多年以来,在世间留下的影响力。

    别的不说,就连韩方明都是论剑峰的剑英,虽然名声不显,但是论剑峰若有难,他一定会尽自己的一份力。

    正是这样一股遍布整个太古世界的力量,让许多宗门跟势力都不敢小看论剑峰。

    元布衣猜测白阳是论剑峰某位剑座的弟子,实际上是很有根据的。

    “是。”白阳没有否认,因为御玄鸣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算得上对他有授业之恩,所以以弟子自居,白阳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知是哪位剑座高徒。”元布衣冷声道:“日后有机会,再登门讨教。”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白阳将青天雪落剑收起,淡淡道:“输了就是输了,我希望你能够履行你的诺言,不要再找夏家的麻烦。”

    元布衣脸色微变,看了一眼夏月后,沉声道:“我元布衣一言九鼎,自然不会做出那种出尔反尔的小人行径。但是,如果以后我找不到你,我便会去夏家寻你的踪迹。”

    “元布衣,既然败招于人,那就要有一个男人的气度。死缠烂打,并不能改变你已经输了的事实。”韩方明一拍桌子,呵斥道。

    “哎,小辈之间的事情,我们只是做个见证,可没必要插这个嘴。”

    元峥嵘两手插袖,笑容可掬。

    元布衣闻言,却是冷哼着向外走去。

    等走到门口时,他回头对夏月道:“你我婚约解除,夏家跟元家仍然是合作关系,这点不会变。但是,我迟早会战胜此人,再将那一纸婚约重新改写。”

    “不送。”白阳回过身,笑了笑,说道。

    哼。

    元布衣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众人眼前,那些元家之人,自然也跟着离去。

    从始至终,他都是一人出战,一人解决。没有依靠他带来的那些元家之人,这等行径,倒也算是磊落。楚天鬼看着元布衣离去的方向,皱眉道:“此子心性虽是高傲,但却不会是那种行偷袭之事的性格,难道那些元家的客卿高手,不是他派来的?”

    念头及此,楚天鬼的表情有些难看。

    如果袭击他们的元家客卿,不是他元布衣派来的,就说明这件事背后还有其他元家之人插手。

    “噗!”

    白阳捂着胸口,吐出口鲜血,然后用袍袖擦了擦嘴,心里一片苦涩。

    在别人眼里看来,他是胜了元布衣,实际上元布衣那一招也对他伤得不轻,只怕要养上几天才能痊愈。

    “你没事吧?”夏月见状,赶紧上前想要搀扶他,但却有一道身影赶在她之前搀住了白阳,随即示威般的瞪了她一眼,让她那伸出来的手有些尴尬的收了回去。

    “无碍,夏姑娘不必担心。”白阳声音沙哑,说道:“告辞了。”

    “哎,你等等!”

    夏月看了眼孔墨衣,随即喊住白阳:“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举手之劳,不必留名。”

    白阳头也不回的说完,便在孔墨衣的搀扶之下离开了这大厅。

    诸葛温柔见状,眨了眨那迷蒙的眼睛,微笑着追了出去。

    而在另一边,元布衣逞强着走出了城主府后,在一个无人的角落捂住胸口,脸色瞬间白的失去了所有血色,嘴里喷出一口鲜血,手掌不停在颤抖。

    “少主,没事吧!”

    一个仆人上前想要扶他,却被他抬手阻止,笑了笑道:“很久没遇到对手了,这个人很有意思。”

    “竟然敢伤了您,我们定将他碎尸万段!”

    那仆人眼睛一红,似乎处于发怒边缘。

    “住手!”元布衣眼神一厉,“不要去找他麻烦,我自己的败果跟耻辱,自然要我自己还回去。你们所有人给我记住,不准找这个神秘剑者还有夏月的麻烦。”

    仆人有些不服道:“那难道就这样放过他跟夏家了?”

    “我答应的事情,你想替我反悔?”元布衣反问道。

    “属下不敢!”

    “那就不要再说了,这件事情我有定夺。而且,跟夏家联合,于我们元家来说也是百利而无一害,自然没有道理拒绝。”元布衣擦去嘴角的血,淡淡道:“这个人的剑很强,我感觉到他一定还有招式没有使出来。在这招之后,一定还有更强的剑招!”

    元布衣的眼里有些兴奋之意,往城主府看去一眼,“如果有可能的话,下次再战,我一定要看全他的招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