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一章 玄剑宗之变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 玄剑宗之变

    “白阳,你怎么样,没事吧?”

    看到白阳脸色微白,孔墨衣不禁担忧的问道。

    白阳摇了摇头,叹息道:“元布衣不愧是元家的天才,实力不可小觑。若非我仗着剑意与兵器优势,这次想要战胜他,实得再费一番功夫。”

    “先养伤吧。”孔墨衣有些埋怨的掏出一颗丹药,堪称蛮不讲理的塞进了白阳嘴里,然后说道:“你这么对她,她却根本不知道,甚至都不会领情,这样值得吗?”

    “值不值得,并不重要。这是我欠她的。”

    “欠欠欠,你就知道自己欠了别人,你就没有欠我吗?”

    孔墨衣嘟着小嘴儿,幽怨的看着白阳。

    “孔家妹子,有些时候,保持矜持才更招人喜欢。”

    突然间,跟着二人离开城主府的诸葛温柔走上前来,揉了揉孔墨衣的脑袋。

    “你懂什么,哼。”孔墨衣拍开了诸葛温柔的手,轻哼道:“这家伙油盐不进,别说矜持了,我想就算是一个女人脱光光站在他面前,他都不会起任何想法。”

    “这样不是很好吗,畏女色可不是什么坏事,修行之人最忌贪欲**妄欲。如果修者个个都像是白阳一般,我倒觉得,南荒大陆有望超越东都大陆。”诸葛温柔淡笑道:“白阳,你应该是离渊白家的人吧?我听夏月妹妹提起过你,你在玄剑宗的时候,对她多般照顾,她一直感念于心,对你也算是念念不忘。现在你又在元家手中救了她,为何却不在她现在最难过的时候,向她说明你的身份?”

    “举手之劳,若我是一个与她毫无相关的陌生人,今日也会出手相助。”

    白阳淡淡道:“况且,与高手过招,我同样也是受益匪浅,此战,并不算全为了夏月。”

    “嘴长在你身上,当然怎么说都行了。”孔墨衣很明显是在吃醋,不过她却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性格,看到白阳一脸煞白,更是心疼到不行,说道:“快运功将那丹药的药力化开,以你的长生之力,很快就能恢复伤势。”

    “无妨,这点小伤,就算让它自然恢复,也能在短时间恢复如初。”

    白阳说罢,将斗篷披在头上,笑道:“先回酒楼吧,再休息一段时间,我们便该继续赶路了。”

    “赶路?你们二人,又要去哪?”诸葛温柔有些不解道。

    “宗门大比即将开始,我也是时候赶回玄剑宗了。”白阳道:“总不能一直在外边游历。”

    “玄剑宗吗,看来你还不知道呢。”诸葛温柔叹了口气。

    “嗯?”白阳看向她,眼神之中有些询问之意。

    诸葛温柔道:“现在玄剑宗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那位赵寒长老,投靠了魔门神宗,而且差点将玄剑宗的禁地黑狱都毁于一旦,放出了许多重量级的囚犯。”

    “那其中就有,神宗的护法,玄天霸。”

    “玄天霸?这名字倒是有点意思。”孔墨衣噗嗤一笑,说道:“这么霸气的名字,一定是个高手吧?”

    “没错,他是个高手,而且是个曾经恐怖至极的强者。”诸葛温柔道:“你们应该知道武榜吧,武榜第四,便是这位玄天霸。”

    武榜第四!

    那就是说,这个玄天霸,乃是天下第四人!

    天下第四,这种恐怖的存在,居然会被困在玄剑宗的黑狱当中,现在被救出,那一定是与玄剑宗不死不休的局面。

    “不过,幸亏那位天下第四的玄天霸因为神宗宗主的召唤而回到了东都大陆,不然玄剑宗现在一定要更加焦头烂额。”

    诸葛温柔道:“你现在回到玄剑宗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波及到。要知道,黑狱之中关押的都是一些穷凶极恶的囚犯,现在玄剑宗为了抓捕他们,已经算是焦头烂额了,几乎每一位内门弟子,都应该收到了召集回到门派的指令,不过,因为你们这些内门弟子刚刚离开宗门没有多久,应该没有收到召集令。”

    “既然如此,那我更应该回到宗门中,我毕竟是玄剑宗的一份子,此时不为宗门出力,那又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白阳说道:“不过我也要感谢你的消息,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还不知道宗门出了这么大的事。”

    诸葛温柔微笑道:“像你说的,举手之劳,不必道谢。”

    “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

    夏月在城主府的客房中,看着楚天鬼,说道。

    楚天鬼叹了口气,说道:“那个人的行踪十分神秘,最主要的是,他没有任何的来历,也没有说过自己的姓名。要我看,这家伙说不定真的是路见不平罢了。”

    “我不信真的有这种路见不平之人,更何况,”“怎么样,查出那个人是谁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