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二章 调查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二章 调查

    “白阳,白家老五的儿子,年幼之时便被家族中人排挤,后被送入玄剑宗修行,于宗门大比时一鸣惊人,夺得外门第一,先后击败了澹台家的澹台烟,慕容家的慕容震。是那一届光芒最耀眼的人物,而后来他选择在清心长老吴烟宁的门下修行,由吴烟宁为他争取了提前离开宗门历练的资格。这些资料,大概都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

    诸葛温柔听着手下汇报白阳的种种消息,唇角泛起了一抹微笑,轻声道:“那他这一年间,究竟去过哪些地方,遇见了哪些人,这些有查清吗。”

    “给属下一些时间,定会给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人拱了拱手,声音之中充满了自信。

    他的肩膀上,绣着一只淡金色的鸾鸟,这代表着诸葛家最隐秘的情报机构,金鸾。

    诸葛家族成立以来,便是以情报为生,家族之下各有蛛网,刺龙,青霜,金鸾四大情报机构,其中蛛网掌控着整个南荒大陆的情报倒卖,刺龙则负责卧底行当,青霜中的人负责保护探子,至于金鸾则专属于诸葛家的家主以及直系,一直以来与其他三大部门没有任何关系,但他们的情报收集能力,在诸葛家却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白阳的情报之所以会这么快放在诸葛温柔面前,也要归功于金鸾全体出动。想要查一个并未太过刻意掩藏的少年,对于金鸾来说,简直不要太简单。

    几乎没有几个时辰,白阳从小到大的一些细节便都被金鸾查清,包括他娘亲的身份,诸葛温柔心里也有数。

    “小姐。”那个金鸾的小管事有些不解道:“为什么要查这个少年,难道说,您想介入神宗的事情?”

    神宗圣女当年与一个男人逃走的事,在整个太古世界都不算什么秘闻。现在看来,那个男人竟然是白家五少,而且圣女还诞下一子,这件事情如果被神宗知道,只怕会闹出不小的风波。

    “神宗之事,与我们有何干系?我只是觉得这个白阳很有趣而已。”诸葛温柔抿唇一笑,道:“不过既然他是神宗宗主的外孙,相比神宗也一定在找他。替他擦干净痕迹,不要让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份,还有,让金鸾上下查清,他这段日子究竟去了哪里,遇见了什么人。最主要是查明,他的剑法,到底是跟谁学的。”

    “小姐,你是有了什么特别的发现?”

    这金鸾管事发现诸葛温柔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忍不住问道。

    诸葛温柔轻声道:“他的剑法中有一丝我十分熟悉的感觉,可是那个人应该早就隐居了才对。而且那位的剑意,绝不是等闲之辈能够学会的,若真是如此,恐怕白阳身上,有一整套的剑谱。”

    一听到是剑谱,金鸾管事露出些许不以为然。诸葛世家乃是铸剑家族,代代相传之下,自然有极强的识剑与练剑的本领,别的不说,如今这一代,南荒大陆能被论剑峰提名的剑英,有三名便是诸葛家人,而剑座也有一名。

    这样特殊的家族,对剑道自然人人都有一股傲意。寻常的剑谱,根本就不入诸葛家人法眼,就算是那些剑英级高手创造的剑谱也不会让诸葛温柔如此大张旗鼓。

    金鸾管事仔细想了想后,也觉得这事里有些蹊跷,不住问道:“小姐,到底是什么剑谱,值得您这么关注?”

    “人字,你在金鸾多少年了?”诸葛温柔不答反问,笑着道。

    金鸾管事赶紧说道:“正好十二年。”

    “十二年前,我还是个小丫头,那时候,父亲将金鸾交给我掌管,我就对你说过,我要见识天下英雄,见识最精妙的剑道。如果有一天,我能够登上剑者巅峰,我一定要亲眼看看,那山后的风景是何种壮阔耀眼。”诸葛温柔似乎回忆般地说道:“八年前我曾经让你调查过一个剑者,你还记得吧?”

    “自然记得,那剑者叫御玄鸣,论剑峰两任剑座,亦是上一代剑神叶南风的师弟,算是论剑峰的老资格了。”金鸾管事点了点头,八年前那次调查,他可谓是记忆犹新。

    诸葛温柔嗯了一声,道:“那位秋座大人曾经指导过我剑术,我见识过他的剑招,招招都有君子立世之风,求剑之心纯正无比。如果这世间,还有一人堪当剑神二字,我觉得,唯有御玄鸣当得此名。”

    金鸾管事自然也不是蠢货,听诸葛温柔说了这么多,他终于意识过来,道:“那个白阳,与御玄鸣有关系?”

    “他使的剑招,正是玄月衍天剑中的第一招,葬月斩苍龙。”诸葛温柔肯定道:“那个剑意我绝对不会看错,刚正不阿,正正当当的剑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白阳应该是得到了秋座大人的传承,也就是玄月衍天剑的传人。”

    那位金鸾管事眼里也闪过一抹震惊。

    御玄鸣何许人也?他的身份地位,在论剑峰那种论资排辈的地方都可以称得上是老祖级别,如果他再出现在大陆之上,便等于压在全天下剑者头上的一座大山。上一代剑神的师弟,论剑峰史无前例的两任剑座,如果这些光环还不够耀眼,那他另一层身份,便得让当今世上超过了地元境的剑者,叫他一句师祖。

    他此生只收过两位徒弟,其中一人,正是当年广施剑道,而且立有不世功勋的强者,林剑夕。

    林剑夕做过两件大事,一者,将自己的剑法传给世人,并且从中延伸出几大剑派以及无数宗门。其中玄剑宗的玄剑子,曾经就受到过林剑夕的启发,后来开创了玄剑宗这一大宗门。

    而第二件事,便是以一己之力,战退当年六大魔门联手进攻,保护了南荒大陆没有受到魔门侵袭。

    林剑夕的师尊,那该是何种强大的剑道高手?

    “那就是说,这白阳竟是林剑夕的师弟?”金鸾管事的嘴顿时大张,震惊道:“那不是说,灵月剑派的灵剑座跟幻剑宗的花座见到他还得喊一声师叔?”

    “如果论辈分,就算是我爷爷见到这小家伙,都得喊一声师叔。”

    诸葛温柔无奈道。

    林剑夕的辈分实在太高,做为他的师父,御玄鸣的辈分自然更高。御玄鸣既然收了白阳做弟子,那论资排辈,天下剑者都要矮他一头。

    “这个身份,可是一把双刃剑啊。”金鸾管事喃喃道:“灵月剑派跟幻剑宗乃是名门正派暂且不说,如果被那些心胸狭隘之人发现了他的身份,只怕要直接将他掳走,逼问出御玄鸣大人的剑诀!”

    “没错。”诸葛温柔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让你洗清他的痕迹,替他掩盖一切。顺便告诉蛛网,有任何对白阳不利的情报,都要第一时间抹杀,若是有人问起,便由金鸾接管,再向我汇报。”

    “小姐,您是想拉拢白阳?”金鸾管事不明白,为什么诸葛温柔这么看重白阳,不惜耗费这么大的人力与财力去替他处理麻烦。

    “我只是在投资罢了。”诸葛温柔笑道:“对一个未来很可能会成为论剑峰剑座的强者投资,只是消耗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资源,这笔买卖,虽然未必有夏家妹子的感情投资来得精妙,但也不差。”

    “只要让他知道,是我们诸葛家在背后帮他洗干净一切痕迹。他心里一定会承我们这个情。”

    诸葛温柔抹了抹唇角,那迷蒙的双眼中,透发出一丝灵动之光。

    “你把这东西给我做什么?”

    孔墨衣握着手里散发着余温的金色龙爪,有些不解道:“我有莲上君子剑护身,不需要这个。”

    “拿去吧,这东西放在我手里也是无用。它可以破开天元境巅峰高手的防护,关键时刻一定能救你一命。”白阳揉了揉孔墨衣的脑袋,叹息道:“玄剑宗之事,我不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所以你还是快些回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吧,这一年间,你已经跟我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你不是还要炼制转天丹,替小黑报仇吗。”

    “不去,我不去。”孔墨衣握着那金龙爪,眼里有些不安之色:“玄剑宗离这里又不远,我可以陪你解决了事情再走。我已经失去了小黑,我不想连你也一起失去。”

    “傻丫头。”

    白阳嘴角露出一抹柔和弧度,轻声道:“我的保命本事,你还不清楚吗?除非是地元十段的高手一心取我性命,否则,寻常强者根本不足以把我留下。况且就算是地元境想杀我,也有帝狐在暗中保护,你不用担心。”

    “少来,你就是想要甩开我,我不管,我一定要跟你回玄剑宗!”

    孔墨衣固执道:“如果你不答应,今天我就不走了!”

    她的声音,让街道上的行人纷纷侧目,一些路人只当是这对年轻人在吵架,倒是没当回事,可有些修者听到玄剑宗这三个字,脸色纷纷大变,忍不住加快脚步,不敢沾惹麻烦。

    现在越是靠近玄剑宗,白阳便越能够感觉得到,这些人一提起玄剑宗,就如同瘟疫般避之不及,甚至连许多实力达到了罡气境的修者在听见玄剑宗这三个字的时候都会神色大变。

    “看来玄剑宗的情况真的不容乐观,既然如此,那我更不该拖她下水。”白阳心念一定,叹息道:“孔墨衣,你听我说,此行的危险绝对不是你能够想象的。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我不确定自己可以护得你周全。”

    “我不需要你保护,我有自保的能力!”孔墨衣握着那只金龙爪,说道:“连龙族圣器你都给我了,你还怕我没有自保的能力吗?”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白阳,我告诉你,我已经放你跑过一次,这次你休想甩掉我!”

    孔墨衣咬着银牙,那张可爱的小脸蛋上满是气鼓鼓的表情,一把抓住白阳的手,说道:“走!我倒要看看那玄剑宗是不是什么龙潭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