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四章 我只需要你死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我只需要你死

    “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上报给太上长老会了,如果再瞒下去,对玄剑宗将是极大的不利啊。”

    十大长老齐聚于天剑峰剑阁,共同商讨要事。药堂长老刘丹青沉声说道:“吴烟宁受了重伤,万青冥为了修复宗门被破坏的那些部分,甚至因此而折损了七十年的寿命。如果继续这样拖延下去,等到黑狱逃走的那些家伙们找回他们曾经的势力,再一举反攻玄剑宗的时候,只凭我们几人根本就抵挡不住。”

    听到刘丹青的话,有几位长老的脸上都露出沉思之色。

    因为他说的话很有道理,现在十大长老战力折损,而且,那黑狱中逃出来的高手中更是有天元境的强者。如果不是被一名太上长老给阻止的话,玄剑宗这次恐怕已经是名存实亡了。

    可是那位太上长老在解决了一名天元境魔头以后,便继续回到洞府中闭关了,他们接替掌门行使大权的十大长老除非以宗门生死攸关的理由再去唤醒太上长老,否则的话,想要再等一次机缘巧合,恐怕根本就不现实。

    “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太上长老们,是肯定要做的。只是掌门吸收尊果不知如何,若是能够提前突破天元境,出关解决此事,我等倒也不必在此苦恼了。”

    剑阁长老陆超叹息了一声,想到了宗主郑海蛟。

    他已经闭关许久,为了吸收那偶然得到的尊果,几乎堪称闭死关。

    而赵寒叛变一事,其实也与郑海蛟所得的尊果脱不了干系。

    那尊果本是郑海蛟,赵寒,以及万青冥三人一同发现。但因为三人之中,郑海蛟修为最高,所以郑海蛟取了那份尊果中最精华的部分,决定先突破到天元境,强大玄剑宗。而万青冥对境界早已看开,无欲无求,便将自己那份也让给了郑海蛟,至于赵寒自己得到了极少的一部分,虽然实力也有所增加,但是心里肯定是十分不满。

    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的这份不满,竟然会渐渐演变成为对玄剑宗最残忍的无情背叛。

    如果郑海蛟看到玄剑宗如今这副局面,不知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通知宗主就不必了。”

    突然,剑阁外面,一个声音缓缓响起,旋即只见万青冥慢慢走了进来,枯槁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但仍然显得十分虚弱,咳嗽了两声,说道:“太上长老会已经决定派出两位太上长老坐镇宗内,解决黑狱之乱。至于叛徒赵寒,他现在应该已经随玄天霸回到了神宗,我们追捕无益,不如日后再做处理。”

    说到这,万青冥顿了顿,继续道:“眼下当务之急,其实是安抚那些死去弟子的家属,以及为了不久后的宗派大比而做准备。”

    “这”刘丹青哑然无语,眼神一闪,低下了头不再说话。

    “没错,宗门大比召开在即,如果我们连这个都输了,那”龙忘世犹豫着没有说出后面那半句话。但是,在场的几位长老心里都清楚,如果玄剑宗再输下去,不光是他们,整个南荒大陆的宗门,都会陷入无资源可用的尴尬状态。

    “既然如此,那就是时候召集出门历练的那些弟子了。”陆超想了想以后说道:“也不知道,这些新晋的内门弟子,到底已经成长到了什么境界。”

    “呵呵,你们还记得白阳吧,外门第一,觉醒了血脉之力。众人之中我认为他的天赋最好,但成就却未必是最高的。”刘丹青笑着说道:“反倒是慕容震,性格坚忍,虽然被白阳以重手废了身体,但现在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实力也有大进。我们玄剑宗这次说不准就要出一匹大黑马了。”

    “黑马倒未必,黑心却是真的。”万青冥冷哼道:“宗门严令禁制,大比之前不准向家族索要帮助。这慕容震却是向外门杂役伸出了手,克扣杂役的工钱,甚至还设计打断了后厨刘管事的腿,将他赶出了玄剑宗。这种弟子,若非是有赵寒包庇,当初我早就将他以门规处置了!”

    慕容震与赵寒走的比较近,在玄剑宗本不是什么秘密。因为赵寒与慕容家的家主关系匪浅,对慕容震自然也是极为照拂。不过现在既然赵寒已经成为了叛徒,那慕容震的地位,就变的十分尴尬。

    好在陆超跟龙忘世随意说了几句话,将这个话题给摘了过去,才没让万青冥跟刘丹青当场吵起来。

    “行了,再给弟子们发一下召集令吧。”万青冥忽然间想到了一些事情,神色之间有一些颓败和疲惫,无奈的挥了挥手,轻声说道。

    这场匆匆开始匆匆结束的会议,却是让几位长老心头各自有了一些古怪的想法。

    “现在情况紧迫,我们除了要将弟子们召集回来之外,还得需要再做一些准备。”

    离开剑阁之后,万青冥拉住了龙忘世,低声说道:“如果必要的话,我们必须得使用启世天章。”

    “不行。”龙忘世直接拒绝了万青冥的要求,沉声道:“什么都好说,唯独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

    “龙忘世,现在不是优柔寡断的时候!”

    万青冥道:“若是那几尊魔头再次来袭,除非太上长老会全体出动,否则,玄剑宗危矣!”

    “那也是太上长老们的事情,万青冥,你别想着去做这个英雄,更别想着拉我来做这个恶人!”龙忘世一挥袖,毅然决然,斩钉截铁,根本就没有给万青冥再说任何话的机会。

    启世天章乃是玄剑宗的几大秘宝之一,这东西的威力极强,能够创世更能够灭世,虽然说起来有些夸张,但这也正是侧面说明了,这件物品的威力绝对不是寻常兵器能够媲美的。

    但是它的使用条件也十分苛刻,除了使用者必须要有地元境以上的修为以外,每翻动一章,都要消耗一定的寿命。使用者实力越强,消耗的寿命也就越多,施展出来的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万青冥翻动七页,消耗了七十年的寿命,直接将玄剑宗内那些被破坏的地方全都修复。若是他使用这七章用以攻击,更是可以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威力。

    破坏永远比创造更加简单,启世天章的真意其实就是修复,就是创造。

    但是它的使用代价实在让人无法接受,所以玄剑宗一直以来都将这东西视为威慑外敌所用,基本不会动用他。

    眼见着龙忘世拒绝了自己,万青冥搓了搓手,也是有些叹息之色。

    “姜无双,你的伤还没好,别逞强。”

    清心楼外,叶华颜一把拉住了姜无双,说道:“斩杀外敌之事,自有宗内的长老们去做。你一个弟子,这么拼命干吗?”

    “师尊受伤,与那些人逃不了干系。”姜无双的声音有些冷,以暗劲震开了叶华颜的手掌,随即淡淡道:“我要将那些侵入玄剑宗的家伙杀干杀净!”

    说罢,她竟是凌空而起,身形如同一道红色长虹,远遁而去。

    尽管境界比姜无双高了不少,但姜无双的血脉之力,却是能够支撑她御空飞行,这一点叶华颜万万都比不上,当即也只能看着她飞远以后,无奈的折身回了清心楼。

    清心楼中,吴烟宁依旧是那一副清冷的样子,静静坐在蒲团上,在那副巨大山水画下闭目沉思着什么。

    “师尊。”

    叶华颜走进清心楼,轻声道:“该休息了。”

    吴烟宁睁开眼,看了一眼那副巨大的山水画,那里面的山水已经很久没有再动过,也就是说,山水那边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声息了。

    “也不知他是死是活。”吴烟宁心里想着,却是慢慢起身,回头问叶华颜:“无双呢?”

    “师妹她”叶华颜叹息道:“她继续去巡山了。”

    吴烟宁点了点头,语气之中也是有些歉意:“难为她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受了伤,她也不会这样拼命。”

    “师尊,这也不能怪您。那尊魔头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天元境,就算是我动用灭杀,也未必有十足的把握将他留下。”叶华颜知道吴烟宁心高气傲,想来一定对那一场败战耿耿于怀。

    “输就是输,我没有什么理由好找。虽然那魔头的实力强劲,可是,他的修为不过是空中阁楼,败战于他,说明我的修为还不到家。”吴烟宁极为平和,倒是没有什么异色浮现,旋即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最近可有白阳的消息?”

    叶华颜闻言摇了摇头,道:“小师弟似乎从大陆上消失了一样,无论我怎么追查,都找不到他的蛛丝马迹。一切的消息,似乎都在策马镇断掉了,而最近还有人在替他掩盖踪迹,试图将他之前的行踪也给抹去。不过看这些人的行径,有些像是在保护小师弟。”

    “嗯?”吴烟宁眯了眯眼,说道:“查清那些人的动向,如果是对白阳不利,你尽量出手帮他解决吧。”

    “是,师尊。”

    叶华颜应声,却是柔和一笑,说道:“不过他的身边,现在可是跟着一名了不得的高手。那女子的实力,足以跟我们玄剑宗的太上长老相抗。”

    “还有这等事?”

    吴烟宁诧异了一下。

    她知道先前叶华颜与白阳见过面,不过自那以后,叶华颜便是回了一趟家族,并未回到宗门来。所以,她与白阳见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吴烟宁还不清楚。

    不过现在一听,白阳这段时间的历练似乎并未白做,竟是在外遇见了一名天元境的强者保护他。

    叶华颜微笑道:“那女子似乎是因为某个原因要跟在小师弟身边。我想,小师弟有她的贴身保护,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危险。”

    “既然这样,那就好,那就好。”吴烟宁闭上了双眼,随即睁开以后,心里叹息道:“我答应过那个人,不会让他出事,可惜,我现在竟是连自保之力都没有。”

    她进入内视状态,那浩如海洋的庞大地元之力,如今已经随着战晶破损,点点滴滴消散出去,现在已经不剩多少。也就是说,吴烟宁的实力正在与日剧减,直到有一天,她会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不过,实力降低的越多,吴烟宁的心里反而就越平静,那张曾经宛如冰雕般的美丽脸庞,现在也越来越多了几分人气。

    “华颜,你去密室之中,将斩雪的下半部拿出来。”吴烟宁吩咐道:“宗门应该快要发起弟子召集令,等到白阳回来,这后半部的斩雪,自然该让他继续练下去了。”

    “我明白。”叶华颜点头,向后退了两步,轻轻道:“您好好休息。”

    “嗯。”

    等到叶华颜离开以后,吴烟宁重新坐在那蒲团上,眼神有些出神,看着那副不再动弹的山水画,嘴角露出了一抹古怪笑容。

    “小白,你什么时候才能从我的心里走出去?”

    玄剑宗山脚下,白阳望着这条近乎通向云端的阶梯,心里忽然有些怀念。

    当年他两次在顶端眺望,一次是因为刘老伯离开的事,一次,则是即将离开宗门之时。

    现在,他终于重回玄剑宗,在这阶梯之下,心中生出了无限的感慨。

    “喂,快走啦,在那里站着干吗!”已经踏上了台阶的孔墨衣回头见白阳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忍不住催了一声。

    “来了。”

    白阳微微一笑,跟在孔墨衣的身后,一阶一阶的向上走去。

    “别,别杀我!别过来!”

    忽然,两旁的山林之中,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以及极其恐惧绝望的惨叫。

    听声音,那人似乎已经受了伤。

    孔墨衣看了白阳一眼,眼神里面满是询问之色。

    白阳思索了一秒后,点了点头:“能在此地的,除了我们玄剑宗之人,应该就是黑狱里逃出来的囚犯。走,过去看看。”

    孔墨衣欢呼一声,拔出莲上君子剑,直接朝声音来源处跑了过去。

    “别,别杀我!”

    林间,一个胖乎乎的少年跌倒在地,身上脸上全都是血,身后面,一个脸色阴鸷的青年慢慢走来,手上竟是染遍了鲜血,冷眼盯着那小胖子,说道:“居然被你发现我在练功,你觉得我有可能不杀你吗?”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我真的什么都没看见!我不认识你是谁,你放过我吧!”小胖子连哭腔都吓了出来,颤抖着说道:“我只是偶然路过那里,我真的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阴鸷青年从袖间抽出一根短棍,随意一柠,竟是变成了把长刀,那森然寒光让小胖子眼睛一眯,更是吓的屁滚尿流。

    “你说你没看到,那好,自己挖了双眼,拔掉舌头,我便信你。”青年长刀架在了小胖子的脖子上,眼睛里露出残忍的凶光。

    他最喜欢的不是杀人,而是折磨别人。

    感受别人在死之前的那股恐惧,那种想要求生的表情,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最美的画面。

    他渴望的是充满恐惧的鲜血,很显然,现在这个小胖子还没有达到令他满意的程度。

    小胖子颤抖道:“我我不会说出去的,你相信我啊!”

    “再废话,我就一点一点切碎你的手,再一点一点切碎你的腿。”青年用刀背拍了拍小胖子的脸,把他脸上的肉拍得一颤,冷声道:“放心吧,我的刀很快,不会让你死亡,却会让你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痛苦。怎么样,要不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抹乌黑的光芒从他斜面刺来,那锋锐无比的光芒,令他心头一凛,忍不住侧头一躲,避开那道致命的剑光。

    “什么人!”

    青年冷声一喝,快速拉开距离,凝视来者。

    不过当他发现来者竟是个童颜的小姑娘,眼睛一亮,邪笑道:“正愁刚杀了一个鼎炉,想不到这就亲自送上门一个,呵呵,小妹妹,不如跟我快活快活如何?”

    “无耻!”孔墨衣冷眼收剑,剑招之上再起巅峰,定元之力宛如流水般清越而出,一剑直取青年面门!

    “呵呵,小丫头手段倒是不错,可惜,实力不足!”

    长刀一震,横拍向孔墨衣,直接把孔墨衣拍出了十几尺的距离,脸色微红,似乎强忍这喉咙中的腥甜。

    忽然间,孔墨衣感觉到自己撞在一个温暖的胸膛上,一双手掌扶住了自己的肩膀。

    白阳轻声道:“别逞强,我来。”

    “哟,又来了一个送死的?”青年那长刀之上,忽然间浮现刺目白光。显然,对于白阳的出现,他并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的不在乎:“报名吧小子,我的刀下从来不杀无名之辈。”

    “哦?”白阳一伸手,自虚空中取出青天雪落,淡笑道:“真是好巧,我杀人从来不问出身,更不管你姓甚名谁。”

    一甩那雪白名锋,白阳淡淡道:“我只需要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