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三章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三章

    “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

    可是随着耳边传来一声铿然剑鸣,青年忽然觉得身体有些冰冷,眼前出现了瞬间的模糊,仿佛置身于风雪之中,感受到那寒冷刺骨的雪花吹袭,整个人有一种无力反抗的感觉。

    “雪月无花。”

    一个极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旋即,青年只感觉自己的视线忽然旋转起来,天旋地转之后,竟是如同“要我死?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年冷笑一声,手中长刀悍然而出,十分自信的觉得,这一刀便能让白阳身首异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