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六章 见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六章 见

    微风拂动,吹进了清心楼外的观星亭。

    通透无比的凉风,让吴烟宁心情大愉,嘴角也挂着那么一丝的浅笑。

    她凝视着坐在自己对面那个神色恭敬,眉眼愈发像他的少年,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倾吐,最终也只化成了一句:“回来就好。”

    “劳您挂念了。”白阳恭敬的点了点头。

    清心楼的山下,有一条水流很缓的小溪,这凉亭正好位于山涧交错,溪流最宽的所在,随着那阵阵伴有初春凉意的风,一股微甜的味道,顺着那溪流而至,沁入心间让人无比的宁静。

    吴烟宁吩咐清心楼中的弟子准备了一些茶点摆在桌上,微笑道:“旅途劳顿,应该也很累了吧?清心楼中属于你的弟子居一直都有人在打扫,每一日都没有停过。”

    白阳心里一热,却是不露于表。因为他知道,这玄剑宗,终归还是有属于他的一席之地。

    天下之大,若是无以为家,那人心又该何处安放?

    吴烟宁便是在这清心楼中,为白阳留下了一处安心所在。

    “不忙说那些叙旧的话,这次既然提前回来,那就先去见见你两位师姐吧。”吴烟宁拨弄了一下亭子外面延伸而入的花枝,说道:“这段时间,她们为了你可是提心吊胆,一日都不得清闲,尤其是你叶华颜师姐。有心的话,好好感谢她。”

    “这是自然。”白阳想了想,长身而起,说道:“吴长老,您的伤,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位朋友来替你看看。”

    吴烟宁摆了摆手,无所谓道:“不过就是修为散尽而已,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差别。况且连药堂长老刘丹青都束手无策的伤势,你的朋友只怕也回天乏术。”

    说到最后,吴烟宁那清淡的声音里,似乎夹杂着一丝难以查明的不甘心。

    是啊,谁会甘心呢。地元之境,眼看就已达到巅峰,一步迈出便是齐天之能,但在那道关卡前,她却是狠狠的摔了个跟头,这种如同废人般的感觉,她怎么可能会甘心呢?

    但是就连拥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的妙手刘丹青都对她的伤势没有半点办法,这天下虽大,可医术丹术能够超过刘丹青的人,也难以做双手之数。那种存在无不是归隐清修,便是通天彻地的大强者,哪怕是修者之间名声最响的药王古尘音,那也不是她能够请得动的。

    她只是认命了,却不是甘愿。

    “这件事情暂且按下,届时我叫她来探查一番,便知道情况如何了。”白阳对吴烟宁做了一揖,旋即说道:“弟子便不叨扰长老休息了。”

    “去吧。”

    吴烟宁难得笑道:“记得再拜访一下万长老,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可是不下百次的念叨过你。”

    “你这房间,自从给你打扫出来之后,你可没住进来过几次。也亏得我这些日子,就连离开宗门都要吩咐人好好清理这里。你这小没良心的,倒是一回来便带了位姑娘。”

    叶华颜领着白阳到弟子居,孔墨衣早已等在了房中,面对叶华颜那足有深意的揶揄,白阳尴尬一笑,轻声道:“师姐,也得麻烦你先照顾这丫头。我要去万长老那里一趟。”

    “去吧去吧,谁叫我是你的师姐呢。做师姐的,自然就得照顾好小师弟才行啊。”叶华颜无奈道:“不过,你见过姜无双了吗?”

    “嗯,在宗门的山林中,我偶然救了一名弟子,见到师姐正在巡山,交谈了几句。”

    “哎,她这个性子就是逞强,明明身上带伤,还一定要去把那些隐藏在山中的黑狱囚犯一网打尽。”叶华颜叹息了一声,随即又盯着白阳说道:“如果根据你所说的,那名青年应该是渡气宗的弟子。当年宗门抓了渡气宗一名青衣长老,以及一名他随身的弟子。关在黑狱中不过十年左右,如今这二人逃了出来,倒也藏匿的极好。想不到,那名弟子居然会碰见你。”

    言下之意,倒是对白阳斩杀了那名渡气宗的弟子颇为赞赏。

    一名以采纳女子阴元为源而修炼的邪魔外道,就算他没死在白阳手中,迟早叶华颜也会亲自将他斩杀。

    再闲聊几句后,白阳便是告辞了叶华颜,往藏经楼赶去。

    现在藏经楼的一层始终对外门弟子开放,万青冥做为藏经长老,所需要做的事情自然也多了起来。

    如今他坐在藏经阁内,一一整理记录着那些外门弟子借走的功法,再酌情补充抄录本,这一来二去,繁重的任务也让他忍不住叹息起来。

    不过好在他这些年间对于藏经阁的了解远超过别人,虽然这些任务放在其他任何一个长老手里,都必须要几名隶属藏经阁的弟子帮助之下才能够完成,但是万青冥只需要自己一人,便能够将那些抄录本全都补充完毕。

    “嗯,今日倒是有几个好苗子。”万青冥整理那些借阅记录的时候,仔细查看了几名天资不俗的弟子究竟选了什么功法,发现和自己所想无太大差别之后,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启蒙功法对于外门弟子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但是身为藏经长老,万青冥必须恪守着自己的本份,不能触犯门规去替弟子选取功法。所以,每当他看到那些天资卓越却因为不会挑选功法,输在起跑线的弟子时,心里都会有些叹息。

    当年白阳在他眼里便是如此。

    选了一部残缺功法,那就等于自断前程,是以他才会不顾自己的身份出声提醒。

    “哎,也不知那小子接了召集令后,要多久才会回来。”

    万青冥研了研墨,正在记录有几部功法的抄录本缺失,却突然听见藏经阁外,有一道脚步声渐渐靠近。

    他起初不以为然,因为自从藏经阁的一层无条件向外门弟子开放之后,经常会有些弟子在闲暇之余跑到这里借阅功法。

    可当他听到那脚步声渐渐走到自己的桌前,而且那人突然顿住了步伐后,便感觉有些不太对。

    “万长老,我可能需要一点修行上的指点,不知你何时才能有空?”

    一个嗓音响了起来,听起来似乎已经褪去了少年的稚嫩,有了些年纪。

    “看来又是一名勤奋的外门弟子。”万青冥心里叹息了一声,却没有抬头,而是说道:“想要什么功法自己去找,如果需要指点,等我忙完了再说。”

    可是,当他说完这句话以后,忽然猛的抬起头,看到那张挂满笑容的脸庞后,老脸顿时一红,拍了拍桌子道:“好你个白阳,竟连老夫都敢戏弄?”

    “万长老,我回来了。”白阳收起了笑容,忽然十分郑重的对万青冥鞠了一躬。

    低头那一瞬间,他的眼里有些湿润。

    因为他看到了万青冥那越发干枯的白发,以及失了红润的枯黄脸色。结合着叶华颜说过的某些话,让他知道,万青冥大限将至,或许已经不久于人世了。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臭小子,别跟我来这套,我这老头子,早就够本了。”万青冥站起身,扶起白阳的腰板,上下打量了两眼,欣慰之色溢于言表:“好,好,已经定元境了。我果然没有看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