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六十九章 夺书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六十九章 夺书

    白阳坐在第六道天行之试前无声沉默,就像是入定了一般,外表看起来宛如一个雕像,无比安静。

    他的脑海之中已经有了第六试的种种试题,而那就像是浩瀚星空中的某一颗闪亮星辰忽然降临到眼前般的感觉。

    无论是哪一颗星,都有着无可衡量的知识量,它们出现在白阳面前,令白阳深锁双眉,不知所云。

    “这第六试的精髓,难道在于点,而不在于破?”白阳沉吟了一声。

    先前五道试练,虽然难度递增,却从未有过这般诡异的场面。因为那些都是有预兆可言的破题,只要能够从前五卷中浩瀚如海般的知识量里面想起答案一一应对,前五试虽然不简单,却也不算多么困难。

    但是这第六试的方式,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找对了方向,却没有猜对方式。”

    许久没有出现的主宰,却在此时出声提醒道。

    白阳眉心深锁,问道:“要诀若不在于点,也不在于破。那这是什么试练?莫非,我真的要将这漫天星辰一一观看后,才有办法参悟这第六试的奥妙吗?”

    主宰闻言,声音沙哑,带着一丝嘲弄:“多动动脑子,天行圣人创造的七卷天行经文,其实就是留给后人一个继承他智慧的渠道罢了。这天行试练,是从天行卷中延伸而出,自然有跟天行卷契合的地方。”

    “想想看,天行第六卷,第三十三章中曾提到过,真人求真,意在善其身,证其道,不入轮回。圣人逐圣,却是济天下,利苍生,胸藏四海。”

    主宰道:“胸中可容天下大事,小小的天行卷,算得了什么?”

    白阳眸子一亮,好似明白了什么,仔细思酌了片刻以后,伸出手掌。

    摘星辰。

    “三个时辰过去了,里面还没有动静,他该不会是死在里头了吧?”

    一个盘腿坐在清心楼外的弟子呆楞楞的看着那座宏伟建筑,吞吞吐吐地说道。

    三个时辰过去,这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就算传说中的天行第六试再怎么可怕,那进入其中的人,也得有一个结果才是啊。

    白阳既没有通过,也没有被天行试练赶出来。那就说明他现在仍然处于试练的过程之中。

    整整三个时辰,一点声息也没有,却不怪那些弟子认为他已经死在里面了。

    此时就连一些长老跟执事都忍不住犯起了嘀咕,天行之试他们曾经也参观过。前三试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其实对于许多长老而言,天行之试更像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东西,他们不觉得,那种文人般酸腐的满腹经纶会读修为起到什么作用,但也正是因为如此,那越到后面所需的知识量越恐怖的天行之试,才让这些人十分好奇。好奇究竟有没有人,能够完整的通过天行第六试。

    “时间上应该已经差不多了,可是试练还没结束,这是怎么回事?”

    吴烟宁算了算时间,看着那试练之地的大门,终于忍不住变了变脸色。

    “不对。”万青冥盯着那扇突然开始颤动的门,沉声说道:“已经结束了。”

    随着他这道话音刚落,那试练之地的大门便是轰然而开。

    一道身影,从中缓缓步出,眼眸犹如星子一般的明亮。

    吴烟宁那一直都清淡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抹激动之色。

    因为过去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完成了这天行第六试。

    六卷融会贯通,再去修习那天行卷的总纲,也就是第七卷,便能够继承天行圣人的衣钵。

    白阳从门中走出,身后溢出的光芒渐渐平息。

    他对着吴烟宁深深作揖,一谢授道之恩。

    随即,他又对万青冥鞠躬,再谢传法之情。

    “圣人?真人?”吴烟宁看了看白阳,最后恍然大悟。

    无论是真还是圣,最后都只是人而已。

    胸怀天下,便是真人,同样也可以是圣人。

    两名玄剑宗的大长老此时心里无比震惊,因为他们知道,白阳证道了。

    “玄剑宗,呵呵。”

    慕容震搓了搓手指,瞥了眼那遥远的山门。拍了拍身下骑着的独角恶兽,喝令那恶兽继续前进。

    说到他身下那模样凶煞的恶兽,可是一种上古妖兽的血脉,名叫恶光,专以幼童为食,一旦成年,便拥有地元境的实力。但这种妖兽不会化形,也就是说,它们的智力十分有限,经常会被抓来当做坐骑。

    但也只有慕容家这种世家大族,才有可能抓到恶光当坐骑。尤其是这恶光,还是一头已经接近了成年期的成兽。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它便能成为一名堪比地元境强者的大打手,而且是专属于慕容震一人的打手。

    这种实力的恶光,在市面上根本就是有价无市。除了几个混乱无比的黑市会贩卖之外,便只能由实力强大的高人自己去抓捕。

    慕容家有这种强者,慕容震身为内定的继承人,自然可以享受这种特权。

    “少爷,玄剑宗传来回报。那个白阳,他似乎通过了清心楼的秘典试练,成功的将六部天行卷融会贯通,现在他们都说那白阳已经证道了。”

    一名下人在慕容震身边低声说道:“您看?”

    “不用着急。”慕容震微笑道:“我们的时间还多的是,来日方长,何必现在就与他撕破脸皮?”看着自己这位下仆,慕容震缓缓道:“三陆会武即将开始,如果在这个时候对白阳动手,恐怕玄剑宗的人也会阻拦。”

    “可惜赵寒长老不在了,否则我们里应外合,就算杀了那白阳也不算什么大事。”

    另一位仆从道:“不过就是一个内门弟子,还敢与我们少爷做对,杀他以示惩戒也算是便宜。”

    提到赵寒的名字,慕容震脸色微变,充满了刻骨的恨意。

    若非当初赵寒将那一点地元之力灌输进他的体内,让他以为自己可以利用引爆那地元之力得来的境界将白阳击杀,最后反被白阳废了四肢,差点就变成了一个毫无价值的废物。

    家族如果不是看在他的天赋异禀,有希望能够觉醒血脉之力,只怕早在一年多以前就将他给放弃了。根本就不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救他一个可有可无的废人。

    “赵寒啊赵寒,说起来,他还是太过心急了。现在神宗的势力已经渐渐地渗透进了南荒大陆,光是神宗之下的几个组织,便已经在南荒大陆扎根了,而且我听说有几位实力不弱的门主,现在正在南荒大陆之中游走。只要他肯耐心等待,迟早那些强者都会对玄剑宗下手,那个时候,再引爆他这颗不安分的棋子,放出护法玄天霸,就此一举将玄剑宗覆灭也绝非不可能的事。”

    “可惜,他太愚蠢。”慕容震冷笑了一声,“踏月云狐已经与我父亲接头,只要找准时机,便会将黑狱中镇压的那位真正的大人物解救出来。呵呵,你们这些家伙,可都给我听好了,这次不要暴露任何一点对白阳有敌意的意图,否则坏了大事,你们的脑袋根本就不够赔。”

    听到慕容震的话,几个下仆赶紧应声,各自低下头不再说话。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是从山林之间急掠而出,二话不说直接对慕容震下了杀手。

    地元之力随着凌厉杀风扑面而来,慕容震脸色大变,赶紧一拍身下的凶兽恶光,自己却是急退而去,眼里满是凛然。

    “恶光?这倒是很稀奇,不过,这还不够看!”

    那邪魅俊秀的青年一步走到恶光身前,将它拍倒在地,这头实力无限接近地元境的凶兽悲鸣一声,口鼻之中皆是渗出鲜血,想要爬起,却是被那青年的威压给吓的双瞳猛缩。

    “听你的话语,你似乎认识踏月云狐?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这名来自于渡气宗的青年显然身份地位都不低,直接伸手向慕容震抓去,沿途之中,那几名下仆想要阻拦他,却都被他以巨力震碎了心脉,死得苦状万分。

    慕容震眼见着这一招难以再躲,怒吼一声,全身的定元之力疯狂涌动,与这青年对轰一拳,却是因为不敌其巨力,猛地被击退数丈。

    就在这时,一只手掌出现在慕容震身后,轻轻扶住了他的背脊,将来自于那名青年的恐怖力量全部卸去,同时护住了慕容震的心脉,确保他不会被这一击伤到。

    “哦?还有高手?”渡气宗的邪魅青年看了看那名突然出现的枯瘦老者,微笑道:“老头,别多管闲事。”

    “老夫奉命行事,趁我没有动杀念之前,滚。”

    枯瘦老人的声音就像是乌鸦嘶鸣,难听至极,但是他言语之中的杀气,却是真切的让人觉得心寒。

    渡气宗的青年淡淡道:“你也最好趁我还尊重你是个老头,没有把你的骨头捏碎之前快点离开吧。”

    “呵呵。”枯瘦老者沙哑的笑了一声,看了看玄剑宗的宗门方向,然后看着青年说道:“这可是玄剑宗的山脚下,只要你我一交手,便会惊动那些高手。你确定不惜曝光自己,也一定要在我手里抓人?”

    果不其然,提到玄剑宗那些高手,青年脸色微变,想起自己当年是怎么被抓回来的以后,冷声说道:“那又如何?玄剑宗那十大长老只要不是出动两名以上,就根本不是我的对手。老头,我念在你修炼不易,能够修到这半步天元的境界,肯定付出比常人更多的努力,如果不想身死道陨,就把你手里的小子交给我。”

    慕容震表情阴沉,向老人身后躲了躲,咬牙切齿道:“风长老,火长老有没有与你同来?”

    “火云风三人从不分开,但这次情况特殊,只有老夫我一人前来。”这位风长老淡淡道:“不过就算是我自己,对付一个靠女人修炼的小杂毛,也不是什么难事。少爷且躲开些,让我解决了这小子。”

    “哼,口气不小!”

    青年旋身一动,却是冲向了半空之中,不屑道:“有本事,你我到十里外那座孤山一决生死,若是没这个胆量,你大可以引出玄剑宗的那些长老。不过凭他们,也未必抓得到我。”

    说罢,他便纵开身形,以极快的速度飞去。

    “年轻人,看来我需要教会你什么叫做谦虚了。”风长老背着两手,步踏虚空,追着这名渡气宗的青年,直接朝十里之外的孤山而去。

    望着这离开的两道身影,慕容震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腕,脸上仍是露出了一抹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