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一章 不夜君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一章 不夜君

    初春的第一场雨来得很急很快,通往大陆边界的无尽荒原,被这场春雨迅速淋湿。

    这场雨来得没有任何预兆,但雨中的气氛,却是格外的肃杀。

    仿佛这是一场即将天崩地裂的前奏。

    又是一年。

    东都大陆,这片最神秘的大地,承载了太古世界,最古老和最遥远的风霜雪雨,曾经出现过无数的旷世英豪。一代又一代的传说风化,历史长河中,尸骨堆砌成辉煌过后的山川河流,演变成这副庄严不可侵犯的圣地。

    没错,就是圣地。

    东都大陆对于世上的修行者来说,就是一个不容玷污的圣地。

    在这里,有天下至尊排名的武榜,有超然世外,却仍涉足天下的论剑峰,有一座大雪封迈,因执念而枯死的古城,还有数之不清的强大宗派,天下汇流之终源,皆在于此。

    但如果要说起一个其他三块大陆不可能拥有的,那就是如今的两个天下第一,都在东都大陆。

    一个是天下第一强者,魔门神宗的宗主。另一个就是天下第一宗门,奇山宗。

    这两者各据东都大陆两个最强,暗中自然也是风云涌动。

    奇山宗座落在东都大陆最为名胜的八大奇山中,以这方山脉而命名。

    奇山生自太古之时,山脉灵秀俊奇,古有一名强者游历天下,最终来到奇山中,偶观八大奇山犹如自生一脉,隐隐之中竟是暗合天道至理,当即心下大喜,决定在奇山中兴建宗门,将自己的衣钵传承下去。

    后来,这宗门便成了天下第一宗,这位强者,正是当初名声大噪的九修之首,飘渺君。

    在奇山宗门最大的广场之上,修建了一座飘渺君的雕像。

    那雕像足有数十丈之高,不知是何材质,竟是泛出令人极其舒服的光泽,再看那张清秀俊逸的脸庞,仿佛有一抹笑容始终挂在嘴角,颇有几分宗师的威慑之感。

    来往弟子走过这座巨大雕像,都会虔诚一拜,对这位奇山祖师有着绝对的尊重。

    而在那雕像之后,往上数十里左右,便是奇山宗的宗门大殿,殿门修建的虽不算是多么气派,却将天下第一宗的古朴气势给发挥的淋漓尽致。

    “师兄,算算时间,咱们也该去往那天道台主持这次的三陆会武了吧。”

    宗门大殿中,一个青衣中年人缓缓走入,对着那个正在替大殿里供奉着的历代宗主灵位擦拭的男人说道。

    那男人放下了手里的抹布,然后将自己的袖子也放了下来,那宽大的袍袖荡在身后,这才显现出几分宗门高人的风范。

    他尴尬的咳了一声,说道:“时间还有几日,不急在这一时。”

    说罢,他竟要继续去拭擦殿中的祖师画壁,丝毫就没有将所谓的三陆会武放在心里。

    任谁都想不到,这人竟是如今的天下第三,奇山宗宗主秋平凡。

    平凡平凡,可以见得当初给他起这个名字的长者,是想让他平平凡凡,安安全全的过完这一辈子,谁又能想到,他竟会成为如今的天下第一宗门的宗主?

    看着秋平凡如此心不在焉,那青衣中年人却是不让,皱眉说道:“我们奇山宗历来都要主持三陆会武之大事,师兄,你身为一宗之主,更是要以身作则,不要让其他宗门给看了笑话。”

    “看笑话?我们有什么笑话可看?”秋平凡转过身,那张平凡中带着一点不平凡的脸上挂着笑意,缓声说道:“师弟,我知道,你是想让我们奇山宗在这次比试中得到好的名次。可我们天下第一宗的名号,是凭什么而来的,我想你比谁都心知肚明。”

    秋平凡笑道:“我们的强大,不在于你我这种早晚会死的老东西,而是那些活泼的弟子们啊。儿孙自有儿孙福,弟子们之间的事情,咱们随便忙活忙活,让他们去解决就算了,如果在里面把手伸的过长,才是真的要被人笑话。”

    “可是”青衣中年人似乎还想说什么,但秋平凡挥了挥手,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说道:“师弟,如果你很闲,不如去将白长老找来如何?”

    “是,师兄。”

    中年人摇了摇头,知道再劝也是无益,便退出了宗门大殿。

    没过多久,一个穿着古旧干净长袍的男人走了进来,对秋平凡行了一礼,不卑不亢道:“见过宗主。”

    “哎?白长老,几月不见,你依旧是容光焕发啊。我说了,私下里叫我师兄便好,不必叫长老,太过生疏。”秋平凡摆了摆手,看着眼前这个没有什么表情的男人,微笑道:“白长老,你对这次三陆会武,有没有什么看法?”

    虽然秋平凡嘴上说着不要拘谨,但是他对眼前那男人的称呼,依然还是白长老。

    这说明,他对这个男人还是有些防范。虽然称不上是防备,但是凭这称呼上的小细节,就看得出来,秋平凡其实不是特别的相信这位白长老。

    不过他的态度依旧友善,没有什么恶意,更没有太多的复杂意思。

    只是单单纯纯的问一个问题而已。

    可是那白长老却不为所动,恭敬回答道:“禀宗主,三陆会武之事。一向不由我来负责,所以我没有什么看法,也不敢有什么看法。”

    “是吗,我可是听说,白长老你跟玄剑宗的某位长老关系不错呢。”秋平凡抬了抬手,咦了一声道:“先不要忙着瞪眼,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如何?白先生?”

    秋平凡的称呼再变,但却同时暗运劲力,隔空向那白长老一拍。

    大殿之中,仿佛有着一只无形巨手,将空气全部排挤出去,巨大的轰鸣声传出老远老远,一阵劲风将那白长老的衣摆吹动,满头黑色长发随着这阵风而飘散,但他的眸子明亮如星,身形动也未动,淡淡道:“宗主,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怀疑我有别的意图?”

    秋平凡收回了手,笑道:“至少在修为方面,你隐藏了很多。”

    天下第三人出手压制,就算是排行在他之后的玄天霸,也会在这一掌后受到创伤,而不会是如此面色淡然的站在原地,以如此不卑不亢的语气说话!

    这个十多年前带着一身伤势来到奇山宗的神秘男子,秋平凡对他的了解,仅仅在于他在医术方面有些造诣,所以便在数年之后任他做了一名没有什么实权的长老。

    但随着这些年他慢慢挖掘,竟是将这位白长老的深层身份挖了出来。

    “我是该叫你白莫羽,还是该叫你白浮生呢?”

    秋平凡伸手示意白长老落座,自己则是走到了大殿的角落,抽出几副宗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

    看到这一幕,白浮生的脸色终于有所改变,不像惊慌,却是玩味。

    “宗主,何必要查一个无心逗留的人呢。”白浮生叹了口气,扯了扯自己那件有些发白的干净布衣,坐在了一边。

    秋平凡笑道:“毕竟我要对宗门负责,你来历不明,我自然要查。不过这一查之下,却让我发现了许多有趣的事情,就比如你的身份,南荒名门白家的少爷,神宗圣女陆红鲤的丈夫,当今天下第一,陆狂人的女婿。”

    一连说出三个身份,一个比一个惊人。如果说,仅仅是第一个身份,只能让人感到惊讶的话,那么后面的身份,就足以这大陆之上,绝大多数的人为之而震惊。

    天下第一神宗宗主,这种存在,已经站在了世间力量的最巅峰。他的女儿陆红鲤当年与一名男子私奔,这件事情造成了神宗上下的恐怖震荡,神宗圣女,那可是地位仅在宗主之下的存在,也就是说,除了陆狂人以外,神宗那些门主,甚至是长老们都必须要听她调遣,地位无比崇高。

    这样一个女子,为何会倾心于来自南荒大陆的无名小子?

    十几年前,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疑问,甚至包括奇山宗的秋平凡。

    平凡之所以不平凡,就是因为他想的比别人多,看的比别人更加透彻。

    如果说十几年前那一夜他还茫然震惊于陆红鲤的选择,那么今日他就明白了,陆红鲤并不是一个世人口中的蠢女人,相反,她是一个眼光独到的聪慧女子。

    她或许是看上了白浮生的潜力,或许只是单纯的倾心相爱,不管如何,她都赌对了。当年只不过是地元境的白浮生,现在已经跨越两境,彻底坐稳了武尊之境,而这样一个只要放声出去,便可以留名武榜,名震大陆的强者,竟是为了给陆红鲤报仇,苦心潜伏在东都大陆,选择了最危险,最容易暴露的奇山宗,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长老,一待就是十余年。

    这般隐忍的心性,足以让秋平凡为他赞叹。

    可是赞叹归赞叹,既然他发现了这件事情,发现了白浮生的身份,那他身为奇山宗的宗主就必须要有所行动。

    这就是道理。

    “宗主,何必急于一时。”白浮生坐在大殿的椅子上,轻声道:“我已经安分的待了十多年,自然不会做出自毁的蠢事。而且我的目标很明显,只有陆狂人。只有杀了他,我才能平息红鲤的怨火,才能让我自己得到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