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二章 闹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二章 闹事

    雨声细密,不似所谓的春雨无声。

    大殿之外,忽然有些风雨飘摇,许多弟子心头莫名生起了心悸感,不由茫然微惧的看向了大殿。

    秋平凡微笑看着白浮生,后者眉眼微垂,表情没有动过一分一毫,这份定力,不由让秋平凡再次刮目相看。

    “白先生就不对我的话好奇吗。”秋平凡笑道。

    白浮生一声不吭,折起衣摆,慢慢站起身,再次对秋平凡深深一揖:“白某感谢秋宗主这十几年的收留之恩,今日既有了这一番谈话,以后也不便继续在宗内叨扰,告辞。”

    说罢,白浮生竟是干净利落的转身,没有半点的逗留之意。

    秋平凡眉毛一挑,却是没有开口留他。

    因为这一番谈话,双方几次试探已经将自己想要的信息拿到了手里。

    “有意思,南荒白家?有机会倒要见识见识,培养出这样一个男人的家族,究竟有多么了不起。”秋平凡抹了抹身边的一个灵位,整个大殿突然开始无声晃荡,浩如星河般的符文一闪既灭,将颤动的大殿稳定下来。

    这震动只持续了一会儿,除了大殿内的某些古老阵法,就连附近的弟子都没有惊动。

    所以也不会有人知道,两名当世巅峰的武尊强者,在刚刚短暂的交了一次手。

    更让人惊讶的是,天下第三的秋平凡,居然在这次交锋之中,被白浮生占了一丝的便宜。

    虽然这不代表真正交手时白浮生可以稳胜秋平凡,但就凭这一丝微弱的上风,便足够说明,白浮生拥有不下于武榜第三名强者的实力。

    秋平凡走出了大殿,将手伸出房檐,雨滴落在手上,冰凉的触感在掌心徘徊,他笑了笑,看朝一个方向,轻声道:“陆狂人,不是我幸灾乐祸,但我倒要看看,这次你该怎么挡?”

    “现在你们脚下踩着的,就是这片大陆最神秘的土地,也就是众多修者信之为圣的东都大陆。”

    吴烟宁踏过两境边界后,对着身后那些弟子们说道。

    这一次,她率领着玄剑宗的弟子们出战东都大陆,却是一路之上沉默寡言,只是偶尔为那些初次参加三陆会武的弟子解释其中要点,倒是让许多不熟悉她的弟子觉得这位吴长老还真是平易近人。

    吴烟宁正想要再说一些什么,目光却忽然一凝,看到一个身穿紫衣,气度华贵的男人,乘坐着一个由八头白鹿牵拉的巨大马车,自另一个方向缓缓而来。

    在马车周围,跟着许多身穿紫衣的年轻人。

    他们身上的衣服都标刻着一个记号,那代表着南荒大陆的一个强大宗门,离天宫。

    坐在马车上的男人挥了挥袍袖,幕帘之后,他的身影显得极淡,声音却是洪亮宽厚,从车里传出:“吴长老,久违了。”

    “不夜君,想不到这次是你亲自带着离天宫的弟子来参战。”吴烟宁面无表情,眼中闪过深深的厌恶。

    然而玄剑宗的弟子们,却是生出了一片哗然。

    “这人就是不夜君?离天宫的宫主?”

    “瞧着气度,应该错不了。”

    弟子们的哗然,却没有影响到坐在马车上的那个紫衣人影。

    虽然不能通过那幕帘看到不夜君的相貌,但是,玄剑宗的弟子们可以想象,此人一定是气度非凡,颇有大家风范。

    然而在场却有三个人不这么认为。

    一者,自然就是站在队伍最前方的吴烟宁,二则是笑意浅浅,眼神冰冷的叶华颜。

    第三人,却是谁都没有注意到的白阳。

    “不夜君?这家伙看来就是那个养育紫嫣然,想把她当成练功鼎炉的男人了。瞧这气息,看来他现在只差一丝就能够突破到天元境,呵呵,我想他现在也是恨极了你小子。”

    主宰观察了一下不夜君的气息以后,笑声之中颇有几分幸灾乐祸。

    白阳面无表情,松了松袍袖下的拳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但是站在他身侧的孔墨衣敏锐的察觉到他情绪有变,不由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掌,低声道:“你认识这个不夜君?”

    “不认识。”白阳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被孔墨衣知道比较好。

    尤其是紫嫣然的事。

    “三陆会武这等大事,我离天宫小门小户,自然要持以端正的态度。怎会像玄剑宗这般家大业大,随便派一名长老,就可以抵得上我们这个宗主?”不夜君懒散的拄着脑袋,声音透过幕帘遥遥传出,随即他却是轻咦了一声,颇为玩味道:“不过现在看来,吴长老你的修为似乎快要漏的一点不剩了?”

    吴烟宁一声不吭。

    不夜君微笑道:“离天宫有些双修补气之法,若是吴长老不嫌弃,倒可以上车一叙,你我二人共同修炼切磋。”

    这等如此露骨的调戏,虽然吴烟宁并不在乎,但一边的姜无双却是冷哼了一声。

    “哦?这位应该就是吴长老的弟子了吧?”不夜君目光微转,姜无双几乎能够感觉得到那双放肆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几个关键位置停留许久,心下更是怒不可遏,正要开口,一只手从旁边伸了出来,轻轻拉住了她。

    姜无双不解的看着叶华颜,不明白她为什么阻止自己。

    但下一刻,她就看见吴烟宁向前一步,冷冷道:“不夜君,别跟我耍嘴皮。当年你跟染风雨袭击我,却被我摁在地上打了一顿,那滋味应该挺难忘吧?如果你不想再体会一番,最好把你的贱嘴给我闭紧了。”

    吴烟宁体内忽然爆发出一股强悍气势,直冲离天宫队伍而去。

    那八只白鹿被吓得一惊,慌张的朝后退了退,却被不夜君一声冷哼喝止了步伐。

    不夜君撩开幕帘,矮了矮身子才从那巨大马车里走出来,这足以见得他的身材有多么高大。

    那高大的身躯迈出马车后,竟是将吴烟宁的气势全部冲散。

    不夜君站在那里,就如同山岳般镇压住所有的气息,宗师风范不过如此。

    但他此时脸色铁青,盯着吴烟宁,一字一顿道:“当年之事,也早该算清了。吴长老如果有这个意思,那我们两宗之间,倒可以在此先比试一番。”

    “比试,你也配提这二字?”吴烟宁说罢,直接道:“如果你不怕奇山宗找麻烦,那我可以奉陪。但是染风雨不在,你有那个胆量对我动手?不夜君,别说笑了。”

    “呵呵。”

    不夜君笑了一声,脸上不见什么生气的表情,但是笑声中已满含杀机。

    他没有冲动的在这里跟吴烟宁发生冲突,只是用眼睛放肆的扫了几眼她的身材后,说道:“咱们日子长着呢。”

    “但愿如此。”吴烟宁平静道。

    不夜君没有再在此逗留,一挥手,八只白鹿,便拉着那马车缓缓驶离了众人的视线。

    但是不夜君这般态度,却给玄剑宗众多弟子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们都知道吴烟宁现在身负重伤,修为日渐消退,总有一天会彻底变成一个废人。

    到了那时候,吴烟宁真的还是不夜君的对手吗?

    “师尊,这里是东都大陆,他不夜君还翻不起多大的浪花。”叶华颜扶住了吴烟宁,微笑道:“大不了,我可以厚着脸皮回家去求几位长辈出手。凭他不夜君的本事,也不知能顶住我那几位叔叔伯伯的几招。”

    “此事暂且不提,先往奇山宗去一趟。”吴烟宁道:“每年的三陆会武,奇山宗都是担任主事,掌管各宗各派之间的比武顺序,华颜,你们叶家与奇山宗关系应该不错,此次前去,许多事宜还得交你来办。”

    吴烟宁这次第一次带领玄剑宗参加三陆会武,对于奇山宗,她只是闻名,却从未见面,不太通晓人情世故的吴烟宁自然没有把握能够处理好与奇山宗之间的关系。

    若是不小心得罪了奇山宗之人,虽然她自己不怕,却也担心连累了诸多弟子。

    叶华颜点了点头,“师尊,此事交我便是。”

    “现在到宗内的宗门总共有几个?”

    秋平凡走到管事殿,问道。

    看到宗主亲自驾临,那些负责登记宗门的管事赶紧清查一番后回答道:“目前东都大陆本身的宗门已经悉数到位,至于稍微偏远的大陆,南荒大陆的玄剑宗,紫气山庄,离天宫尚未抵达,除了这三大宗门,那些中等宗门已经到了。至于西玄大陆,这次他们出战的宗门,似乎比往年少了几个,宗主您看?”

    “好生招待,不要怠慢了贵客。有任何事情去通知青衣长老,叫他来向我汇报。”秋平凡拍了拍这名管事的肩膀,随后就走出了管事殿。

    “师兄。”

    离开大殿后,在偏殿外的广场上,秋平凡遇见了青衣长老,见他神色微异,不由问道:“怎么了?”

    “西玄大陆的人在闹事,打伤了我们一名弟子。”青衣长老沉声道:“而且他们的态度,不像是想要和平解决。”

    “西玄大陆?哪个宗门?”秋平凡两手伸进袖子里,挠了挠微痒的手心,想不通有哪个宗门敢在奇山宗闹事。

    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或者说,这是一种从很久以前便决定下来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