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三章 月寒少主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三章 月寒少主

    奇山宗身为天下第一宗门,虽然待人和善,却不代表着这个天下第一宗真的能够被谁给欺到头上去。

    秋平凡伸进袍袖里的手掌轻挠掌心,有些不解道:“是哪个宗门,因何闹事?”

    敢在奇山宗闹事的宗门,一定是有所仰仗,或者说是有所求,需要引起他这个宗主的注意才能够办到。

    “青衣,犯事不要太早的下定论,我们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再说。”秋平凡见青衣长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拍了拍他的肩膀,笑了笑,踏向西玄大陆那些宗门的休息地区。

    奇山宗很大,大到超乎了许多凡人的想象。

    东都大陆地域辽阔,这并不是一句谁都能说的夸赞,而是多年以来,整个东都大陆的强者们,在这片无尽的太古世界开疆拓域,慢慢打出来的一个真正国度。

    奇山宗所占的八大奇山,在东都大陆之内,虽然算不得什么占地甚广,但一眼而去也是数万里的广袤范围。

    群山层叠,延绵不尽。

    在这奇山中建立的奇山宗,自然当得起很大这个形容。

    哪怕是给客人休息用的大殿,也占地很足,不过因为西玄大陆的修者们在此中走动交流,倒也不显得空旷。

    秋平凡步入其中,那些年轻弟子没有几个认识他,稍微上了年纪的,也恐惧于他的身份不敢有逾越。

    所以他这个人就像是他的名字一样,平凡到令人感觉有些不太起眼。

    “就是他们,天风宗。”

    青衣长老指着尽头处一个黑发老者,他拉着一个白发少年,这种奇特组合,倒也十分博人眼球。

    秋平凡一眼望去,就发现这名黑发老者是个高手。虽然离武尊之境还有些遥远,不过在天元境内,他的修为怕也是罕见敌手。

    不过,更加吸引他的却是黑发老者牵着的那个白发少年,青丝转华发之事固然并不算罕见,但出现在一个少年的身上,也是让秋平凡觉得有些奇特,心神不由一纳,走上前,笑道:“天风宗?是西玄百岭的那天风宗?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位先生,便是灵风老人了。”

    “秋宗主,客气了。”灵风老人面色红润,十分尊重的行了一礼,论年纪,他虽然可能虚长了秋平凡几岁,但论修为论辈分,他都无法跟秋平凡相提并论。

    所以这弯腰一礼,还是该有的。

    当然,更加主要的是,他对秋平凡有事相求,不得不行此大礼。

    秋平凡看了眼那一脸好奇和怕生的可爱少年,微笑道:“先生不惜动起干戈,找我来此,应该不会只是客套一番吧。”

    “秋宗主果然智慧过人,不错,老朽我行如此下策,只是想让秋宗主自百忙中前来见上一见。”灵风老人尴尬一笑,随即苦涩地拉着那少年想前一步,说道:“秋宗主想必也看出来了,这孩子身患重病,不仅年少白发,而且还得了失语之症。仿佛满身精气都被某种奇怪的东西吸收了一般,体内蓄不下半点的气息,如果再这样下去,他恐怕活不过二十岁,这天下间能够医他的人不过寥寥几位,邪心鬼手天不弃、药王古尘音、不医活人罢红曲,这三位我都没有能力请来给这孩子看病,所以”

    “所以你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治他?”秋平凡笑眯眯的,伸手摸了摸那白发少年的头,随即抬头看着灵风老人。

    灵风老人神色一肃,说道:“您能做到。”

    他对秋平凡的称呼,忽然从宗主换成了您,这就代表着他心里面确实十分尊敬秋平凡。

    或者该说是畏惧。

    因为秋平凡不光是武榜第三人,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名号医圣。

    当年一名普通的女子跌落在奇山宗无月洞,那里是秋平凡潜修之地。

    那时候的秋平凡还并不是奇山宗的宗主,那时候的他,还不是天下第三。

    那时候的他,只是一个潜心修行的年轻人,从未踏出过奇山宗一步,无月洞前那十丈方圆,便是他唯一活动的地点。

    那个重伤女子不小心跌落在无月洞中,当时已经奄奄一息。就连那时还年轻气盛的药王古尘音都说,此伤无可治。

    秋平凡不信命。

    所以他治好了女子的伤。

    这一切就像是本就安排好了一般,没有人觉得奇怪。直到他后来成为了天下第一宗的宗主后,更没有人怀疑他那隐秘至极的医圣之名。

    秋平凡眼里似乎闪过了某些不太一样的东西,拍了拍那白发少年的肩膀,轻声道:“失语症我可以现在便治好,不过,他的病症十分奇特,我还需要再观察一番才能断言。”

    这句话说的十分平淡,但没有人怀疑他话里的自信。

    “师兄?”

    青衣长老楞了楞。

    他没想到,秋平凡居然决定帮助这个来宗门内找麻烦的老东西。

    就算对方是什么天风宗的灵风老人,在奇山宗闹事,那便是不行!

    但秋平凡却抬了抬手,示意他不必多言,拉着那白发少年的小手,问道:“告诉我,你怕不怕?”

    少年虽然不会说话,但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充满了能够与人沟通的情绪。

    他眨了眨眼,轻轻晃了一下脑袋。

    青衣长老沉默了,灵风老人也沉默了。

    “好孩子。”秋平凡两指随意向虚空一伸,仿佛从未知的空间中拉扯了某种东西出来,一点星芒凝聚在他指尖,他将手指点在了少年的眉心,刹那间,天地仿佛都安静了下来。

    一名武尊强者,伸手向这天地借命,就好像理所当然,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有些眼力的强者看出来,这竟是秋平凡的血脉之力。

    “我不是医圣,我的医术只能算是粗通一二。但我要留的命,这世间,没有人可以收走。”秋平凡轻喃一声,双手一笼,再展撼天神威!

    白发少年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眼前这个奇怪的叔叔手掌之中,灌输到自己体内。

    身体中困扰多年的寒症忽然在这一瞬间尽数消散,好似有某种东西被压制住了。

    几个呼吸后,秋平凡收回了手,说道:“接下来只需要按时服药调养身体,不出一年,这孩子的身体就可以恢复健康。”

    灵风老人感激涕零,忍不住要再拜,秋平凡扶住了他,道:“举手之劳而已,但是,希望下次请我出手,不要用这种办法了。”

    秋平凡摆了摆手,令灵风老人脸色微红,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师兄,咱们就这样不追究了?”

    青衣长老显得有一些不甘心。

    秋平凡反问道:“你想如何追究?那名受伤的弟子,伤势是否严重?”

    青衣长老想了想,道:“只是些轻伤,但这事关我们奇山宗的脸面!”

    “脸面不是靠我们这些老家伙去吓出来的,你看到天风宗那几个少年了么?”秋平凡微笑道:“个个都是决定资质,最强的那一个,已经达到了无元化地元的境界,只要再有轻轻那么一推,他就可以突破瓶颈成为地元境强者。而且我观察他们的气息,动手之人应该是那定元三段的小家伙。如果我记的不错,被他打上的弟子,是一名定元四段的外门弟子吧?”

    “是”青衣长老没有反驳。

    “定元四段,打不过一个定元三段。如果奇山宗的弟子连这样的事情,都需要我们这群老家伙出面去挣面子,那我想知道,奇山宗还有什么面子可言?”

    秋平凡有些不耐的挥挥手,道:“下次再有什么事情,问清楚情况。不要太早的下定论,你啊,就是性子太急,否则以你的实力,我怎么可能让你一直处理这些琐事?”

    “师兄行事一定有理由,青衣不敢反驳。”

    青衣长老闻言,赶紧慌张的说道。

    秋平凡无奈一笑,指了指他:“你啊你,算了,不谈此事。你再去关注一下,各个大陆还有那些宗门没有抵达,时间不多,尽快安排,我先回大殿休息一下。”

    “师”

    青衣长老闻言,赶紧抬起头,可他的话还没说完,秋平凡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就是奇山宗?”

    玄剑宗一行走到那堪称巨大无边的山门前,众多弟子发出了惊叹之声。

    他们玄剑宗的山门虽然也很气派,但比起这种古朴大气的感觉,还是欠缺了那么一些时间的沉淀。

    毕竟飘渺君建立这奇山宗的时候,连玄剑宗的祖师都不知在哪里。

    “连山门都如此气派,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宗!”一个年纪不大的玄剑宗弟子赞叹道。

    他叫贾以,名字很普通,但却是剑阁长老门下的弟子,剑道造诣很高。

    “对啊,我们玄剑宗的山门虽然也很气派,跟这一比,立刻就觉得差了些什么。”

    有个弟子也在附和他的话,不过语气并不是那么的羡慕。

    奇山宗虽好,但这帮弟子对玄剑宗的归属感还是很强的。

    看着弟子们如此心性,吴烟宁的嘴角也露出一抹难得的笑意。

    可她的笑意还没持续太久,就有一个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平静。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南荒大陆的人是不是穷得连衣服都穿不起?怎么会有你们这帮没见识的家伙。”

    一个眼神狠厉的小男孩穿着锦衣玉服,在众人拥簇之下,缓缓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