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五章 旧事,新仇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五章 旧事,新仇

    “既非故交,又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命黄泉,你真当我是悬壶济世的医生?”

    秋平凡板着张脸,虽不算严肃,但也有些逼问之意。

    命黄泉一脸坦然,丝毫不管秋平凡的牢骚,直接说道:“当年你让我来这奇山宗担任护山长老时,你欠我三个人情,这么多年,这三个人情债我一样都没用,现在我要你治她,算是还清其一。”

    “不是吧,那位女长老真有如此重要?”秋平凡笑吟吟地看着命黄泉。

    自己这三个人情虽然不是多么金贵,可但凡有些打算的人,都不会浪费在这种地方上。

    武榜第三,又是传说中的医圣,秋平凡的一诺,可是足以让大陆之上许多强者倾家荡产也要换来的东西。如果被别人知道,命黄泉将如此珍贵的人情用在治疗一个南荒大陆的宗门长老上面,恐怕不知有多少人要为之而扼腕。

    命黄泉这人行事做风只凭喜好,秋平凡知道,既然他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就绝无回转的余地,略忖片刻以后,微笑道:“不过既然你连我欠你的人情债都用上了,我肯定没有拒绝的道理。再过一会,我就去登门拜访,见一见这个能让你开口求人办事的吴长老。”

    “我跟她没关系。”命黄泉双手背在身后,一丝不苟地说道。

    但是,了解他的秋平凡知道,他这是在不好意思。

    如果真的没有关系,那就不会不好意思,如果不好意思,就代表着两人之间,真的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关系。

    秋平凡玩味一笑,琢磨了一下,说:“人情债归人情债,我身为宗主,为你出力办事,总要知道理由和原因,不然我这个宗主的脸面该往哪放?”

    如此一说,命黄泉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

    良久过后,他抬起头,那张仿佛不会有任何表情的脸上,竟是露出了一丝的羞赧,道:“宗主可相信这世间有一见钟情?”

    “哦?”秋平凡笑了笑:“不信。”

    “那便没什么好说了。”命黄泉一拂袖,转身离开了这大殿。

    在他离开后,一道飘渺嗓音传进大殿,对秋平凡道:“望宗主遵守承诺,为她疗伤。”

    “这家伙”

    秋平凡楞了楞,旋即无奈将袖袍放了下来,整了整身上那件宽大长袍,努力摆出一宗之主的气度,迈步走出大殿。

    “这里就是各位的休息之处,整座山峰都不会有人来打扰。大殿外会有宗内弟子随时待命,如有什么要求,尽管向那些弟子相提便是。”

    领着玄剑宗众人来到休息住处的女弟子恭敬地对吴烟宁说道:“长老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单独与我提出,我叫吕巧儿。”

    “那就打扰了。”吴烟宁点了点头。

    那名叫吕巧儿的女弟子客气了两句后,便退离了这间院子。

    看着这与玄剑宗截然不同的气派住处,那些年纪比较小的弟子都欢呼着争抢自己的厢房,年纪较大的师兄师姐们跟在身后呵斥着。

    吴烟宁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没有阻止眼前的这一幕。

    “师尊,先休息吧,明日还得去决定比试的对手,很多事情都得您来操劳。”叶华颜扶着吴烟宁,轻声说道。

    吴烟宁嗯了一声,随后道:“我还没有那么的娇气,不必管我,你们先去找好自己的住处。”

    “白阳。”她转过头,看了眼那始终不说话的白阳,道:“奇山宗乃是天下第一宗,此处有许多高人,若是空闲下来,你可以去拜访一些强者,多多充实自己。无双,华颜,你们二人也是如此,修行便要一刻都不得倦怠,否则就会日日坠落,早晚会出大事。”

    “弟子明白。”

    二女应声,而白阳也拱了拱手,眼神却是莫名一闪。

    因为他听出了,吴烟宁话里有话,显然是在点他。

    “难不成这奇山宗里,有什么与我有关系的人?”白阳想了想,越发觉得吴烟宁的表情有些琢磨不透。

    “天下第一宗,确实有很多高人。”

    就在白阳还在思考的时候,主宰忽然说道:“当年飘渺君在奇山中建立这宗门,九修中其余八修便都在宗内挂名,那九人虽然都已经离世,可他们的传人却保不准还活在这世界上,藏在奇山宗的某一个角落。”

    “九修都是些什么人?天下第一宗这种称号,可不是一般宗门敢宣称的。”

    白阳虽然饱览群书,但对于这个神秘至极的天下第一宗门还是欠缺了一些了解,对当年名声大噪的九修,更是知之甚少。

    “说九修你不知道,那我说一个名字,你肯定记得。”主宰说道:“剑神叶南风,便是九修中的剑修,排行第三。”

    “论剑峰前代剑神叶南风?”白阳一怔。

    主宰道:“没错,说起来,飘渺君的出现虽然不算十分久远,但以他九修之首的实力,建立这后世天下第一的宗门,倒也说的过去。所以啊,那吴烟宁说得没错,奇山宗底蕴之雄厚,远超过世人的想象,小子,别以为自己通过了那什么天行六试,就以为自己可以小觑天下英雄,太古世界,大着呢。”

    说完以后,主宰无聊的打了个哈切,缓缓道:“不过,这奇山宗内,倒是有一件东西,对我有用。”

    白阳眼神一亮,赶紧问道:“是什么?”

    早在一年前,主宰就跟他说过,他的身躯虽然早已破碎,但是魂体健在,那就说明他有重塑肉身的机会。但是重塑肉身所需要的物品都十分珍贵,甚至涉及到许多自太古以来,都只出现过寥寥数次的珍宝。

    那种级别的宝物,就算白阳有实力去找,也未必有这个机缘遇到。

    但是,如果主宰能够重塑肉身,对白阳而言也是件好事。

    经过这么久的相处,白阳心里早已将主宰当成了亦师亦友的存在,既然有机会能够帮到他,那白阳自然不会拒绝。

    主宰笑道:“你小子还是收收心思,那东西是奇山宗排得上号的宝物,除非你能够赢得这次三陆会武的冠军,向奇山宗提出要求,否则,就算是你联合得了那位神宗之主来硬抢,也根本没有半点机会。”

    “先说那是什么东西。”白阳道:“至于如何弄到它,我自有我的考量。”

    “很简单,那东西就是奇山八宝之一的造化球。”

    主宰道:“记得我跟你说过,想要替我重塑肉身,最重要的东西,就是一件可以夺天地造化气机的灵宝。这种东西,世间只有不到十件,奇山宗的造化球便是其一,而且,最好得到的,也是奇山宗的造化球。”

    “因为,三陆会武的冠军,可以得到奇山宗的许诺,三件不过份的条件,就是他们奇山宗给予冠军的奖励。到时候只要你能借来造化球一用,其他的东西,我们倒可以酌情减少。”

    “造化球吗。”白阳沉吟了一声,道:“既然如此,我知道了。”

    “你不会真的想要夺得三陆会武的冠军吧?”主宰问道:“凭你的实力,虽然可以取得不错的名次,但这东都大陆卧虎藏龙,或许就有那种名不见经传的天才出现。”

    白阳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那就是绝对的自信。

    现在他身上的底牌简直多不胜数,就算是遇见地元境强者都可堪一战,按照常理来说,这场三陆会武,他稳进前十。

    可是,既然主宰说出了造化球一事,那白阳自然就不好再藏后手,这三陆第一的名号,他还非得争上一争了。

    忽然间,门外有些吵闹的声音传来,偶尔还夹杂着孔墨衣的质问,以及一个更加久远而熟悉的声音。

    白阳听到这个声音,皱了皱眉,起身打算去查看一下情况。

    厢房外,径直便是一座不小的广场,那是留给每个宗门的弟子们演武练功之所,此时却被玄剑宗的弟子们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包围起来。

    在人群正中央,一个身穿黑色长衫,面容英俊的少年正冷笑看着孔墨衣。

    孔墨衣气的小脸煞白,嘴唇都变了颜色。

    原因无它,只是这少年说话太过恶毒!

    “难道我说的不对?你又非玄剑宗之人,千里迢迢跑来这东都大陆,难不成是来玩儿的?”

    他翻了个白眼,语气更加恶劣,那嘲弄的语调几乎无需再明。

    “慕容震,适可而止,不要过多挑衅。”姜无双站出一步,拦在了孔墨衣身前,淡淡道:“如果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替师弟教训教训你这个手下败将。”

    “哦,清心楼的师姐就这等素养?不过说了几句,就要跟我这个师弟动手?”慕容震摊了摊手,“如果真是这样,那尽管动手就是。白阳当初打断我的手脚,难道我连说几句气话的资格都没有?”

    “那是你活该!谁不知道,你当初做了些什么!别以为林风和夏月不在这,就没人能跟你对峙!”

    突然间,人群中走出一名少年,正是金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