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七章 比试分配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七章 比试分配

    旧事已过,新仇重演,慕容震眼中骤然浮现一种疯狂无比的红色,恨意几乎要夺眶而出,将白阳撕成粉碎。

    手脚尽断的那些日子里,他知道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没有理由再要求家族为他报仇。就算他的父亲是慕容破邪,也没这个可能。

    但是,在刘丹青的秘密手段之下,慕容破邪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将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续骨接脉,重新恢复了正常活动的能力。

    虽然离完全恢复还有一些距离,最起码现在的慕容震,已经不再是那个四肢尽碎,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

    卧病在床时,慕容震心里就积压了庞大恨意,现在重新恢复实力,甚至还更进一步的强大了起来,这股恨意自然愈发浓烈,浓烈到可以左右他的理智。

    “白阳,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慕容震盯着白阳,咧开嘴巴,齿缝间透出森然之意,残忍地笑道:“我当时说过,你每打我一巴掌,我就要杀一个帮助你的人,你对我做的一切,我都会十倍百倍的还给你在乎的人身上。我会让你失去一切,活得连条狗都不如!”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慕容震几乎是吼出了声,原本清秀俊朗的面容扭曲成一团,显得无比狰狞。

    可下一刻他的表情居然全数收敛,微笑道:“当然,不会是现在,三陆会武可是大事,更何况我还想登上奇山宗武神塔,到了那里,才是我们真正见面的时候。”

    说完这句话,慕容震便拍了拍手,指着坐在地面调息的林风道:“对了,他中的毒不是可以用功体排出去的,如果再不去解毒,只需要三炷香的时间,便能让他功力尽废。”

    慕容震脸上闪过一抹阴险之色:“并且死相十分凄惨。”

    林风睁开双眼,眼神清澈坦荡,不见半点惧色。

    孔墨衣早就在他中毒的时候,开始为他诊脉,并且喂他服下了一颗解毒丹。

    听到慕容震的话,白阳看向她,孔墨衣同时抬起头,对白阳点了点头,示意慕容震说的不假,但是她很有信心的说道:“魔蛛之毒虽然棘手,给我点时间就能解决。”

    “呵呵。”慕容震摆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后会有期了,白阳。”

    白阳嘴角一撇,青天雪落剑无声收起,慕容震倒退了两步后,冷笑着转身离开。

    “这个狂妄的家伙,真当自己是慕容家主了?”

    金武咬着牙关,对慕容震的态度一阵不爽。

    姜无双面无表情道:“他今日的所作所为我都会如实禀报师尊,就算慕容震再狂,这次我们玄剑宗参加三陆会武的负责人仍是师尊。”

    “先替林风解毒要紧。”白阳说道:“墨衣,解魔蛛之毒需要些什么?”

    “不好说,那家伙的魔蛛丝品质极高,显然已经修炼了很长时间。这种程度的魔蛛毒,没有办法立刻清除,必须要配置出相等的解毒丹才行。”孔墨衣秀眉微蹙,虽然有着强大的自信,可她仍然得承认,魔蛛之毒的棘手,远远超过她一开始的估算。

    此时林风的脸色已经由白转青,显然中毒已深。

    不过他还是一副坦然之色,似乎将性命全然交在了孔墨衣的手里。

    “这一点点魔蛛毒素,还不足以致命,小姑娘,让我来吧。”

    突然间,一个温和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孔墨衣回头一看,看见了身穿着束身长袍,袍袖宽长的古怪男人,忍不住道:“你谁啊?”

    “小丫头,说话不要太放肆。”

    青衣长老向前一步,面无表情道。

    “见过秋宗主。”姜无双认得秋平凡,神色间颇有激动之意,恳请道:“前辈若有办法,还请出手相助。”

    秋平凡卷了卷袍袖,伸手摸了摸林风的额头,微笑道:“人是在我奇山宗出的事,自然就要奇山宗来解决。青衣。”

    “是。”

    听到秋平凡这一声,青衣长老会意,一挥手,空间出现了极淡的波纹,没过多久,便有几名穿着奇山宗内门服饰的年轻弟子出现在广场上。

    “将这位少年带去内殿休息,他体内的毒素已经被我清除,但还需得静养一段时日方能恢复如初,切勿怠慢了贵客。”秋平凡挥了挥手,那几名弟子会意,小心翼翼的将林风带走。

    “摸了一下额头就把魔蛛之毒驱除了?有没有那么神?”孔墨衣古怪的嘀咕了一声。

    她虽然听说过天下第三秋平凡的名号,但是,在治病救人这一方面,她可不认为秋平凡能够同样精通。

    她的话被秋平凡听在耳里,微微一笑,说道:“小姑娘你这身治病本事应该是传自药王古尘音?想不到,药王之学,终于后继有人了。只要你能悟透他十之七八的本事,以后大陆上就会出现一位名声响亮的女药王也说不定。”

    被他这么一夸,孔墨衣有些不好意思,但更多的,却是对秋平凡如何驱掉那魔蛛之毒的疑惑。

    看出她心里的想法,秋平凡道:“只是一点仗着修为深厚的小手段罢了,没有什么精妙之处,更不像你想的那样,是什么高超的医法。如果你有我现在这身实力,想要解决更棘手的毒也不是不可能的。”

    无论是药王,还是其他几位齐名的炼药大师,他们除了医术高超,炼药术堪称登峰造极以外,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修为同样极为深厚。

    说来也要感叹造物的不公平。

    在这一切都要讲求天赋的世界,修炼中有极高的灵根天赋,还有超越极限的血脉天赋。而炼器,炼药,甚至是符文以及许多偏门,皆是需要天赋才能够完成,才能够精深。

    更主要的是,这些东西,绝大多数都要建立在修炼的天赋上面。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实力,就不能支撑完成许多更加高深的想法以及构思。

    炼药如此,炼器也是如此。

    就连神秘至极的符文师,每个人都是拥有不弱实力的强者。

    所以秋平凡的话说的极没道理,但也是极有道理的。

    孔墨衣认为自己在医术以及炼药的见解上罕见敌手,可她真正欠缺的,除了那么一点经验以外,就是强大的实力支撑。

    “你那把剑,应该是莲上君子吧?孔家君子剑,我若没记错的话,倒也曾经是盛极一时的名字。”秋平凡看了看孔墨衣,随即笑着说道:“好好修炼,迟早有一天,你会完成你先祖未曾完成的事情。”

    “我与你们吴长老还有事情要谈,就不多说了,这座山峰在三陆会武期间都属于你们玄剑宗,尽管撒野吧。”秋平凡说罢,再而温和一笑,慢慢朝吴烟宁的居所而去。

    青衣长老紧跟在身后,但他临走前却是深深看了白阳一眼,把这张脸孔记在了心里。

    “青衣,武神塔乱斗,似乎很多年都没有人达到顶层了吧。”走在山林之间,秋平凡忽然转头问道。

    青衣长老点了点头:“这么多次比试,最好的记录,应该是怀阳。那一战让他在宗内的排名连进十位,直追青君跟燕神叹。”

    秋平凡想了想,感叹道:“天下第一宗的真传三甲都不能达到武神塔最顶层,我这次却是觉得,那个少年能够做到。”

    “为何?”青衣长老有些不解道:“就因为他是御玄鸣的传人?”

    “如果仅仅是这样,我会认为他能够在这次三陆会武中大放异彩,取得极佳的名次。”秋平凡背着双手,似是思考般道:“我看到了他的眼神,他的眼神很淡,这么多年,我只在一个人的眼睛里,看到这种情绪。”

    “这种不是自信,却胜似自信的眼神,天下绝无二者。”

    “师兄你是说?”青衣长老楞了一下后,不太相信秋平凡居然会给那少年如此之高的评价。

    但秋平凡却是肯定的说道:“没错,就是他,天下第一,陆狂人。”

    这个压在所有修行者头顶的大山,武榜第一,天下无敌的强者,就算秋平凡提起他的时候,语气里也会有着那么一抹的古怪。

    “陆狂人无敌世间,建立了神宗无上的威严,若非我们奇山宗乃是九修所创,只怕早已被斩草除根。”

    “但是世间总有变数,当年飘渺君创立奇山宗便是一个变数,御玄鸣传剑天下,又封剑山林,也是一大变数,后来神宗圣女陆红鲤委身于一个不起眼的南荒小子,同样是变数。这层层变数,总会有一个起点,一个终点。天下无敌陆狂人,若非困于这一方封印中,恐怕他早就已经突破了武尊巅峰,踏破虚空而去了吧。”秋平凡眼眸越来越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说道:“如果终章真的落在那少年头上,我倒是很期待他究竟能走到哪一步,是否有一天,他会站在陆狂人的面前,去撼动天下无敌的神话。”

    “可是”青衣长老嗫嚅许久,忍不住说道:“可是他是陆狂人他是武榜第一,世间无敌。”

    就算没有武榜第一,世间无敌这八个字的评价,仅仅一句他是陆狂人,其实就已经能够说明了一切。

    “没错,他是陆狂人,天下无敌的陆狂人。”秋平凡眸光微淡,浅笑着说道:“可是啊,青衣,这世间哪会有真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