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七十九章 出战前夕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七十九章 出战前夕

    落夜宗宗主的来头,就像是一大片阴霾,突然蒙在了白阳等人的心头。

    难怪落夜宗的弟子会如此肆无忌惮,甚至堪称放肆,有背景这么深厚的宗主,还有那在西玄堪称霸主地位的宗门做后盾,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太过拘束自己行事。只要在不违反宗门规矩和教条的情况下,落夜宗的弟子们自然就像是刚刚出了笼子的野兽一般,见人便咬,为落夜宗在大陆上打下了无尽的凶名。

    “凶名也是名,这位落夜宗的宗主既然没有阻止门下弟子,那就代表他并不在乎这点点罪恶的骂名。甚至恰好相反,他认为落夜宗需要这种名声。”

    林风看完那紫色卷轴上的记录以后,显得有些沉默,片刻后凝重的说道。

    孔墨衣附和的点了点头,但却没有说话。

    因为她不知如何形容卷轴中记录的那些事情。

    一方面她觉得年幼时便遭受亡国之痛的那位落夜宗宗主有些可怜,另一方便,她又觉得他放纵门下弟子肆意行凶有些可恨。

    正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孔墨衣知道自己的心肠硬不下来,索性也就不再评价什么。

    反倒是白阳将那副卷轴给收了起来,面色如常。

    林风奇怪道:“你就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白阳反倒是反问了一句。

    林风微愕,道:“落夜宗的宗主有这么大的来头,你就不担心,他会在与我们比试的时候做些手脚吗?”

    白阳微笑道:“那你有办法解决吗?”

    “这”林风楞了一下,“自然是没有而且,就算这位落夜宗的宗主没有那些复杂的身份,光凭他天元一段的修为,也不是”

    “没错,就算没有那些身份,这位落夜宗的宗主想要捏死我们仍然很简单。更何况我们的对手是落夜宗的弟子,而非落夜宗的宗主,就算他来头再大,只要下场比试的人仍然是与我们实力相差不多的弟子,那就不必担心。”白阳说道:“况且他就算真的做了什么,我们也没能力阻止不是么?”

    “你这种豁达可是我学不来的。”林风苦笑了一声,对于白阳这种近乎是歪理的道理给弄的不知该说什么好。

    不过,他也必须得承认,白阳这歪理说的十分有水平,或者说是极其有道理。

    反正他们又改变不了什么,还不如去努力在比试中发挥的更好,他们代表的势力之间要如何倾轧,与他们这些弟子没有关系,他们所要做的就是在台上以实力获得胜利,扭转战局。

    “其实说实话,我不是很看好你们玄剑宗。”

    突然间,主宰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白阳早就习惯了他的神出鬼没,也不恼火,而是笑着问道:“为什么?”

    主宰的声音很轻,但听得出来他十分认真:“因为玄剑宗只有一个你。”

    “这并不能构成理由。”白阳的双唇张了张,随即又闭合,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细节,就连孔墨衣都不能。

    但是,孔墨衣发现白阳的眉眼间似乎有了一抹不太一样的痕迹,就像是浓墨初化,有种情绪散开,眉峰渐渐舒缓,又突然皱紧。

    “除开你的两位师姐,以及那几个还算不错的小家伙,玄剑宗的战力,实在有些堪忧。”主宰道:“放在大的场面里,玄剑宗根本就拿不出手。你以为凭你们几人,真的就能够力挽狂澜了?除非玄剑宗再多出一个你来,那还会再增三分可能。”

    白阳皱紧的双眉忽然又舒展开,看了看天色,微笑不语,拉了拉孔墨衣的手腕,又给林风使了个眼色。

    三人往拍卖场深处走了走,都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便离开了这拍卖场在市集里瞎转。

    天色渐渐暗了几分,市集却更加热闹了起来。

    亮堂的灯火布满街道,别样的光明充斥在每一个角落,比起炽目的阳光来说,这种昏暖而且又有些古朴的光芒,更加让人觉得有些暖意。

    市集上开始有了些卖小玩意的商人出现,这些人都是奇山宗安排进来的,主要贩卖的都是些没什么实用性,但却十分有趣的东西。

    “这是什么?”孔墨衣走到一个小摊位旁边,拿起一个圆形的东西,感受掌中那股温热,对小摊的主人问道。

    那主人是个温和的年轻人,见客人是个漂亮少女,语气也十分的客气:“这叫火中子,是个小玩意儿,里面的火种可以喷出各种各样的颜色跟形状,许多修者都愿意买这玩意回去送给小孩子。”

    “火中子?”孔墨衣眨了眨大眼睛,按照那年轻人的话启动了一个开关,手里的圆形物体顿时喷出一道拇指大小的冰蓝色火焰,十分好看。

    而那道火焰还变幻成各种各样的妖兽形状,大多都是些无害的小型妖兽,拿来哄小孩子倒是不错。

    “买下来吧。”白阳站在孔墨衣身边,轻声说了一句,随即他掏出一颗中品灵石递给那青年,带着有些开心的孔墨衣转身离开。

    在另一个摊位摆弄些武器饰品的林风看到这一幕,无奈的摇了摇头,放下手中的缚丝剑穗,快步跟上了那两人。

    孔墨衣握着火中子,小脸红扑扑的,好奇道:“白阳,你刚才为什么突然皱眉?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高兴一下嘛。”

    白阳嘴角微翘,道:“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点事情,觉得自信了很多。”

    孔墨衣侧过脸,在昏黄的光线下看着白阳,眼神忽然有一丝痴醉闪过,旋即又很好的掩饰起来,脆生生道:“有自信是好事,但不要过于自大了。我可是很看好你呢,如果得不到前三的好成绩,不要说你认识我。”

    “嗯。”白阳点了点头,想起自己刚刚跟主宰的对话。

    “若是玄剑宗再多出一个你来,还会再增三分胜算,否则这一趟难矣。”

    主宰话音刚落,白阳便思考了一会儿,微笑道:“可是,这世间也只有一个我,不是么?”

    “第一场的比试已经排了出来,我们这次的对手,是落夜宗。”

    翌日一早,经过了休整的弟子们都是精神奕奕,但吴烟宁没有给他们太多放松的时间,直接将他们拉到大殿中,语气严肃道:“落夜宗是西玄大陆的强大宗门,我们这次对上他们,必须要做足了心理准备。”

    吴烟宁的目光着重扫过了白阳等人,说道:“第一场的比试很传统,仍然是擂台赛,一对一,各派出三人出战,每胜一场增加一次积分,这个分数在后面还会有点作用。不过你们没必要太紧张,这第一场,只不过是热身赛,我会随意派出三人出战,尽力即可,无需暴露全部的实力。”

    “那也就是说,这一场我们不需要尽全力?”姜无双皱了皱眉,这不太符合她的性格。

    一旦出场,她必当全力以赴,当然没有什么留手的可能性。

    可是,吴烟宁知道她的性格,所以直接说道:“你和华颜不会出战。”

    姜无双楞了楞,美眸中闪过一丝黯色,不再吭声。

    “这次比试,便由程施,贾以,白阳你们三人出战吧。”吴烟宁挥了挥袖,然后说道:“白阳留下,其他人可以离开了。”

    “小心。”

    叶华颜在离开之前对白阳做了一个口型,然后笑着给他鼓劲。

    白阳站的大殿中,看着吴烟宁。

    吴烟宁也在看他,看着那有些熟悉的眉眼,神色逐渐宁和,柔声道:“你是不是在想,我为什么要让你在第一场就出战?”

    白阳没有说话,神色间自然也没有什么疑惑,因为他知道,吴烟宁这样的安排,一定是有道理的。

    吴烟宁很满意白阳的反应,说道:“让你出战,是因为我要让你在这一次比试中,一鸣惊人。”

    她盯着白阳的双眼:“落夜宗只是一块试剑石,他们的弟子实力虽强,但绝对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我也知道,你一定隐藏了很多实力,对上这个宗门,我不需要你暴露太多,你只要让世人看到你的存在,并且错估你的实力就好。”

    “吴长老您的意思是,让那些真正强大的对手因为这一场比试而忽视我?”白阳想了想,问道。

    吴烟宁轻轻一点头:“正是如此,落夜宗不是你的目标,但他们又是很好的利用对象,只要这场比试你展现出让人不敢忽视,却又让人觉得仅仅而已的实力,你这把藏锋于鞘的利刃,才能发挥到真正的效果。”

    别看吴烟宁说的如此直接,但白阳脸色却丝毫不变,说道:“我会尽力。”

    “嗯。”吴烟宁应了一声,忽然看着白阳的双眼,轻声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征询你的意见。”

    看着吴烟宁那稍微有些严肃的表情,白阳心头一动,说道:“吴长老但说无妨。”

    接下来,吴烟宁的话,让白阳脸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