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一章 小小礼物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一章 小小礼物

    “你想知道你父亲的事情么?如果你想知道,这场战斗之后,我会将你父亲的情况告诉你。”

    吴烟宁望着脸色大变的白阳,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心疼和柔软,伸手在白阳脸上摸了摸。

    本来白阳很不习惯的想要躲闪,因为他不适应这种肢体上的接触,尤其是如此亲昵又慈爱的抚摸。

    可是他躲闪了一半,就看到吴烟宁那复杂的眼神,心里忽然有种极其古怪的感觉,让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吴烟宁叹了口气说道:“你是个苦命的孩子,可你不要怪你的父亲,更不要怪你的母亲。他们两个为了你,已经做出了最大的牺牲,虽然他们不能给你像是正常少年一样的家和亲情,更没有让你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成长,我知道你心里有股愤懑难平,但你仍然不能怪他们。”

    “因为你是他们的孩子,你生来需要背负的这些,不是他们强加给你的,而是连他们都无法抗拒的那些人。”吴烟宁眼神微寒,收回了手,轻声道:“如果你能够在这场会武中一名惊人,我相信此行你定会有所收获。”

    白阳嘴唇动了动,看着吴烟宁那神采渐失的眼眸,突然心里有些发酸。

    这一番话,说出了他十多年来的辛酸,道破了他这些年的苦辣。

    在奇山宗的大力主持之下,这场三陆会武的规模,也是渐渐显露了出来。

    尤其是那座足以容纳下近十万人的巨大广场上,几座高石擂台一夜之间凭空立起,在那广场上更是添了几分孤傲。

    秋平凡看着这第一场比试的擂场,笑道:“如今各宗各派也算是聚集了,以往那种客套式的开会,今年便免了吧。算算时间,再有几个时辰,就可以开始第一场比试了,不过这毕竟是三块大陆共同期盼的一次盛会,切记要办的妥当一点,风光一点,也好让那些随行而来的宗主们感到有面子吗!”

    站在他身边的青衣长老听到这话,嘴里虽然说了声是,脸上却是露出了恰到好处的弃嫌之色,腹诽着想,如果不是秋平凡阻止大张旗鼓的举办什么赛前节目,这场举目共注的三陆会武,怎会落得如此寒酸的一副画面?

    好在那些来自三块大陆的弟子们陆续来到广场上,按照早已分配好的区域,将这巨大无比的广场渐渐占满,才没出现那种空无一人的冷清情况。

    “呵呵,秋宗主,久违了啊。”

    突然间,一个老者从天而降,在秋平凡身前十丈外停下,拱了拱手,大步走来。

    秋平凡回以笑容,负手而立,尽显天下第一宗的气度和傲然。

    不为别地,只为这老者是排行在奇山宗与神宗之后的宗门长老,无情宗权天心。

    “权长老,确实久违了。”秋平凡淡笑了一声,语气虽没有多么热情,但也不会显得冷漠。

    权天心向前走了两步,在矮秋平凡半个身位的地方停下,转身看向那巨大的广场,赞叹道:“奇山宗不愧是天下第一宗,行事之快,让我们这些老家伙看了真是羞愧至极,羞愧至极啊。”

    这话里有话的意味,使青衣长老略微扬眉,似要说话,不过秋平凡袍袖一荡,轻拂在他身上,将青衣长老阻退半步,旋即微笑道:“权长老,这天下早就不是论资排辈,年纪大便声音响的时代了。老骨头,迟早都要退,就算是天下第一的陆狂人,他也未必没有服老认输的一天,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权天心脸色几变,提到陆狂人,他可不敢妄加评价。

    因为他不是天下第三,更不是奇山宗的宗主。

    秋平凡有资格这么说,用以暗讽,但他权天心一旦说了,恐怕都无法活着离开奇山宗。

    “哎,这些家常闲话,我们有的是时间聊,何必要现在说呢?”秋平凡伸手拍了拍权天心的肩膀,这一掌之下,直接将全天心的脸色拍得惨白,再次意识到自己与这位天下第三的强者究竟有多少差距。

    他们的宗门是天下第三,但是,秋平凡却是真正的天下第三。

    第三对第三,权天心不认为自己有任何胜算。

    所以他很老实的收起了那最后一点小心思,尴尬的笑了笑,应和秋平凡的话。

    没过多久其他宗门的宗主或是长老之流都已经来到了这大殿门前,他们先是与秋平凡见好后,再与相熟的老朋友打招呼,一时间气氛倒是热络了起来。

    秋平凡满意的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后,却是在人群中看见了极其显眼的一抹白色身影。

    “宗主?”看到秋平凡眼神微凝,青衣长老赶紧上前,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

    看到那人群中身穿素白色长裙的美丽女子,青衣长老神色微变,皱眉道:“何时妖物也敢到我奇山宗放肆了?!”

    秋平凡伸手拦住了他,摇了摇头:“算了吧。”

    “又算了?”青衣长老脸色一僵,他实在想不通,最近的秋平凡到底怎么了,无论是别人的挑衅,还是对于那些无礼的要求,他的表现都有些超乎常态,现在居然对一只妖兽闯入奇山宗视之不理?

    秋平凡叹息道:“此人与我有些渊源,交我处理吧。”

    说罢,秋平凡走向了那一身素白的女子。

    “好久不见。”

    凝视着那双熟悉的眉眼,秋平凡微微一笑,说出了这么一句十分没有意义的开场白。

    “好久不见。”

    那身穿素白长裙的美丽女子抬起双眼,面无表情的看向秋平凡,道:“我娘死了。”

    意料之中,情理之外。

    秋平凡叹了口气,想伸手摸一摸她的头,但手掌伸了很高很高,伸到了一半,又尴尬的收了回去,轻声道:“你长大了。”

    “我有要事在身,我希望奇山宗不会有人阻拦我。当然,我也不会危害到任何一个人,前提是,我要保护的人不受到任何的危害。”

    女子说罢,转身就走,没有任何啰唆的意思。

    秋平凡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道:“这是战斗。”

    女子的脚步突然停下,眼眸一抬,看到了空气中隐隐流转的光芒,知道秋平凡以自己武尊的实力布下暂时的结界,外面的人只要修为不胜于他,那就不可能听到他们二人的交谈内容。

    “这场战斗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对你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游戏罢了。”女子轻轻道:“秋平凡,在我面前,没必要装成一副仁义嘴脸。”

    听到她直呼自己的姓名,秋平凡嘴角更是挂上了一抹苦涩,犹豫瞬间,便解开了结界,放她离开。

    “宗主,她难道是?”

    青衣长老意识到刚才那一瞬间秋平凡布置下了结界,赶忙问道。

    秋平凡点了点头:“嗯,她便是宗女。”

    “这”青衣长老呆滞片刻,想起了当年秋平凡仍未当上宗主时,救下的那名女子。

    传闻之中,那名女子只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人,不小心跌落到秋平凡修炼的地方,才被他所救下。

    可是只要是有心人便能够看透这个故事里的漏洞。

    奇山之中,修行洞府不知多少,而秋平凡身为当时的首席弟子,所居住的洞府更应该是险峻深幽之地,一个毫无修为的平凡女子,是怎么会恰好进入到那种地方的?

    青衣长老知道那女子的身份,也知道秋平凡跟她之间,因为日久生情,有过逾越之举。

    所以,在秋平凡继任宗主后,那女子便悄然离开了奇山宗,只因不想秋平凡被自己的身份所害。

    她是九尾狐一族的圣女,是妖族的大人物,奇山宗身为天下第一宗,自然要与妖类划清界限,不可自误。

    “宗女的身份真的可以曝光吗?”青衣长老嘴唇苍白,想要听秋平凡的回答。

    秋平凡淡淡道:“她是我的女儿,就算我不做这奇山宗的宗主,也要保她。”

    “当年我欠了她娘一个答复,这么多年,我也欠了她一个完整的人生,这是我欠她们母女的。奇山宗内,不得有人对她阻拦,若她没有触犯宗规,在适当的情况下,给予她最大的帮助。”

    秋平凡说完后,不容质疑道:“青衣,如果你想向太上长老们告发我,我也不怪你,但这一次,你不要阻止我。”

    青衣长老面色铁青,他知道,秋平凡说的这番话,已经等同于渎职。

    可他偏偏又说不出一句阻止的话语,最后叹息道:“谁让你是师兄呢。”

    秋平凡收回了目光,眼神之中有了片刻的恍惚。

    青衣长老低垂眉眼,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到。

    当然,他也没有看到,在大殿的门前,权天心摸了摸下巴,嘴角微微咧开,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宗门长老、宗主赶到现场,而那些络绎而来的弟子们也渐渐将整座广场给占满,奇山宗的管事们看到这一幕,直接忙碌起来,大殿门前,凭空的出现了数不清的桌椅,茶点摆在桌上,显然是为了那些宗门领头级人物准备的。

    “诸位。”

    秋平凡的声音响彻全场,顿时就让有些乱哄哄的广场上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