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三章 焉敢与皓月争辉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三章 焉敢与皓月争辉

    “时间不多了,你们玄剑宗的人都已经去广场了,你怎么还不去?”

    孔墨衣看见白阳还坐在大厅摆弄着茶壶,有些纳闷地问道。

    白阳笑了笑,将怀里一封已经拆开的信扔在桌上。

    孔墨衣走到旁边捏起一边,打量了两眼,看到落款时不禁楞了一下,惊道:“落夜宗大师兄?他给你写信做什么?你以前认识他吗?”

    “不认识,但不代表以后不认识,而且他信里的内容,似乎是想在战前与我见一面,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理由,不过我想我没道理拒绝。”白阳微微一笑,给孔墨衣倒了一杯茶,问道:“还说我,你怎么没去会场?”

    孔墨衣坐在白阳旁边,仔细反复的看着那封来自落夜宗大师兄的信,然后接过白阳细心匀过的茶水,小小的抿了一口,说道:“你都没去,我去那有什么意思。这个落夜宗大师兄还真是自信呢,这封信里的几处用词虽然斟酌的十分礼貌客气,可还是能够看的出来,那种居高临下的味道,哼,到了擂台上你可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白阳只是笑笑没有接茬,毕竟他对落夜宗的大师兄并不了解,很多事情不能太早下定结论。

    不过,诸葛温柔免费赠送的情报卷轴中也有提及到,这个内门首席大弟子行事作风其实颇具大宗门的风范,而且也没有多少过于负面的消息。

    只是卷轴中提到这个名叫唐梦星的落夜宗大师兄,与敌对战之时,手段却不是一般的残忍肮脏。

    白阳虽然未见其人,但是他相信诸葛温柔的判断,这个唐梦星,一定很危险。

    当然,他并不畏惧在战斗之前与唐梦星见上一面,毕竟别人的挑衅已经送上了门,这种时候,白阳只需要安稳的坐在这里等他即可。

    没过多久,大厅外传来了一阵劲风,一根锐利无比的银针直刺白阳面门。

    白阳不躲不闪,伸手一拂,就像是扫去肩膀袖口的灰尘一样,将那银针打落在地。

    叮当一声,银针坠落,上面剧烈的毒素却将地面给腐蚀出了一个大坑。

    奇山宗身为天下第一宗,所用的铸造材料自然都坚固至极,能够将奇山宗的地面腐蚀出如此之大的深坑,足见这银针之上的毒素多么可怕。

    一个穿着深褐色劲装,面如冠玉,眉眼清朗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笑道:“在下落夜宗唐梦星,今日持礼前来拜会,小小心意,望不要见怪才是。”

    “哦?”白阳站起身,一脚踢开了那根银针,淡淡道:“不知是什么礼物?”

    唐梦星手掌一抬,便是凭空出现了一个长形盒子,孔墨衣眉头微皱,闻到了血腥的气息。

    “这就是我要送给阁下的小礼物。”唐梦星微微一笑,道:“那个少年的本事还不赖,倒是费了我一番功夫。”

    白阳挑了挑眉,看着那渗出了血腥味的盒子,伸手接过,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

    唐梦星道:“虽然这份礼物还不够分量,但是,希望你不要见笑。”

    看着唐梦星那张俊秀而又充满了古怪笑容的脸,白阳道:“这就是你送信给我的缘由?”

    “当然不止这些。”唐梦星盯着白阳,道:“我查过,这次四人当中,你和那个叫贾以的少年威胁最大,不过那个叫贾以的少年似乎风头没有你高,所以,我就先与他谈了一番,才来找你。”

    “可惜我觉得,现在对你出手并不能达到利益最大化,但我在看了你的资料以后,对你产生了另一种想法。”唐梦星晃了晃手指,笑得有些邪意:“这场所谓的三陆会武实在太过无聊,所以我在想,既然这是一次游戏,那就要有对手才能够享乐。你是一个新人,但你有足够的潜力入我们的眼,所以这个见面礼,就是为了激发你的斗志。”

    白阳眼神一凛,掀开了盒子,发现里面居然躺着一只手臂。

    那是一只右手,断口处十分的整齐,而且经过处理后,居然一滴鲜血都没有流在盒子里,只是散发出浓郁刺鼻的血腥味。

    覆盖着这只手臂的袖子,正是玄剑宗的服饰袖摆。

    白阳声音微寒,抬起头看着唐梦星道:“如果你想求死,我得说你做到了。”

    “呵呵,那个叫贾以的少年,剑术真的不错,他的右手剑可以逼我使出五成的实力,所以我就决定斩下他的右手,送到你这里当做见面礼物。”唐梦星眯着眼道:“这样一来,既能废了你们玄剑宗的一名要员,也能够激发你的兴致,让游戏更加有乐趣。”

    “行这种残忍之事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奇山宗怎么可能容忍你的行为!”

    孔墨衣看到那只断臂以后脸色煞白,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

    以她的医术,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手臂就算再重接回去也没有办法再让贾以像以前一样用剑了。

    孔墨衣对那个活泼的少年印象还算不错,现在一想到他以前将不能再使剑,心中更是有股怒火,恨的咬牙切齿。

    偏偏唐梦星那种满不在乎,全当这是一种游戏的态度,令人更加心生怒意。

    “对,就是这样,发怒,再发怒,把你们的愤怒宣泄出来,到了擂台上才会有惊人之举。”唐梦星抚掌一笑,然后又摇了摇头,看着一脸平静的白阳,说道:“可惜,我需要的怒火不是那个小丫头,而是你。如果你觉得这个贾以在你心里不够分量,我可以砍了你身边那个丫头的双手,这样的话,你是不是会给我带来一点乐子呢?”

    白阳没有回答,而是越过他的身影看了看天色,说道:“距离比试开始已经不剩多少时间了,你现在说的话,我全当你是在说遗言,当然,如果你再啰唆一句,我不介意把你的死期提前。”

    “因为你不配活着。”白阳将盒子盖上,递给孔墨衣,示意她好好保存。

    虽然这条手臂再接回去也不能挽救贾以受到的创伤,但最起码不会让他做为一个残疾生存下去。

    只是,受此重创,贾以日后还能不能恢复过来,就得看他的心性了。

    “你的眼神很不错。”唐梦星退后了两步,微笑道:“我期待跟你交手,再会了。”

    话音一落,他便转身离开,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诸葛姐姐说的果然没错,这落夜宗的弟子都是疯子,尤其是这个叫唐梦星的,更是个疯子中的疯子!”孔墨衣气的不行,瞪大了眼睛,对白阳说道:“比赛之前重伤其他宗门的弟子,这种事情,奇山宗难道就不管管的吗?!”

    白阳无奈的摇了摇头:“没用的,这件事情就算是捅到了奇山宗那里,也需要一定时间的判定裁决,不可能只听我们的片面之词。我想这个唐梦星就是抓住这点,才敢在会武第一场开始之前对贾以动手,而且,以这种干净利落的方式砍断他的手臂,再将手臂送到我们这里,如此明目张胆的承认了事情是他做的,说明他不怕奇山宗的处置。”

    “这个人,的确是个疯子,而且我敢肯定他做的这些事情并没有经过落夜宗的同意。”

    白阳拍了拍孔墨衣手里那个长形盒子,道:“你去看看贾以的情况如何,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是了。”

    说罢,白阳也披上了代表着玄剑宗内门的弟子服,大步离开。

    “诸位。”

    秋平凡的声音响彻广场,令每一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刹那间,整个广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等待这位天下第一宗的宗主发话。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秋平凡只是微微一笑,和声说道:“这第一场的比斗只不过是开胃菜点,各宗弟子无需太过紧张,切磋第二,莫要太过伤了和气,当然,比赛没有什么规则,任何手段都能用,不过一些太过卑鄙的小手段,我个人是不提倡的。”

    秋平凡的目光扫过人群,很是准确的看了看玄剑宗方向,那个脸色阴沉的慕容震,随即对诸位宗门宗主以及长老笑道:“还有两柱香的时间,诸位应该带来了各自宗门的参赛名单吧?既然如此,趁现在这段时间,我们就敲定一下各宗门之间弟子出场的顺序,然后这比试也就可以开始了。”

    对秋平凡这种堪称儿戏的话语,在场没有人敢表达自己的不满,全都或是恭敬或是讪笑的将自己宗门的出战顺序递交给现场负责人,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以两个宗门为一组,分出了整整五十组的交战名单,也就是说,这整个太古世界排得上名号的宗门,已经全在这里了。

    天下百宗齐聚,这一场难得的盛会,直到此时才稍见名堂。

    “贾以怎么了?”

    坐在椅子上,吴烟宁忽然皱眉地看了看人群里并无贾以的身影,便对叶华颜问道。

    叶华颜也是一楞,说道:“早晨我还见过他,只是”

    “不用找了。”白阳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悄然站在了吴烟宁身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贾以被落夜宗的人砍断了胳膊,恐怕是不能出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