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四章 唐梦星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四章 唐梦星

    魁梧少年一步进犯,脚下劲力直接令擂台地面震荡,沙石飞扬,足见他的力量根基有多么凶猛。

    按理来说,叶华颜这种并不以力量见长的修者遇见这名魁梧少年应该是落于下风,不过叶华颜脸上挂满了轻松的表情,丝毫没有半点将这魁梧少年当成对手的样子。

    而且,她的嘴角还挂着一抹嘲讽,就像是看一个小孩子耍闹似得,看着那魁梧少年朝自己冲来。

    在这种百宗齐聚,三陆会武的大比之上,有这种嘲弄心态,本来是最要不得的,可是看台上那些宗主们,熟知叶华颜身份的居然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反而还认为叶华颜是给那落夜宗的少年留了不少面子。

    为什么?

    因为她是叶家叶华颜,因为她的父亲,她的家族,是东都大陆的一个象征。

    东都叶家,千万年的深厚传承底蕴,虽然叶家没有人在武榜登名,更没有人跻身那些代表着实力的各种排行,可是,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一个人敢小看叶家的人,也没有人敢小看叶家的大小姐。

    以至于叶华颜对那少年的嘲弄,全被当成理所当然。

    因为这才是叶家大小姐应有的骄傲,这才是叶华颜应有的本色。

    “哼!”

    那魁梧少年自是不傻,看得出来叶华颜对他有一种蔑视般的嘲笑,所以他欺身上前,气大力沉的一拳,毫不客气的向叶华颜面门而去。

    这一拳气浪百叠,劲力纵横而出,几乎扫出了一片肉眼可见的气旋。

    他还没有动用体内的真气,仅凭这实打实的一拳就能造成如此效果,在场许多弟子已经惊呼出声,不由想要看那个柔弱而又美丽的女子该怎样应对?

    可是,就当无数道目光落在了叶华颜身上时,令人惊奇甚至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这这不可能!”

    落夜宗的巽长老本来还笑眯眯的装着和事佬,可当他看到这一幕以后,下巴几乎都要惊掉了,整个人忍不住猛的站了起来,看着那处擂台,惊讶道:“她她怎么可能?”

    “巽长老,你们那位弟子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在叶华颜面前,只能说是焉敢与皓月争辉了。”

    有人不屑的出声,对巽长老这种没眼力的行为表示鄙夷。

    叶家大小姐那是什么人?那可是天下第一陆狂人都曾称赞过的天才,在她出生的时候,武榜前十的前者,包括陆狂人在内都上陆家送了一份礼物,其中那位天下第二的强者,更是送给了叶华颜一个封印,或者说是一个保命灵符。

    只要她开启那个深埋在她体内的封印,就算是武尊强者都可重创,更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定元境弟子了。

    当然,就算不动用那珍贵至极的封印,仅凭自己的实力,叶华颜想要胜那个魁梧少年也只是心里怎么想的问题。

    不过现在出现在众人眼前的这一幕,着实是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就见叶华颜伸出自己娇嫩的手掌,像是挡住一团飞扑过来的棉絮一般,将那魁梧少年的拳头挡在掌心,然后五根纤长的手指牢牢锁住了那少年的拳头。

    叶华颜的手指很长,但手掌却不宽,以至于她握住那只大拳头的时候,显得有些突兀。

    可就是这样突兀的一幕,出现在众人眼前,而且那本该一拳建功的少年居然脸色通红,手臂上青筋暴起,一身庞大恐怖的力量就像是石沉大海,丝毫没有作用了。

    “这小丫头照比一年前可是强了不少,当时她与那白龙象交手的时候,绝对没有这份本事。”主宰懒懒的评价道:“看来这丫头果然是罕见的天才啊,白阳,如果你再不努力,或许就追不上你这位师姐了。”

    “师姐强大,自然是好事。”白阳微笑道:“因为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害我。”

    “呵呵。”

    主宰笑了笑,然后低声道:“是吗,当年我也是这样认为的。算了,说说你想怎么办吧,那个唐梦星可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如果不掀开一张底牌,想要击败他恐怕不容易。当然,我不建议你过早的暴露出自己的底牌,尤其是你体内多种血脉之力,若是现在就让人知道你的身份,只怕奇山宗都难以保住你。”

    白阳闻言,淡淡道:“我以玄月衍天剑对付他就绰绰有余,不需要再用其他的底牌。”

    说着,他看向唐梦星的方向,后者的双眼凝视着台上的叶华颜,眼眸之中透出嗜血的兴奋,以及一抹深深的痴醉。

    那抹痴醉不像是寻常男子对一名优秀女子的爱慕,而是一种猎手看到了完美猎物的欣喜。

    这家伙,果然是个疯子。

    白阳手腕一动,指尖那抹萦绕的白色剑意缓缓化开,收回目光,继续观看着叶华颜对那魁梧少年的战斗。

    “小朋友,再用力,手臂会废掉的哦。”叶华颜笑吟吟的看着那少年,玉手一握,将那只拳头握的几乎变了形状。

    “夜羽不落,星弥暗尘!”

    少年突然大吼了一声,体内的真气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将叶华颜的手掌挣开,浑身上下宛如镀上一层暗色寒芒般,闪烁着令人胆战心惊的诡异色彩。

    这种真气属性,正是落夜宗的夜羽功特有的属性,是极其黑暗而且又有杀伤力的真气。

    这魁梧少年的夜羽功底子极佳,自然能够将这真气最大程度的发挥威力,几个呼吸间,他便是直接以狠辣招数,袭击叶华颜的面门。

    叶华颜眼中笑意收敛,终于说道:“玩够了,就这样吧。”

    话音一落,只见她掌中冰寒色的光芒爆涌而出,血脉之力形成十丈空间内的绝对冰封,那魁梧少年还来不及有什么动作,一身已经布满了寒霜,连挪动步伐都已经成了种奢望。

    他眼里带着几分惊讶以及不甘,咬牙说道:“有本事不用血脉之力,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小朋友,实力是不分类别的,你输不是输在血脉,当然也不是输在自身实力太弱。”叶华颜轻飘飘的一掌印在了少年的胸口,直接封死了他的经脉以及体内真气,淡淡道:“你输是因为我太强了。”

    哗然一声,台下听到她如此嚣张的结束语,甚至还来不及震惊,就见那少年的身体被打出了叶华颜以血脉之力造成的冰封领域当中。

    他重重摔落在擂台的边缘,手脚四肢都已经被冰寒之力侵袭,根本就提不起半点的力气。

    “我不服!”

    少年想要爬起来,可是他已经被封住了经脉,如果不能解开那股冰寒之力,他无疑就是个废人。

    他双眼中带着恨意,看着叶华颜,可是叶华颜丝毫不在乎,目光中连一丝怜悯都没有。

    落夜宗可以在赛前砍断贾以的手臂,行这种卑鄙之事,就算这少年没有参与,可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正是弟子与宗门之间不可逆转的联系。

    而且强者,不需要聆听弱者的悲鸣。

    叶华颜挽了挽自己的袖子,露出一截洁白的手臂,向看台上的吴烟宁以及白阳挥了挥手,笑容灿烂。

    “行天,够了。”眼看那少年还要怒吼,唐梦星登上了擂台,一把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轻声道:“还嫌不够丢人?滚下去。”

    “大师兄”

    名叫行天的魁梧少年眼圈一红,却并非委屈,而是愤怒。

    愤怒自己败给了一个女人,愤怒自己居然不如玄剑宗的一个女弟子!

    唐梦星没有再理他,而是对叶华颜道:“输了就是输了,我这师弟不争气,但我希望能有机会领教叶姑娘的高招至少,让我看到叶神才行。”

    提到自己家族的传世之招,叶华颜眉毛一扬,微笑道:“叶神只有家父精通,如果你想看,我倒是可以替你引荐,当然,看完之后你还有没有命活下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呵呵。”

    唐梦星笑了笑,然后对她做了个请便的手势。

    叶华颜没再逗留,直接走下了擂台。

    她这干净利落的击败,给在场的弟子们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当奇山宗的弟子宣布这一场是玄剑宗胜利时,已经有一些对玄剑宗并不是十分熟悉的人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当然,那些知道叶华颜身份的人,倒是不会觉得玄剑宗有太多过人之处。

    叶家大小姐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弟子都战不胜,反倒该怪玄剑宗毁了这么好的一个天才。

    很快,程施以及另一个落夜宗的弟子都登上了台,程施以一招之差,惜败那名落夜宗弟子,被其打下擂台,脸色有些苍白难看。

    “嗯,这个玄剑宗弟子的表现虽然没有什么出色之处,倒也算是中规中矩,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看台之上,那些宗主们倒是对玄剑宗跟落夜宗的比试关心了起来,看到这第二场落夜宗没有再出意外,许多人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倒是有人嘲讽道:“柳门主,你不是说,落夜宗有希望能够拿到四场全胜?虽然这第二场胜了,可是第一场输的也是凄惨啊。”

    忘云门的门主看了那人一眼,淡淡道:“遇见叶家大小姐,就算是你们宗门最强的弟子出场,也未必能够打的过人家,更何况那只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而已,输了并不丢人,最丢人的是,对这种完全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居然还抱有这种窃喜的心态。”

    “你!”

    那位宗主脸色一变,随即却是看到秋平凡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便不敢再继续争吵下去,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柳门主觉得,除去叶华颜以外,加上这已经赢下的一场,剩下的两场,落夜宗能否继续保持胜利的势头?”秋平凡看了看柳门主,问道。

    本来还在把玩着手中玉器的柳门主抬了抬下巴,看着那已经登上了擂台的唐梦星,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剩下的两场,最后一场我不好断言,但是既然这一场是唐梦星亲自上场,基本上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说着,他的目光还扫了扫坐在最边缘,丝毫不理会他们谈论内容的吴烟宁,以及站在吴烟宁身后,一脸微笑的叶华颜,道:“而且,如果这第一场,叶大小姐对上的是唐梦星,恐怕这四场全胜,拿的也是没有任何困难。”

    “是吗。”

    秋平凡点了点头,笑吟吟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说话间,玄剑宗的出战弟子已经登上了擂台。

    唐梦星凝视来者,嘴角笑容残忍,缓缓道:“我很喜欢你现在的眼神,所以,做为礼物,我会挖出这双眼,再把它送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