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六章 不夜君的试探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六章 不夜君的试探

    雪中人影出现,但那漫天雪势仍未停止。

    这一剑中蕴含的剑意,已经超越了许多人所能想象的极限,就连那些看台上的宗主级人物,也都忍不住发出了震惊和感慨的叹息。

    在这个能人辈出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优秀年轻人展现出来极强的天资,已经让那些修炼无数个年头的强者感觉到了一丝慌张跟压迫感。

    视剑如痴如醉的某些强者甚至觉得,能看到如此剑道,见到如此有天赋的少年,当浮他一大白!

    雪月无花之招在擂台上肆意挥洒,整整八十二招落在了唐梦星的头顶,将他逼得无比狼狈,咬了咬牙,道:“很好,你的实力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哦?那也真是我的荣幸。”

    白阳说罢,青天雪落剑在身前一横,剑锋上泛起一层雪白的光泽,折射炎阳光芒,晃的人睁不开眼。

    玄月衍天剑的剑招白阳都已经烂记于胸,可是他至今真正能够掌握的剑招,也只有葬月斩苍龙,醉月风骨,雪月无花,以及神月破苍穹这四招而已。

    至于其他的剑招,并非白阳不能施展,只是施展出来没有这四招得心应手,难免就会添了几分被敌人利用的破绽。

    唐梦星手持着传说中的落夜宗圣器黑羽,威势再增,实力也绝对不容小觑,白阳当然不会施展没有把握的招式。

    于是他运起万浪潮汐诀,心内暗暗警惕着那把黑镰的锋芒,沉着向前迈出一步,使出了玄月衍天剑里他最擅长的醉月风骨。

    这一剑足称开山裂地,本来就被两道锋锐气息破坏得不成样子的擂台,现在更是被白阳挥出的一剑而荡起的剑气刮出寸寸伤痕,满地石砖碎片被狂暴劲力掀了起来,哗啦啦的随着那剑气一同向唐梦星击去。

    唐梦星脸色缓和,黑羽挥动,再展惊世名招。

    “千羽散魂。”

    他手中那把黑色镰刀于空中荡起一阵波纹,数不清的黑色羽毛凭空涌出,吸附在那些飞扑过来的石砖碎片上,瞬间就将那些碎片击碎成齑粉,可是这些障碍虽然被扫除,但白阳递出的那一道剑气依然存在。

    醉月风骨,君子立世,自当以手中之剑,立自身傲然风骨。

    天下道理,说到头不过就是一个不违本心,白阳想要唐梦星付出代价,这就是本心。

    他的心剑直指本心,形剑指向唐梦星,剑意大盛。

    呼!

    近了!

    唐梦星的镰刀狠狠向下一斩,漫天黑羽随着他挥舞镰刀而飘散,渐渐洒落在那道剑光之上。

    叮叮当当的细碎声响闯入耳畔,唐梦星不敢放松警惕,手心甚至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这种变化就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不知何时起,对面那个少年已经不再是以一个猎物的身份与他对战,猎物与猎人的身份悄然调转,这种转变已经悄然影响着唐梦星的心态,也让他的念头越来越焦躁。

    必须要尽快结束战斗才行。

    唐梦星这样告诉自己,体内的真气几乎运转到了一个极限状态。如果他现在内视的话,就能够看得见自己体内那颗黄豆大小的战晶已经由淡黑色转化成了纯黑色,夜羽真气运转到他这个地步,已经完全有实力跟地元境强者一拼。

    天地元气骤然大变,让四周围观的弟子有些茫然不察。

    当然,他们眼里更多的却是震惊。

    什么时候开始,定元境之间的战斗都能够引发如此程度的天地骤变?

    什么时候开始,举手抬足间散发出毁天灭地之威势,已经不再是地元境以上的强者才拥有的特权?

    那属于宗门之主的看台上都传来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柳门主赞叹无比的说道:“唐梦星果然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这一战虽然胜的紧张,可是,他已经胜局奠定了。”

    是的,柳门主的话里没有任何怀疑,更没有半分的余地,在他看来,这一招无限接近于地元境的武技,已经等于是给白阳判下了必输的结局。

    天地元气剧烈波动以后,在擂台上空那一块天空,突然之间变成了漆黑一片,云层里凝结出了淡淡的寒霜,以及黑夜降临时,带给人们的那种怅然跟恐惧。

    夜羽功修炼到这种境界,才能够引发天地异动,也就是施展出只属于自己的特殊领域。

    唐梦星施展了只有他晋升到地元境才能够使用的领域,为的,自然就是将白阳击败。

    “我有两剑。”白阳抬头看了看天,忽然有些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话。

    “一把剑,是心中鸣叫的剑,一舒胸中不平,问道本心。”

    “一把剑,是手中饮血的剑。”白阳的手掌抚过剑锋,丝毫没有因为醉月风骨被破而感到任何的慌张。

    他还有一剑,这一剑,是最强的剑,同样也是他将剑意酝酿到极限时,此时此刻能够发挥出的巅峰之剑。

    “这起手,青衣,你可曾记得,御玄鸣前辈有一招未曾向世间展露过几次的剑招?”秋平凡看到白阳手掌抚剑,眼眸不禁亮了几分,对青衣长老问道。

    青衣长老想了想,随即不太确定的说道:“师兄你是说神月破苍穹?”

    “御玄鸣平生有两剑,一剑吞日月,一剑破苍穹。这招神月破苍穹,是他剑谱中的杀招,威力绝伦,不该是一个年轻人能够掌握的招数。可你看他这熟练至极的起手式,眼神中没有半点慌张,只有强大的自信,说明他的确对自己,对这一招抱有极其强烈的信心。”秋平凡微笑道:“能够看到这一招,倒也算是一大幸事。”

    话音落,擂台上已经被一团漆黑如墨的浓雾给包围起来,寻常弟子根本就看不清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那些修为达到了定元境以上的弟子,及看台上的众多宗主才能看清楚擂台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战斗到了这一刻,几乎整个广场上近十万双目光都在盯着这处擂台,其他擂台上的比试也只是草草结束,分出个既定的胜负,那些弟子们都急着看这场精彩的对决到底是谁胜谁负。

    究竟是那个手持雪白名锋的少年强大,还是早已成名西玄,现在已经拥有和地元境强者相差不多实力的落夜宗大师兄唐梦星?

    浓雾笼罩擂台,却不能掩盖那股几乎冲天而起的强大剑势。

    神月破苍穹之招,专破天下剑势,但却不拘泥于剑招。

    它可以破刀,破枪,破任何兵器,也就是说,只要不是实力压制太强,只要神月破苍穹的火候练到了一定的程度,那么在对战之中,这一招就接近于无敌。

    唐梦星咧了咧嘴,看着浓雾中那道持剑身影,自己则是隐入了雾中,持着那把黑羽悄然接近白阳,随时都可以挥动镰刀,将他的脑袋割下来。

    “师尊?”

    看台上的叶华颜看到这一幕,微微有些担心,不由看向了吴烟宁。

    虽然吴烟宁现在功力渐失,可她的眼力依然没有消退,她自然看的清楚浓雾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神色不变,摇了摇头制止叶华颜想要去帮忙的想法。

    随即她说道:“奇山宗比试虽然不限定规则,可是若是破坏了公平,就算你是叶家大小姐,也难逃其咎,放心吧,相信白阳的实力,他不会输。”

    叶华颜想了想,稍微安心,美眸却是紧紧盯着擂台,一刻都不敢挪开目光。

    “死吧!”

    已经站到了白阳身后的唐梦星嘴角溢满了笑容,那渗出毒液的镰刀即将挥落瞬间,有一道刺目至极的光芒冲云破雾,将他凌空震飞数丈,而那苦心营造出来的黑雾,也在这道光芒的照耀下,如同雪花遇见了阳光般迅速消融,天地之间再次恢复了平衡,擂台上的视野也渐渐清朗起来。

    白阳挥动青天雪落剑,足下犹如生风,剑尖直接掠过了黑羽,掠过了唐梦星的袍袖,在他的胳膊上划出深可及骨的伤痕,可他最多也只能做到这个份上,因为唐梦星在疼痛的刺激下已经生出了警惕心态,在自己的胳膊被斩断之前,他就决心舍弃了手中的黑羽,一阵强烈的震爆,从黑羽中爆发出来,令白阳连人带剑小退半步,可唐梦星自己却是被这股冲击力给击退到台下,这样一来,这场战斗自然就是他输了。

    唐梦星捂着胳膊上的伤口,鲜血已经被他以真气止住,然后冷笑道:“不错,有几分手段,这一场算你小胜半筹,若是之后的比试中再见到,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白阳收起青天雪落剑,很是有礼貌的对唐梦星拱了拱手,微笑道:“承蒙相让,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口舌之争自是无趣,唐梦星不愿再多做逗留,转身就往落夜宗的聚集地走去。

    白阳看着他的身影逐渐远去,嘴角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也是走下了擂台。

    “这个唐梦星果然有点意思。”

    青衣长老讥讽道:“刚才那一剑,如果他没有牺牲黑羽中的灵气,发动那一招符文攻击将自己和白阳同时震退,恐怕他的手臂就要被斩断了。呵呵,输都要输的如此有风度,落夜宗看来还真的是教导有方啊。”

    听到这明显是在嘲讽的话语,坐在另一边的巽长老神情微异,擦了擦耳边的汗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不过这一场精彩的战斗,倒是让在场的宗主们大饱眼福。

    尤其是白阳最后那一剑,虽然这一招神月破苍穹没有在具体的招式上面体现出来他的威力,可是从意境上面就能让实力足够的人感受到这一招的可怕,同时也要感叹,这个少年到底是多么好的运气,才能够被御玄鸣选中成为弟子,一下子就成了天下剑道中人的师祖一辈。

    好在,在场之中认识御玄鸣的人不多,就算真的认识,也不会随随便便向人解释御玄鸣是什么身份,他的徒弟又有如何惊人的辈分。

    广场之上,比试仍然在进行着,可是有了白阳跟唐梦星那不短也不长的精彩一战,后面的战斗大多都显得有些枯燥无味,台上的弟子们也觉得,自己的实力实在是看不过去,所以就简单的过几招斟酌强弱后,分出胜负便不再继续。

    玄剑宗最后一场对上落夜宗的战斗,以那名落夜宗弟子太过紧张,出现了一个失误被击退到擂台之下为结尾,所以这一场,玄剑宗居然率先拿到了三点积分,也就是三场的胜利,这在整个三陆会武之中也算是十分不错的好成绩了。

    以至于,那些之前还不看好玄剑宗的人不得不再次对这个宗门刮目相看。

    尤其是在出了叶家大小姐以及白阳这两位夺目天才后,玄剑宗隐隐也是一跃而上,成为这次会武之中令人意外的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