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八十八章 第二场,真正的厮杀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八十八章 第二场,真正的厮杀

    “选择的好与坏,不仅仅要听别人说,还要自己看。”不夜君笑道:“离天宫的资源丰富,不比玄剑宗差,而且,只要你肯拜入宗内,我就收你做亲传弟子,甚至可以立你为首席弟子,下一任的宗主最有力的竞争人选。这一切都是玄剑宗不能给你的,而我把它们放在你的眼前,现在只需要你伸伸手。”

    不夜君在桌子上面敲了敲,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你就能得到这一切。”

    不夜君盯着白阳,等待着那个他心中没有任何悬念的答案。

    他确信,如此诱人的条件摆在面前,无论是谁都会做出最正确的那个答案。

    至于所谓的忠诚,以及对门派的归属感?

    算了吧,不夜君坚信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等价衡量,无论是什么,都是有价的,只要出价够高,那就一定能够得到手。

    这在他当上离天宫的宫主后,就一直坚信不疑。

    在这片大陆上,唯有绝对的利益不会改变,当年他花大价钱收养了紫嫣然,并且培养她做为自己突破天元境的鼎炉,在利益的趋势下,即便知道自己命运的紫嫣然也从未有过任何反抗之举。

    不夜君不相信白阳会否定这绝对的利益。

    “这样,对不起,我拒绝了。”白阳收起了微笑,正视着这位离天宫最大的掌权者,同样也是南荒大陆有名的强者,眼神中没有半点惧色。

    “呵呵,这才你说什么?”

    不夜君本来还一副笑眯眯的表情,听到白阳的话,脸色顿时变成了冷漠,仔细打量了白阳两眼以后,说道:“年轻人,如果你是觉得,我出的价码还不够高”

    “前辈不必多说,除非你现在就把整个离天宫都给我,我还会考虑考虑,可是你肯吗?”

    “小子,你是在耍我了?”不夜君放下了双手,四周的风声都突然安静了下来。

    一名地元境巅峰的强者,情绪波动都有可能引来天地之间的某些异变。

    不夜君生气了,那么,风就停了。

    白阳说道:“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既然你认为世间一切都有价码可言,那我的价码就是整座离天宫,既然前辈拿不出来,那就没必要再谈下去了。”

    说完,白阳站起身来,见不夜君脸色沉冷,便是笑道:“不过我们还会有再见面的一天,而且那一天不会来得太迟。”

    不夜君眉毛一跳,心中仿佛闪过了一个极其关键却又模糊至极的念头,他看着白阳转身的背影,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漏掉了某个至关重要的信息。

    可这个信息到底是什么,不夜君一时之间也回想不起来。

    于是他手掌一挥,在他身后,出现了一个身穿离天宫制式长袍的少女,神色恭谨,尊重无比的说道:“主人。”

    “给我查一查这少年的根底。”

    不夜君吩咐道。

    紫衣少女没有任何犹豫,应声以后,退后两步,向着院子外急掠而去。

    不夜君抚了抚掌,神色之间略带些许的不安,他不知这种不安究竟来自何处,却不敢肯定自己是因为那个少年才会如此认为。

    总而言之,不夜君已经下定了决心,冷冷一笑,握紧那白皙的手掌:“既然不属于我们离天宫,那就留你不得了。”

    天机院。

    奇山宗的核心势力之一。

    在这里有许多能人异士,无论是修为通神的炼器师,还是符文界大隐级高手,都能够在天机院中找得到。

    但是天机院更为重要的存在意义,却是那个名叫虚道子的古怪男人。

    他正坐在天机院的最高层上,扶了扶头顶那一丝不苟的古怪发冠,一只手扣在奇山宗镇派之宝造化球上,以指尖拨算着天道命数。

    也就是常人所说的卜算。

    当然,虚道子的卜算,可不是一般大陆上那种行骗为生的下三滥手段,他的卜算是借由造化球的玄气之力,再以自身奇能,以玄力扣入天道中,窥得七分真理,能够提前预料到命河中的某些变动,这就是他的卜算。

    或者可以说,这叫先知。

    “你托我关注的那个少年,倒是有点意思。”

    虚道子手指离开造化球,那只有拳头大小的造化球玄光内敛,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特殊之处的普通圆球。

    而虚道子眼里却是闪烁着古怪光芒,对静待在一边的秋平凡说道:“那少年的命数难以琢磨,不过我却看得到他最近的劫难,似乎有些难以跨过。”

    “劫难?”秋平凡感兴趣道:“快说说,他还能遇到劫难?”

    “怎么,你跟这少年很熟?难不成,他是除了宗女以外,你第二个孩子?”虚道子歪了歪脑袋,那古怪的发冠却是仍然丝毫不动,像是在他的脑袋上扎了根一般。

    秋平凡听到他这揶揄的话,不由苦笑道:“我要是能有这样的孩子,倒也算是不错。可惜,他的父亲不是我,但却是另一个你熟悉的人。”

    “哦,我熟悉的人?”

    虚道子整了整发冠,淡淡道:“你知道我这个人十分健忘,如果不是重要的人,我一般见过面就会忘掉他。”

    “这个人你绝对不会忘。”秋平凡笑道:“你可还记得十六年前你的卜卦曾被一股神秘力量给打碎,那一次以后,你才开始用造化球来窥探天机,那是因为十六年前的伤,你至今都没有缓过来。”

    “那又如何,因为我窥探天下第一人的命运,受到的反噬自然更加强大一点。”虚道子无所谓道:“不过,那一次卜算,真正让我受伤的却并非是陆狂人的命数,反倒是一个在当时并不存在的人。”

    “或者该说将会存在,而且他的存在,会跟当今武榜之上的强者息息相关。所以,那一卦牵扯到的天机实在太过庞大,才让我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势。”

    虚道子回想起十六年前那一次的后遗症,仍然有些余悸在心。

    窥探天道本就是要受到反噬,只是因窥探的大以及重要程度不同,再加以虚道子的秘法逃避天道惩罚,所以他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可是那一次他受到的恐怖反噬足足让他十六年都没有完全恢复,足以见得那一次究竟有多么惊险。

    看得出来虚道子的表情有些不耐烦,秋平凡干脆也就不再继续卖什么关子,说道:“十六年前牵扯到那恐怖反噬的,正是这个少年的父亲,白浮生。”

    “白浮生?你是说骗走了神宗圣女陆红鲤的那个混蛋?”虚道子眉毛一横,语气不悦:“此人不是早该被陆狂人给撕碎了。”

    “非但没有,他还保护陆红鲤将那孩子给生了下来,并且让他们母子二人躲到了南荒大陆。而他自己,则是潜伏在我们奇山宗内,一待就是十多年的时间。”

    秋平凡回想起白浮生那恐怖的气息,赞叹道:“果然,造物永远不存在真正的公平,白浮生这种人,天赋异禀,短短十余年便是晋升到了武尊之境,而且修为隐隐已经超过了我,直追陆狂人而去。而且就算他自己不是陆狂人的对手,他还有一个如此优秀的儿子,上天真是眷顾他们白家啊。”

    “原来是这样,我说这小子的命格怎么如此奇怪,似乎命中带煞,背负了超越了他这个年龄应该有的东西。天下第一陆狂人的外孙,他的天赋怎么可能会差。”

    虚道子说完以后,手指再次扣在那造化球上,无奈道:“既然是故人之子,那就再为他仔细卜算一卦吧。”

    “说起来。”虚道子刚刚闭上眼睛,又忽然睁开了,说道:“似乎有很多人对这小子的身份背景感兴趣,正大张旗鼓的查他的底,更有趣的是,金鸾也在查他,而且还有意阻挡了其他势力查到他的真实背景。也不知道这背后到底牵扯到了多少桩事情,你真的要不管奇山宗多年以来的立场介入到里面去?”

    最后一句,虚道子自然是在问秋平凡。

    秋平凡沉吟了一声,道:“天下大劫将至,我们太弱了。”

    一句话,将虚道子后面的话语全都噎了回去,眼神之中,似乎带着那么一丝的忌惮之色。

    连天下第三的强者都觉得自己太弱了,那让他感到顾及的究竟是什么?

    没有人敢继续往下想,就算号称天机神算的虚道子,也不敢道破这冥冥之中的命劫。

    一切自有定数!

    吴烟宁在房间之中闭目养神的时候,在她背后,一阵带着异彩的淡烟飘散出来,隐隐夹杂着香气和一丝血气。

    经过了秋平凡的一番治疗,再辅以孔墨衣的医术,吴烟宁的恢复速度虽然不算快,但也绝对不慢。

    大约十几个呼吸以后,吴烟宁将体内的淤伤排了出去,缓缓睁开双眼,觉得自己的修为离彻底恢复也不差太多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向了屋子的角落,眼神之中似有茫然,也有一丝不敢置信。

    一个温和醇厚的嗓音响了起来,道:“怎么,多年不见,竟也连我这个老朋友也认不得了?”

    循着吴烟宁震惊的目光看去,正是白浮生微笑而立,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