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一章 擒获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一章 擒获

    白阳自然不会暴露自己跟紫嫣然的关系,可是眼前最让他感觉好奇的是,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人,离天宫中又有多少修炼长生篇的少女鼎炉?

    以人为鼎炉,锁元练气,最后再一举夺走别人的元阴与长生真气,提升自身修为,这种行径,与那渡气双修的邪门歪道有什么两样?

    眼见着白阳的表情凝重下来,少女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沉,冷冷道:“你知道长生篇的是,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

    离天宝鉴长生篇的秘密,只有历代的宫主以及修炼者才知道,这是离天宫的最大丑闻,也是离天宫最核心的机密。

    尽管这在某些人眼里都不算什么秘密,而且也不算什么大事,可这件事情一日不曝光,一日没有人尽皆知,那离天宫就还是名门正派,离天宫的宫主就必须要维系这种情况直到自己离任为止。

    不得不说,不夜君可不是一个好的宫主,他太贪得无厌了。

    紫嫣然曾说过,长生篇的修炼者,只需要一个,而这个女子的服务对象就只有宫主。既然离天宫有一个紫嫣然,那么这个少女又是怎么一回事?

    “你已经被离天宫给利用了。”白阳望着那个朝自己冲来的少女,轻轻叹息了一声,举起青天雪落剑,一招葬月斩苍龙上手,剑芒犹如龙身翻腾,一道刺目白光照及四野。

    少女微眯着双眼,娇喝一声,两把短剑向上一挑,抗住了青天雪落剑下落的势头,同时冷冷说道:“我的命便是宗门给的,我也是宫主救下来的,不管他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心甘情愿,而你”

    只见少女眼里杀光一闪,两把短剑上紫芒耀眼,竟是离天宝鉴中的至高阵法!

    白阳只感觉周身元气乱走,被那两把短剑吸引过去,形成了狂暴的气流。

    一道紫光图腾,虚浮而起,将白阳困于其中,甚至直接阻断了他与天地的沟通。

    阻断了修者与天地之间的沟通,其实并不是最可怕的手段,但这阵法真正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可以吸收自己形成的小天地之间散发出来的一切能量。

    就是说,它在吸收白阳的力量。

    “你的离天宝鉴造诣很高。”

    白阳赞叹了一声。

    他不得不赞叹,因为他知道,这个少女虽然近身搏斗的实力不算强,可自己却被她施展的阵法困在其中,如果继续耗下去,那就会死。

    修行至今,他不知遇见过多少次生死之间的挑战,但像是少女这样以阵法困他,而且还是布下如此堪称无解的死局,类同如此的战斗,还真没有几场。

    所以白阳赞叹了一声。

    可在赞叹之后,就该破局。

    只见白阳将手中的青天雪落剑收了起来,看着那个眼中已存死志的少女,心里知道这少女为了保护离天宫,或者说为了铲除离天宫未来的大麻烦,已经下了跟自己同归于尽的决心。

    这样的狂热,他都没有在紫嫣然的眼里见过,这足以说明少女是个重情义的性格。

    “收剑是代表你放弃了抵抗么。”少女冷笑道:“这样最好,任何无谓的抵抗,都会加快阵法吸收你力量的速度,你释放出越多的真气,这阵法的威力就会越强。”

    白阳一脸无所谓道:“可你不也在阵中?”

    少女闻言一怔,随即也露出无谓之色:“是啊,我在阵里,你也在阵里,那只要你我同死,我就完成了这次的任务,完成了宫主的交代。”

    “你不怕死?”白阳好奇的看着少女。

    他看得出来,少女是真的无畏,而非是强装出来的那种勇气。

    一个真正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无疑是很强大的,白阳自问做不到这点,所以他很好奇少女为何如此轻看死亡。

    少女手指一动,拨动着两把短剑在掌心转圈,淡淡道:“我是为离天宫而生,我的宿命也是为了离天宫而死。你是宫主亲自下令要毁灭的家伙,而且你还知道长生篇的秘密,我自然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

    “哪怕杀我的代价是付出你自己的生命,你也在所不惜?”白阳笑着反问道。

    少女没有任何犹豫,用她手里的短剑,回答了白阳的问题。

    那两把短剑就像是她的手指一般,在她手里可以从任何一个诡异的角度刺出来,两人重新战到一处,因为阵法限制的缘故,很快少女就显现出了乏力的表现。

    她的剑招不再那么迅捷且致命,可是白阳的动作依旧矫捷,闪躲还击,没有任何的停顿。

    少女心里开始焦急起来,她不认为是自己的阵法出了毛病,那唯一的解释就是白阳不怕这阵法的限制。

    她开始觉得,宫主亲自下令要杀此人,真是一个英明的决定。

    这种怪物,如果被他成长起来,将会是一个可怕的敌人。

    她的杀心更重了几分。

    这样的家伙,一定得让他死在这里。

    “你这阵法看来有些失灵。”

    突然间,少女的招式越来越急越来越快,但白阳忽然一叩指,捏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按便让她的胳膊失去了知觉,然后顺势将她拉入怀里,另一只胳膊狠狠箍住了她,微笑道:“别乱动,否则我就捏碎你的骨头。”

    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少女甚至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就已经受制于白阳的怀里。

    这是第二次她被白阳搂住,愤怒的同时还有些羞恼,恶狠狠道:“无耻之徒,快放开我!”

    白阳没有理她,抬起头观察了一下紫色图腾布成的阵法,咂了咂嘴,暗道这离天宫的离天宝鉴果然有几分名堂。

    先前远远地观看紫嫣然施展过一次,但那时候的自己实力太若,根本就看不清紫嫣然究竟做了什么,也不能设身处地去感受,自然对这阵法没有直观的认识。但是现在亲眼看到了离天宝鉴中困人的阵法,白阳才不得不赞叹一个大宗门中的底蕴深厚,果然不是虚言。

    哪怕离天宫这种藏有肮脏勾当的宗门,也有过人的底蕴,否则在南荒大陆,它绝不可能立足那么多年。

    “这阵法虽然有些妙处,但是它的弱点就是无法困住实力过强的修者。因为一旦它吸收到的能量超过了施阵者所承受的极限,就会砰!”

    白阳吐出一个字,然后松开了捏着少女手腕的手指,一弹指,指尖喷出了极不显眼的黑火,但这股黑火接触到紫色图腾以后,竟是形成了燎天之势,紫色阵法没坚持多久,便被烧毁成无数能量,轰然破碎!

    那些散落在二人头顶的紫色光芒,让少女的眼神变得有些呆滞,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布下的阵法竟是如此容易的便被破开了。

    “那么,现在你我二人,似乎可以真正的坐下来聊聊了?”

    白阳似笑非笑的看了看少女,伸出手指点在了她的丹田,将火元注入其中,只要她敢动用一点真气,就会被火元灼烧,那种痛苦,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够撑住的。

    白阳自己也经历过,知道那种痛楚,看到少女在火元进入丹田后,脸色猛地惨白,却是死死咬住嘴唇没有痛呼出声,眼里也是闪过了赞赏之色,道:“这道火元只有你施展战晶中的力量时才会发作,平时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所以,这位姑娘,我们只要和平共处,那你就不会遭受半点痛苦,但如果你还想跟我战一场的话,就别怪我没提醒你,魔火焚烧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

    少女抬起充满恨意的眼,怒声道:“败在你手里,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你还是杀了我吧。”

    白阳想了想,伸手就在少女几处重要经脉处种下火元,又让这少女疼的颤了颤,脸上大颗的汗珠滚落而下,身体几近痉挛。

    白阳说道:“俘虏应该要有俘虏的自觉,我不杀你,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千万不要错估自己剩下的价值,因为那对你的生命没有任何好处。”

    “当然。”白阳顿了顿,“知道你不怕死,我肯定不会干脆的用死亡来威胁你。这个种火手法,对我来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只要我心情不好,我就强行剥离你体内的火元,再把它重新种回去。”

    少女神色一变,正要张嘴,白阳便一掌拍在她的丹田上,将那道火元硬生生抽离出来,然后又以更加粗暴的手法将它注入丹田战晶中。

    比之前强烈几倍的痛楚席卷神经,少女终于忍不住痛呼了一声,彻底疼晕了过去。

    看着晕到在地的少女,白阳微微一笑,想了想以后,就将她抗在肩膀上,朝着跟玄剑宗路线相反的方向走去。

    他需要弄清楚一件事情,在此之前,他自然不好再跟大队伍一起前行。

    就在他抗着少女离开不久后,姜无双也追到了此地,看到这里的打斗痕迹以后,她皱了皱眉,道:“听打斗声明明是这里,只不过才一会的功夫,人怎么就不见了?”

    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见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而且地上也没有什么血迹,这可以断定两人肯定没有死伤,可这两人究竟去了哪?

    “这样吗。”

    叶华颜听到姜无双的回报以后,美眸一闪,微笑道:“我们这个小师弟肯定有自己的打算,且让他去吧。”

    “可是”姜无双还想说什么,却看到叶华颜那制止的目光,然后顺着她的眼神看了看那个一脸担忧的孔墨衣,本来说到了嘴边的话,被她硬是收了回去。

    叶华颜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先审问这些离天宫弟子吧,这场埋伏绝对不是巧合,出动了六名定元境弟子,这是有预谋的一场狙杀。”

    说着,她微微有些冰冷的眼神望向自己击倒的三名离天宫弟子,那三人身上都结着冰霜,此时已经失去了意识,但被叶华颜这一眼扫到,三人在昏迷之中仍是打了一个寒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