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二章 因为该死,所以杀你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二章 因为该死,所以杀你

    一条小溪边,白阳摘洗着刚刚采下来的果子,溪水清亮透彻,有一股淡淡的甜味随着水流在空气中传播这水中竟是蕴含着不浅的元气。

    都说宝山宝山,但来了奇山古林以后白阳才明白什么叫真正的宝山。

    这山林之中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仿佛蕴含着无穷的灵意,水中富含元气,空气之中更是有一种让宜人心神的特殊清香味道。

    这样舒适的环境,使得白阳嘴角一直挂着笑容,将果子摘洗完毕,直接就咬了一口。

    微微有些酸涩的果汁流进嘴里,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从脚底直冲头顶的透彻凉意,舒服的不行。

    浑身经脉都被火种焚烧,使不出半点力气的少女坐在溪边,离白阳大概有三四丈的距离,她将白嫩的玉足伸进水里,感受冰凉的水流划过,看着在下游吃果子的白阳,心里不无恶意的觉得白阳是在吃自己洗脚水洗出来的果子。

    可是当她再转眼看了看自己那双精致细嫩的小脚,脸蛋顿时有些微红,懊恼的觉得自己似乎被占了便宜。

    “来一个?”

    白阳嚼着这奇特的果肉,走到少女旁边伸手递她一个。

    少女抬起眼眸,冷冷道:“干什么,表现你的仁慈吗?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不管你怎么做,只要我找到机会就一定杀了你。”

    白阳耸了耸肩,将果子收了回来,道:“那就随你好了。”

    说完,白阳转身去离小溪远一点的地方捡些干树枝,不远处搭了个小篝火,随手一拍,火焰落在那些树枝上,瞬间点燃。

    将自己身上那件宽大长袍脱了下来,露出里面的贴身劲装,修长结实的身材一展无遗,坐在溪边的少女看到这一幕,眼里闪过了些微的慌乱,但却被她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不过,她还是在用余光偷偷打量着白阳,那双灵动的大眼睛里闪烁着让人琢磨不透的光芒,也不知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说说吧。”

    突然,白阳开口打破了沉默,令少女再次一惊,像是被吓到的小兔子,沉在水里的脚趾都忍不住一缩,强自镇定道:“说什么?”

    “离天宝鉴,长生篇。”白阳用火烤了烤手,一脸微笑地道:“这部功法代表着什么,你身为修炼者,应该不会不清楚?离天宫培养你这样的小女孩做为鼎炉,难道你心里就没有想要揭发他们的意思吗?还是说,你已经认命了?”

    少女听着白阳那极其平静的嗓音,烦躁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下来,淡淡道:“不关你事。”

    白阳笑了笑,没有说话,再次掏出那颗果子扔给了她。

    这次她没有拒绝,接过果子以后,有些试探性的咬了一口,看了看白阳摆弄篝火的背影,咀嚼着嘴里酸涩的果肉,又想起自己先前那个羞人的想法,她忍不住笑了,却是瞬间又恢复了板着脸的模样。

    “玄剑宗一定是从南边进入奇山古林,我们想要找到他们,还得要一段距离。”

    唐梦星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地图,这上面将奇山古林中的许多重要藏身之处都标记了出来。光是这张地图就花了他十颗上品灵石,再加上从诸葛家那里买来的诸多消息,为了这第二场比试,唐梦星已经花进去进五十颗上品灵石的天价,这对于西玄大陆的许多势力来说已经是一整年的收入,哪怕唐梦星再怎么富有,落夜宗的资源再怎么雄厚,这笔开销都是十分可怕的。

    所以说,此时的唐梦星要比以往都要认真。

    既然认真,那就要赢才行。

    行天想了想,说道:“玄剑宗的铭牌大概有三十左右,如果我们能将这些铭牌全部拿到手,就已经稳进前十了。可是我觉得抱着这样想法的人不光只有我们,对于那些弱势宗门,肯定还有很多人怀着觊觎。”

    “不慌,玄剑宗的综合实力其实很强,任何一个想要啃食他们一口的宗门,都会付出一定的代价。”唐梦星道:“我吩咐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行天闻言,说道:“师兄放心吧,花别情那边我已经做好了埋伏,只要他发现,那么一切的线索都将直指玄剑宗。”

    唐梦星闻言点了点头,道:“很好,这样一来,牵引到这两个宗门提前战斗,如果花别情胜了,那无情宗肯定也消耗了不少的实力。”

    “可是”行天有些不解的看着唐梦星,问道:“这样一来,我们不就拿不到玄剑宗的铭牌了吗?”

    行天的担忧也是有理由的,因为这场比试可不是活到最后便行的,如果没有足够的铭牌,就算他们落夜宗坚持到了最后,一样也无法取得好的名次。

    可是铭牌的数量只有那些,抛去实力较弱的宗门,那些中上等,甚至顶级宗门的弟子哪个会是好惹之辈?譬如玄剑宗这种实力不强的宗门如果提前淘汰太多,对于落夜宗来说也不是件好事。

    但是,听到了行天的问题,唐梦星神秘一笑,低声道:“我们只考虑到了玄剑宗失败的后果,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玄剑宗侥幸赢了那该如何?”

    此言一出,行天脸色大变,跟在唐梦星旁边的那名书生打扮的青年也震惊道:“这怎么可能?花别情已经晋入地元之境,他怎么可能会输?”

    “呵呵,你们可别忘了,玄剑宗的队伍之中有叶华颜,叶家的大小姐!”

    唐梦星眼眸一闪,道:“只要她肯解开天下第二那位强者赐予她的封印,一个花别情又能如何?”

    青年想了想,道:“可是,如果花别情真的被玄剑宗之人给击败了,我们怎么可能还有机会战胜他们?”

    是啊,一个连无情宗大师兄都能够战胜的宗门,他们落夜宗

    唐梦星道:“战胜花别情难道不需要任何代价吗?别忘了,无情宗之人手下最无情,花别情一旦跟他们交手,肯定会不遗余力,无论输赢,这场战斗我们都会是坐收渔利的一方,只要我们把持好时机,或许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说完这句话,唐梦星挥了挥手,道:“趁着天黑之前赶紧找到一个安全的落脚处吧,入了夜,事情就不好说了。”

    时间正在流逝,每一个宗门都在这奇山古林中安排起自己的布置,这种人人都想要赢得比试的氛围,虽然尚未显现出来,却已经在空气之中暗埋根底,只等那一刻到来。

    天黑了。

    白阳坐在篝火边无声修炼着万浪潮汐诀。

    这奇特功法如今他已经修炼到百浪叠加的境界,体内的气息犹如大浪层叠,一波高过一波,狠狠冲刷着他的经脉。

    虽然这套功法带来的好处十分明显,可是在这个过程之中造成的痛苦也绝非常人所能忍耐。

    主宰拿出来的功法,大多都是这种从痛苦之中寻求突破的路子,无论是寂灭神庙的那套奇特动作,还是后来的天引秘咒,以及现在这套万浪潮汐诀,一步一步,白阳也意识到主宰似乎是在给自己铺路,而且铺的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

    这条路的尽头究竟有什么,白阳尚未可知,不过他眼前却顾不得去想那么多东西。

    百浪之后,那股痛苦达到了顶点,饶是白阳经历过太多次,也忍不住痛哼了一声,浑身短暂的抽搐了一下。

    当那股达到了百浪叠加的气息在体内炸开以后,一股比寻常修炼修炼雄厚百倍的元气缓缓散开,在白阳的体内肆意流淌,而那容量堪称无尽的战晶碎尘也流过了一片奇光异彩,开始拼命吸纳着这些元气。

    返本归元,不过如是。

    白阳本来正在承受痛苦之后的一阵畅快,脖子上忽然传来一股微寒的感觉,令他睁开双眼,看到的却是那张毫无表情的精致脸蛋。

    “我说过,只要你让我看到任何机会,我都会杀你。”

    少女将短剑逼在白阳的脖子上,冷冷道:“现在只要我轻轻一划,就能取走你的小命。”

    “那你为什么还没动手?”

    白阳任凭因痛苦而溢出的汗水在脸上流淌,双眼出奇平静。

    他不慌张,不是因为有十足的把握,而是因为他没有在少女身上感觉到杀气。

    没有杀气,那就说明她没有真的动杀心。

    少女看了白阳一眼,将短剑收回,轻声道:“凝尘。”

    “什么?”白阳听到这没头没尾的两个字,反问道。

    “我叫凝尘。”少女将短剑收起以后,就那么干净利落的坐在他的面前,说道:“我想杀你,无关宗门,更无关宫主的命令。因为你做了该死的事情,所以你要死。”

    名叫凝尘的少女指着白阳的胸口,顺势向下一划,白阳只感觉体内的长生真气竟有些控制不住,从毛孔中溢出了一些,散发着令人舒服的香气。

    “长生真气从未在男子身上出现过,那么你的长生真气显然是由别人赠予。离天宫中修炼长生篇,并且有将它渡给别人的,就只有她了。”

    凝尘看着白阳,说道:“所以,在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起,你就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