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三章 离天宫大师兄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三章 离天宫大师兄

    “在我看见你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就必须要杀你。”

    凝尘看着白阳,眼神清澈,没有什么情绪在其中,但她的语气却是异常的笃定。

    白阳听她提起自己体内的长生真气,便知道她认识紫嫣然。

    许多积压在心里的问题,有那么一瞬间想要脱口而出,不过白阳看着眼前那张平静的脸,意识到此人并非是紫嫣然,有些事情就算说给她听也没有任何用。

    “如何?”

    看到白阳神色有异,凝尘淡淡道:“你难道还想对自己的行为辩解吗?”

    “没什么好辩解的,既然你知道长生真气是怎么回事,那你肯定明白,这长生真气是怎么移转到我身上的。这种事情,你情我愿,而且凭我的实力就算想强迫你所想的那人交出长生真气,也是不可能的对吧?”

    白阳微笑道:“更何况你心里已经有了一切定论,那就算我说的再多,你也不会听进去一句。”

    “你既已知道,那就不要跟我说废话。”凝尘将短剑一收,冷笑道:“这次我饶你一命,是因为我想要听你究竟有什么解释,那么下次再让我找到机会,我就绝对不会手下留情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威胁我,我还有什么道理留你的命呢?”

    白阳忽然伸手摁住了凝尘的手腕,一股磅礴火元倾注而入,疯狂的焚烧着她的经脉,再加上他之前在凝尘体内注入的那些火元,使得这股灼烧之力变得无比强大,而且带给凝尘前所未有的痛苦。

    凝尘全身狠狠一颤,眼里不见任何屈服之色,但却是将嘴唇咬得发白,似乎渗出了血丝。

    两人对视了大约几秒,白阳笑着松开了手,道:“现在你有必须杀我的理由,我也有绝对不能放你走的理由。那么这次比试,你我二人就得形影不离了。”

    凝尘感觉到体内那股灼烧之痛渐渐消散,眼神不屑,倔强道:“你若不杀我,那就趁早把我放了,如果我失踪时间太久,惊动了大师兄,那你就得命丧九泉了。”

    “大师兄?”

    白阳神色一动,道:“那位大师兄,莫非就是你们离天宫下一任宫主的继承人选?”

    凝尘看到白阳那有些揶揄的神色,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忍不住暗骂了一声无耻,脸颊也是飘上了两团红晕,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但白阳看她的表情,基本就已经猜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忍不住笑道:“看来你对你说的这位大师兄还是很有好感的,那么,也就是说,你修炼长生篇不是为了不夜君,而是为了这位大师兄?”

    凝尘恢复了一副冷漠的表情,平静道:“离天宫每一任宫主都有权利挑选一个鼎炉,我与大师兄青梅竹马,更是早早订下了婚约,身为他的未婚妻,我为他修炼长生篇有什么不妥?”

    听到凝尘的话,白阳想了想,竟也不知该如何反驳,只有笑道:“这倒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我不明白,你既然不是为了不夜君修炼这长生篇,那为什么看到我身上拥有长生真气竟会如此愤怒?难道你还要替不夜君鸣不平?”

    “呵呵,你也只有现在能够嘴硬了。”凝尘瞪了白阳一眼,自然听得出来他话中将不夜君形容成了一个被抢了女人的失败者,不过她仔细想来,长生真气会出现在白阳身上,那就足以说明不夜君的女人确实被眼前的少年给抢了去,一时竟有些哑然。

    “好了,不说这些,夜深了,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去奇山古林深处看一看。”

    白阳取出了自己的符文帐篷,在原地搭建好,指了指说道:“你自己进去找一个地方睡吧,我来守夜。”

    凝尘看了一眼这个过于奢华的符文帐篷,眼里闪过一丝异彩。

    倒不是她没见过比较高级的符文帐篷,只是她没有在一个小小的弟子手里见过这种东西。

    因为这种级别的符文帐篷在南荒大陆那些宗门之中十分稀罕,就算是长老甚至宗主那种级别的人物都未必能够拥有,更何况是一个内门弟子?

    她忽然发现,眼前这个身姿挺拔,笑意温暖的少年似乎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哼,说是守夜,其实只是怕我杀你而已。”

    凝尘撇了撇嘴,小脸上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却没有拒绝白阳的好意,身子一矮便是钻进了帐篷当中。

    白阳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帐篷里,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拨弄了一下篝火,望着那摇曳的火焰怔怔出神。

    “小子,你该不会是想念那个女人了吧?”

    察觉到白阳情绪异常,与他心神相连的主宰嗤笑道:“那女人可不是你现在这个境界就能去追逐的存在,而且,现在不夜君就已经将你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只要你暴露出你跟紫嫣然有染,那你就离死期不远了。”

    “我自然不会过早的暴露自己。”白阳沉声道:“紫嫣然现在不知情况如何,如果她被离天宫囚禁起来,凭我现在的实力也没有办法去救她。”

    “所以你就要先从这个丫头这里,打探到紫嫣然在离天宫中的情况?”主宰笑道:“这小丫头倒也天真,还心心念念的觉得那个什么大师兄会真心对她?这种将女子当成鼎炉来培养的宗门我见过了不知多少,只要女子姿色出众,再加上资质过人,他们就会不择一切手段将那女子蹂躏至死,榨干最后一丁点的价值。真心?一个能把她的身体都当成修炼棋局的男子,还有什么真心可言?这世间最天真的就是愿意轻易相信别人的人,可是最可悲的,恰恰是人与人之间已经失了信任。”

    白阳闻言,略显得有些沉默,最后轻声道:“所以我们还是不要揭破了,让她继续认为那个大师兄会真心对她吧。如果我不能救她,让她继续相信下去,或许是一件好事。”

    这话一出口,就连一直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处于揶揄嘲讽状态的主宰都不吭声了,良久过后,主宰说道:“等到你有实力改变这一切以后,你该怎么做?”

    白阳挥手打灭了篝火,月光之下,他的脸庞显得有些模糊,但双眼却是如同星光般明亮过人。

    他站起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帐篷,淡淡道:“这世间唯一能扼灭恶人的,唯杀而已。我不想做那种虚伪的卫道士,也不想去维护什么所谓的秩序,如果连一个恶人的肉身都毁灭不了,又拿什么去谈洗涤他的精神甚至灵魂?”

    “唯杀而已”

    主宰咀嚼了一下这个词语,片刻后,忍不住大笑三声,豪气干云。

    在奇山古林南边的深处,一群身穿紫衣的青年男女围着篝火席地而坐,在他们之中,有一个身穿深紫色长袍的妖异青年,波弄着手指,淡淡问道:“李狂,凝尘还没有回来?”

    在他旁边的一个灰发青年站起身,说道:“凝尘师姐自离开以后就没有跟我们联络过,她是身负着宫主的秘密任务前来,所以,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去了哪。”

    “那就去查,凝尘都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你们还坐在这里干什么?”

    青年抬起头,微笑道:“如果她死了,那你们还有必要活着吗?”

    看到这妖异青年的笑容,名叫李狂的青年浑身一颤,感到了一丝发自骨子里传来的寒冷。

    想到了他的手段,李狂再次颤了颤,不敢忤逆,却是低声说道:“凝尘师姐做事从来都没有让我们插手过,这偌大的奇山古林之中想要找她,还真的有些困难。不过”

    “不过什么”青年抬起头,看着李狂。

    青年闻言,咬了咬牙:“师兄您跟凝尘师姐关系特殊,只要用那个方法,察觉她所在的位置,说不定就能找到她了。”

    “呵呵,李狂,你可真是聪明啊。”

    青年站起身,拍了拍李狂的肩膀,就在李狂以为自己已经混过这关的时候,那青年忽然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将他狠狠扔了出去。

    随即,李狂感觉到一只脚掌踩在自己的脑袋上,让他根本无法抬起头来,头顶传来一个极其冷淡的声音:“我说过,我不喜欢让她承担异样的眼光,我也不喜欢让人如此怀疑我跟她的关系。动用心血探寻,呵呵,她只是一个练功的鼎炉,难道我要为了她浪费自己的心血?记住,在她面前,我是她的未婚夫,她是我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既然她不在这里,那她就只是一个鼎炉,一个可以随意利用,抛弃的垃圾!”

    李狂伏倒在地,一声不吭,周围那些离天宫的弟子也无一人敢说话,他们看着那个身穿深紫色长袍的青年,眼神之中有着那么一丝的畏惧,还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

    是的,就是厌恶,这个离天宫的病态男子,似乎像是一个被人又恨又惧的暴君,享受着周围那些复杂的目光,一脸无比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