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七章 魔狼门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七章 魔狼门

    那魁梧汉子一路将凝尘带到了他们的藏身处,那是个僻静的山谷,入口十分隐秘,而且还被他施以秘法隐藏起来,寻常修者就算站在眼前也难以发现,山谷中被简单的布置了许多物品,这个看起来外表粗犷至极的汉子显然心思十分细腻。

    将凝尘扔在了一堆湿漉漉的植物垫子上,然后拍了拍手掌,冷笑道:“这女人如果用得好了,能给我们弄来不少的利益。这次三陆会武的奖励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一次,我们若是能够进入一些排名,到时候回到家乡就能享受数不清的荣华富贵。”

    那个青年显然是以这汉子马首是瞻,点了点头以后说道:“可是师尊不是说,不要让我们得罪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吗?”

    独眼汉子嘿嘿一笑,坐在旁边,摸了摸下巴,鄙夷的看了眼青年说道:“所以说我是大师兄,你坐不了我这个位置。你以为,一个能自己独身游荡在外,脱离了队伍的弟子会有多么得到重视?呵呵,这丫头估计也是宗门中被人排挤的那一类存在,就算不是,那也没有太高的地位,否则她肯定要跟大队伍一起行动,这种类似于侦查的活儿,可都是那种最没地位的弟子干的事。”

    “哦”

    那青年想了想,似乎觉得有道理,但又感觉有哪里不对劲,因为他发现凝尘身上的装束不像是普通弟子,那种华贵的材料,似乎是宗门中十分高级的装饰,但是这种话他又不好向自己的师兄说,因为他知道就算说了,师兄也不会在意,甚至还会揍他一顿。

    “不过说回来,这丫头的姿色可真是人中少有啊,我们西玄那边,也只有落夜宗这种大宗门才看得到如此漂亮的女子,嘿嘿,师弟,这次你我二人可是有福了。”

    独眼汉子说着,伸手摸了摸凝尘的脸蛋,感受着那嫩滑的肌肤在手掌之中的触感,冷冷一笑,伸手想要撕开她的衣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昏迷中的凝尘却是突然睁开了双眼,眼里厉芒一闪,看着那独眼汉子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那汉子楞了一下,似乎没想到凝尘居然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摸了摸下巴,说道:“原来你醒着?那也正好,不如这样,你将你们宗门的根据地说出来,我们兄弟二人只需要几块铭牌,不会伤人,如果你的宗门师兄弟们肯卖这个面子,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我也不想伤害你这么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啊。”

    “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宗门的人。”凝尘冷眼看着这独眼汉子,问道。

    汉子哈哈一笑:“还想打探我的消息?告诉你又如何?我们宗门向来是一脉单传,没有什么可以寻仇的地方,你只需要记住,我叫云狼,他叫云豹,我们兄弟就是想在这场比试中赚一点小小的利益,姑娘如果肯赏脸,那就再好不过了。但如果你顽抗,呵呵。”

    名叫云狼的汉子拍了拍凝尘的肩膀,顺手在那柔嫩的香肩上捏了一把,冷笑道:“我这弟弟可还没有尝试过女人的滋味,你同时伺候我们兄弟二人,恐怕也留不下命来吧?”

    凝尘看了一眼云豹,然后目光转回到云狼脸上,说道:“你敢碰我一根手指,你都要为这一切付出代价。”

    “哟?还威胁我,我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如果你的师兄弟们肯来救你自然最好,如果他们不来,呵呵,小丫头,你可就要跟着我们兄弟吃苦受罪了。”

    云狼说完,看着凝尘那张冷冰冰的美丽脸庞,小腹没来由的感到一热,一股热火更是冲到了脑子里,令他十分的燥热难耐。他眼睛转了转,忽然一把拉住了凝尘,大力撕开她身上的袍子,将鼻子埋在她的颈间深深吸了口气,迷醉道:“香,真香,这就是大宗门女子的味道,呵呵,不如你先来陪我舒服舒服吧!”

    长袍被撕烂,大片春光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凝尘的表情仍然冷到极致,眼里不含有一丝感情的看着云狼,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殊不知云狼看到她这种眼神,心里更是燥热难耐,伸手直接就要撕开她的贴身衣服,只听撕拉一声,凝尘身上的衣服被撕开了一条口子,白嫩的肌肤暴露出来,另云狼双眼通红,怒吼一声就要解开自己的裤子。

    一旁的云豹虽然看不懂他在干什么,可是本能告诉他,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也很期待!

    “嗯?”

    森林之中,一直处于无声状态的离天宫大师兄忽然睁开双眼,那病态苍白的肌肤上,出现了一抹不正常的红润。

    他修炼的功法十分特殊,向来都不会有正常的肌肤颜色,所以他的脸上出现了红色,那就只代表着一种情况,跟他心血相连的凝尘出事了。

    “看来有人按捺不住想要对凝尘下手,呵呵。”他站起身来,喊来一名离天宫弟子,说道:“给我去查凝尘现在到底在哪里。”

    “大师兄,我们已经查到了,凝尘师姐似乎被玄剑宗的白阳给绑架,现在跟着白阳不断深入奇山古林。但是,线索到了这里就已经断掉了,我们也查不到他们之后的踪迹。”

    “大师兄,如果凝尘师姐出事了,不如您就动用”

    第二个离天宫弟子正打算继续劝他使用心血去追查凝尘的下落时,他似乎察觉到自己已经失言,赶紧闭上了嘴巴,一声不吭。

    离天宫大师兄则是冷冷一笑,说道:“有人想要动凝尘的身子,所以我的心血也起了反应。呵呵,既然连我的玩具都敢碰,看来他是活的不耐烦了。白阳是吧?好,很好,玄剑宗看来还真的出了几个人才啊。”

    说罢,这位离天宫大师兄催动秘法,使用自己的一滴心血,开始探查凝尘的方向,大概过了几秒后,他再次睁开双眼,随手一指,说道:“凝尘就在那个方向,我需要你们以最快的速度给我把她带回来,如果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那你们也没有必要活下去了。”

    听到这句,几名离天宫弟子显得十分慌张,连忙应声领命,各自施展身法朝他所指的方向赶了过去。

    等到这些离天宫弟子离开以后,离天宫大师兄的表情才变的阴沉至极,浑身爆发出极其强大的气势,震得四野皆惊!

    白阳一路追逐着那掳走凝尘的两人留下的痕迹,却发现这痕迹只停留在十丈外便不再前进,但附近却没有丝毫的人烟,再往前走,便是一条死路悬崖,那两人也不可能有能力跨过那道悬崖。

    “应该是一种比较高明的障眼法,不过这种伎俩说起来也不算入流,你从西北方向寻找一番,肯定能够找到这阵法的布置枢纽,这种东西说来也就是跟符文殊途同归,万道不离本宗。”

    主宰只是随便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地方的奥妙,一点小小的障眼法,在他这个全知全能的强者面前自然不算什么秘密。

    白阳闻言,也直接走到西北方向,果然发现了三颗中品灵石在为那阵法提供能量,随手将其破坏掉以后,原本空无一物的位置,竟是浮现出了一条山谷的入口,幽静深远,显然是适合藏身之处。

    “果然如此。”白阳皱眉,手中青天雪落无声出锋,快步走入了山谷中。

    山谷里,云狼一把掐住凝尘的脖子,见她眼神凛然,眉宇之间英气十足,眼神里也不见任何慌张,只是带着一抹让人心悸的平静与戏谑。

    这种眼神,不可能来自于一个无助的女子,云狼忽然觉得自己似乎绑了一个麻烦。

    然而这个想法还未持续多久,凝尘这具完美躯体给他的诱惑以及吸引力,便是让他忘掉了一切顾虑,冷笑着撕开了凝尘身上最后的防备。

    那完美的身体彻底浮现在眼前,云狼舔了舔嘴唇,解开自己的衣服,露出结实的胸膛,沉声道:“小姑娘,如果你放弃反抗,我还会对你温柔一些,但是如果你不识趣的话”

    云狼微微凸起的肩膀,似乎有某种黑光在流动。

    凝尘看着这一幕,眼神忽然一变,问道:“你是魔狼门的弟子?”

    “呵呵。”

    云狼不答,可他的冷笑已经说明了一切。

    凝尘终于露出了一丝慌张之色,她本以为此人会是正道中人,行事总要有些顾及,但是西玄魔狼门可是有名的卑鄙下作,而且弟子代代一脉相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顾虑的地方,这个云狼自然也敢做出别人不敢做的事情。

    看到他一件一件脱下衣服,凝尘意识到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下场的时候,俏脸骤然一白,厉声道:“你要想清楚这么做的后果!”

    “少他妈废话!”云狼一巴掌煽了过去,冷笑道:“我可是最喜欢虐待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大宗门女子了!嘿,乖乖尝受做女人的滋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