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九十八章 借刀杀人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九十八章 借刀杀人

    脆响的巴掌声,在凝尘耳旁炸开,将她那白嫩的脸蛋抽出了一道大大的巴掌印。

    这云狼下手极狠,掌中也是运了几分暗劲,否则以凝尘肉身小圆满的境界,绝不可能被抽出红印来。

    云狼的眼神有些狰狞,解开自己衣服以后,他并没有着急的对凝尘做些什么,反而用那双粗糙的大手,细细抚摸着凝尘的脸蛋,笑容之中带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残忍。

    凝尘眼底掠过一丝不屈,魔狼门之名,她哪怕远在南荒大陆也有所耳闻,这个一脉单传的宗门,每一任弟子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狠辣之徒,行事作风狡诈阴险,手段极其残忍,既然落在这两人的手里,凝尘自然也不奢望自己能有什么好下场。

    “看来你已经知晓了自己的命运。”

    云狼舔了舔嘴唇,收回了手,然后一把掐住凝尘的脖子,将她逼在了山洞的角落里,嘿嘿道:“既然你不打算反抗,那也省了我收拾你的麻烦,放心吧,第一次给了我,我保你能体会到什么叫欲仙欲死的滋味儿!”

    咕咚!

    看到自己的师兄要享用这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一边的云豹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喉结滚动,望着面前那具完美的娇躯,竟是看得痴了。

    凝尘闭上了双眼,忍着心中的恶心,等待那一瞬间撕裂的疼痛,然而闭眼的那一刻,她的眼前竟是闪过了无数画面,最后变成了那张说不上多么讨厌的脸庞。

    “原来,我还是希望有人可以救我啊。”

    凝尘自嘲一笑,虽知绝无可能,但是那种渴望,仍然像是扔进心湖的石子般溅动了层层涟漪。

    轰!!

    就在云狼抱起凝尘的身体,打算好好玩弄一番的瞬间,山谷外面他们二人布下的结界竟是传来震天巨响,那障眼法虽然不算多么高明,但如果找不到阵眼所在,想要以蛮力破开,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声轰隆巨响令云狼脸色大变,将凝尘撇到一边,三两下套上衣服,看了眼同样茫然震惊的云豹,说道:“随我去看看!”

    师兄弟二人快步赶向了声音来源,而那山谷入口处,此时竟是被一股不知名的巨力给撕裂成两段碎片,大地呈八方状破碎,滚滚烟尘扑面而来,与此同来的,还有一道冰冷渗人的凉气,让云狼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他警惕的扫望四周,试探性道:“既然破了我的阵法,那就出来见一面,藏头露尾,可不是谈事的态度。”说着,他把手摸向了腰间,那里藏着一枚高阶法器戒指,里面储存着他师父留下的一道招意,只要待会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他都会将之引出,击杀这个来意不善的神秘人。

    隐藏在暗中的那人丝毫不隐藏自己的杀意,云狼感受得到那道紧盯着自己的目光,心底更是有些紧张,手心渗出了汗水。

    这种没来由的紧张感,让云狼的心绪难以安宁。

    “大师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云豹紧张的看着那碎裂的地面,想象了一下能够造成这般破坏的巨力,若是作用在自己身上,该是何种情况?他只有将目光望向了云狼,希望自己这个一直都无所不能的大师兄可以像以前那样化险为夷。

    “此人实力高强,绝非善与之辈,当心一点。”

    云狼手掌一抖,一把双刃刀出现在手里,冷声道:“既然朋友不想现身谈事,那就是有意找麻烦了?”

    “她在哪。”

    重重烟尘中,一个声音传了出来,仿佛没有任何感情一般,让人心底生出了几分寒意。

    云狼目光一转,看向了声音传来的那边,身形一动,暴冲而去,一刀挥开了重重烟雾,刀身之上溢出了锋锐无比的刀光,足有十尺之长。

    这道刀芒破开一切,大有灭天杀神的气势,然而在那浓浓的尘烟后,竟是伸出了一只手掌,那手掌竖起剑指,直接点在了刀芒顶端。

    瞬间!

    一阵震耳欲聋的音爆声,炸响周遭,响彻四野,剧烈的元气震荡将云狼跟云豹师兄弟弹退数丈,满脸惊骇。

    云狼修为较高,境界比之云豹自然是强了不少,他看得出来,那只突然伸出来的手掌,只是运用自身的力量,并没有动用半分的真气便能破他的刀芒!

    几乎是在刀芒被破的同时,云狼的身体便毫不犹豫的顺着这股巨力震荡,飞块向后退去,因为他感觉到杀机临身,被一种极为强烈的气机给锁定住了。

    果不其然的是,在他飞身抽退的那一刻,一道人影同时出现,冲向了仍满脸茫然的云豹。

    “师弟,快退!”

    看到那神秘来者伸手抓向了云豹,云狼目眦欲裂,大吼了一声。

    云豹一听,也感觉到那抓向自己的手掌之上力道万钧,绝非他可以硬抗的,当下吐出一声沉闷喝声,运转魔狼门无上功法,浑身肌肉凝结如同钢铁状态,背上突然鼓起的两条肌肉,竟是将衣服都给撕裂。

    只见云豹从一个身材偏瘦的青年,猛地变成了一个魁梧的壮汉,一身肌肉宛如铁块般,那只突然袭击而来的手掌抓在他喉咙上,居然抓出了金属摩擦的声音。

    “嗯?”

    一声轻咦响起,那手掌的主人并没有停留,反手成拳,螺旋形的气劲缠绕在手臂之上,一拳轰击在云豹的胸口。

    云豹闷哼一声,蹬蹬蹬倒退了七八步,被等在后面的云狼一掌接住,这才稳住身形。

    师兄弟稳住脚步以后凝视来者,却惊愕的发现,此人居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

    “果然与我想的不差许多,这两人应该是魔狼门的弟子了。”

    主宰看到那浑身肌肉鼓荡,突然间变化极大的云豹,冷笑道:“只不过,这号称一脉单传的神秘宗门,现在居然收了两名弟子。嗯,那小子的天赋确实不错,而且年纪轻轻,便觉醒了血脉之力,是个人才。”

    白阳松了松微酸的拳头,心中其实也有些诧异,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就算一拳轰击在天外玄铁上都不会有什么异样感,但那个云豹突然变化的身体,竟是充斥着堪比玄铁的硬度,自己一招碎骨劲打了下去,非但没有建功,反而被反震之力搞得拳头酸麻。

    “看来此人有些本事。”白阳心下一定,却是直视二人,说道:“交出你们掳走的女子。”

    云狼松开了扶着云豹的手,冷笑道:“这位小兄弟,果然是来救自己同伴的?这样就好说了,谈事情要有价码,武力绝非首选。那位姑娘的性命在我手里,你想救她,难不成真打算直接杀了我们师兄弟二人?”

    白阳道:“杀人而已,有何不可?”

    “嘿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师兄弟联手之下,就算是地元境强者也未必能够讨得到好处,你的实力虽强,可是,真想在我对那姑娘做些什么之前杀了我,也是妄想。”

    云狼冷笑说罢,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太有道理,心里的紧张也稍微消褪。

    不过当他的话刚说完,他便发现白阳脸上似乎出现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

    “你笑什么?”云狼目光一凛。

    “师兄,别与他废话,这小子的拳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合你我二人之力,就不信杀不了他。”那已经变成了一个壮汉的云豹拍了拍胸脯,对白阳方才那气势骇人,然而却没有对他造成半点实际伤害的碎骨劲十分不屑,认为他的实力也不过如此,现在这副模样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白阳双手向后一收,微笑道:“本来还想杀了你们二人,不过现在既然可以借别人的刀,正好也省了我亲自动手的麻烦。”

    云狼神色微变,喝道:“你在胡说什么?没头没脑的,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他看到白阳突然转身跃向了一旁的山峰,手掌如同捅穿豆腐般切进了山体,迅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愈发浓郁,便对云豹说道:“师弟,快去把那个女的抓出来,以她为质,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云豹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兄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紧张,但是他知道,师兄的感觉向来十分准确,既然连他都怕成了这副模样,那接下来他们要面对的对手绝对十分可怕。

    可是,还不等云豹冲进山洞里,一个充满妖气的声音响起:“想走,有那么容易吗?”

    话甫落,数道人影杀了出来,将云狼云豹这两兄弟团团围住,瞧那架势显然是来者不善。

    看到这些人身上的装束,云狼瞳孔猛缩,失声道:“你们是离天宫的人?”

    “呵呵。”那几名离天宫弟子突然分开,一个长相堪称妖孽的青年缓缓走了出来,望着云狼,轻笑道:“这么害怕,看来你是知道我的来意了。”

    他打量了云狼以及云豹两兄弟几眼,不屑道:“我还以为,那个在初试中大放异彩的白阳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现在看来,不过尔尔罢了。”

    这位离天宫的大师兄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却是说出一句让云狼脸色苍白的话。

    “杀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