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一章 花别情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一章 花别情

    古战深渊是奇山宗特意为了众多弟子们设下的关卡之一,也算是这场比试中难度比较高的关卡,被拦在深渊之外的宗门,除了玄剑宗以外,还有不知多少个大小宗门。

    包括东都大陆的第二宗门无情宗在内,也都在为了对付古战深渊中的煞气而绞尽脑汁。

    不过当下的情况就是各大宗门神通尽显,面对这古战深渊的万年煞气,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弟子都展现了自己的能力,进入其中查探情况。

    天下百宗齐聚的情况下,自然会有许多资质强大的天才出现,类似于姜无双与叶华颜联手的情况也绝不是个例,所以,在这古战深渊的外围,来到此地的众多宗门已经开始扎营而立,等待着那些进入查探的弟子们将消息传达出来。

    古战深渊的西北方向,一个身穿着纯白长衫的明眸少年缓步前行,四周煞气遇到他,竟是自动向两旁分离,丝毫没有沾染到此人的身体。

    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便会发现这少年的身体之上竟是附着一层细细的光芒,就如同星芒月华,虽不耀眼,但却有着一种极其圣洁的感觉,令凡人不敢逼视。

    他一路走出古战深渊,走向了无情宗扎营的所在,那些无情宗的弟子看到一道光芒照破煞气,纷纷停下了手头的事情,围在那少年身边毕恭毕敬的叫了一声大师兄。

    此人,竟是天下第二宗的大师兄,花别情。

    花别情如今应已是一名青年,但他的外貌却是少年模样,显然是修炼境界达到了一种返老还童的效果,不过从那些无情宗弟子对他的态度中可以见得,他在无情宗的声望还是颇高,那些弟子并不会因为他过于稚嫩的外貌而有半点轻犯之举。

    “大师兄,您辛苦了。”

    绝沛然走到花别情的身前,说道:“师兄在古战深渊中可有什么收获?”

    花别情接过另一个弟子递过来的布巾擦了擦手掌,过于稚嫩的脸庞上并无什么表情,淡淡道:“古战深渊里的确有不少远古邪恶生物存在,在那些煞气的催生之下,使得它们的破坏力更加惊人。但是,那些东西还不足以为患。”

    绝沛然对花别情了解甚深,知道他既然这么说,那就代表着古战深渊中真正需要注意的东西,并非是那些令人闻风丧胆的邪恶生物,而是另有其他。

    这个消息,对于他们而言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有太过超过了掌控的事物存在,他们便无法控制这场比试的最终结果。

    “不必担忧。”花别情看了绝沛然一眼,轻声道:“我只是在途中偶然遇到了一个真正的太古生物,不过我觉得,那种级别的存在,应该不会插手我们这场比试。”

    “真正的太古生物?”绝沛然眉毛一挑,似乎明白了什么。

    花别情点了点头,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面多过纠缠,直接说道:“吩咐下去,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我们必须要在其他宗门之前穿过古战深渊,尽快结束这第二场比试。”

    大师兄既已下令,绝沛然自然是按照吩咐,向其他的弟子交代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有些沙哑的嗓音在旁边响起,声音中略带三分戏谑,说道:“堂堂无情宗的大弟子,居然这么害怕,果然是这场比试之中出现了一些让你无法掌控的东西是吗。”

    “大胆!”

    一名无情宗弟子冷喝道:“管好你的嘴巴!”

    “呵呵。”那个少年冷眼瞥去,说道:“花师兄,这就是你们无情宗的待客之道?”

    花别情撩起自己白袍的下摆,坐在一边,仔仔细细的擦拭着手掌,而他那一双洁白如玉的手掌上,似乎泛起了淡淡的光泽,仿佛有一股不起眼的火焰在流淌着。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小草开始枯萎泛黄,迅速失去了水分。

    那少年脸色微变,抿住薄薄的双唇,没有说话。

    确认将手掌擦干净以后,花别情才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说:“慕容震,像你这种背叛自己宗中同门的人,不配做无情宗的客人。不过看在你提供的情报十分有用的份上,我留给你很多次机会,倘若你不肯珍惜,就此丢了小命,也不要怪我无情宗没有待客之道。”

    如果玄剑宗中人看到那个脸色铁青的少年,定会惊讶的发现,从大比开始之时就消失的慕容震,竟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如此敏感的时期出现在无情宗的队伍中!

    慕容震此人心思狡诈,阴险非常,自从被白阳打断了骨头,废了修为之后,心中的阴毒伎俩便慢慢积累,自然不可能再存有什么同门情谊。

    只要能够杀了白阳,无论害死多少玄剑宗的所谓同门,他都在所不惜。

    所以他宁可冒险与无情宗合作,也要将玄剑宗此行的所有人赶尽杀绝。

    不过,他似乎还是小看了无情宗的这位大师兄,想不到此人的心思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深沉,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接触,慕容震还不能确定自己真的可以吃透这个花别情。

    于是他挤出了一道微笑,向那个脸色不太好看的无情宗弟子说道:“这位朋友,刚刚不过是一个玩笑,还望你不要介意。”

    说完,他又与花别情道:“花师兄,你我二人各取所需,自然不存在什么珍不珍惜。如果你能杀了玄剑宗那些人,我给的许诺仍然有效。”

    花别情站起身,走到慕容震身前,微微俯视着他,直到将慕容震看得有些心慌后才转开了目光,淡淡道:“不要以为这世间只有你才是聪明人,你想借我的刀,杀你的仇人,就必须要付出代价。”

    慕容震脸色一变:“花师兄这是要改口了?”

    这世间肯定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与恨,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帮助,慕容震想请花别情出手,已经许诺了极大的利益,但现在花别情的意思,显然是在漫天要价,慕容震虽然心里极为不满,但当下还是不敢与花别情撕破脸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