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四章 无意有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四章 无意有意

    躲在灌丛中的这个人,便是凝尘。

    她一身素色长裙,虽然身材娇却也平添了几分成熟韵味,走近以后,还带着一缕怡人香气,比起先前那时见面,更具有女子之美。

    当然,归根结底她不过是一个小姑娘,那双之前泛着稚嫩冷光的眸子,现在正极力掩饰着慌张。

    白阳没有说话,看到她的身体还在发抖,琢磨了一下,想到她体内还种着自己留下的黑火禁制,便走上前去,伸手想要抓她的肩膀。

    但凝尘显然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向后躲闪。

    白阳的手顿了顿,轻声道:“既然你逃出来选择找我,那就是认为我不会害你。”

    “是紫长老相信你。”凝尘垂下眼帘,想要掩盖自己的情绪。

    下一刻她就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抚上了脸颊,随着那淡淡的温度散开,体内一直折磨着自己的黑火禁制也逐渐淡化,长时间没有气息游走的经脉就像是久旱逢甘露的土地,开始疯狂向战晶吸取真气。

    而这种力量汹涌的感觉,也像是洪水决堤般,在凝尘体内轰然炸开,令凝尘轻哼一声,略显苍白的小脸开始慢慢恢复血色。

    一旦真气回归体内,她就有种十分安全的感觉,握了握小拳头,瞪了白阳一眼。

    白阳微笑道:“你现在能依靠的人只有我了,难道还想与我动手?”

    “我落得这般下场,七分是拜你所赐,你说我该不该杀你?”凝尘扬起小脸,眼睛里仿佛真的闪过杀机。

    啪!

    白阳伸出两根手指,狠狠的在她鼻子上捏了一把,发出一声脆响,凝尘微楞片刻,鼻子上的酸楚使得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她勃然大怒,愤慨道:“你这混蛋!我绝对要杀了你!”

    “好了,与我说说那玉宇天牢的事情,再讨论你该如何杀我也不迟。”白阳抓住了凝尘的手腕,顺势一扯,让她原地转了一圈,最后撞在了自己的怀里,淡笑道:“况且,杀了我,你就不怕被你那师兄再抓回去?”

    “被师兄抓回去也好过被你羞辱,混蛋!”

    凝尘小脚狠狠一踩地面,将白阳的身体撞得后退两步,随即抹了抹眼泪,正色道:“紫长老在向你要剑的时候,曾经用神念跟我交流过,她吩咐我,不要跟你说玉宇天牢的事,因为她怕你去救她。”说到这里,凝尘顿了顿,观察了一下白阳的表情,发现他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方才劝道:“紫长老所担心的并非没有道理,玉宇天牢是离天宫的最高禁地,被关押进去的人,从来没有救出来的例子。而且凭你的实力,就连玉宇天牢的第一层都难以闯入,更别说是进入到紫长老所在的第六天牢。”

    “第六天牢?”白阳抓到了她话语中的关键,问道:“莫非这玉宇天牢有很多层?”

    “没错。”凝尘点了点头:“玉宇天牢共有二十二层,每一层都凶险异常,如果是第二十二层的话,当今世上,除了武尊,恐怕无人能够从那里活着出来。”

    凝尘有些担忧道:“这次紫长老为了我以神念横跨大陆,只怕她要被关在第二十二层天牢中受尽折磨,都怪我,都怪我没有看清宫主与师兄的为人。”

    “我说的你不信,她的话你便信了?”白阳无奈的看了凝尘一眼。

    凝尘道:“紫长老对我有传道授业之恩,更何况她自从上次回来之后便一直不见人影,现在她告与我,有关于长生篇的一切都只是一个大阴谋,而她本人被关押在玉宇天牢的第六层里,我怎么可能不信。”

    “我知道了。”白阳想了想以后,对她说道:“那你之后可有什么打算?为了紫嫣然,你彻底叛逃了离天宫,日后应该没有什么去处了吧。”

    “我只是一个孤儿,天地之大何处不可为家?只是,想不到对我那样好的师兄,竟会是那种人。”凝尘神色黯然,在说到忌无痕的时候,眼神更是无比悲伤。

    看来她一定是对忌无痕真的动过心,而且紫嫣然应该给她看了有关于忌无痕的决定性证据,才会让她突然如此改观。

    不关如何,既然是紫嫣然所托,白阳也没有推辞的道理,便对凝尘道:“那你跟着我吧,待我回去,把你交给师姐照顾。玄剑宗虽然未必比离天宫好了多少,但却不会有那种将女子培养为练功鼎炉的事情发生。”

    听了这话,凝尘只得点头。

    不知不觉,这第二场比试已经进行了一大半,在陆续有人穿过了古战深渊以后,奇山宗也开始为那些被淘汰的宗门做出了统计。

    而统计的结果却是大大出乎众人的意料。

    因为失去了唐梦星这个强大的战力,被别人十分看好的落夜宗居然没有熬到穿过古战深渊便全员覆没。

    好在他们的弟子伤亡并不算惨重,否则的话,这一场三陆会武,落夜宗就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除了落夜宗的失败,更让人惊掉眼球的,是来自南荒大陆的几个宗门。

    玄剑宗在第一场比试中一鸣惊人,让不少人对这个来自南荒大陆的宗门有所改观,但是离天宫这个宗门却是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是他们居然熬过了古战深渊这道关卡。

    “这离天宫是什么来头?”

    无情宗那位权天心长老皱眉看着奇山宗的排榜:“从未听说过这个宗门,秋宗主,会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

    秋平凡仍然是一脸温和的笑容,负手站在那里,看着布满金光的大榜,说道:“这个排榜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我想,离天宫应该是有什么特殊的本领吧?无情宗不也有一个花别情做为压轴底牌,不是么?”

    提到已经晋升为地元之境的花别情,权天心的表情就稍微有些不自然。

    看来他也清楚,花别情的存在实在是打破了这场比试的平衡,不过奇山宗并没有明令禁止弟子中不得有地元境的存在,所以无情宗也算是钻了一个规则上的漏洞。

    但是话虽如此,他仍然对离天宫感到怀疑,不禁皱着眉头,心里有所盘算。

    “好了,这场比试进行到这个时候也算是可以了,不要让更多的宗门在古战深渊中有所损伤,尽快收尾吧。”

    秋平凡看清了榜上玄剑宗的位置,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青衣长老知道自己这个师兄是什么意思,便点了点头,退下去吩咐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届似乎有很多黑马出现啊。”秋平凡抚掌一笑,淡声道:“南荒大陆的几个宗门,表现似乎都很不错。嗯,那个紫气山庄似乎也有点意思,他们之中似乎有一个资质很不错的姑娘,叫什么来着?”

    “回秋宗主,那位是我的徒弟,宁曦。”

    紫气山庄这次的领头人也是一名长老,她听到了秋平凡提到自己的弟子,脸上露出喜色,赶紧上前答道。

    “宁曦?难怪,原来是皇族之后,如今的南荒皇室,失去老武尊宁擎帝的支撑,应该算是气数将尽吧。”秋平凡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这位紫气山庄的女性长老,随即又说道:“而且我听说,这个宁曦似乎之前跟玄剑宗的某位弟子有过冲突?好像就是那个打败唐梦星的白阳?”

    提到这件事情,那个紫气山庄的女性长老脸色猛变,变的十分难看。

    宁曦曾经与白阳有过婚约的事情,自然逃不出她的耳目。

    后来她也知道,那件事情只不过是白家人不想让白龙象与宁曦成亲,所以将白阳推了出来。但是最后没有想到白阳居然也是一个天赋异禀的天才,而且,现下看来,这位紫气山庄的长老甚至觉得白阳的天赋未必输给白龙象。

    能够将落夜宗大师兄唐梦星击败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宁曦口中评价的那个平庸之辈?

    况且在场之人也不是瞎子聋子,怎么可能听不出来秋平凡语气中对白阳的那么一丝赞赏?

    能够被天下第一宗的宗主看中,无论未来他犯下什么事情,其他人都要考虑秋平凡的态度。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弟子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老东西还是不要去掺和了。”秋平凡笑眯眯的将手往后一背,如果不是那身仙风道骨的长袍,恐怕任谁都会把现在的他当成一个普通的富家翁。

    可是,武榜第三的强者,他说的话真的会没有任何道理吗?

    在场众多宗门的大人物心里已经为那个叫宁曦的小姑娘暗暗捏了把汗。

    你惹谁不好,偏偏要跟秋宗主看好的年轻人有冲突?!

    远在奇山古林中参加比试的宁曦并不知道,这次她本来想找机会给白阳一个教训,但却在无形之中惹到了天下第一宗的宗主!

    站在大榜之下,秋平凡忽然往另一个隐秘的角落望了望,嘴角露出奇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