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五章 剑七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五章 剑七

    三陆会武这种举世同知的大事,自然是难免引起各方注意的,这次除了应邀参加比试的宗门以外,还有更多不在此列的强大势力,也派人前来观望一二。

    就列入天下剑道之首的论剑峰,传承了玄甲之术的墨者,甚至还有魔门神宗,以及北方的那些妖族,都一一派人前来,无论出于何种目的,奇山宗都待人如客,将其奉成上宾好好招待。

    奇山宗千明山顶上,足足上万人的潮涌将山峰层层覆盖,山峰上扎了一个巨大的营地。

    “人都到了么?”

    奇山宗长老命黄泉出现在场中,声音虽不大,但却仿佛传到每一个人耳中,使得乱糟糟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

    每个人都看向了这位天下第八的奇山宗护山长老,却没有人敢说话。

    “自然都到齐了。”

    就在这时候,一个腰挂细剑,斗篷打扮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他极为讲究的向命黄泉拱了拱手,语气颇为尊敬:“黄泉长老,还得劳请带路。”

    命黄泉虽然为人古板,却并非孤僻怪异的性格,微微点了点头以后,双手负结,宽大的袍袖随风一摆,转身向千明山连接奇山主峰的山道走去。

    乌乌泱泱的人群,竟是随他一人缓缓移动,这场面看起来也是怪异至极。

    “师叔,我们这是要做什么去啊?”

    人群里,那个斗篷打扮的中年男人身边跟着一个插着发簪的小童,他瞪大了眼睛,显得有些怯怯,压低声音好奇的与那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摸了摸他的脑袋,微笑道:“我们这是要上奇山宗见证这次三陆会武究竟谁会得到冠军。”

    “三陆会武的冠军,那很厉害嘛?跟师祖比起来呢?”小童奶声奶气的话语,惹来附近不少人的侧目,但听到他所说的南风师祖,以及那佩剑中年人的打扮,顿时就猜到了这两人的身份。

    当今大陆,除了剑道魁首的论剑峰前任剑神,还有哪位南风师祖?

    不过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个小童称呼剑神为师祖,又叫那中年人为师叔,岂不是说,那中年人是当今剑神的弟子?

    “在下天剑门萧昆仑,不知这位兄台是剑神哪位高徒?”

    另一个面容俊朗的少年走到那中年人身前,颇为拘谨的问着。

    天剑门虽然比不得论剑峰,但也算是当今大陆数一数二剑修门派,而天剑门的萧昆仑,便是天剑门中年纪最轻的长老,主管门中弟子的习剑考核,算得上是一名实权长老。

    而且,最主要的是,现在他已经达到了地元境巅峰的境界,如果再积攒资历,突破到天元境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剑修强者,居然在这中年男人面前显得无比的拘谨,众人不由得开始想象这个中年男人究竟是何种身份?

    只见那中年男人拉住了小童站在原地,极为礼貌的冲萧昆仑笑道:“什么高不高徒,只不过是家师最不成器的弟子,你叫我剑七便可。”

    剑七?

    萧昆仑瞳孔一缩,赶紧想要行礼,但却被剑七给阻拦了下来:“那些虚礼还是免了吧,此时此刻又不是在论剑峰,你我平辈论交,做个朋友便是了。”

    “这如何使得!”萧昆仑不敢怠慢,赶紧吩咐自己的随从接过了剑七手中那些包裹,但仔细想了想,还是亲自抗起那些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包袱,说道:“您剑七前辈的故事,我可是从小听到大,如今见到了真人,也算是三生有幸的事情了!”

    剑七楞了楞,却是没想到萧昆仑态度如此坚决,不由得苦笑了一声,倒也随他去了。

    他身边的小童眼睛眨巴眨巴,好奇的看着这一切,但似乎不明白这个长得好看的大哥哥为什么要对自己师叔如此恭敬。

    别说是他,就连周围很多对论剑峰说不上陌生,有着几分了解的人也不敢乱说这个剑七究竟是什么身份,能够让天剑门最年轻最有天赋的长老如此尊崇。

    但知道剑七是谁的人,却觉得这一切都理所应当。

    因为他是二十年前北地妖皇举兵来犯时,以一剑之力挡住妖皇座下猛将,救了南荒六城数十万条生命的英雄。

    他的脖子上隐隐约约露出一条可怕狰狞的伤疤,那伤疤一直延续到他的腰背处,便是妖皇手下那名大妖留下的伤痕。

    这个事迹现在说来或许不算什么,但是经历过二十年前诸妖为乱的那一刻,每个人都会明白,一旦平时他们不以为然的妖兽联起手来,那股可怕的力量,就算是武尊强者也不敢轻视。遑论他们之中还有一名实力强大的妖皇?

    “到了。”

    走了能有一炷香的时间,命黄泉突然止住了脚步,望向在云雾之中若隐若现的奇山宗主峰,淡淡道:“你们便在主峰处休息,下一场比试,约在明日开始。”

    “黄泉长老,在下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你能帮忙通报秋宗主一声。”剑七走到了命黄泉身边,说道:“这次我来,除了观看这场三陆会武以外,还带着家师的口信,事关紧急,万望秋宗主能够接见我。”

    命黄泉看了他一眼,正打算说话,但天空中忽然响起了淡淡的笑声,打断了命黄泉。

    “剑先生太客气了,剑神大人的口信,就算是我亲自来听,也绝不为过啊。”

    众人望向天空,发现一个身穿宽大长袍,面容普通,但却有种说不出神韵的男子脚踏虚空缓缓而来,微笑道:“就是不知道,剑神究竟带了什么口讯给我?”

    “这个,还请找个安静的地方。”

    剑七也是初次见到秋平凡,想到此人的诸多传闻,心中微微一定,赶忙说道。

    秋平凡点了点头,道:“黄泉,这些客人就麻烦你带去休息,我先与剑七先生到大殿一谈。”

    说罢,秋平凡也不等命黄泉的回答,一弹指,周围空间顿时震荡起来,他与剑七,以及那名小童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整个千明山的上,似乎还回绕着那股震荡感,众人不由心里暗暗吃惊,想到这便是武尊的威能,许多代表着隐世势力而前来的弟子或者长老们多多少少都收敛了一下自己内心当中的骄傲,看向命黄泉这位天下第八的武尊强者,眼神也更加敬畏了起来。

    命黄泉不在乎这些,他只是皱了皱眉,暗自思索着些什么,最后摆了摆手,带着这浩浩荡荡的人群,往奇山宗主峰走去。

    奇山宗大殿中,秋平凡微笑着给剑七递了一杯茶,又细心的给那名小童准备了点心,然后在他好奇的眼神之下,使劲揉了揉他的脑袋,满眼带笑。

    “秋宗主。”剑七似乎有些急切,那茶水只是沾了沾唇,便被他放到一边,与秋平凡道:“家师要我与您说,现在北边的妖兽似乎有些动乱,而且大陆的封禁结界越来越不稳固,有可能会重演当年那种惨剧,所以烦请奇山宗务必要多加防范,尤其是要小心魔门神宗的反弹。”

    “嗯?”

    提到魔门神宗,秋平凡虽然脸上不动声色,但却还是抬起了眉毛,对剑七道:“剑神大人可有从那方世界中回归?”

    剑七楞了楞,没想到秋平凡到了此时,居然还有心情问出这种问题。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答道:“家师仍然在那世界中探寻,并未归来。”

    “既然如此,那剑七先生可知晓,论剑峰两任剑座,秋剑的消息?”秋平凡微笑道。

    剑七神色略显尴尬,道:“师叔祖他老人家一直在隐居,虽然不知道他的确切消息,但也听说他最近曾经出现过,而且,似乎还收过一个弟子。也不知道那位小师叔现在身在何方,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要带他回去的。”

    叫一个不知身在何方的年轻人为小师叔,对于剑七来说,确实是有些尴尬。

    不过秋平凡似乎十分乐于见到这点,手指微微摩擦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我说那位年轻人现在就在这比试当中呢?”

    剑七闻言,先是没反应过来,旋即却又喜出望外,可还不等他说话,秋平凡就哎呀一声转移了话题:“瞧我这记性,我们现在还在讨论剑神所交代之事,至于这位他的同门师兄弟,那还是改日再说吧。”

    被秋平凡狠狠噎了一下的剑七面露尴尬之色,咳嗽了两声以后说道:“如此也好,若秋宗主有心的话,近段时间最好去北地瞧瞧,那边的妖兽动乱越来越严重。如果仍是妖星牵引,又或是天选者之事,恐怕它们都不会善罢甘休。”

    秋平凡笑眯眯的嗯了一声,随即看向那个吃着点心的小童,问道:“这孩子,可是剑胆?”

    剑七看了看自己这个小师侄,嘴角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颇为骄傲道:“没错,他就是论剑峰这一代的剑胆,而且,还是有希望能够超越师叔祖的剑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