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六章 对策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 对策

    论剑峰素来有剑胆一说,便是那些天赋极高不输于剑神的弟子,一旦成选为剑胆,那便会是下一代剑神的师兄弟,是他的得力左右手。

    从前有过一代最强的剑胆,自然就是可以称之为剑道之祖的御玄鸣。

    同为剑神血脉之力,但是他却成了叶南风的剑胆,无缘论剑峰剑神之座。

    不过即便如此,御玄鸣仍然在当代剑者之中闯出了偌大威名,有些事迹,是叶南风也万万比之不上的。

    听到这孩子有可能成为比御玄鸣更加出色的剑胆,秋平凡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正在吃点心的小童,然后运起体内庞大真气,为这小童种下了一颗颇有神妙的真气种子,随即说道:“这便算是我给论剑峰下任剑神师弟的见面礼,日后若是这孩子能够超越御玄鸣前辈,可不要忘了今日秋平凡曾与他结下善缘。”

    剑七闻言,顿时喜出望外,赶紧拉着那小童站了起来,说道:“间儿,还不快谢过秋宗主种气之恩?”

    一个武尊强者,能够牺牲自己的本源力量,为人种下未来的光明前途,这可不光是一点举手之劳,而是真正的造化之恩!

    为何武尊的尊果会惹得天下强者争相抢夺?便是因为武尊的力量之中,拥有夺天地造化,逆天改命的神秘能量。

    那个名叫间儿的小童似乎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眨了眨大眼睛,稚嫩的声音奶里奶气的对秋平凡说道:“多谢秋宗主。”说着,他还像模像样的学着剑七拱了拱手,那童真可爱的样子令秋平凡笑容更加温暖。

    他肯出手为这个孩子的未来铺路,不单单是因为他是论剑峰的未来剑胆,更因为这个孩子,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素幼心。

    秋平凡心里叹了口气,向外望了望,他的神念之中可以十分清晰的感觉到,素幼心现在身处什么位置,但是对于素幼心来说,自己这个父亲是不够格的,也是没有资格被她称为父亲的。

    “秋宗主,既然口讯已经传到,我就不在此叨扰了。”剑七强按捺住自己心里的喜悦,正了正色,对秋平凡说道:“不过,小师叔的事情,还请秋宗主能够多多上心,如果可以让小师叔回归论剑峰那就再好不过了。”

    “哎,这个事情,我也不能替那孩子做主,你们论剑峰与御玄鸣前辈之间的问题,恐怕还得你们论剑峰亲自出面解决。”秋平凡佯装无奈道:“不如这样,等这场比试结束,我可以安排那孩子与你见上一面,至于该如何劝他回到论剑峰,那就要看你了。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

    剑七点了点头,郑重道谢:“御玄鸣师叔祖的剑谱流落在外,如果这个孩这个小师叔真的是他的弟子,那一定拥有他的剑道传承,让这一部分剑道传承回归论剑峰,是我们每一个论剑峰弟子应该做的事情。”

    “传承回归?嘿。”

    秋平凡极不符合身份的嘿嘿笑了一声,那斜看的眼神中,充满了揶揄的神色,看的剑七一阵尴尬。

    剑七到底还是个憨厚的性格,不能像是那些宗门真正的掌权人一样相提并论,所以几句话以后他便彻底败下阵来,根本就不是秋平凡的对手。

    好在秋平凡也没有什么恶意,更没有开口评价他这一番行为,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剑七先生还是早点去休息吧,第二场比试开始之前,我们奇山宗方面会再通知各位,请了。”

    剑七如蒙大赦,赶紧带着那个名叫间儿的小童走出了大殿。

    奇山古林之中,白阳带着凝尘一路追赶着玄剑宗留下的痕迹,成功穿过了那古战深渊以后,方才看到了那在原地扎营的玄剑宗众人。

    看起来,四周似乎还有一些战斗的痕迹,刚刚好像发生过一场不小的争斗,不过从玄剑宗众人的表情上来看,这场战斗应该是占了很大的便宜。

    白阳见状,便对凝尘使了眼色,然后走向了玄剑宗营地。

    有个眼尖的弟子看到他,楞了楞以后,赶紧惊呼道:“是白阳师兄!白阳师兄回来了!”

    听到这话,本来还安静的玄剑宗营地顿时如同炸了锅一般,众人纷纷从帐篷里钻了出来,就连叶华颜跟姜无双也不例外。

    二女的脸上因为这连日劳顿,隐隐约约都挂着些许疲惫。可一看到白阳平安,两人就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就连姜无双那冷若冰霜的美丽脸庞上都露出了一瞬笑意。

    “白阳!”

    营地深处,传来一声焦糊,随即就是一个黑影撞到了白阳怀里,一双玉臂狠狠抱住了他。

    白阳摸了摸怀中之人的脑袋,心情却是颇为沉重,叹息道:“我没事。”

    孔墨衣本来还有很多话要说,但从他怀里抬起头以后,看到了他身后的凝尘,小脸顿时煞白,愤怒道:“你把她带回来做什么?”

    “师弟,你该不会是?”叶华颜看到那凝尘的装扮,以及一副乖巧的样子,隐隐约约好像猜到了一些什么东西,眼神颇为暧昧的看了看白阳,道:“既然是师弟带回来的人,那就是客人,孔姑娘,我们还是先听听师弟怎么说吧。”

    孔墨衣咬牙切齿的对白阳挥了挥小拳头,看得白阳一脸苦笑,但又不得不解释道:“她是离天宫的人,这一点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不过,你们应该不知道离天宫的长生篇心法,这门功法是以少女的阴元为本,将人修炼鼎炉的一种功法”

    白阳将事情的始末元元本本的与在场几人说完以后,包括孔墨衣在内,所以人对凝尘的遭遇都感到十分的同情,从小便被做为鼎炉养大,这种宿命,无论是谁都无法接受。

    “可恶,离天宫竟还在行如此勾当吗?!”叶华颜听了白阳的讲述以后,俏脸含煞,显然是动了真怒,她拉着凝尘的手,语气温柔道:“凝尘妹妹,你不用担心,无论离天宫对你有什么报复,东都叶家都可以保护你的安全。我就说,狗改不了习性,离天宫历代宫主,都是依靠女人才能突破到天元境的窝囊废,那个不夜君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到这里,她抬起头看了白阳一眼,说道:“师弟,那位紫嫣然长老现在如何?”

    白阳方才在讲述中只是提到了紫嫣然,却并未仔细讲述自己与紫嫣然之间的关系,那段关系在他心里属于禁忌,就算在场之人都是可以信得过的人,但有些话却也不能随便说出来。

    不过白阳还是将紫嫣然被关押在玉宇天牢的始末说了一遍。

    听到玉宇天牢这四个字,不光是叶华颜,就连一向镇定冷漠的姜无双都有些神色大变。

    “玉宇天牢是离天宫的最高禁地,在那里面,真气难以运转,就算是武尊强者都不能避免受到影响。难怪,难怪紫嫣然长老会以神念降临到此地救下凝尘姑娘,不过这样一来,她的情况就会十分危急了,如果不夜君那个家伙知道了是紫嫣然救了凝尘,回去之后他必定要将紫嫣然长老关在玉宇天牢最高的一层中。”叶华颜摸着下巴,仔细分析着这件事情,最后无奈道:“可惜我们也不能做什么,武尊强者都不能硬闯的地方,凭咱们的实力,恐怕还不够。”

    “你们有这份心就够了。”凝尘看了看眼前这些玄剑宗的弟子,心里忽然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一般,这是在离天宫生活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感觉,但她还是摇了摇头,紫嫣然的想法说了出来:“紫嫣然长老救我只为了不让我继续被蒙在鼓里,她不希望有人去救她,尤其不希望”

    说到这,她看了白阳一眼,这一眼中包含了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白阳自己知道。

    虽然那日在山洞中的疯狂已经过去了很久,但无论对于白阳还是紫嫣然来说,那都是两人心底最深刻也是最难忘的回忆。

    紫嫣然从小被当成鼎炉抚养长大,被灌输的都是为了宗门,为了宫主付出一切。她人生之中唯一一次属于自己的选择,就是把自己的长生真气交给白阳,救了他一命的同时,也把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了这个只认识数日的少年。

    于情于理。紫嫣然都不可能希望白阳为了自己去死,玉宇天牢九死无生,就算她再怎么认为白阳有潜力,有天赋,也不认为他能够在这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成长得足以挑战玉宇天牢。

    “此事暂且按下吧。”白阳心里叹息了一声,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道:“我们先将这场比试通过之后,再安顿凝尘。”

    “安顿?你们想把我的未婚妻带到哪去?”

    白阳这句话刚刚说完,不远处便是响起了一个极其低沉的声音,旋即,一道紫色气旋破空而来,满带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