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八章 苛刻的规则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八章 苛刻的规则

    听到孔墨衣的话,白阳不禁苦笑了一声。

    虽然他刚才用一只手就制住了忌无痕,但是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

    握住忌无痕手腕的时候,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但却是运用了自己几乎绝大多数的底牌,包括隐藏最深的金龙血脉。

    龙族的血脉之力太过强大,而且,它是不应该出现在人类身上的血脉。

    炎魔血脉虽然神奇强大,但是这天下间拥有火焰血脉的力量存在并不算少,所以炎魔血脉白阳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可是金龙血脉这种堪称逆天的血脉力量,就只有龙族才拥有,如果它出现在人类身上,那岂不是说明人类也能够继承妖兽的血脉力量?

    这种发现,绝对足以让大陆之上的强者们无比疯狂。

    血脉之力这种至高无上,得天独厚的天赋力量,是每个人都极为渴求的,纵然是武尊强者当中,没有血脉之力的也并不在少数,如果这种可以夺取其他生物血脉力量的方式落在其他武尊强者的手里,只要给了他们一个血脉之力,那么他们的实力就会有更加长足的进步。

    包括那些目前身在武榜之上,可排名并不算多高的武尊强者,一旦他们有了血脉之力,实力将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

    白阳之所以苦笑,便是因为主宰已经几次交代过,自己身上拥有神之力的事情绝对不可以让外人知道,否则的话,轻而被人抓去逼问秘密,重而直接会丢了小命。

    “白阳,那位凝尘姑娘的身上,确实有一道跟忌无痕心脉相连的咒术,这应该是极为古老的手法,除非找到修为高深的符文师替她除去咒术,不然的话,无论她现在身在哪里,忌无痕都会找到她。”

    叶华颜离开帐篷以后,声音颇为沉重,看了看白阳的表情,然后说道:“我的小师弟,你打算怎么办呢?”

    白阳叹了口气,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她丢下,师姐,拜托了。”

    叶华颜微微一笑,却是无所谓道:“这点小事,何必跟我说拜托。比起这来,师尊的伤势也是你去找人游说的吧?秋宗主亲自出手,还说这件事情要承你的情,我看呐,你这小家伙现在已经比我这个师姐强了太多太多。”

    白阳楞了一下,没想到吴烟宁的伤势居然已经被治愈了,而且出手的人还是被人称之为医圣的秋平凡。

    但他稍微沉吟了一声以后,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因为秋平凡肯出手治好吴烟宁,那必然是有他出手的道理,或者说是有人付出了足够让他出手的筹码。这个代价是什么,或者那个请他出手的人到底想要干什么都不重要,反正只要秋平凡没有恶意,那就无关紧要。

    “好了,先考虑一下比试吧,等到天黑,我们达到另一边的终点,这场比试就算结束了。我们现在手中有的铭牌并不算多,看来排名应该不会有多高呢。”叶华颜撩了撩自己的长发,语气之中带着那么一点惋惜。

    说到底,她还是希望玄剑宗能够取得一个好的名次,至少不要再持续这种被其他宗门欺压的局面。

    至于其他宗门的利益,对她来说没有任何的紧要。她是叶家的大小姐,就算有利益纠葛,那也是与叶家有关的事情,可是叶家又属于那种独于世外,不与太多宗门产生纠葛的家族,所以叶华颜才敢如此放心的跟着玄剑宗出战,甚至不给任何宗门的面子。

    但是玄剑宗的实力到底还是不如那些强大的宗门,这场比试,如果不出意外,玄剑宗应该会定位在一个不高不低的排名中。

    仔细想了想,叶华颜也是笑了,“反正现在这个局面算得上是聊胜于无,我们也不要太过强求。”

    “嗯,师姐你能这么想,那是最好的了。”白阳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眼孔墨衣,见她小脸上挂满了气鼓鼓的表情,便知道她肯定是又对自己有了什么不满的地方,不由笑着问道:“你这又是怎么了?”

    “你说我怎么了?你一声不吭的离开,走了这么多天没有任何消息,我哪知道你是死是活呀。”

    孔墨衣瞪了他一眼,对他的没心没肺感到十分无奈,但是一些狠话又说不出口,只能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淡淡道:“真不知道我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才会遇见你这种煞星。”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大陆。”白阳笑着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然后伸展了一下懒腰,发出舒服的一声叹息,随即轻声说道:“说起来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也真的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肚子也有点饿,有没有吃的?”

    “吃吃吃,吃死你!”

    孔墨衣瘪了瘪嘴,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些食物,话虽然说的不好听,但她还是很用心的去摆弄起来。

    在那茫茫大山中待了一年,她早已经学会了自己烹饪,也算是回应白阳偶尔嘲笑他们两人初次相遇的时候,自己被他烤的鱼给吸引下来。

    而且小黑它也一定很希望,我能够好好照顾自己吧。

    孔墨衣忽然想起自己的同伴,眼睛里闪了闪莫名的光芒,被她低头掩饰了过去。

    一边的白阳却是看出了这种眼神的意思,无声一叹后,默默向她的方向挤了挤,跟她坐在一起,笑道:“你弄的东西太难吃了,还是我来吧。”

    说罢,他还不等孔墨衣开口,就抢过了她手中的东西,并且极为熟练的烹制起来。

    玄剑宗的营地里,此时萦绕着一种让人十分安心的气氛。

    这第二场比试结束的很快,等到奇山古林中的弟子们迎来了再一次的日出以后,他们就发现,在奇山古林的出口处,已经等待着许多奇山宗之人,加上后面各种宗门的负责人,以及这次前来观看下一场比试的众多世外势力的代表,乌乌泱泱一大片的人将奇山古林出口处围个水泄不通。

    无情宗的花别情带领着众多弟子第一个离开了奇山古林,而他们手中的铭牌,自然也是最多的。

    所以这一次,无情宗便当之无愧的取得了第一名。

    众人似乎也对这个结果并不感觉奇怪。

    毕竟无情宗也是除了奇山宗以外,第二强大的宗门。他们的弟子素质十分之高,从花别情那淡定的气度,以及他隐隐约约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势中就能看得出来,此子未来必会成为无情宗的强大利剑。

    随着无情宗的弟子们离开奇山古林以后,森林里也陆陆续续走出了其他宗门的弟子。

    等到这场比试中还剩下的宗门都已经离开了奇山古林以后,奇山宗方面的接印者终于站了出来。

    更让众人感到惊讶的是,奇山宗方面派出来的接引着居然是护山长老,命黄泉。

    “你们都是这场战斗中剩下来的佼佼者,所以你们有资格进入下一场比试。”命黄泉站在这些宗门弟子的面前,目光随便一扫,虽然平淡至极,但却让那些弟子收起了面上的任何情绪,全都凝神听着他的话。

    命黄泉淡淡道:“下一场比试,自然就是传统的对战。由各宗门的弟子抽签决定出战顺序,胜者,给宗门计一分。败者,则扣一分。如果连续失败四局,那便等同于出局,直接取消这次比试的资格。”

    “黄泉长老,这种规则未免太过苛刻了吧?”

    一个小宗门的宗主脸色有些发白,鼓起勇气对命黄泉问道。

    命黄泉看了看他,虽然记不住这个人的名字,但却也知道,他们的宗门在这场比试中十分侥幸的取得了名次,尽管是末流,可对于这种小宗门来说已经是极其不易的了。

    在这种极其喜悦的关头上,命黄泉所宣布的规则,无疑是击碎了这名宗主的内心欢喜。

    连续失败四局就会出局,那岂不是代表之前他们的一切努力都已经白费了?

    这名宗主苦笑道:“实不相瞒,我们宗门的弟子实力,根本就不足以跟其他的宗门相比,这种情况,希望贵宗也能考虑进去啊。”

    “这样吗。”命黄泉看了一眼人群之中这个宗门的弟子们,那几个弟子被他的目光扫到以后,竟是心虚的低下了头,有些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命黄泉冷笑了一声,对那宗主说道:“本来你们已经取得了排名,按理来说,面对这种规则,你们该有特殊的权利。但是,这位宗主你该好好问问你门下的弟子,他们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得到的这些铭牌?!”

    “勾结古战深渊中的妖兽,并且以俘虏的生命做为交换,让那些强大的远古生物来替他们拿到铭牌?你来问问你的弟子们,他们心中可还有廉耻二字存在?”命黄泉的声音越来越大,说到最后几乎是厉喝出声,吓的那名宗主面无人色,几乎瘫坐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