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零九章 拔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 拔剑

    命黄泉的厉声呵斥,令那名宗主几乎坐倒在地!

    他目眦欲裂,看着自己那几名头都不敢抬起的弟子,喝道:“黄泉长老说的,可是真的?!”

    那几名弟子不敢吭声,但脸色全都是难看至极,此时此刻他们感觉到周围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根本连抬头都不敢。

    勾结古战深渊中的远古生物,甚至是妖兽来残害其他的参赛弟子,这样拿来的名次,实在是肮脏至极。

    已经有些气不过的弟子向他们投去极其鄙夷的眼神,一些脾气火爆的,则骂骂咧咧,向地上吐口吐沫,以表不屑。

    “这种人,依我来看,不如就取消了参赛的资格,直接驱逐下山。”无情宗权天心长老双手插在袍袖当中,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连语调都略显生硬。

    但他的话,却给那些宗门的弟子,判下了永久的罪名。

    被奇山宗驱逐出三陆会武?这可是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事情啊。

    从前那些比试当中,虽然也有一些弟子会施些小手段,可是这种与远古生物和妖兽勾搭的情况,确实是奇山宗开始主持这场天下盛事以来的第一次。

    命黄泉眼神平静,看着那几名弟子,缓缓说道:“你们手段虽然卑劣,但念在你们没有造成更大的祸害,便依权天心长老所言,将你们的比试名次取消,明日驱逐下山。”

    “黄泉长老!”

    那个宗主忽然抬起头,有些不甘的说道:“比试就是比试,既然是以性命相搏,那本就不该在乎什么手段!如果说我门下的弟子手段卑鄙,那无情宗的花别情又该作何解释?他一个地元境的强者,岂不是更不应该参加这种比试?”

    权天心眼睛一眯,看着那个宗主,眸光中散出杀机。

    他的话,显然是将无情宗给拖下了水。本来花别情的实力就是这次比试中的异端,而且,按照规矩来说,花别情确实不应该存在于这场比试。

    可是有些话,别人不说,那是因为他们不敢说,既然有人不敢说,那么这件事情,就该被众人给烂在肚子里。

    无情宗势力之大,仅次于奇山宗,甚至如果真的要撕破脸皮的话,这个天下第二的底蕴未必比天下第一差了许多。这也正是权天心的底气之所在,他收在袍袖里的双手慢慢伸出,微微笑了笑,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加深了几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命黄泉忽然看过来一眼,这一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但却包含了十分明确的警告之意。

    身为奇山宗的护山长老,命黄泉不在乎对方是谁,但只要敢在他面前撒野,就算是天下第一的陆狂人,他仍然敢于之过招。

    想起这位护山长老的某些传闻,权天心讪笑了一声,再次收起了手。

    而那个情绪激愤的宗主并不知道,就在刚刚场中两个人视线相交的时候,他的性命已经绷成一线。

    “这件事情,我们也有考虑。”命黄泉对那名宗主说道:“花别情的存在,虽然不太符合我们的规则,但是他却并未在这场比试中出手。也就是说,无情宗有这种成绩,全都是凭其他弟子的实力获得的,无论从那种方面来看,花别情的存在都比你们宗门这些弟子的所做所为,要光明磊落了许多。”

    听到这话,那名宗主张了张嘴,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是权天心却在旁边阴恻恻说道:“得了便宜就不要再得寸进尺,人的贪欲,往往是要命的。”

    那名宗主似乎也感觉到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无论他再说什么都不可能再有更改,也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即恶狠狠的瞪了自己门下几个弟子一眼,然后恭敬的对命黄泉说道:“黄泉长老,这次的事情,我们认罚,也希望黄泉长老能给我们一个体面的方式离开这里。”

    “嗯。”

    命黄泉点了点头以后便不再开口,他的目光扫了扫其他那些弟子,最后在白阳脸上停了那么一个呼吸,才悠悠转开,说道:“你们随我来。”

    这一大片通过了第二场比试的弟子,便跟着命黄泉一直走到了奇山宗的另一座名山,葬剑峰。

    关于这座山峰,还有一个传说,那就是奇山宗的开山祖师之一,心剑子曾经搜罗天下名剑,插在了葬剑峰的一面高壁上。

    他所留下的名剑,全都像是死了一般,留在山壁之上没有任何人能够取下来,直到无数年后的今天,那些曾经震慑一方的名剑都还孤零零的留在那山壁之上,仍然无人能够取下一把。

    之前也有论剑峰的人仰慕此山威名,来到这里想要试试能否拔下一把长剑,但是无论来者实力如何,又或是境界多高深,那些留在山壁上的名剑就像是与整座葬剑峰合成一体,根本就取之不走。

    久而久之的,这也算是奇山宗的一大奇景。

    来到葬剑峰以后,命黄泉没有急着安排接下来的事情,他看着那些弟子,说道:“这葬剑峰乃是心剑子前辈毕生心血所创造,你们之中若是有剑修,大可以在此地多多参悟,如果有机缘能够得其神髓一二,对你们的剑道修为也有极大的帮助。”

    此话一出,许多背上或是腰间挂着长剑的弟子都感到十分激动,甚至连林风都有些动容。

    “怎么了?”

    突然间,林风察觉到白阳的表情有些奇怪,以为他是有什么发现,不由好奇的问道。

    白阳摇了摇头,目光从不远处的一座山丘上收了回来,只当是自己眼花了。

    毕竟连主宰都没有发现到什么东西,他刚才看到的那个持剑的人影,应该也只是幻觉吧。

    在他们这支队伍前往更深处的山峡以后,方才那座山丘之上,出现了一个手持长剑的男人,他头上挂着一个古怪的面巾,似乎画着某种符号,若是白阳能够仔细观察的话,定然会发现,此人面罩上的符号代表着森罗圣殿那一股奇怪的势力。

    “找到了。”

    那持剑男人将自己的面罩摘下,露出一张颇为沧桑的面容,眼神深邃,但却像是一滩死水般平静非常,他呢喃了一声便坐在山丘上,将长剑搁在膝上,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御玄鸣的传人,看起来似乎有些不一样。不过,为了神的复生,我还是要扼杀你的未来。”

    “如果你舍不得,可以交给魔影去做。”

    一个极其古怪刺耳的声音,在他旁边响了起来,那是一团扭曲的黑色烟雾,在烟雾中,有两道猩红光芒静静漂浮着,就像是最邪恶的妖兽睁开了双眸,嗜血至极。

    持剑男人瞥了它一眼,随即道:“这是我的任务,自然要我亲自完成,你的气息容易被他们发觉,还是先离开吧。”

    “呵呵,大人,可不要小看魔影啊。”

    那团黑色的烟雾蠕动了几下以后,变成了一颗并不起眼的黑色石头,然后顺着山丘滚了下去,离开之前,它的声音飘进了男人的耳中:“我可会一直看着大人的英姿,大人千万不要偷懒啊,桀桀桀桀”

    持剑男人撇了撇嘴,握了握手里的剑,然后向着命黄泉等人离开的方向快速跃去。

    命黄泉带着众人穿过峡谷以后,来到一座巨大无比的山壁面前。这山壁上面密密麻麻插满了无数把长剑,但是因为岁月的腐蚀,很大一部分的长剑都已经失去了灵光,而最上边的那些长剑,则是与山壁的颜色连为了一体,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山峰上面长满了石刺,十分的渗人。

    可是那些剑修弟子看到这面山壁以后,无不是激动至极,盯着它看个不停。

    命黄泉停下了步伐,自己也抬起了头,看着面前这面山壁,淡声介绍道:“这便是心剑子前辈留下来的葬剑峰,你们如果有兴趣,大可以去试试能不能带走其中的一把。”

    众多弟子虽然心里有些激动,但是谁都没有第一个上山去拔剑。

    一来,葬剑峰的传说十分深刻,连论剑峰的那些前辈都没有能够拿走其中一把长剑,他们这些小辈又怎么可能做得到?

    二来,在场大部分都是少年,心里有一股争强好胜的劲儿,如果拔下来的固然是好,但如果没有能够将长剑拔下来,那岂不是在大庭广众下丢了脸?

    所以,命黄泉说完以后,并没有人敢上前尝试,气氛一时间有些冷了下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狂妄稚嫩的嗓音响了起来,随即窜出的是一个华服少年,他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些废物,连拔剑都不敢,还拿什么参加接下来的比试?没人敢?那我来!”

    他三两步窜向了那山壁,身形一跃而起,宛如大鸟般腾空踩在了山壁其中一把长剑上,借力使力继续向上攀登。

    看来他的心气极高,不屑拔那些下层的剑,他要拔最上峰的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