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章 剑神血脉的力量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剑神血脉的力量

    看到少年如同鸟跃长空般快速攀上那插满了长剑的山壁,在场许多少年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这种身法,可不是一般修者能够施展的。

    “他就是月寒少主?”

    花别情微抬着头,面无表情向身边的绝沛然问道。

    绝沛然点了点头,“此子便是那个名声极盛的月寒少主。”

    这个名声,指的自然是恶名。

    月寒少主此人从小娇生惯养,嚣张跋扈,年纪轻轻便已经算得上是恶贯满盈,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父亲势力颇大,恐怕他结下的仇家就足够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次比试他身边都跟着一名年纪很大的总管以及许多扈从,这些人的实力足够保证他不会被寻仇上身。

    花别情轻轻的嗯了一声,收回了目光不再去看。

    说起来,他与这位月寒少主也有些小小的摩擦,不过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如今花别情修炼大成,心性早已不同以往,也犯不上去跟一个纨绔子弟去计较些什么。

    至于月寒少主此次强出风头,花别情根本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因为他根本就拔不下来任何一把剑,纵然施展出绝妙的身法登上山壁巅峰,最后也只是徒增笑柄罢了。

    果然,当月寒少主登上了山壁的最高点以后,发现这里的风有些冷,这里的阳光竟显得有些灰白,那些本来明亮鲜艳的景色,在这一方天地之中,居然全都失去了颜色。

    他吞了吞口水,眼里露出了慌张的神色,但是一想到山下还有那么多双眼睛正在看着自己,少年人心中的好胜再次被激发,他侧着头开始搜寻起来,最后目光定格在了一把造型怪异的长剑上面。

    这把长剑的护手处,有两条向外延伸出去的金属饰物,但仔细看去就会发现那东西的形状居然像是某种生物的爪子。

    月寒少主向前走了一步,手掌伸出,在离那剑柄只有一丝距离的时候,他顿了顿,最后还是狠心握了上去!

    与此同时,山下的众多弟子眼里只看到山顶闪过一道极其刺目的光明,明亮得像是第二颗太阳!

    没有人能够睁开双眼,除了实力修为已经达到地元境以上的强者。

    命黄泉眼里流过一抹诧异,旋即拇指摁在自己的指节上,口中吐出一个十分奇怪的音节,仿佛某种古老生物的语言,这声音被他吐出以后,便逐渐扩散出去,化为了一阵惊天怒吼,将那耀眼的光芒给驱散。

    站在他身边的权天心眯了眯眼,表面虽然十分平静,但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波澜。

    一是为了那月寒少主居然可以引动名剑异变,产生如此浩大的天地异象,二是,命黄泉方才吐出的音节,显然是龙语的一种。

    龙族是妖族中最强大的存在之一,称之为妖兽中的帝王也绝不为过。龙语便是龙族与生俱来的一种特殊力量,它能够无需修炼便取纳天地间的力量,就像是一把钥匙,而这方天地就是一个宝箱,龙语打开了宝箱,那么里面的宝贝自然任其取拿。

    命黄泉吐出的音节瞬间驱散了满天光芒,那就是说明,他用龙语开启了某种跟光明有关的力量。

    等到那阵让人心惊胆战的光芒消失以后,站在山顶的月寒少主已经瘫痪在地,那把古怪的长剑并没有被他拔出来,但是它的外表却已经焕然一新,没有岁月侵蚀的痕迹,也不像其他的长剑一样,颜色与山壁一样呈现灰白,它就像是被灌入了新的力量,从而获得了全心的生命一般。

    那名面白无须的中年男人十分担忧的飞上了山顶,将已经吓傻了的月寒少主给接了下来,关切道:“少主,你没事吧?”

    月寒少主眼神呆滞,仍然看着山顶的方向,看着把那散发着幽光的长剑,然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一声嚎啕大哭来的太过突然,许多人惘然的看着他,有人不解,有人沉思,当然也有鄙夷。

    鄙夷的目光,自然是那些心知葬剑峰厉害的弟子,他们所鄙夷的,也是月寒少主的不自量力而已。

    “好了,还有没有人想要试试?”命黄泉挥了挥手,一股莫名宁和的力量笼罩了月寒少主,瞬间止住了他的哭声,但他的神志仍然有些不太清醒,命黄泉环视着在场其他的弟子,轻声问了一句。

    这一次,真的没有人打算开口了,因为看到了月寒少主的惨景,他们都觉得这葬剑峰有些邪门。

    人群里面,来自论剑峰的中年人剑七叹了口气,望着葬剑峰上的数把长剑,说道:“心剑子前辈果然非同寻常,他的境界,应该也已经如师祖一般,几乎要超越剑神了吧。”

    命黄泉并没有开口接话,因为他不知道心剑子这位奇山宗开山祖师之一的强者究竟达到了哪种境界,当然,就算是知道,他也不会考虑太多,因为修行就是一场向前而行的抗争,心剑子既然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人,自然没有太多必要再去提及他。

    剑七摸了摸自己身边那个名叫间儿的小童,微笑道:“间儿,这里有许多剑,甚至还有我们论剑峰都苦苦寻找的几把名锋,你要不要试试?”

    论剑峰剑胆,自然就是拥有剑道修者最强血脉的天才。

    但是这小童的年纪还太他茫然的看着葬剑峰顶那些灰蒙蒙的剑影,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权天心在一旁冷笑道:“素闻论剑峰剑道天下第一的威名,就是不知,这个小娃娃能有什么大本事。”

    剑七温和地笑了笑,他依然在抚摸间儿的脑袋,但是眼神里隐隐溢出杀机。

    他看了权天心一眼,不屑与之交谈,可是,权天心也感受到了这名剑者的杀意。

    “哼。”权天心冷冷一哼,抬头望着那些长剑,眼里的垂涎之色掩盖不住,便也将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花别情。

    但是花别情根本懒得看他一眼,只是自顾自的闭目养神,仿佛这场突然兴起的拔剑与他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命黄泉看到间儿以后,心里忽然一动,说道:“就让这孩子试试吧。”

    剑七拱手谢过了命黄泉以后,拉着间儿走出人群,然后蹲下身子整了整间儿的衣服,还有他的头发,微笑道:“就像是平时修炼那样,把剑叫来就好。”

    间儿懵懵懂懂,怯懦的点了点头,然后剑七回到人群去,眼神飘忽,随即锁定了身处于玄剑宗队伍里的白阳,莫名一笑。

    “林风,你得到了剑神传承,应该认识这两人吧?”

    金武看着间儿,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这小孩儿很厉害?”

    林风的目光一直在间儿身上,颇为凝重的点了点头:“这孩子是论剑峰的剑胆,那个中年人,则是当代剑神的徒弟,名叫剑七。”

    “剑神的徒弟,那岂不是很厉害?”金武楞了一下,然后问道:“剑胆又是什么?”

    林风闻言,正要开口,但间儿却已经抬起了小手,淡淡的眉毛凝成一团,随即又舒展开了。

    嗡嗡嗡嗡

    众人听到一阵极其混乱的剑鸣声,先是在人群里面,然后是那座巨大的山壁,每一把长剑都开始颤抖起来,就像是畏惧一般。

    林风瞪大了眼睛,低声道:“来了!”

    话刚说完,他腰间挂着的长剑第一个飞了出来,嗖地一声向间儿飞去。

    “不好,快躲开啊!”

    有些眼力过人的弟子发现这一幕,心地善良的已经喊出了声。

    可是那长剑速度太快,眨眼间就已经到了间儿背后。

    然而,他们意想当中的血溅三尺并未出现,只见林风的长剑就像是温顺的宠物一般,围绕着间儿旋转起来,时不时发出欢快的鸣声。

    但是这还仅仅是一个开始,人群中开始接二连三飞出长剑,围绕着间儿组成一片密集的剑网,十分壮观。

    他带来的震惊还不光是这些,那原来死寂一片的葬剑峰突然间开始颤动起来,脱落下无数的石渣跟灰尘。

    一把、两把、三把、四把无数把长剑从葬剑峰山壁上飞了起来,加入了间儿身边的剑网当中。

    这些长剑曾经都属于大陆上名震一方的强者,但是现在它们就像是小孩子手里的玩具,围绕着间儿的身体快速旋转。

    “这就是剑神血脉的力量吗?”白阳看到眼前这一幕,心里也有些震惊。不过让他颇为奇怪的是,自己的青天雪落剑并没有任何反应,相反的,处在他战晶碎尘里的青天雪落还发出极为不满的神念,像是在对白阳有这种想法而感到愤怒。

    “剑神血脉固然强大,但是可别忘了,这青天雪落已经与你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而且受过了神之力的沾染,它怎么可能随便向一个娃娃臣服?”

    主宰笑了一声以后,说道:“这葬剑峰上的名剑虽然很多,但最强大的那几把,都在顶峰上沉睡着。凭这小娃娃的力量,就算将它们唤醒,也不可能让它们臣服。”

    听到这话,白阳向葬剑峰上看了一眼,果然发现山顶的那些长剑并没有任何异动。

    可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出现的瞬间,一道乌光从葬剑峰山顶窜起,十分霸道的贯穿了天际!

    然后众人只能看见一道黑影从山顶出现,向着人群直直刺去。

    那个方向站着的人,正是白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