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邪剑贯日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一章 邪剑贯日

    奇山宗大殿里,秋平凡脱下了那身宽大威严的长袍,换了身极其家常的衣服,变成了一个充满亲切味道的男人,又或者说是父亲。

    他坐在椅子上,脸上始终挂着一些淡淡的笑容,在他身边还坐着一个人,或者说是一个女子。

    “幼心,若无事你该不会现身见我,说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绝不会有半点推辞。”

    秋平凡的眼神极其宠溺,看着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遥想许多年前在自己仍年少轻狂的时候,见到她娘亲时的模样,横跨时空的两张脸孔渐渐重叠,令他的笑容更加温暖。

    素幼心似乎也被这样的表情给打动,对待秋平凡平静冷漠的她,此时居然说不出那些决绝的话,她张了张嘴,最后无声的转过了头,看向大殿外那片天空。

    那里,有一道乌光贯穿天际,遥远的天空中那片厚厚的云层都被刺破。

    秋平凡楞了一下,随即说道:“这就是你想要求我做的事?”

    “那把剑,我不是对手。”素幼心很简单直接的说出了自己的顾虑,葬剑峰正在发生着某些事情,那件事情将会危及到她所关心的人,但是她没有办法,因为那把剑太强。

    秋平凡闻言,笑容微敛,说道:“命黄泉在那里。”

    素幼心抬起眼眸,那双好看的眸子里,闪过嘲弄:“他也不会是对手。”

    秋平凡沉默了。

    既然天下第八的强者都不会是那把出世之剑的对手,整个奇山宗内,确实也只有他这个天下第三才有资格出手。

    沉思良久,秋平凡点了点头:“我会出手,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素幼心抬起头,看了秋平凡一眼,忽然微笑道:“秋宗主,我以为这不是一场平等的交易,你应该并没有提出条件的资格。”

    “可是只有我能救他,或者说,救他们,不是么?”秋平凡也笑了,他很享受这种对话,因为只有这种时候,素幼心才会正视他。

    素幼心没有说下去,但她既无同意,也没有反对,只是指了指那道贯穿天际的乌光,然后就走出了大殿。

    秋平凡看了一眼素幼心没有动过的茶杯,无奈的笑了笑,站起身舒展筋骨,正视着那道乌光,喃喃道:“一出世就挑错了人,怪只能怪你的命太不好。”

    一阵很舒服的清风吹过,大殿里没了秋平凡的影子,但他的声音仍然回荡,再往天际看去,隐隐有一个身影站在乌光旁边,随意挥袖,便让一切重归平静。

    离开了大殿的素幼心坐在千明山最高顶的一棵古树上,白裙随风舞动,她晃悠着细长完美的小腿,笑眯眯的看着葬剑峰方向。

    葬剑峰山壁下,那道剑光直接奔着白阳而去,四周的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流动,白阳浑身动弹不得,但是意识却极其清醒!

    “邪剑贯日?”

    危机之时,命黄泉第一个反应过来,手掌一抓,眨眼间跨越了数步的距离握住那道剑光。

    可是这从山顶贯下的剑光有些顽固,纵然命黄泉是武尊强者,仍然感觉手中这道剑光巨力不可慑服,手掌一颤,险些让它逃了出去。

    但在下一刻,天空中出现了一声震爆,那道乌光被从奇山宗大殿方向飞来的青芒给震破,连带着命黄泉手里的剑光也跟着虚弱了几分。

    命黄泉楞了一下,松开了手掌,发现自己手里的长剑已经失去了灵光,不再有那种古怪的巨力。

    他看向奇山宗大殿的方向,有些不解,不过却还是将这把邪剑抛向天空,它像是有一种力量牵引似得,重新回到了山顶。

    另一边,间儿身边的那些把长剑也渐渐回到葬剑峰上,围绕着他的那密集剑网已然恢复了正常,有主之剑回到主人身边,至于葬剑峰上的许多长剑,他却是一把都没有拿走。

    众人仍感惊魂不定的同时,命黄泉挥了挥手,淡淡道:“好了,到此为止吧。”

    剑七走了出来,拉住茫然的间儿,随即走到命黄泉身边,冲白阳友好的笑了笑,说道:“这位小友,在下论剑峰,剑七。”

    白阳仍然处在方才那种奇妙的感觉之中,被剑七唤了这么一声,恍惚回神,看着剑七那张憨厚的脸庞,礼貌的回道:“玄剑宗,白阳。”

    “玄剑宗吗,原来是玄剑子前辈创立的宗门。果然,不负盛名。”剑七饶有深意的说完这句话,又对白阳拱了拱手,微笑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白阳正摸不着头脑,但命黄泉却在这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很幸运。”

    说完这句话,他也不解释什么,直接带领着这浩荡的队伍继续深入葬剑峰。

    “小子,你刚刚可真的是捡回了一命。”就在这个时候,主宰说道:“那邪剑贯日,想不到居然被封印在奇山宗。早知如此,我该更加收敛自己的气息才行。”

    白阳问道:“方才那道剑光,是冲你来的?”

    “严格来说,是冲着你我二人来的。现在我只是你体内的一道灵魂,而它想要神之力,自然就成了你的事。”主宰奸诈的笑了笑,然后又说道:“不过刚才如果不是命黄泉跟秋平凡同时出手,只怕你就熬不过这关了。”

    “那把剑这么强?需要两名武尊强者出手才能拦得住?”白阳看了看葬剑峰山壁的顶峰,有些茫然震惊。

    “邪剑贯日,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东西,它当年的主人也是名可怕的强者,如果不是这把剑后来反噬其主,恐怕那个家伙已经成为了封神者。”

    主宰叹息了一声以后,又道:“算了,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你知道的太多也没有好处,总而言之,以后到了这种古老的地方,我们还是低调行事为好,不然被人知道了你的身份是丢了小命才是大事。”

    白阳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他却没有发现,队伍后方的剑七始终在看着他。

    被剑七牵着的间儿好奇的眨了眨眼,说道:“师叔,那个大哥哥是谁,为什么你一直在看他?”

    剑七笑道:“他啊,他是师叔的师叔。”

    “师叔的师叔,那一定很厉害?”间儿瞪着大眼睛。

    剑七闻言,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然后说道:“厉不厉害不知道,但是,他的辈分在剑修之中绝对大得惊人。”

    众人随着命黄泉来到了葬剑峰山巅的一座巨大建筑之中,并且被安排了房间各自去休息,至于比试方面的事情,还要待下午时分才会揭晓。

    不过这次的比试,显然不像第一场时那样,由每个宗门选择出战四人,试探对手的实力。

    这场比试,包括花别情这种实力的强者,都会登场,也就是说,这将是一场不会有任何保留的较量。

    当然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在前面几场不遇见花别情这种变态,个别宗门还是能够拿到好名次的。

    所以许多人在此时都在祈祷,千瓦不要在比试的时候分到与花别情同一组里。

    “白阳。”

    属于玄剑宗的休息区内,气色已经好了很多的吴烟宁走到白阳身边,看着他问道:“接下来的比试,有没有信心取得好的名次?”

    “吴长老。”白阳站起身,说道:“如果你之前跟我说的事情是真的,那么我就必须要取得第一名才行。”

    吴烟宁点了点头,至于她曾与白阳说过什么,却是没有继续赘述,再说几句鼓励的话语以后便去与其他的弟子交谈了。

    “第一?白阳,你对自己还真是有信心啊。”

    等到吴烟宁离开以后,一个声音阴恻恻的响了起来。

    白阳回身望去,发现说话的人竟是慕容震。

    他虽然被孤立在一边,但却能够听到白阳这边的声音,冷冷地笑道:“就凭你的实力,也想得到第一?”

    白阳瞥了慕容震一眼,随即平静道:“慕容震,做狗就要有做狗的觉悟,你跟花别情的事情,以为能瞒得住所有人?你的主子还没发话之前,最好不要随便的对人龇牙。”

    慕容震脸色一变,阴沉的看着白阳,“你可不要信口开河,我虽然跟你有死仇,但却不代表我会做出危害宗门利益的事情。白阳,你该不会是自己勾结外人,结果还要诬陷到我头上吧?”

    白阳耸了耸肩,懒得再与此人废话。

    在奇山古林的时候,他可不是光跟凝尘在外面游荡,之前在寻找其他宗门踪迹的时候,他见到慕容震鬼鬼祟祟的样子,便跟踪他一直到无情宗的营地外,因为担心花别情太过强大会发现自己,才没有继续深入进去。但是仅凭这点,白阳也能够确认,慕容震绝对跟无情宗有所关联,但至于他们之间做了什么交易,暂且还是个未知数。

    “白阳,慕容震那家伙又找你麻烦了?”

    金武跟林风走到白阳身边,眼神盯着慕容震,似乎只要他敢有任何妄动,双方便会直接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