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痛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心痛

    “怎么,又要仗着人多欺负人少?”

    慕容震眯了眯眼,笑容有些阴森。

    白阳对金武和林风摇了摇头,道:“不必,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都会脏了我的手。”

    慕容震呵呵一笑,拧了拧脖子,说道:“希望在武神塔的时候,你的嘴巴还能够这么硬!”

    说罢,慕容震深深看了白阳一眼,转身离开。

    金武望着他的背影,不屑的啐了一口,冷哼道:“什么东西,众叛亲离,勾结外人,现在连他以前那一班跟班都把他当成瘟神,他还真以为自己仍然是以前那个可以仗势欺人的慕容少爷?”

    林风拍了拍金武的肩膀,道:“话也不是这样说,慕容震此人虽然可恶至极,但是我们也不要趁人之危,说这些风凉话。否则的话,我们又与他那种落井下石的浅目小人有什么区别?”

    金武闻言,也是讪笑了一声,随即对白阳道:“说来说去,他现在最恨的人还是你,你可要小心这家伙,等到武神塔试练的时候,千万别被他给阴了。”

    “我会的。”白阳点了点头,余光却是突然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身影,他转过头去,但那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白阳皱了皱眉,再次仔细在人群里搜寻了一番以后,确认没有再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以后,也只得作罢。

    “待会比试的顺序已经下来了,我们抽到的是第四场,对手尚未拟定,不过应该是四个宗门同时比试,从中选出两个宗门晋级到下一场战斗中,怎么样,你们都做好准备了?”

    这时候,换了身不同以往的紫色长裙的叶华颜走了过来,冲白阳等人微微笑了笑,轻声问道。

    白阳等人闻言,均是点头应声,就算有几名弟子的脸上露出一些不太自信的神色,但是言语上仍然充满了信心。

    “你们不必太过担心,既然排到了第四场,那就代表我们不会与太强大的宗门对上,前三场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看来这比试分配的长老心里也清楚我们玄剑宗的实力呢。”

    叶华颜说话之间,笑容中含着太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不过心思敏捷之人还是猜到,她对这种稍有轻视的行为感到了一些不满,但是总的来讲,那名分配的长老仍然是对玄剑宗照拂了不少,最起码没有让他们刚刚开始就身处恶战当中。

    白阳知道自己这个师姐心高气傲,对这场比试的一些名次自然是势在必得,不过这种时候,还是最好让她放下一些执念为好,于是劝道:“师姐,既然我们要第四场才会出战,不如先去观察一些其他宗门的实力,毕竟这场比试当中,他们都不会再有所保留,一定要使出全力战斗才行。”

    “嗯,有道理,我们想要从这些宗门中杀出重围进入武神塔,那就必须要有十足的准备。”叶华颜应了一声,但以她的聪慧,怎会想不到白阳这只是在故意转移话题?当下却也没有揭穿,领着这些弟子往外场的比试场地走去。

    这葬剑峰顶的建筑也是颇为宽广,内部空间极其巨大,能分出无数个部分来。内场自然就是留给这些参加比试的弟子们休息所用,而外场,则是接下来他们要战斗的地方。

    白阳等人随着人流走进了外场的场地,眼前是一座占地三分之二的巨大青石擂台,四周则环绕着圆形的场座,篆刻着流光异彩的符文用以保护场外的观战者。

    而那青石擂台的周围,也都摆放着一些用以防护的法器,以及布满了整座擂台的巨大符文,都代表着奇山宗对这次比试的重视,以及安全方面的严密。

    不过看到此时仍然没有太多人进入的比试场地,金武等人还是惊得一脸愕然,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愧是天下第一宗门,连一个比试的场地都如此大手笔,真想不到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到的?”

    叶华颜微笑道:“这只是皮毛一点而已,奇山宗真正让人向往的所在,还是那闻名天下的武神塔,若是我们有幸进入武神塔参与最后的角逐,你就会知道,这种传统意识当中的巨大,并不算什么。”

    听到叶华颜的话,林风和白阳对视一眼,都从她的话里捕捉到了些许暗示。

    白阳第一个想到了当初在玄剑宗时参加的外门大比,其中一场,便是进入真我镜的世界中与自己心底的邪恶战斗。那真我镜中都能开辟出一方世界,身为天下第一宗门的奇山宗为何不能将武神塔建立的更加强大?

    叶华颜带着他们来到一边的座位上找了个比较好的位置,等待着其他观战的弟子逐渐入场,场中渐满的时候,方才对几人说道:“第一场比试中参赛的四个宗门,你们绝对想不到。”

    “怎么?难道有什么奇怪的地方?”金武好奇心比较重,正打算刨根问底的时候,却是被身边的林风碰了碰胳膊,然后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林风则是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往参加比试的宗门入场处看去。

    金武调转目光,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竟发现了离天宫的几名弟子,忌无痕赫然就在其中!

    此时的忌无痕,已经不像在奇山古林中的那样阴沉冷漠,他一脸温暖笑容,走在离天宫的队伍最前方,目光随意扫过全场,却给在场每个人一种他的眼神就在盯着自己的错觉。

    但不得不说,此时的他,并不那么讨厌。

    可是知道他真实面目的玄剑宗众人心里都有一些发凉,或是反感。

    “这个伪君子,居然还有脸继续参加比试?”坐在白阳身边的孔墨衣不屑的撇了撇嘴,在跟凝尘仔细聊过了离天宫的某些所做所为以后,她已经对这个宗门不存在任何好感,尤其是对离天宫的宫主,以及与他同流合污的忌无痕。

    白阳道:“奇山宗可不会管这些,就算他们离天宫的事情暴露了,那也最多被人谴责为道德不端,可是那些女子的下场早已注定,事情也已经发生,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没错,更何况,这场三陆会武的本质也并非是你们所想象的那样干净,奇山宗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媒介,它将三块大陆中的宗门都聚集到一起,实际上,这只是那些宗门强者们互相倾轧消耗的一场比试,无论胜败如何,关乎于利益的分配,总是会有太多太多的黑暗。”叶华颜抱着手臂,轻轻说完了这段话以后,却是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说道:“但是离天宫的运气也到此为止了,他们第一场的对手便是无情宗,我不认为,在这几场比试里,离天宫能够敌得过无情宗。”

    叶华颜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许多开始还不解其意的玄剑宗弟子在这一点醒以后全都恍然大悟。

    是啊,离天宫虽然有忌无痕这张王牌捏在手里,但是他们的对手可是天下第二的无情宗,那可不是一个只有地元境强者撑场面的宗门。

    无论是无情宗大师兄花别情,还是其他的那些弟子,每个人都是身怀绝技,天资卓越,起码对上离天宫的弟子们,就跟捏死几条杂鱼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一想到这点,许多对凝尘的遭遇十分同情的女弟子便笑出了声,其中孔墨衣更是开心的翘起嘴角,哼哼着不知名的调子。

    看到她这副可爱的模样,白阳也忍俊不禁,转开了目光。

    可当他的目光在场中随意游走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身影忽然再次闯入视野,这一次,白阳确定自己绝没有看错!

    但是,那个人旁边,竟是坐着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

    元家,元布衣!

    “白阳?”

    林风察觉到白阳的目光忽然变得奇怪了起来,便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下去,发现到元布衣正一脸亲密,与他身边的女子说着些什么的时候,眉头顿时皱起,对白阳说道:“你别冲动,她是有苦衷的。”

    白阳听到这句话,恍然间回过神,脑海里面很多事情一瞬间就想通了,他转过头看着林风,平静道:“你早就知道?”

    林风张了张嘴,却发现在白阳这副表情之下,他说不出任何辩解的话。

    因为他确实无法理解那个女子,又或者该说,他不理解夏月究竟在想些什么。

    明明那么抗拒,明明不是本意,为何最后还是答应了元家的婚事?

    林风曾听说夏月前段时间亲自登门想要与元布衣解除婚约,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不为外人所知,但是包括横川城主元峥嵘在内,每个参与那件事情的人都说元布衣已经答应了夏月解除婚约的要求。

    但是消失了这么久的夏月,居然还是跟着元布衣一起来到奇山宗参加这场盛事,而且还是以这种亲密的关系。

    白阳见林风迟迟不开口,心里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颇为自嘲的笑了笑,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将背后的斗篷盖在了头上。

    正在跟元布衣说着些什么的夏月似乎有所感应,回过头望了望,但因为四周的人实在太多,她并没有发现之前那道目光究竟是从何而来。

    可是,心里为什么会有种很痛很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