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落焰门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三章 落焰门

    夏月收敛了一下心神,目光继续注视着那陆续进场的几大宗门弟子们,心里对这场三陆会武仍是有些震撼非常。

    不过她是随着那些世外势力而来,所以并没有赶上前两场的比试,自然也就不知道玄剑宗,以及白阳的事情。

    错过了那场比试,夏月心里也有些遗憾,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她并没有与玄剑宗众人会合,只是私下里与林风见过一面,并且与他说了些话。

    是以林风早就知道了夏月来到奇山宗,只是因为她现在的特殊情况,林风才没有敢与白阳提起这件事情。

    “那花别情实力之强,就算放在人才济济的东都大陆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离天宫忌无痕虽然有些特殊本事,可是对上他,仍然没有什么希望。”

    元布衣手里捏着一块玉牌,眯着眼睛,冷静分析了这场比试的结果,最后看了夏月一眼,忍不住笑道:“说真的,夏月,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在那人救了你之后,你仍然会选择跟我在一起。难不成,你真的倾心于我?”

    说话间,元布衣的身子向前探了探,鼻子喷在夏月白嫩的脖子上,令夏月的身体不自然紧绷起来。

    她冷着一张脸,躲开了元布衣如此亲密的举动,冷漠地就像是没有任何感情般道:“你的家族做过些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元布衣,你不要装出那副假惺惺的嘴脸。”

    元布衣耸了耸肩,“我的家族和我是两个概念,他们做的事情未必就经过了我的同意,不过现在看来,他们还是十分满意你这个媳妇的,不然也不会费尽心思做那种事情,逼你嫁给我。”

    说完以后,元布衣微微一笑,道:“我也不是那种喜欢乘人之危的人,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我当然也不会强迫你什么,你那个神秘的朋友,当初可是狠狠揍了我一顿呢。”

    看着元布衣脸上的可恶笑意,夏月转过了头,冷笑道:“现在的你可当初展现出来的不可一世真是两种性格,难怪外界说你是个怪人,真是讽刺呢。”

    元布衣咧了咧嘴,目光转向那巨大的比斗场,无声一笑后说道:“每个人都有一点小秘密不是么。”

    两人没有再说下去,因为那巨大的比斗场上,已经出现了一个披着斗篷的男人。

    “肃静!”

    一个极为严肃的声音,瞬间传遍全场,每个人都听到了这声低吼,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

    这名身披斗篷的男人,正是奇山宗的接引使者,斗篷下面他的脸上充满了冷漠,抬起头看着那些参赛弟子,以及看台上的其他宗门那些弟子,淡淡说道:“你们能够闯到这一关来,证明你们的实力确实过人。但是,孩子们,现在可不是给你们庆祝的时候。接下来的比试,才是考验你们每一个人的试练,你们将不会有任何秘密,也不该再有半点的隐瞒。因为,你们一旦踏上这个台子,你的对手就是你的死敌,他会撕碎你的喉咙,会击碎你的一切,而你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击倒他,或者杀了他!”

    听到这句话,全场安静了那么几秒以后,瞬间哗然起来!

    “无规则比斗吗?有意思。”

    叶华颜抿唇一笑,然后看了看白阳的方向,却发现他将自己笼罩在斗篷之下,看不清表情,顿时便楞了楞,随即眼眸微闪,挪到夏月那个位置看了一眼,对这情况也算是了然于胸,摇了摇头以后玩味道:“小师弟啊小师弟,果然你还是逃不了这一天。”

    “什么?”

    坐在她身边的姜无双转过目光,好奇的看着她。

    叶华颜微微一笑,道:“没什么,只是我们的小师弟是时候长大了呢。”

    “这第一场比试,由无情宗,落焰门,离天宫,不空流来参加比试。两个宗门分为一组,接下来我将宣布,这场比试的分组。”

    冷漠的接引使者将手掌摊开,一道光芒腾空而起,在他身前那片空间交织成密集的光网,化成了一道犹如幕布般的物体,然后星星点点散落在整个比斗台之上。

    大约几个呼吸过去,接引使者睁开双眼,他眼里的华光一闪而没,停滞了片刻后开口说道:“第一场比试,落焰门,离天宫!”

    那些等待在台下的四大宗门弟子此时脸上表情均是十分丰富,离天宫的弟子们却是欢呼雀跃了起来。

    因为他们避开了无情宗,与实力相对稍弱的落焰门进行战斗。

    这样一来,他们就有希望进入下一回合,如果到时候还能够避开实力过于强大的宗门,就等于得到了进入武神塔的资格!

    但反观不空流的那些弟子,却都是垂头丧气哭丧着脸。

    跟无情宗对战,几乎就等于奠定了他们的败局。

    “离天宫的运气还真是好的惊人呢,如此大的几率,居然让他们避开了无情宗。”

    孔墨衣叹息了一声,有些失望。

    旁边的金武也摇了摇头,道:“看来这是天都不绝他们。”

    “没关系,就算他们有机会进入到下一轮,也绝对撑不久,只有一个地元境强者支撑的宗门,绝对会被各方针对。”林风说道:“更何况,越到了后面,选择的机会就越少,无论遇见哪个宗门,以离天宫现在的素质,都绝对敌不过。”

    “没错。”白阳轻声说道:“而且,等到遇上我们,我们也可以将他们送回老家。”

    “白阳。”

    林风看了白阳一眼,眼神里面有些担忧之色。

    白阳却是对他笑了笑,道:“没关系,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我们都没有资格去左右些什么。”

    林风哑然片刻,想要劝解的话却是堵在喉咙里所不出口,一时间颇为沉默。

    等到台上的分组情况结束以后,那位接引使者表明再过一炷香的准备,这场比试就将要开始。

    比试的规则十分简单,击倒对方,或者杀死对方。无论哪一种,只要让自己的对手失去抵抗能力,那就算是赢。

    而根据双方的人数差距,各取其中六人来参加比试,也就是说,其中一方至少要赢下五局才能够获得比斗的胜利。

    这样一来,也是大大降低了类似于离天宫这种宗门作弊的机会。

    一个地元境强者毕竟还不是无敌的,仅仅靠他忌无痕一个人,还不能够撑起整个大局。

    忌无痕现在的脸色也是颇为凝重,正在对自己的那些师弟们说着什么。

    “怎么办,师兄,对面离天宫的实力虽然不强,但是他们有一个强大的地元境。这就代表我们的容错绿实在太低了。”

    一个落焰门的弟子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对落焰门的大师兄问道。

    那位落焰门大师兄叹息了一声,将自己的长袍脱了下去,露出里面的劲装,眼神中炙热之色一闪而过,轻声说道:“为今之计,也只有战了。”

    准备的时间过的很快,没过多久,那位接引使者便走上台,喝道:“第一场,落焰门,对离天宫!”

    “双方弟子,上台!”

    话音刚落,比斗台两侧的落焰门以及离天宫的弟子便走上了青石擂台。

    这一场自然不可能直接派出最强大的弟子出战,所以两人的战斗也只是互相间的一场试水。

    那名离天宫弟子表现的中规中矩,以定元境的实力,发挥出了极其不俗的战力。但是他的对手却是定元巅峰的一名强者,而落焰宗的弟子也都是身经百战,实力非常不俗,没过几招后,那名离天宫弟子便被击下了台,失去了比赛的资格。

    “大师兄,我”

    那弟子摔倒在地以后,被忌无痕扶了起来,脸上闪过了愧疚之色。

    忌无痕却是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已经尽力了,接下来看其他师兄弟的表现吧。”

    那名弟子闻言,也只好点头称是。

    离天宫第二场战斗,那名弟子的实力非常不错,将落焰门的弟子压着打,几乎了个半残,然后被他一脚给踢下了台。

    这等嚣张跋扈的行为惹得落焰宗的弟子们强烈不满,但因为这是无规则比斗,谁也没有办法去质疑什么。

    “放心,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找回来!”

    落焰门的大师兄眼神里面充满了恨意,将那被打的半残的弟子扶了回去以后,深吸口气,缓缓走上擂台,望着那些离天宫的弟子们说道:“落焰门,请教各位高招!”

    “呵呵。”

    忌无痕耸了耸肩,对其他几名师兄弟使了个眼色,然后亲自登上擂台,望着落焰门的大师兄,说道:“这位师兄,忌无痕,领教了。”

    两人谁也没有废话,直接开始了战斗。

    因为忌无痕的实力稍微凌驾了那落焰门大师兄一些,所以一开始那名落焰门的大师兄就没有任何保留,直接使出了全力去战斗。

    可惜他还没有进入地元境,纵然实力不俗,但也不是忌无痕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