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碾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四章 碾压!

    落焰门大师兄显然已经达到了无元化地元的境界,离地元境只是一线之隔,但是所谓一线,在境界差距面前,便是真正的天壤之别。

    忌无痕甚至都没有挪动过步伐,只是在原地笑着化解落焰门大师兄的种种杀招,眼神中不经意间流过了轻蔑的神色,却是暴露了他心底的不屑。

    “落焰门这位大师兄的根基确实扎实,可惜,对手是忌无痕啊。”

    看台上的人群中渐渐传出了可惜的声音,落焰门的弟子们也都是一脸沮丧,忌无痕的实力太过可怕,他们心里都清楚自己的大师兄绝对没有可能赢得了忌无痕。

    “这位师兄,何必呢?”

    忌无痕一掌挡住了落焰宗大师兄的攻势,冷冷一笑,说道:“本来你们这种实力的宗门,能够进入到这场比试中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何必要继续下去自取其辱?不如这样,我给你一个体面的方式,让你自己走下台去认输,我们大家都省了力气。”

    那落焰宗大师兄瞳孔一缩,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的师弟们,以及在看台上的宗门长辈,心头升起一分无力感。

    但等他看到了之前被离天宫弟子给打成了半残的师弟时,心底却又窜起一股火气,喝道:“忌无痕,不必多说,进招便是!”

    说罢,落焰宗大师兄向后退了一步,运起了落焰门不传之武技,焰落九天。

    炙热的火光化弧形,自落焰宗大师兄拳上出现,宛如一条怒世火龙,吞啸八方。

    “哦?这招不错。”

    忌无痕也向后退了一步,提元纳气,体内的地元之力源源不绝运上双手,浮现起耀目紫光,犹如一片氤氲流彩,给人极其神秘的感觉。

    看台上许多人已经惊呼出声,尤其是南荒大陆的那些弟子们,自是认得离天宫无上秘典,离天宝鉴中的绝学。

    “想不到他的离天宝鉴已经修炼到这种境界。”

    叶华颜唇角微敛,目光中闪过异色,不过却也并不算多么的吃惊。

    离天宝鉴虽然算得上是绝学,但是里面许多功法武技,仍然是借鉴其他宗门,纳百家之长凝聚而成的不伦不类的功法,身为东都叶家的大小姐,叶华颜怎么可能没见识过更加珍贵强大的功法?心里自然对这离天宝鉴瞧不上。

    不过,忌无痕的修炼天赋,却也让她心里暗暗警觉,然后下意识的看向白阳,唇角溢满笑容。

    是啊,比起修炼天赋,谁能有自己这个小师弟更加惊人?

    从天赋重新觉醒,一直到今日成为定元境的强者,他只用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甚至是两年不到,便已经有了如此成就,如果让忌无痕修炼的时间交给白阳,恐怕白阳能够拥有比他更加可怕的境界。

    这才是天才,这才是真正的天赋。

    正得意忘形,施展离天宝鉴的忌无痕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他在无意之间究竟惹到了一个怎样的怪物。

    “战局已定了。”

    看台的另一边,那个神色冷漠的接引使者看了看台上的情况,淡声自语。

    他的身边,站着的赫然是护山长老命黄泉。

    命黄泉轻轻点了下头,表示他也同意这一看法,因为忌无痕毕竟是地元境的强者,落焰宗那个弟子,天资是很不错,只可惜的是,他还不是地元。

    只要不是地元,任何天赋,天资,都会在真正的实力面前烟消云散!

    除非他能够拥有两种以上的血脉之力,成为天才中的天才,实力不能用常理来判断,才会有一点希望战胜地元境的忌无痕。

    可是,血脉之力已经是天下最难得到的一种天赐恩赋,两种以上的血脉之力,那得是上辈子做了何种惊天动地的好事,才能在此生有这种机缘?

    总而言之,在那落焰宗大师兄施展出落焰宗不传武技以后,这场比试的胜负,便已然决定了。

    他的焰落九天虽然是极其的精纯,而且威力也十分不俗,但忌无痕只是暗运地元之力,随意的使出离天宝鉴中某一个招式,就将他的武技给击破,并且让他肺腑受了不轻的内伤。

    将落焰宗大师兄击退以后,忌无痕仍是做出一副假模假样的嘴脸,微笑道:“这位师兄,承让了!”

    “噗!”

    落焰宗大师兄目眦欲裂,体内气流乱窜,张嘴之后,竟是喷出了一口鲜血!

    暗劲!

    许多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忌无痕虽然表面上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但实际他却在方才交手的时候,在落焰宗大师兄的体内种下了一道暗劲,这道暗劲在此时爆发出来,直接将其体内的经脉捣碎,让他变成了半个废人!

    落焰宗弟子们上了台前将大师兄抬了下去,望向忌无痕的眼神里充满了仇恨。

    “大师兄,你感觉怎么样?”

    下了台以后,一名弟子见大师兄呕血不止,赶忙问道。

    大师兄良久以后方才缓了过来,苦笑道:“我被他废了。”

    说完这句话,他的眼神微微灰暗,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一名修者,最残忍的不是死,而是被废去了修为。

    那些苦苦熬来的修为,被人一朝废去,等同于将他此生的心血努力尽数销毁。

    “忌无痕!”

    一名弟子看不过去,上台指着忌无痕,说道:“你明明已经胜了,为何还要用暗劲捣毁我师兄的经脉?!你这个卑鄙小人!”

    “哦?”忌无痕摊开双手,微微一笑,说道:“技不如人,现在又要血口喷人?你们落焰宗,原来是这种宗门吗?”

    “你放屁!”那名弟子目眦欲裂,正要说话,但是接引使者已经上了台前,对那弟子说道:“这场是无规则比斗,任何手段都是可以施展的,哪怕你用毒,用秘法,甚至是向某些邪神索要力量,只要你是凭借自身的实力击败,甚至击杀对手,从规则上来说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听到接引使者的话,那名弟子的表情渐渐由愤怒变成了不甘,瞪着忌无痕说道:“你会有报应的,你绝对会有报应的!”

    “呵呵,当然,每个人都会有遭到报应的时候,但我想,我该不会在这里跌倒,而那个让我有报应的人,也不可能会是你。”

    忌无痕无所谓的说完以后,便是走下了台。

    此时,离天宫已经率先拿下了两个胜利点,而且看这模样,落焰宗的弟子们几乎都无心恋战,从心态上来说他们就已经输了,所以接下来的那几场比试,也无非就是随意的过招,然后被离天宫弟子击败。

    金武看到接引使者最后宣布离天宫获得了胜利之后,忍不住说道:“这些人可真卑鄙,尤其是那个忌无痕,居然还废了人家的大师兄!”

    “忌无痕这一招其实十分巧妙。”林风叹了口气说道:“将对方的领头之人击败,便可大乱军心,这是一直以来都不曾改变过的事实,可是他的手段未免太过恶劣,居然如此阴毒狠辣。”

    “一个眼里只有胜利跟利益的人,无论是谁站在他的面前,都会被他不顾一切代价杀死。忌无痕就是这样的人,所以,这也不出乎意料之中。”

    白阳平静地说道:“放心吧,这个人的手段绝对不止现在展现出来的一点点,只要能够取得胜利,无论是多么肮脏的手段他都会去使用,现在我甚至觉得,如果花别情遇上他,两人间的胜负或许还不好说。”

    “那岂不是说,离天宫成了本届最大的黑马?”金武有些吃惊道。

    白阳点了点头,但随即又摇了摇头:“离天宫总体实力是他们最大的弱点,就算忌无痕能够用这种手段去击败对方最强大的一人,但是其他的弟子仍然会拖后腿,且继续看下去吧。”

    说完这句话以后,台上的接引使者便呼唤无情宗以及不空流双方上台。

    接下来这两方的战斗几乎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无情宗只是派出了六名最普通的弟子,就将不空流众人全数击败,别说是花别情,就连那个一脸冷漠的绝沛然都没有出手。

    也就是说,无情宗的实力,绝对可以碾压在场任何一个宗门。

    看到这一幕,全场每一个看台上的弟子都忍不住沉默了,没有欢呼,也没有惊叹,只有死一般的沉默。

    那个少年模样的花别情睁开双眼,往看台扫了扫,到了玄剑宗所在的位置时,他并没有任何停留,只是平静的越了过去。

    他在观察,观察在场的每一个人,这不是一种俯视,而是一种专注。

    实力达到了他这个境界,更是相信那传说之中的某些古怪事情,例如越境战斗,所以他将在场每一个人都观察了一遍,似乎并未发现有如此潜力的弟子。

    “师兄,赢了。”

    绝沛然看到最后一个不空流的弟子被击倒以后,淡淡的说道。

    花别情嗯了一声,收回了目光,但就在这时,他的双眼又忽然看向玄剑宗的方向,看向了那个一脸笑容的叶华颜。

    “叶家大小姐,恐怕会是一名强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