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开战!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开战!

    元布衣摊了摊手,对夏月露出了无奈的笑容,说道:“我已经不止一次强调过,我家族做的那些事情与我无关,就算你要恨,也要清楚自己恨的对象是否正确。”

    “不过。”他目光调转,看向了青石比斗台,微微顿了顿后道:“看来你对那个小子,确实有些不同别人的关注,但我不会对他做什么,毕竟你我现在的关系,也与以前不太一样了。”

    对于元布衣这种放肆的话语,夏月没有任何表示,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青石高台,只是眼神里的担忧还是暴露了她现在的真实心境。

    已经这么久不见白阳,她根本不知道白阳现在的实力有了什么样的进展,心中想着或许他不过还是那个罡气境的少年,最多也只不过能够达到定元境,又如何能是那个宁曦公主的对手?

    “怎么,担心他?”

    元布衣看了看夏月的表情,嘴角微翘,轻声说道:“你该担心的是那个宁曦才对。”

    “你说什么?”

    元布衣的声音实在太夏月并没有听清楚,很是不耐烦的皱紧了眉头。

    而元布衣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将自己的话重复一遍。

    有些话,说出一遍就已经是逾越,元布衣不会自己打破自己的规矩,尽管现在坐在他身边的夏月,就是他的家族打破他的规矩以及他的诺言换来的。

    规矩便是规矩,有人遵守,方才有意义。

    元布衣眯了眯眼,看着青石比斗台上的两个身影,隐约觉得那个微笑的少年有些熟悉,却又说不出来究竟在什么地方,何时见过一面。

    台上台下,各人怀着各种心思,认出白阳的人都会忍不住惊呼这少年不就是之前第一场比试时杀出的黑马选手,一鸣惊人击败唐梦星的那个家伙?

    想起那一场堪称摧枯拉朽的战斗,有些人已经开始可怜起宁曦了。

    然而还是有很大一部分人不认为白阳能继续重演当日的奇迹。

    因为宁曦如今也算是小有名气的强者了,在第二场奇山古林的考验里,她以一己之力,剿灭了某个小宗门的所有弟子,上下全灭,共收获了三十余块铭牌,此举迅速在各大宗门间传开,算得上是奇山古林里发生的大事之一。

    而宁曦之名,也在那时起传遍了各个宗门的情报负责人手里头。

    对这个神秘的女子,许多人深入挖掘了一下,发现她的身份可真的不简单,南荒皇朝的公主,前离天宫长老之徒,现在又是紫气山庄的某位长老的关门弟子,地位和身份都决定了她的特殊。

    所以很多人都对宁曦有着莫大的信心。

    看台之上,那些宗门之主看到青石比斗台上对望的两人,有人发出笑声,道:“这个小丫头,应该是一人身占三门绝学,算得上是这场比试之中的异数了吧。”

    “异数虽称不上,但是在定元境的弟子之中,她的实力绝对算得上是拔尖,就看那个击败了唐梦星的小子还能不能再创奇迹吧。”

    一个颇有资格的门主笑着说道。

    在他们身边,紫气山庄那位带队的女性长老也在列,她眼神有些古怪,偶尔瞥向青石比斗台,偶又看向了另一处看台方向的秋平凡,似乎有些踌躇和不安。

    不过,并未有人察觉到她的异样,每个人都在关注着台上的两个仿佛凭空杀出来的新星,一个是在奇山古林里连斩三十余名高手的南荒公主,一个则是以雷霆之势,剑败唐梦星的新锐,这两者之间的战斗,倒是让许多人的目光为之吸引了过去。

    “白阳!”

    沉默了不知多久,宁曦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同样也是她恨之入骨的名字。

    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无时无刻不在增强自己的实力,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只为了在未来某一日,遇见那个曾给过她无限耻辱的人,将这些耻辱一百倍,一万倍的还回去!

    现在白阳就站在她的面前,宁曦心里的恨意几乎再也藏不住,瞪着白阳冷笑道:“我还愁找不到你,想不到你现在自己送上门来。”

    “如果这就是你对待老熟人的态度,我可能会有些伤心。”白阳耸了耸肩膀,微笑道:“也许,咱们该叙叙旧?”

    “白阳,你就趁现在还能说话,尽管多说几句吧。因为很快我就会让你永远都说不了话,永远!”

    宁曦冷声说罢,两手一挥,火光乍现,便是一杆通体赤红的长枪出现在手中,令她浑身光芒照人,宛如欲火重生的女武神。

    这威风凛凛的姿态,令看台上传来一阵叫好声。

    宁曦本来就是个美人,虽然性格极为恶劣,不过每个人都喜欢欣赏美好的事物,一个娇滴滴的美女手持长枪厮杀对战的场景,看台上那些弟子们还是十分想看的。

    听到那阵阵叫好声,宁曦面无表情,但嘴角仍是露出了得意的弧度,望着白阳说道:“当初你的实力确实比我强,但现在我已经修到了定元十段,离巅峰只差一步,若你肯跪下来向我磕头求饶,我还会考虑饶你一条贱命!”

    “否则”

    “否则如何?”

    白阳笑眯眯的看着宁曦,然后摆了摆手,说道:“虽然你我之间称不上了解,但是你的性格我也算略知一二,今日若是你占据上风,根本不会给我任何活命的机会。因为你害怕我,你也害怕那个站在我背后保护我的强者。”

    提到素幼心,宁曦的眼神闪了闪,想起当日素幼心展现出来的可怕实力,咬牙说道:“是又如何?这里可是奇山宗,天下第一宗门,你背后的强者就算再怎么放肆,也不敢到这里来兴风作浪!在这个比斗台上,只有你我!”

    “是啊。”白阳点了点头,露出一个让宁曦比较慌张的表情,淡淡说道:“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

    话音落,剑光现!

    一枚雪白光芒,自白阳身后倏然出现,旋转着冲向了宁曦。

    数丈距离眨眼横跨,宁曦看到那雪白剑光到了面前时,虽未做到及时的反应,但手中那把通红的艳丽长枪竟是自主上挑,将那雪白剑光弹飞向一边。

    铛地一声!

    那雪白光芒变为了一把长剑,钉在了地上。

    可还不等宁曦缓过气来,白阳已经横跨数步,一把将青天雪落剑拔了起来,起手便是玄月衍天剑谱中的招式,葬月斩苍龙!

    一声龙啸遍及四野,宁曦眼神一凛,手中长枪化为火焰光芒,与白阳手中的青天雪落剑撞在一处,两股不同的能量爆炸开来,使得整个地面都开始了细微的波动。

    若非这附近都有符文结界保护,光凭两人这一招震荡过后的能量爆炸,都能将整个青石擂台够摧毁。

    看到这如此火爆的开局,看台上面传出了更加激烈的欢呼与讨论声。

    先前那些场比试说起来都太过枯燥,突然之间有这样激烈的打斗,当然让人觉得耳目一新。

    宁曦感觉到自己握枪的双手传来微微酸麻的感觉,眉峰皱起,冷声说道:“看来这段时间你也并不是在虚度光阴啊。”

    “彼此彼此。”

    白阳见首招失利,也有些惊讶宁曦的实力进长居然如此迅速,短短一年的时间,居然能跟自己不相上下。

    要知道,他可是几乎占尽了天地气机,甚至将那魔吞之地中的地脉汇处吸了个干净,才有了如今这身恐怖的修为,但是宁曦只不过修炼了一年多的时间,居然能够在进度上与他持平,怎能让白阳不感到些许的惊讶?

    但惊讶归惊讶,白阳心里仍然是一丝慌张都没有,表现出了极度的沉稳,向后稍退半步,挥动手中长剑,玄月衍天剑第二式,醉月风骨上手!

    看到这一处,看台上许多使剑的强者终于忍不住了。

    “这是绝对是秋剑之招,御玄鸣前辈的弟子?”

    “不可能,御玄鸣前辈失踪多年,他的玄月衍天剑早就该失传了,且再看下去!”

    那些剑道高手几乎激动的不能自已,玄月衍天剑再出世,这对于所有剑修来说都是一件大事情,可是,这个玄月衍天剑的继承者却是个小鬼,让许多人心里惊讶的同时,也在怀疑玄月衍天剑的真实性。

    “蠢货,真是一群蠢货。”

    一个老者看到那些人在讨论玄月衍天剑的真假,忍不住吹了吹胡子,不屑道:“醉月风骨的剑招与剑意,这天下间只有他御玄鸣一人能够拥有,如果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就能将他复制甚至模仿,御玄鸣的不输剑神之名岂不是个玩笑?”

    冷笑两声以后,老者居然看着台上的发展,眼神里面充满了赞赏。

    白阳使出这一招醉月风骨以后,整个人的速度提升到了最快,几剑下落,便将宁曦逼至后退,眼神里面满是惊慌,不过宁曦显然也有底牌未尽,目前看来,两者之间的胜负还真的不太好说。

    “白阳,你以为我这些年都是白过的吗?”终于,宁曦嘶声说着,眼神里闪过一抹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