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七邪兵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七邪兵

    宁曦的声音未落,她手中那把红色的长枪便已经自动向前数寸,嗡嗡作响!

    白阳皱了皱眉,看着那把红色长枪,忽然有些熟悉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像是,这把长枪与他有某些关联,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不够,还不够!

    宁曦娇喝一声,体内真气爆涌而出,将全部的力量都倾注在那把火红的长枪内,使它的光芒越来越耀眼夺目,隐隐给人一种有比耀阳争芒的错觉。

    看到这一幕,终于有一些人忍不住惊呼了起来。

    而这一些人,更是在场身份最大的人物。

    “祸世邪兵!”之前点评白阳剑术的那名老者眼中含煞,怒视着青石比斗台上的这一幕,下巴跟嘴唇上的胡子都因为愤怒而颤抖着,看起来颇为滑稽。

    但是他的情绪波动却并没有让人感到奇怪,因为很多人都怀着与他一样的态度,对于青石比斗台上出现的这一幕十分愤慨。

    “难怪。”

    直到此刻,叶华颜才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先前她便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宁曦能够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有如此之大的进步,纵然她是天之娇女,帝王之后,但是如今南荒皇室已经日益衰落,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她培养成这么恐怖的强者,而离天宫与紫气山庄,自然也不具备这种能力,纵然具备,他们也不会这样鲁莽的将所有资源倾注在宁曦身上。

    那么宁曦这身修为最好的解释,就是她自身有所奇遇。

    或者说,她曾经遇见过什么东西,又或是什么人。

    现在看来,她手里那把兵器,就已经说明了一切的问题。

    “师姐,难道那是?”林风不太肯定的看着叶华颜,眼神有些忧虑。

    叶华颜难得一改那副淡然优雅的表情,有些凝重地点了点头:“没错,就是祸世邪兵,而且还是邪兵中比较高级的一种,若是以我们所熟知的境界来分的话,可能已经达到了通天级,是真正的珍贵灵宝。”

    “这种邪兵的铸造方法不是早已失传了吗?难道当今世上,还有人继续钻研这种东西?”

    金武家族对这方面有些研究,他知道祸世邪兵的厉害,而且光听这个名字,便知道宁曦手里的长枪绝对不是好惹的,只是他有些困惑,这种早几百年就该灭绝的武器,为什么还会出现在大陆上?

    叶华颜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这世间的一切,我们所见的不过只是冰山一角,当年祸世邪兵在大陆上最为盛行时,它的背后还牵扯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只不过后来随着那些铸造邪兵的炼器师被全世界通缉追杀,这桩秘密自然就随之消亡了。”顿了顿后,叶华颜凝视着宁曦手里把那长枪,有些担忧道:“希望这把祸世邪兵的出现,跟当初那个已经被掩埋的秘密没有关系。”

    “这场比斗必须要停止!”

    天剑门的萧昆仑站起身,脸色极沉,一字一顿道:“祸世邪兵出现,这已经不再是关乎于比斗的事情,而是危及大陆存亡的要事!”

    “年轻人,不要太过急躁,什么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谁又能说,祸世邪兵就一定是邪恶的?如果在好人手里,那它就是正道的力量,如果在恶人手里,那才是为虐的魔兵。”权天心抚掌眯眼,一副以旁观者角度分析般说道:“这个宁曦,在我看来还算是不错,手持这种级别的武器还没有伤那小子的性命,这难道不能说明,邪兵在她手里是属她自己控制的么?”

    萧昆仑毕竟年纪尚轻,比起权天心这种老狐狸,无论是阅历还是经验都少了太多,他从小学剑,至今能够有堪比各大宗师的修为,那就代表着他在为人处事方面肯定会有许多欠缺,比剑法,权天心或许要输他一筹,但是比起斗嘴和勾心斗角这种事儿来,萧昆仑只不过是个黄口小儿。

    “小子,这老东西虽然可恶,但是话说的还不错,正邪之说自古便存于人心,一念正一念邪,没什么好辩论的。”

    就在这时,一个满头鹤发,但却精神抖擞的老者笑着说道。

    旁边的权天心瞥了老人一眼,讥讽笑道:“肖云松,说这些话之前,你可别忘了你的身份。盗天门的大长老坐在这里大谈正邪善恶,你还是先对那些当年被你夺了自身气运的人说吧。”

    盗天门大长老?

    许多还不知道这名老者身份的人忍不住侧目过去,眼神里充满了惊疑不定。

    盗天门这个宗门来历可不就连许多名震四方的强者,都曾经遭到过他们的毒手。

    这个宗门,专以那些自身气运强大到足以改命的天才或是强者下手,将他们的气运盗取过来,加持己身。这是一种堪称偷天换日的行为,而且夺走原本属于别人的气运加持在自己身上,这显然会对气运的原主人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所以盗天门的名声一直都不怎么好。

    对于权天心的嘲讽,那名叫肖云松的老者无所谓的笑了笑,对于这种嘲讽,他早就不知道听了多少遍,听的耳朵都长了老茧,可真正能够奈何得了他,奈何得了盗天门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肖云松手指敲打着自己座椅的把手,微笑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把祸世邪兵,应该就是七邪之一的血狱王枪吧。”

    权天心默不作声,只是眼神有些阴沉。

    七邪兵,那是可以追溯到太古时代的邪恶兵器,是由那些专门铸造这类邪兵炼器师倾尽心血打造而成。

    而且,更主要的是,七邪之一的邪剑贯日便封印在葬剑峰的山顶。

    “如果你非得要说这件事情与我们无情宗有关联,那我们也无话可说。”权天心看了看肖云松,无所谓道:“邪法末日确实在无情宗,但这把邪枪血狱,可跟无情宗没有任何的关系。”

    “是这样最好。”

    肖云松眼神一闪,冷冷地笑道。

    一边的萧昆仑也算是听明白了两人的争执,原来那宁曦手中所握的长枪,正是大名鼎鼎的七邪兵之一的血狱王枪。这种级别的兵器,会出现在一个定元境的弟子手里确实有些古怪,而且从这些大人物的表现来看,这件事情里面处处都透着诡异的味道。

    “比试继续。”

    本来,看到邪兵出世,接引使者就有上前阻止这场比试的意思,不过就在他打算上台的时候,青衣长老忽然出现在他身边,低声对他说了几句话,他才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并且吩咐这场比试可以继续下去。

    “开什么玩笑?”

    金武听到接引使者说出比试继续这种话来,不由得微微一呆。

    林风也皱眉道:“邪兵现世,不是应该将持有者先拿下么?”

    叶华颜摇了摇头,叹息道:“奇山宗不会管这些,他们只是负责让这场比试顺利运行下去。更何况这可是无规则比试,连向邪神索要力量的诡异咒法都可以被允许,一把邪兵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听到这话,玄剑宗这边的人全都陷入了沉默。

    现在他们也只能寄望于白阳能够将宁曦击败。

    青石比斗台上,白阳皱眉望着那把血红色的长枪,感受到了一股极其邪恶而且熟悉的压迫感,便知道这把长枪肯定是与凶剑屠世相差不多的东西。不过这把长枪的气息显然要比屠世重剑更加古老,也更加凶悍。

    比起它来,屠世就像是一个初生婴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小子,当心了,这长枪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主宰的声音忽然响起,带着强烈的警告意味,对白阳说道。

    白阳闻言,知道以主宰的性格绝对不可能无的放矢,问道:“我该怎么做。”

    “尽全力吧。”主宰声音凝重,“这把长枪是当年某一群狂热魔教信徒打造的七把邪兵之一,名叫血狱王枪,是当初进献给某位魔门强者的礼物。那名强者当时已经有了圣者的修为,持着这柄长枪大杀四方,最后竟是被它反给控制住,成为了一个只知道杀人的机器。”

    “也就是说,这把长枪有提升人实力的效果?”

    白阳问道。

    主宰说道:“不光是提升实力,它可不仅仅是兵器,更像是一种邪恶的生命。现在这个小丫头根本没有实力控制它,所以,你们两人之间的战斗一直都是血狱王枪在主导。”

    话刚刚说到这,宁曦便是挥动那宛如烈阳般耀眼的长枪,枪锋一抖,宛如毒蛇吐信,极其刁钻的刺向了白阳周身要穴。

    白阳回剑下防,随手又是两剑点在了长枪之上,果然发现了长枪上的力量比之刚才有了不少增长,而且宁曦的双眼也渐失清明,似乎是受到了长枪中邪恶力量的控制,正在逐渐迷失自我。

    “当心!”

    就在白阳紧思应对之策时,主宰的一声提醒让他回过神来,却发现宁曦正催动血狱王枪中的邪恶力量,旋即化成了一只通体血红的八首怪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