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一章 胜!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一章 胜!

    八极王蛇冲向白阳,同时也等同于用自己的身躯硬抗那组成了一大片翻涌浪潮的剑气。

    剑气浪潮之中,绞杀的力量几乎能够让一切湮灭,纵然八极王蛇乃是魔门圣者遗留下来的强大武技,可它毕竟不是由真圣那种境界的强者施展出来,自然也就没有传说中毁天灭地的无限威能。

    所以,它受到宁曦的自杀式袭击的命令以后,一头冲向了剑气潮汐中,被那层层叠加的恐怖剑光瞬间斩下一头。

    八条蛇首断了其一,其余的蛇首顿时嘶嚎起来,庞大的身躯开始抽搐,隐隐约约有要挣脱掌控的感觉。

    但是宁曦也不是省油的灯,她得到这血狱王枪之后,并非第一次使用八极王蛇,对王蛇的控制自然有许多心得。更何况,这把血狱王枪,并非是她的奇遇得来,而是有人将王枪交给她,并且也交给了她一套控制和激发八极王蛇能力的秘咒。

    这个秘咒的使用代价极为可怕,所以宁曦至今也没用动用过,但是如今对手是她最恨之人,同样也是一名不可忽视的劲敌,再保留实力无疑是自寻死路,是以,宁曦手握王枪,加大对八极王蛇的控制力,同时将体内的力量缓缓引导至王枪之内,以血狱王枪做为中枢,口中默念起那激发八极王蛇强大潜力的咒术来。

    顿时间,有所退意的八极王蛇蛇首同时凝住,最后缓慢的抬了起来,那先前还充满浑沌与畏惧的蛇眼中,渐渐出现了俯瞰苍生的漠然感。

    那是一种来自于上位生物对于卑微生命的漠然感,如同太古时期最强大的龙族,在看一只蝼蚁般盯住了白阳。

    唔!

    宁曦口中默念有词,但同一时间,强大的力量奔走于经脉内的后遗症也让她呕出了一口鲜血,这口鲜血喷在了血狱王枪上,让这把古老邪兵的色彩变得有些莫名鲜艳起来。

    只是这种鲜艳,却令人有些烦躁欲呕。

    她看了眼仍满脸镇定的白阳,抹去嘴角的鲜血冷笑道:“现在这八极王蛇的远古神念被唤醒,你拿什么跟这种级别的古老生物斗?”

    白阳没有吭声,运转潮汐剑式,一边攻击那变得更加强大的八极王蛇,一边思考着对策。

    如今宁曦看起来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施展那秘咒以后,脸色便是已经苍白至极,看不出半点血色,白阳心中确信她坚持不了太久,那么这场比试唯剩的就是击败眼前这只八极王蛇。

    这八极王蛇虽然气势比起刚才有了很大不同,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是变的更加狡猾起来。

    蛇性狡诈,这招式化灵同样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白阳掌控潮汐剑式,与这八极王蛇你来我往,几次试探以后,心中已经有了定数。

    “这小子要反击了。”

    看台上,密切关注着白阳动作的老者一拍大腿,笑得竟如同孩童般开心。

    剑七以及萧昆仑等人也发现了白阳的不同之处,最明显的就在于他运剑的气势忽然从宁静淡泊,转向了雷霆般的迅猛。

    仔细观看良久,剑七方才惊讶道:“这小子藏的好深啊!”

    萧昆仑离剑七不远,听到这声惊叹,百思不得其解的他赶紧凑近了几分,虚心问道:“剑七前辈,你可是看出了什么端倪来?”

    白阳所使的剑招剑意,都有几分御玄鸣的影子,剑七身为论剑峰弟子,自然看得通透,萧昆仑虽然是天剑门最年轻的长老,习剑的天赋不弱于剑七,可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了,没有见过御玄鸣的剑意也是自然。所以,剑七思考了一下,还是微笑着对他解释道:“这少年所使的剑招,乃我论剑峰一名前辈高人所创,这套剑招修习起来极具难度,而且从来不会外传,所以我看见他能将其融会贯通,也有些惊讶。”

    萧昆仑恍然,再看向场中,发现白阳已经将那潮汐剑招渐渐散去,整个人傲然挺立,面对八极王蛇种种攻势,只是以轻灵飘逸的身法继而躲避,时不时抽出手来以剑锋相碰,也只是稍加试探,并没有真正出手。

    不知不觉,数十招消耗过后,白阳虽不见气竭之象,但胸膛起伏已比之刚才更加剧烈了几分。

    宁曦自以为稳操胜券,笑容不知不觉也是多了起来,目光冰冷的望向白阳,一字一顿道:“当日你在白家给予我的那些耻辱,今天我就要拿你的血来一寸一寸洗刷干净!”

    说罢,她竟靠着这段时间调息恢复了许多体力,手持血狱王枪再次向白阳猛击过去。

    面对八极王蛇跟宁曦双重攻势,看台之上许多人都不禁担忧起来,孔墨衣惊呼了一声,随即赶紧掩住嘴巴,但眼神里的惊慌仍然掩藏不住。

    她知道白阳的实力,同时,她也是最了解白阳暗藏底牌的人,想起在过去那一年里他堪称变态的进步,心里那点慌张慢慢消散,但还是紧紧盯着青石比斗台,双手握紧在胸前,紧张的不得了。

    在沉默了半场比斗过后,面临两重攻势之前,白阳终于甩了甩长剑,开口说道:“这八极王蛇虽然实力强大,你也确实照比当年有了很大的长进,可是,借助邪恶力量提升自己,终究不是修行正途,这一场从开始时,便注定了你之败局。”

    说到这里,白阳剑锋微转,做了一个很简单的动作。

    挥剑!

    再挥剑!

    没有什么绚烂的剑光,也没有惊人的剑气,只是两次挥剑动作,便让八极王蛇再断两首,恐怖的嘶嚎声回荡在整个比斗场内,让人闻之胆寒。

    随即,白阳动作不停,剑锋调转,横拍出去,一下便拍在那惊呆的宁曦脸上,啪的一声,将她的脸蛋抽出一条红印,使她回过神来,怒气更盛!

    “很生气?很愤怒?”白阳眼神一沉,“这血狱王枪如此嗜血,为了培养它跟你的默契,恐怕你没少乱杀无辜吧?”

    拥有屠世重剑的白阳自然知道这种邪兵需求的是什么,是无穷无尽的杀戮和鲜血!

    屠世重剑尚且如此,这更加古老强大的血狱王枪,又怎么可能是一把简单的兵器?

    几乎从一开始白阳就看得出来,这把血狱王枪一定是吸收过数以万计无辜者鲜血,才有可能达到今日这种强大的地步,才有可能无视修者的实力,让宁曦控制八极王蛇这种堪称禁忌之招的存在。

    宁曦抹了抹脸上被抽到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感令她脸色阴沉,冷眼看着白阳,不屑道:“少在这里装模作样,哪一个修者有今日的成就,手里头会不造几分杀孽?我只不过是另辟他径,迟早会有比你更强的实力,所以别跟我来那一套所谓的仁义说辞,你也不配。”

    白阳摇了摇头,这宁曦现在显然已经进入了一种魔征的状态,已经是无可救药。

    “怎么,想为天下除害?白阳,你不是吧?”宁曦冷笑道:“当初在白家之时,你仗着自己身边有天元境高手保护,可是嚣张的很呢,现在居然也装起正人君子来了?真是让我恶心!”

    “宁曦,杀人者,人杀之,害人者,人害之。这句话我希望你能记住,日后,你也好自为之。”

    白阳懒得再与她废话,体内真气运转,极招上手,剑光乍现,正是玄月衍天最后一式,神月破苍穹!

    宁曦只感觉眼前光芒一闪,八极王蛇余下六颗蛇首顷刻间化为虚无,而白阳只是擦身一过,随意斩出六式,每一剑,都让八极王蛇头首分离,死状凄惨。

    八极王蛇一死,宁曦体内气息震荡,受到了咒术以及血狱王枪双重的反噬,口鼻同时涌出鲜血,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力气一般瘫倒在地,而她那一头柔美的黑色长发,竟也在这时转为灰白色,看起来就像是体内的寿命都被某种古怪力量给吸收一空。

    这就是七邪兵的威力吗?

    白阳叹息了一声,惊叹于这上古邪兵的代价,同时也是在叹息宁曦剑走偏锋,成为了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

    “我不用你可怜我!”

    宁曦茫然地抬起头,看到白阳怜悯的眼神,心底再次生起愤怒感,一声尖叫后,竟是倔强的往台下爬去。

    一条血祭在她身后被拖得老长,这一幕看在有心人眼里,皆是感到有些凄凉。

    白阳一声不吭,收了剑锋以后,转身走下了台。

    把那被宁曦失手扔在了台上的血狱王枪颤了颤,最后消失在了比斗台之上。

    “那血狱王枪已经跟宁曦血脉相连,想要解除,唯有毁灭了王枪这一种办法,但是那上古邪兵怎么可能是说毁就毁的?”

    白阳转身之时看到这一幕,心里更是叹息连连,最后只得走下了台。

    接引使者确定了双方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便上了台强,看了看那些看台上的宗主门主门,缓缓说道:“这一战,玄剑宗,白阳胜!”

    一阵沉默后,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