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七邪来由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七邪来由

    听到这话,白阳只得苦笑。

    叶华颜揶揄的话语自然是在笑话他在台上的心慈手软。

    不过白阳心里有自己的想法,对宁曦留情,绝不是因为心慈手软,而是还需要宁曦活着。宁曦的心肠有多么狠毒,白阳比谁都清楚,所以如果有机会将之除掉,他自然不会留手。

    但是当白阳看到那血狱王枪的恐怖以后,决心让宁曦活下去,至少也要活到他挖掘出传说中太古时期的七邪兵有什么秘密。

    这倒不是说白阳对七邪兵有什么觊觎,但不论是之前在葬剑峰顶贯下来的那道邪光,还是宁曦手里的血狱王枪,都给了白阳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也是一种极其危险的预知。

    如果这七邪兵背后牵扯到了什么秘密,那一定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它发生的事情。

    “别妄加猜测七邪兵背后的故事,那可是差点将太古时期最鼎盛的修者全部灭杀的恐怖阴谋,如果不是当时仍有封神者存在的话,恐怕你们现在这个时代的修者将会越来越弱,甚至连武尊都不会出现几个。”

    “强者的陨落,不是与选中我的那位封神者在大陆上创造了封印阵法有关?”白阳楞了一下。

    先前主宰曾说过,神之力的上一代主人,也就是上一个成为封神者的强者他在消失之前将整个世界与无尽星空斩断了联系,让修者无法修炼到武尊境以上,既然不能与无尽星河中封神者所化的星辰沟通,那么就等于绝了成为真圣的唯一道路。

    武尊境,就将是所有强者的末路。

    纵然有很多天资卓越的强者渐渐触摸到武尊巅峰,甚至能够看破武尊境后的那一道屏障,阻隔了他们与无尽星空间的联系,可是他们仍然没有办法去破解这一切,因为那是封神者留下来的封印,属于太古时期都站在最巅峰的强大力量。

    可是现在主宰居然说这一切与七邪兵有关联,这让白阳不禁皱起了眉头。

    主宰说道:“封印阵法固然是现在的强者无法达到真圣境的必然原因,但是,我曾经说过,在你之前的那位神之力主人将这个世界与无尽星空外的联系彻底隔绝,并非是想要困住此地的强者,而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

    “他保护这个世界的办法,就是让无尽星空中的存在感应不到这里。”白阳恍然。

    主宰嗯了一声,道:“这么说确实没错,因为无尽星空中的那些存在一旦感应到这个世界,或者说如果一旦他们有机会进入到这个世界来,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将会有毁灭性的打击。那位封神者不想看到生灵涂炭,所以才将此地彻底的封印,变成了一个进不来也出不去的牢笼。”

    说完之后,主宰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中。

    显然,他也十分佩服那位神之力的新主人能够有这种胸怀,但更加可怕的是,那位神之力的新主人拥有这种恐怖的实力!

    能够以天地为牢笼,将这一方世界彻底封印,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绝对比任何人想象中的极限还要更加庞大,纵然是一般的封神者,想要完成这种壮举也极为困难。

    “我知道,你一定不理解为什么这一切会与七邪兵有关。”主宰沉吟了一声以后,似乎在思考到底该不该告诉白阳这些事情。不过最后他还是叹息了一声,说道:“这些事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实在太过庞大而且恐怖,不过你身为神之力的新任主人,同样也是那些凡夫俗子口中的天选者,那么你就有资格,也有必要知道这个事情。”

    “七邪兵虽然是由这个世界的炼器师所创造,但是它的真正来历,却是在这个世界以外的无尽星空。是由那些居住在世界以外的神秘强大存在所传至这个世界,再由这个世界的炼器师之手打造而成的七八兵器。”

    “这七把兵器明面上是牵扯到了一个古老的大秘密,实际上是那些强大存在留在这里的钥匙,当时那些封神者窥破了这个秘密,为了阻止这七把邪兵变成真正的钥匙,所以才将那些知道七邪铸法的炼器师赶尽杀绝,将七把邪兵分别封印起来。”

    主宰的声音愈发凝重道:“那些居住在无尽星空中的存在,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外之人,他们中有武尊,有圣者,甚至连封神者都并不少见,我也曾听闻无尽星空中有着更加强大神秘的力量,因为你们,我们,这世界中的一切生命所接触到的,远远不是一切的尽头。”

    “也就是说,这七把邪兵是当初某个世外强者留下来让我们灭亡的关键?”白阳脸色难看,因为是背对着的关系,玄剑宗众人并未发现他的异常,他四处看了一眼,然后缓了缓脸色,问道:“那这七把邪兵如果真的聚集在一起会怎么样?”

    “怎么样?”主宰冷笑了一声:“这东西在古时被称之为神的权杖,这可不是类似于那些所谓邪神的东西,他们所说的神,就是真真正正的神灵级强者。那种强者,只需要一个念头,都会造成无数星辰爆炸,日月重塑,让空间都永远灭亡。”

    星辰爆炸,日月重塑,这一切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但白阳仔细思考了一下,发现那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那么也就是说,这七把邪兵一旦聚集在一起,就会召唤来世外神灵,然后它就要把我们所有人都杀光?”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没错。”

    白阳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我的意思是,将我们这些弹指间就可以灭杀掉的蝼蚁生命屠杀干净,对他来说有什么好处?”

    “你不该问对他有什么好处,而是对他们。”

    主宰说道:“就像是一个皇朝中应该有皇帝,一个家族中应该有族长一样。这个强者也只不过是某个势力的领头人,我在实力巅峰的时期曾经去探索过无尽星空中的秘密,在那漫天星夜里,有很多个空间挤压在一起,造就了许多域。而我们所在的位置,便是这些空间的最中央,也就是座落在众域之间的那颗主星。那些生活在无尽星空其他大域的强者以及生命们,都对这块土地虎视眈眈,只不过因为这里曾经拥有许多封神者在守护着这里的每一寸大地,才让那些世外强者无从下手。这个将七邪兵的铸造方法传入此地的强者很聪明,他将七邪兵当做了突破点,想要以这七把兵器的诱惑,让修者之间自相残杀,陷入无尽的争夺,最后让这饱吸鲜血的七把邪兵化为他降临到这个世界的钥匙,这便是神之权杖。那么你想想看,一个已经不存在任何封神者,最高战力不过是武尊境的世界,而且这个世界还是无尽星空的中央点,一个如此强大的家伙降临,他会做些什么?”

    “他会做些什么?”

    白阳不敢再往下想了。

    那样的强者一旦进入了这个世界中,恐怕不消多久,便能够将武榜之上所有强者屠戮干净,那个天下第一的陆狂人也未必能够挡的了几招。

    境界压制太过强大,纵然陆狂人从出生开始便一直在创造神话,然而,神话神话,终究不是神灵。

    在他没有突破武尊境以前,他的实力就永远都是个武尊,再强大也要受到天地的限制,而不会像是那种已经达到了封神境,甚至超越封神的强者可以任意妄为。

    交谈过后,白阳基本已经了解了七邪兵的作用,也隐约明白了为什么这把武器会出现在宁曦的手里。

    因为宁曦的皇室之后,她的实力虽然不强大,但是毕竟算得上是皇族正统,但皇室宁家的力量,就是将血狱王枪交给宁曦的那伙人所需要借助的东西。

    看来现在有人期待将七邪聚集,变成那神之权杖,让传说中的恐怖强者降临。

    不管这个人,或者是这个势力到底在打着怎样的算盘,白阳都不可能让这个算盘敲的太响了。

    “以你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可能介入到这种事情之中来,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听我一句劝,将那个叫宁曦的丫头杀了,夺走她手中的血狱王枪,再把这东西永远的藏在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七邪缺失其一,无论那些人在打什么主意,他们都不可能实现了。”

    白阳闻言,眉头微皱,片刻后,微不可查的点了头。

    奇山宗大殿中,顺着那个巨大的宗主座椅往下排出两行宽敞的座位,一直延续到远远的大殿门前,至于门外,还有很多矮桌矮椅,看起来颇为庄重严肃。

    大殿之内,秋平凡坐在那宗主座位上闭目养神,一声不吭,两旁坐满了奇山宗内的实权长老,包括了护山长老命黄泉,以及几名资格绝老的太上长老。

    甚至就连上一任奇山宗的宗主,秋平凡的师父,奇山狂侠范长天都已到场。

    这位奇山宗的老宗主笑眯眯的摆弄着自己的白胡子,坐在离秋平凡不远的地方哼哼着莫名曲调,唱到高兴之处,还会击掌助兴,让这大殿中的沉闷气氛与他显得格格不入。

    “宗主,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严肃对待。”

    终于,一名太上长老张了张嘴,嗓子里发出了如同金属摩擦般的声音,又像是腐朽的棺木突然开启,里面的尸体发出的那种奇怪声音。

    这种太上长老终年都在修炼,本身就已经像是死人,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具接近死亡,但又有意识的活尸。

    不过没有人会质疑太上长老的权威,因为无论是实力还是对宗门的贡献,能够坐上太上长老这种位置的人,都一定是宗门之中最为出色的。

    “嘿,这点破事儿,也值得如此大动旗鼓开个会议讨论,我看你们这些老家伙真的是要老死了啊。”

    范长天翻了翻眼皮,已经有接近二百岁高龄的他,在那太上长老面前却只能算是个年轻人。

    听到范长天这样说,那名太上长老翻了翻宛如枯皱落叶的眼皮,懒得与这个狂放的家伙计较。

    不得不说,范长天能够当上宗主,是当时所有太上长老,甚至再上一任的宗主都没有想到的事情。不过宗主这种位置,有能者居之,况且在范长天的治理之下,奇山宗甚至来迎来了几百年来的一场大革新,焕发了想象不到的活力。

    秋平凡便是范长天在那个时候挖掘到的天赋异禀之人。

    “徒儿,你说,这些老鬼是不是都只会说废话?”范长天笑眯眯的看着秋平凡,说道:“那个什么邪兵出世,我们只需要直接抢过来,再逼问那个女娃娃是谁将这种歹毒兵器交给她的便是了,何必在这里讨论,浪费大家仅剩不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