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六章 预感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六章 预感

    秋平凡还在闭目养神,对自己师父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反应。范长天却是毫不介意他这种反应,嘿嘿笑了两声以后,眼神冷冽的看着那些个长老们,一字一顿道:“我在位之时,你们这帮老不死的就千方百计阻挠我,认为我是大逆不道,不尊重祖辈创立下来的规矩。当年北地除妖之战,我主和不主战,为奇山宗换来了一百二十二年的安然蓄势,方才能有天下第一宗继续保持昌盛的今日,才让你们有资格坐在这里大放厥词!”

    听到这话,一名微胖的太上长老笑呵呵道:“长天,你这话可就说得过分了,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奇山宗考虑才会坐在这里,更何况七邪兵关乎到的可不光只有我们奇山宗,而是整个大陆的兴亡。”

    “四块大陆哪一个是你拯救的?少拿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说,死胖子,你当年可是主战党最有力的一员啊,怎么?现在也知道怕了?”

    范长天冷笑瞥着那胖长老,语气之中充满了鄙夷和嘲讽。

    他之前还坐着奇山宗宗主之位的时候,曾经受到过几名太上长老的阻挠,甚至是弹劾,这个微胖的和蔼长老,便是当年那些人中叫声最响的一个。

    那时候范长天主张着与北地缔结和平盟约,至少要百年以内没有战乱,人族和妖兽可以尽可能的和平共处,这也是他当时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可惜宗门里面有太多的反对声音,有太多的人认为妖兽不配跟人类和平共处,认为这种生物就该在大陆上被抹消,而不应该占据一整块大陆做为它们繁衍栖居的地方。

    但这件事情在范长天的大力主张之下还是顺利进行了下去,奇山宗在当年那场事件里,将自己摘了出去,与北地的妖皇签订了和平条约,不光给奇山宗带来了一百二十二年的安然无恙,同样也给东都大陆避免了一场祸世战火。

    这件事,是他每次与那些太上长老们开会时都会提起的,也是他对那些太上长老们无比厌恶的理由。

    一群迂腐而且顽固至极的家伙,他们的存在,就是阻挠奇山宗发展的最大绊脚石。

    可惜每一代的宗主都能看清这点,但却没有一代能够将这群人彻底的消灭,因为这些人是奇山宗经历无数岁月积攒下来的最强战力,是除了宗主以外,最能让外界畏惧奇山宗天下第一威名的存在。

    “范长天,你现在也只是位列太上长老之位而已,不要以为自己曾经坐过一任宗主就得意忘形。在场大部分人,可都比你的见识要多上无数倍!”

    奇山宗曾经某一任昙花一现的前宗主沙哑嗓音呵斥着范长天,那如同刀剑割磨的声音,让整个大殿里都仿佛刮起了阴恻恻的冷风,大殿外,矮桌矮椅上坐着的长老们偶有修为不强的,都是狠狠打了个冷战。

    这名当年昙花一现的宗主,便是奇山宗主战方最有力的成员,若非此人嗜血好战,也不会被当时的各大长老联名弹劾下台,忍辱做了一名太上长老。这也导致他的性格原来越阴沉狠辣,对奇山宗每一名宗主都不是十分友善。

    不光是范长天,就连秋平凡的行事都曾受到过他百般阻挠。

    然而这一次,此人居然转了性子,奇迹般的没有用他一贯行事方法去建议秋平凡,反而在呵斥范长天以后便闭紧了嘴巴,如同忌讳一般不言不语。

    如他这般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老怪物们,都是一样的表现,对于那件七邪兵之事根本就不想提及,有心人似乎看得出来,他们在畏惧一些事情。

    感受到大殿内的气氛越来越不好,闭目养神的秋平凡终于睁开了双眼,宁和的目光特意扫过几张脸孔,最后微微眯了眯,淡声道:“七邪兵中的几把,本来各自封印在大宗门中,从来都没有任何消息,便是无情宗那样离经叛道的宗门,我想他们也绝对不敢动用邪法末日的力量,但是血狱王枪居然大庭广众之下出现在了一个女孩手中,这代表着什么,我想诸位长老要比我更加清楚。”

    秋平凡环视众人,一字一顿道:“这是向我们的挑衅。”

    “宗主,话也不是这样说,七邪之乱早就在太古时期便被解决了,而那件传闻,自古以来便也只是传闻,谁都无法证明它是真的,不是么?”微胖的太上长老神情微凛,声音也僵硬了起来。

    尤其在他提到七邪之乱四个字的时候,仿佛有莫大的恐惧在心里蔓延,声音不住一抖。

    范长天冷笑一声:“但也没谁能保证那件事情是假的。”

    微胖的太上长老表情一惘,不再说话。

    秋平凡指尖轻敲宽大座椅的把手,发出细微且有节奏的声音,思考了几秒后,不容质疑的下了决定:“七邪之乱事关重大,宁信其有而不信其无,青衣,此事交你去查清楚,师尊与黄泉,你们二人便负责随时协助青。但凡发现任何想要重现太古七邪之乱的人,先杀了再说。”

    说到最后一个字,秋平凡整个人的气势都变了几分,不再像是平凡的路人,而是真正的天下第一宗之主。

    听到秋平凡的话,大殿中各人表情都不一样,至于被吩咐到的三人,青衣不动声色领命,命黄泉面无表情,范长天则是一脸骄傲,笑呵呵的拱了拱手道:“谨尊宗主之命!”

    至于那些不主张招惹七邪兵的太上长老们则是脸色发虚,面面相觑,谁都没有敢再多嘴。

    毕竟秋平凡可是当今最强大的三个人之一,他们谁都不清楚,秋平凡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深不可测,纵然有些老资格的太上长老心里仍然认为秋平凡资历太浅,却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资太好,天下第三的威名,绝对不是说说而已,而是要靠打出来的。

    散去了这场代表奇山宗最高全市的会议,大殿之内仅剩数名绝对拥护秋平凡的长老们。

    秋平凡走到大门边,往葬剑峰方向看了看,伸出那只曾笼罩天际阻止邪剑贯日的手,上面一道浅灰色痕迹极其显目。

    “邪剑当真这么强?”范长天知道自己这个弟子有多少能耐,发现邪剑贯日竟对他造成伤害以后,不由茫然震惊。

    命黄泉是亲眼看到那一幕的人,点了点头,说道:“那把邪剑仅仅只是无主之物,凭着本能攻击,就有这种抗衡武尊的力量,若是让它落在有心人手里,绝对会酿成一场滔天祸事。”

    或许是七邪之力让命黄泉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他今日的话变的多了起来。

    秋平凡回头给了他一个眼神,随即说道:“这件事情必须要办的快,既然血狱王枪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有道理相信这绝对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有心人的安排。有人想要七把邪兵再次聚集,无论他怀着怎样的目的,都绝对不可以让他得逞。”

    几人应声以后,秋平凡转过脸去,眼神凝重地望着大殿外那片渐渐暗沉的天空,心里有一种极为压抑的预感。

    他伸出手,感觉微风冰凉,忽然喃喃道:“要下雨了。”

    那些仍等待着参加比试的弟子们并不知道,在比赛当中出现了一把太古时期的七邪兵,已经在奇山宗内造成了极大的混乱,当然奇山宗方面不可能将这种事情告知给其他的宗门,所以那些宗主或是领队长老之流也绝不清楚此事。

    除了一些年纪极老的强者,方才对七邪兵的事情知道个一鳞半爪,隐隐约约能够猜的到奇山宗这突然改变的态度到底是为了什么。

    在玄剑宗的休息区内,宗内弟子们都在养精蓄锐,就算那些注定不可能在接下来的比试中参战的弟子,也都努力修炼,没有放过一分一秒的时间来提升自己。或许是因为白阳、叶华颜这些人的抢眼表现让他们倍受鼓舞,所以更加急于增强自己的实力,才能够在接下来的比试中不至于拖后腿。

    白阳结束了一天的修炼以后,随意运转体内的魔火将汗水蒸发,披上一件干净长袍,便走出了练功房。

    奇山宗方面突然吩咐比试时间延迟一天,这也等于给了他更加充裕的时间去准备应对那些更加强大的宗门,所以白阳不可能浪费每一秒的时间。

    出了练功房以后,走过那条长长的过道,白阳看到休息区前面的院子里聚集了不少玄剑宗弟子,似乎正在讨论着什么,而林风与金武赫然就在其中。

    他楞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白阳,你来的正好。”

    金武看到白阳,一把就拉住了他,语气愤愤不平:“那个叫元布衣的家伙,他缠在夏月身边,还不让我们接近她,你与夏月关系最好,那人到底是谁?”

    林风苦笑一声,不停用肩膀去碰金武想要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可是金武这人心直口快,没等理解林风的暗示,便将话给说了个干净。

    白阳楞了楞以后,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表情,只是露出一抹无奈笑意,说道:“那人是夏月的未婚夫,他不肯让你们接近夏月也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