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全力出手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二十九章 全力出手

    “景空被人打成了残废,他说是一个玄剑宗的弟子做的,那弟子就是最近凭空出现的白阳,似乎是这一代的黑马。。。”

    这名长老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就像是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琐事般评价自己的弟子。

    而那个坐在蒲团上的男子就静静听着,没有任何的表示。

    “我决定让你替他出战,毕竟这场战斗关乎于我们能否进入武神塔,若是失败,恐怕我们在南荒大陆布下的棋子就会失去效用。”那长老眯了眯细小的眼睛,那缝隙之中透出可怕的精光。

    蒲团上的男子只是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长老终于有些动容,皱眉说道:“虽然这场比试中的大部分人不是你的对手,可你的态度也未免太过散漫了!”

    男子抬起眼眸,借着昏暗的光线,这才看得清此人的面容。

    那是一张毫无表情的脸庞,虽然十分俊朗,但是却死气沉沉,双眼中都没有任何的神采。

    而且,他长着一双极其特殊的异瞳,琥珀色与漆黑的颜色重叠在一起,就像是野兽的眸子。

    被这样一双眼睛给盯住,长老也感觉浑身不自在,不过眼前之人毕竟是自己的弟子,一想到这点,他心里那点奇怪的恐惧也就消散了很多,淡淡道:“这次的比试我希望你要用心去应对,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差池,否则的话,不光是你,就连我都要跟着一起遭殃。”

    见那男子仍然没有反应,长老不由恼羞成怒的站了起来,狠狠盯着他,说:“你离经叛道,不尊师长也就罢了,现在连师门第一等的要事居然也敢如此怠慢,牟天赐,你当真以为我拿你没有办法?”

    名叫牟天赐的男子抬起眼眸,或者说,是抬起了头,盯着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师父,平静说道:“如果你有办法,也不会出现在这里。景空那个没有用的废物既然被人干掉了,那么你就需要一个能够稳定局面的存在,这个人的实力必须要强,而且要绝对没有任何差池的拿下一个胜点。”

    牟天赐说到这里忽然闭紧双唇,顿了顿后道:“除了我,我并不觉得揽月阁里还有谁有这个资格。”

    长老楞了楞,迟疑了片刻后,似乎还是不甘自己被牟天赐如此不尊重,冷冷道:“就算如此,你可别忘了,这场比试中如果我们遇见了无情宗或是离天宫,那两名地元境强者都将是你的大敌。”

    “大敌?”听到这个词汇,牟天赐慢慢站起身来,那双异瞳中毫无感情,平静到让人觉得极为冷血:“这场战斗中,没有人会是我的对手,更没有人会是我的大敌。无情宗的花别情,离天宫的忌无痕,如果碰上我,就只有一个下场。”

    “被我撕碎吞噬,成为我登上巅峰的养料!”

    奇山宗虽然将比试推迟了一天,但是却还不能抵挡那些弟子们的热情。

    在第二天来临之时,那看台上便已经坐满了各大宗门中的弟子,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满带期待,就连那些已经注定无望进入武神塔的宗门弟子,也都无比期待接下来的战斗。

    因为接下来的这几场比试,都会是十分好看的龙争虎斗。

    日头渐渐上升,这第一场需要上场的宗门已经走了出来。

    众人看到那一边的正法门弟子时,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

    之前正法门的弟子们的行事做风极为优秀,博得了大多数人的好感,所以他们出场之时,场中的呼声很高。

    至于他们的对手就没有这样好的运气了。

    因为正法门的对手,正是一个依靠运气走到今日的小宗门,甚至连先前的比试时,他们都抽总了一次珍贵的轮空机会。

    这对于每个宗门来说都是十分眼热的事情,哪怕无情宗也是。

    因为可以轮空直接进入到下一场,不战而胜的事情,没有谁会不喜欢。

    看到那小宗门的弟子登场时,现场的气氛便沉默了起来。

    没有人看好他们会战胜正法门,就算是他们自己都不这么认为。

    正法们的弟子虽少,但每个人都是实力拔尖,说之为十分强悍也不为过。

    所以,这个宗门里的弟子们都知道,自己的运气怕是走到了尽头。

    “正法门,请诸位赐教。”

    没有多余的废话,在接引使者交代完了一切事情以后,正法门的弟子便走上了台,向台下那些人拱了拱手,声音清亮。

    台下走出了一名苦着脸的少年,无奈的向他拱了拱手,道:“请、请赐教。”

    看到这一幕,看台上发出一阵哄笑声。

    看来这个宗门真的是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居然连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屁孩都带了出来,而且还让他做为第一战的出战选手。

    但正法门那名弟子却没有任何轻视或是嘲笑之意,行礼以后,他抽出背后的长剑,凝重道:“小兄弟,小心了。”

    那少年赶紧将自己的武器拿了出来,又是一阵手忙脚乱惹人发笑。

    “这少年的底子不错,可惜就是境界太低,而且心态不如对手。”林风看到那少年的持剑方式,就知道他也是个练剑的苗子,评价道。

    白阳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这种战斗之中,其实实力的差距反而不是十分重要,但是心态却一定要放平。因为心态不好的话,就会露出致命的破绽,若是对手不是正法门的弟子,而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恐怕那少年不出几个呼吸就会被斩杀在台上。

    可是就算如此,那正法门的弟子还是在十招内将少年的长剑击落,然后以手指封住那少年体内真气的运行,让他脸色微微一白,不得已只能选择退出比试。

    这种行为,再一次获得了在场众人的好感。

    白阳听到身边耳后传来的阵阵呼声,忍不住道:“原来现在人们都欣赏这种风格。”

    “正法门只是对正道中人客客气气而已,如果被他们遇见犯乱作恶的妖兽,或者是那些魔门中人,只怕他们出手要比谁都狠辣。”

    金武撇了撇嘴,对正法门这种伪君子显然不是十分的感冒。

    因为他从小就听说过正法门门主的故事,听说那位门主曾经广召天下英雄,举办过一场诛邪大会,但却因此而滥杀了许多无辜。

    当年金家尚未成为一个世家大族时,也做过许多违背良心道德的事情,但却并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可是正法门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要杀尽金家之人。

    幸亏当时有一名强者承受过金家的恩情,出手阻拦并且说明缘由后,才使金家先祖逃过一劫。

    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现在日渐昌盛的金家。

    这一切,当然要拜正法门所赐。

    白阳听到金武话语中的那些怨怼,自然那也知道,这种自认为是正义的迂腐之人必然做下不少错事。因为在他们眼里,万物都是非黑即白,没有因善而恶的恶,也没有因恶而善的善,好人就是好人,坏人就是坏人,这种恩怨分明,又何尝不是一种是非不分呢?

    当然了,正法门的门派教导便是如此,就算外人有心做什么,也没办法去改变这一切。而且必须要承认的是,正法门的弟子们这些年来斩尽为乱妖兽,并且将那些杀性极重的魔门高手屠杀了不少,算是为大陆做出了很多很多的贡献,也为正法门今日的一切奠定下了合理而且可以被原谅的基础。

    接下来的几场比试,正法门都赢的毫不费力,而那个被击败的宗门却也找不到任何记恨正法门弟子的理由,而且心里隐隐还有些庆幸,终结在正法门这种宗门的手里,或许也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否则的话,以他们宗门的实力,遇上其他宗门难保不会有什么伤亡,而不是现在这种皆大欢喜的结局。

    接下来的几场比试里面,每个宗门的实力差距都不算太大,所以时间也消耗的特别久,然而在接近最后几场的时候,有些人都在翘首以盼,似乎期待着什么。

    就在这时,台上最后一场比试结束后,接引使者走上了台,缓缓说道:“下一场,无情宗,对战落夜宗!”

    “这运气。未免也太差了吧。”

    金武楞了楞。

    在这个时候遇见无情宗,那就等于说,落夜宗这个宗门将在此地铩羽而归,就算能够进入武神塔,那也是要在近百名被淘汰的宗门中争夺那一个位置,没有哪个宗门认为自己会是那个幸运儿,所以,他们宁愿将一切希望赌在正式的比试上。

    落夜宗便是如此。

    自唐梦星受了伤以后,他们宗门便没拿到一个好的名次,如果再丢失进入武神塔的资格,落夜宗这次几乎就等于白来了一遭,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可纵然是如此,落夜宗的这帮人也满脸拼尽全力尽情一搏的表情。

    其中,唐梦星隐隐有些兴奋,又有些畏惧,因为他的对手必定是无情宗最强大的大师兄,花别情。

    花别情的实力早就达到了地元境,那么他的真实境界根本就无人知晓,不知他究竟达到了地元二段,还是三段,或者是地元四段!

    地元境中的段位分级其实要比前面的几大境界更加严苛,地元一段严格上来说只能算是初入殿堂,根本就没有什么太过可怕的能力,对上地元二段以上的强者,或许就只有死路一条,而地元二段以上的高手,一般都已经拥有了切割空间的能力,他们的地元之力已经十分熟练,一般的达到了这个境界的地元高手,才能够算得上是地元境强者。

    而三段和四段,便是地元境的一个分水岭,或者说是转折点。

    就如同战气境的凝聚战晶,罡气境的打熬身体,定元境的修炼真气,每一个境界阶段,都有一个境界阶段的特征,或者说是最强大的地方。

    定元三段到四段的手段便是无限沟通天地元气,以人体承载天地,能够形成一个循环,这样一来,便不再担心真气枯竭,更不用担心自己的招式威力不够。

    因为一举一动都是天威地压,那些地元一段甚至二段的强者面对这种境界,除了束手就擒几乎别无他法。

    唐梦星不清楚花别情究竟达到了哪一个境界,但是外界却有盛传说花别情已经达到了地元四段,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到地元五段。

    这样一来,他的实力就可怕到有些深不可测。

    “大师兄,如果实在不行,你就弃权认输吧?”

    一名落夜宗的弟子见唐梦星脸色煞白,以为他是害怕,于是便劝解道。

    唐梦星看了他一眼,随即摇头说道:“这一战,我必须要上场,我要亲自试试看地元境强者的实力!”

    说着,他舔了舔嘴唇,俨然已经将花别情给当成了自己的猎物。

    另一边,无情宗方向,花别情闭目养神,丝毫没有任何的动作。在他身边,站着绝沛然,以及这一场要参战的数名弟子。

    绝沛然察觉到那道从青石擂台对面投过来的目光,忍不住皱了皱眉,回眼望去,发现那人竟是唐梦星,而且他的目光之中隐藏着一种让绝沛然十分不喜欢的嗜血。

    “不必理会。”

    就在这个时候,花别情睁开了双眼,淡淡道:“这个家伙是个疯子,或者该说,落夜宗的人都是疯子。这个叫唐梦星的家伙,估计是把我当成了他的猎物,以为自己可以猎杀我吧。”

    “师兄,这种境界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你亲自出手。”绝沛然见花别情居然有亲自出战的意思,忍不住劝道:“跟他动手,说不定会让其他宗门的家伙以你为目标,对你进行针对。如果这样的话,到了武神塔里,你孤身一人的情况便会十分不利!”

    花别情摆了摆手,平静说道:“该来的迟早要来,就算我不出手,那些想要针对我的人,难道就会放过我?”

    绝沛然闻言,本想继续再劝,但接引使者已经宣布让比试开始,所以绝沛然只好住嘴,看了眼自己身边的师弟,吩咐他上台去应付第一场。

    前面几场的比试,自然都是没有什么意思的。

    因为众人在期待的,是花别情的出战,至于他的对手,那必然是唐梦星。

    虽然唐梦星并未引起众人的关注,但是,落夜宗的众多弟子里,也只有他能够与花别情过招,但也仅仅只是过招而已。

    有太多的人想要知道花别情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一种地步,那么唐梦星就是一块试金石,方便让大家看到花别情实力的试金石。

    至于这块试金石有没有能力试出花别情的全部实力,每个人心中都有答案。

    如果对付唐梦星,他都要施展全力的话,那花别情也就不是花别情了。

    “结束!”

    接引使者看到落夜宗的弟子认输以后,便走上了青石擂台,目送绝沛然下了台,缓缓说道:“请双方最后两名弟子上台。”

    说到这里,接引使者的眼里也有些期待之色。

    单从实力境界来说,花别情并不弱他多少,或许他亲自与花别情交手的话,胜负都未必好说,所以他也很想看一看花别情与别人动手时的样子,想看一看这位传说中的无情宗最强弟子究竟有什么能耐。

    青石擂台的尽头,那个少年模样的花别情步伐稳健,温文如玉,淡泊如水,确实有些沉稳大气的气质。

    而唐梦星却是一脸嗜血与疯狂,走上擂台以后,便舔着嘴唇说道:“终于等到这一刻了,花别情,我已经等了太久了。”

    花别情面无表情,看着唐梦星,说道:“你让我觉得很恶心。”

    唐梦星嘿嘿一笑,冷冷道:“这样最好,保持对我的厌恶,这样你才肯施展全力!”

    “开始吧。”接引使者也不想看两人继续啰唆,说了一句开始以后,他便走下青石比斗台,静静的退到角落里去观战了。

    唐梦星耸了耸肩,说道:“无所谓的寒叙便省去吧,拿出你的全力来,我可不希望输了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败的十分糊涂。”

    显然唐梦星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但他却是睁大了双眼,想要看见花别情是怎样出招的。

    他并非是没有与地元境的强者交过手,但那都是宗门长辈的喂招,除了一些外泄出来的地元之力,他们根本就不会施展全力,甚至还会刻意的放水。但是花别情不同,他如此年轻,又如此强大,这样的对手才值得让人感到兴奋!

    “你很想看我是怎样将你击败的?”花别情问道。

    唐梦星皱了皱眉,“你该不会是想要说,我不配让你出全力这种废话?”

    花别情摇头道:“我不会说这种话,尽管这是事实。但既然你想要看我全力施为,我自然也不会藏私。”

    说话间,他的目光扫向了看台之上,淡淡道:“有人认为我一直不出手是想藏着实力,不被人知道我的底细,但是他们都错了。”

    “我没有想,更没有必要去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