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章 修者圣地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章 修者圣地

    “我没有想,更没有必要去这么做。”

    花别情淡淡道:“因为就算我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他们也没有办法对付我。你不行,忌无痕不行,那些苦心设计着想要针对我的家伙们,更不可能。”

    唐梦星丝毫没有计谋被人识破的尴尬,因为花别情说的是实话,他这一战,其实很大程度就是为了让人看清楚花别情的实力,看清楚他究竟隐藏了多少的底牌。

    可惜的是,唐梦星也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够,未必能够引出花别情多少的实力,所以他才选择用言语去激怒花别情,用这种最古老的办法,让对手对自己施展全力。

    虽然坏消息是这个办法被花别情给识破了,但好消息却是,花别情尽管十分冷静,但他也同样十分自负,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有信心,所以他不会隐藏实力,更不会畏惧将自己的底牌暴露在别人眼前。

    因为他坚信,自己无可战胜。

    “那么,动手吧。”

    花别情双手负在身后,就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气势外放,更没有任何的架势,唐梦星咧了咧嘴,手中出现了漆黑的镰刀,毫不留情的斩向了花别情。

    虚空之中,一道乌黑的匹练光芒,横斩而去,似乎要将花别情给拦腰斩断。

    但花别情一动不动,看着那道乌光近在咫尺之时,他才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向前拨弄,仿佛在搅动一滩清水,让水面上泛起了细细的波纹与涟漪。

    嗡!

    一声嗡鸣,响彻整个青石比斗台!

    随即只见唐梦星挥斩出来的匹练乌光,竟被花别情随便一指拨弄而弹的粉碎,如同破碎的黑色碎沙,在他面前纷纷散落。

    “如果这就是你的全力出手,那它确实不值得我还击。”花别情向前走了一步,语气仍是淡然无比,随着他踏出了这一步,唐梦星只感觉周身的空间倏然凝固起来,天空仿佛被一种诡异的颜色给染透。

    那是一种粘稠如血,但却泛着灰白色的光芒。

    或者说,它是一种能量。

    那是花别情的真气属性,代表着死亡与凋零的真气,在他踏出第一步的时候,便在天空中蔓延开来,给人一种末日降临的恐惧感。

    当然,对这种恐惧感受的最直观的,还是站在他面前的唐梦星。

    唐梦星曾经以为自己修炼的功法中,便蕴含着死亡的真意,他手中的镰刀,便代表着生命的完结与收割。

    可是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十分离谱。

    那个正在慢慢朝自己走来的少年,才是真正的死亡,才是真正代表了死亡真意的存在!

    唐梦星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疯子,也并不怕死。可是直到现在他才觉得,原来死亡真的降临到眼前的时候,那种感觉真的十分恐怖,恐怖到让人大脑空白,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会什么,忘了自己曾经有多么强大。

    是的,唐梦星现在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花别情尚未出手的时候,他便已经输了。

    “这小子,好强大的真气,居然能够直接影响到人的心神。如果他全力出手的话,那岂不是百里之内尽是惨号?”

    看台上,一个宗主见到这一幕,有些惊讶的说道。

    剑七却是摇了摇头,道:“他能够影响到人的心神,只不过是因为对手的境界太低。而且心理也并不算多么的坚强。如果碰上一个实力相等,或者是内心坚强的修者,只怕这种单纯的威压便不再有效了。”

    萧昆仑也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这种威压只能够对境界比自己低的修者使用,当然,也与他的真气属性特殊有关系。这种代表着死亡的属性,其实十分罕见,也很少有功法能够修炼出这种特殊的真气。”

    “要我说,这小子的真气颜色呈现灰白色,恐怕是修炼那部不死秘经也说不定。而且,他现在已经二十多岁,却仍然保持少年的模样,显然是不死经文中所描述的白发转青丝,重返最巅峰的时期。”

    那名一直不知姓名,但是却见多识广的老者说道:“我觉得,这小子的不死秘经境界已经练得很高,才能够施展出这种恐怖的真气威压来。所以你们都说错了,他并不是靠自身威压来欺负低等级的修者,而是这威压,确实是一种攻击的手段。”

    “在不死秘经中,关于威压的种种记录,绝对是世上最全的。因为这种最接近死亡的真气属性,它的最强能力便是给人带来恐惧,任何人看到它,都会感觉到畏惧,所以,这种手段确实是他的攻击方法。”

    老者看了眼台上的情况,然后说道:“可惜他运用的还不是特别熟练,导致那个叫唐梦星的小子直接吓傻了,让你们觉得他是被威压所欺而已。”

    “如果他对这真气威压运用的得当,这需要动动手指,唐梦星这种境界的修者,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夺走神志,就算花别情让他自杀,他也不会有半点的否认意识。”

    “这与夺人心智的邪门歪道有什么区别?”萧昆仑脸色通红,显然是嫉恶如仇。

    “小子,不要太天真了,这世间哪个人是真正圣洁?又有谁敢说自己是圣洁的?不过修炼一种功法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老者淡淡道:“比起先前那场比试中出现的七邪兵来说,这种功法都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提到七邪兵,萧昆仑与剑七都沉默着不敢说话。

    当然,萧昆仑是不敢,剑七只是不想。

    七邪兵之事,论剑峰也一直在参与,不过论剑峰在其中扮演的,却是一个阻止七邪出世的角色。如果被七邪兵出世的幕后主使者发现,恐怕少不得要去论剑峰找他们的麻烦。

    尽管论剑峰不怕这些琐事,但是剑七本着能免一桩是一桩的心情,还是对这件事缄口不言。

    “好了,他们要分出胜负了。”

    老者没有继续着七邪兵的事情说个不放,当他看到青石比斗台上面的灰白色真气渐渐收拢的时候,便知道这是花别情已经玩够了。

    “你的实力确实不错,但你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花别情的手掌在唐梦星面前一会,唐梦星的双眼居然就变成了灰色,但他本人仍然毫无所查,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是真的吓傻了一般。

    这个发现,让看台上的人十分惊奇,尤其是对那些没有见过地元境强者出手的弟子来说,这一幕仅仅只在传说中见过的场面确实十分新鲜。

    “白阳,你觉得,这个花别情的实力怎么样?”

    林风看到此时,终于忍下了心内的震惊,对白阳问道。

    白阳摇了摇头,说道:“深不可测。”

    林风沉默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没错,花别情的实力确实只能够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因为他全程根本就没有出手,也没有任何的预兆,只是动了动手指,便让唐梦星那种实力强大的变态没有任何还手之力,就算他是地元境强者,可这一切仍然显得太过夸张了。

    看台的另一边,忌无痕望着青石比斗台上发生的一切,脸色极为阴沉。

    他没有想到,花别情的实力居然如此强大,这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估计。

    因为在他的估计之中,花别情的实力最多是与自己相仿,哪怕强大,也不会强上太多。可是看到现在这一幕,纵然忌无痕对自己有信心,但也没有绝对能够胜得过花别情的把握了。

    他实在太强大了。

    “这场比试真的是有太多的不定因素,如果我继续坐以待毙,恐怕事情要朝不好的方向发展了。”

    忌无痕咬了咬牙,眼神却是看向了无情宗的方向,一眼就看见了那个面无表情的绝沛然。

    他忽然有一个想法,涌上了心头。

    当花别情那场战斗结束之后,唐梦星是被人抬下了青石比斗台。

    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看见了什么,也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有些细心之人却是发现了一个小细节,那就是唐梦星纵然后面恢复了意识,但是他却没有睁开自己的双眼,就像是畏惧着什么,一直紧紧闭着眼,不敢睁开。

    除了知道这是花别情的手段以外,更多的人却想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够一招不出便击败了唐梦星,而且还能让他心甘情愿的做一个闭着眼的瞎子。

    下了台以后,绝沛然看了自己的师兄一眼,问道:“那应该不是你的小手段吧。”

    花别情点了点头,说道:“算不上是什么小手段,我只是将真气注入到他的双眼,让他每次睁开双眼都能够看到死亡的场面,而且那些场面的主角都是他自己。”

    “这样一来,他就再也不可能睁开双眼,用那种恶心的眼神去看任何一个人了。”

    听到花别情的话,绝沛然点了点头,因为他也确实不喜欢唐梦星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像是一个猎手遇到了猎物时的兴奋,也像是某种带有疯狂意味的眼神。

    “这样一来,我们就率先拿到了进入武神塔的机会。”绝沛然没有继续追问这件事情,而是在那里默不作声的换算了一下他们现在所得的胜利积分,发现他们手中有的胜利点,再加上之前拿到的排名以及第一场比试中的胜利点,让他们有了资格直接进入武神塔。

    无情宗便是第一个有资格进入武神塔的宗门,这个消息让花别情脸色微变,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

    毕竟武神塔是来到这里每一个弟子的奋斗目标,那就像是天下修者的圣地,能够进入武神塔试练的强者,最后出来,若不是境界一日千里,也必定会有所收获。

    当有传闻说武神塔中的收获要看各人的选择,尤其是最后一层的时候,每个人都会看到不同的景象,如果选择的不同,那么最后会出现的奖励也不会一样。

    这个说法一直流传在修者之间,但是却没有人能够证明它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进入过武神塔的强者,或多或少都有些隐瞒了武神塔中的细节,就算偶尔有一两个想说出武神塔最后一层情况的人,但是因为形容模糊,导致别人听不明白,最后也不能传达正确的信息。

    花别情一直想要进入武神塔最后一层,亲眼看看那传说之中的修者圣地有多么的神奇。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要等十五个宗门都决定了以后,奇山宗才会开启武神塔让我们进入。”

    花别情挥了挥袖子,淡淡道:“现在还不必着急,等了那么久,也不急于这一时。”

    绝沛然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随着比试的渐渐结束,已经有十个宗门被决选了出来。

    而剩下的那些宗门,也不知是有意无意,亦或是某种巧合,竟然大部分都是南荒大陆的宗门。

    尤其是玄剑宗与离天宫,竟是极为古怪的被分到了一组,那么玄剑宗的下一场对手,就是拥有另一个地元境强者的离天宫。

    “大师兄他的离天宝鉴修为十分高深,而且他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但是我知道,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将他击败,就必须要借助到一样东西。”

    似乎看出了众人的担忧,开战之前,凝尘特意讲解了一番离天宫的功法以及武技,然后从自己的储物戒指里,拿出了一种特殊的药水,说道:“这种药水是用来专门克制离天宫功法的,就算是大、就算是忌无痕他也绝不可能幸免。只要开战之前将这药水洒在手上,与他交手的时候,只要沾染到一滴,那他的实力就会被削弱两成。”

    凝尘看到玄剑宗弟子们脸上露出了喜色,毫不留情的说道:“这两成的削弱只能维持一炷香时间,而且就算被削弱两成,他也仍然是地元境强者,比起你们中所有的人都要强大。”

    “话是这样说没错。”白阳从她手里接过药水,递给了孔墨衣去查看,随即说道:“地元境强者虽然强大,但却并非无敌,如果他有弱点,那么抓住这个弱点给他致命一击就是我们需要做的。”

    “怎么,小师弟,难道你还想要在比试之前去搞一场刺杀?”

    叶华颜笑容满满,玩笑般的说道。

    白阳摇了摇头,道:“如果能够做到,我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办法,但是这里是奇山宗,虽然他们不禁制弟子私下里的比斗,但是这种事情做的太明显了反而会露出马脚。”

    “若是这个药水真的有效果,不如就将它交给我,让我来对付忌无痕。”叶华颜无所谓的扫了扫在场众多同门,然后目光定格在了白阳的脸上,说道:“你的实力或许比我强大一些,但是我的血脉之力比你更强,而且我也有诸多底牌,就算这药水不起效果,只要我随便掀开一站底牌,都能够让忌无痕死无葬身之地。”

    “师姐,你那套吓唬吓唬别人还行,但是吓唬我。”白阳瞥了自己的师姐一眼,叹息道:“你的底牌虽然多,但是每一个都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就比如当时你在白家打算用的东西,恐怕也是价格不菲,而且也需要一定的代价吧?”

    白阳至今还记得当时在白家,那个宁家皇室的走狗长老想要对自己出手,在素幼心尚未出现之前,叶华颜手里捏了个小玩意,那小玩意中蕴含的力量甚至可以伤害到天元强者,一个小小的地元境,确实可以随意灭杀。

    不过那东西的后遗症跟使用代价是白阳所摸不准的,在一切万全之前,他还是不想让叶华颜去冒险。

    “这药水的成分没有错,都是一些削弱功体的材质。当然,如果是一般的强者,这些东西最多让人头晕目眩一会,不过里面还有几种我从未见过的珍贵灵药,应该就是凝尘妹妹说的,忌无痕功法中的破绽漏洞吧。”

    孔墨衣检查完手里的药水以后,将那药水递给了白阳,然后说道。

    凝尘道:“这东西应该是整个离天宫中最后剩的一些了,因为它的配方已经失传,而且就如孔姐姐所说,里面有几种灵药十分珍贵,甚至有可能消失在这片大陆上,所以就算我们有了配方,也不一定能够再弄出类似的药水。那么,想要使用它,机会应该只有一次。”

    听到凝尘的话,让本来还算乐观的气氛瞬间一凝,金武哭丧个脸道:“对方可是地元境强者,只有一次的机会,会不会太苛刻了。”

    白阳将药水揣进怀里,淡淡道:“就算只有一次机会那也该试一试,更何况,如果真的与忌无痕交手,或许我不需要用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