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暴虐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一章 暴虐

    地元境有多么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在花别情展现出了那种可怕的能力以后,他与忌无痕便成为了整个战斗中最令人忌惮的存在。

    因为这场战斗,毕竟还是以定元境的弟子为多,出现了这两名地元境强者为异数,自然就有无数的人以他们为目标而思考对策。

    白阳将那药水收了起来以后,也不见多么紧张,反倒是奇怪的看着周围一个个惊诧望向自己的人,说道:“你们这么看我做什么?”

    孔墨衣迟疑着伸出手,贴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奇怪道:“看起来也不像是烧坏了脑子,怎么开始说起胡话来了?”

    “小师弟,你真的有把握?”

    叶华颜没有嘲笑白阳,而是凝重问道:“忌无痕虽然手段卑劣,但他的境界却还是实打实的。哪怕你使用那药水削弱他离天宝鉴的功体,可你要面对的仍然是一个地元境高手,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毕竟我还没有那样万全的把握。”白阳想了想,随即说道:“可是就算这样,等下面几轮真的遇见了离天宫,对上了忌无痕,难道要让你们来对付他?”

    “有何不可?”林风笑了笑,“地元境强者也绝非无敌,我等修行数年,一路之上都是披荆斩棘历尽险阻,每一次的突破境界又何尝不是面临生死关头的巨大考验?如果连一场战斗都要畏而避之,那倒还不如舍了这一身修为,回家族里安心当我的纨绔少爷。”

    提到纨绔少爷,金武翻了翻白眼,林风这话虽然没有针对他,但是在场之人中也只有他最符合纨绔二字,当初整天游手好闲,牵黄擎苍,带着几个实力不错的家仆四处玩乐。虽然说不上是欺男霸女,但也绝对不是什么有好名声的,所以金家才会把他送进玄剑宗里历练。

    也幸亏是这一举动,让金武有了现在这番天大的转变,也让金家那些曾经对他冷眼侧目的人刮目相看。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此事暂先放下,我们现在也不宜过多分心。”白阳看了看林风,心里也知道,林风这一番话,也只是为了不让自己将太过的责任抗在肩上,有些感动的同时,却还是说道:“我们现在崛起的太快,惹来很多势力的不满,现在最好专心去应付那些可能会遇见的,而且和我们势均力敌的对手。”

    “例如正法门,如果我们对上他们,那也会是一场苦战。”

    叶华颜却是难得正色道:“如果真的不得已要与正法门动手,我奉劝你们,最好打消这个念头。”

    “为什么?”

    金武很是不情愿,虽然他知道一些细节,但是对于正法门,他还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好感。

    叶华颜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过多的解释,轻声道:“总而言之,为了防止接下来我们会遇到离天宫或是无情宗,提前与那两名地元境强者交手,事先必须要做的准备,我们还是需要去充分做到。”

    在场每个人的脸上仿佛都笼罩着一团愁云,这场关乎于宗门未来的战斗,似乎已经变得迷雾重重,再也看不到希望。

    可纵然是如此,白阳仍然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此事便交由我去费心吧,更何况,我们未必就会运气那么差遇上这两者之一。”

    离天宫所在。

    巨大的练功房内,忌无痕一身劲装,脸色阴沉,面前站着的是十几具符文甲人,其中还有一具散发着邪恶气息的暗红色甲人。

    这甲人正是实力极为强大的灭世玄甲,哪怕在同属一个曾经的符文甲人里,也绝对算得上的实力首屈一指的。

    但是忌无痕凛然不惧,脚步向前一踏,整个地面都为之而颤动,十几具傀儡甲人双眸中都是亮起了猩红的光芒,随即疯狂冲向了忌无痕。

    那些冲在最前方的,自然就是级别不算太高的秘术傀儡,最多也只是定元一二段,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忌无痕的双手就像是刀切豆腐一般,狠狠穿透了那些秘术傀儡的胸膛,将那坚固无比的玄铁外壳打得凹进其中,最后因为巨大的力量使得那秘术傀儡微微一顿,像是一枚炮弹般弹射出去,撞得那练功房的外围符文大阵都震荡了起来。

    剩下的秘术傀儡甲人却根本无所畏惧,疯狂涌向忌无痕,想用数量将眼前的这个人类给撕碎。

    忌无痕狞笑一声,也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抹了抹嘴角,大步走向那些秘术傀儡,双手上抬,接住了迎头两具傀儡的重拳。

    秘术傀儡的身躯极为庞大,放在忌无痕面前一比较,显得忌无痕就像是孩童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可就是那双看似瘦弱的手掌,便轻松无比的将那秘术傀儡下落的双拳给接在掌中,根本没有半点吃力之感。

    “这些还不够,加强训练力度!”忌无痕吼了一声,这练功房就像是有所感应,背后的墙壁缓缓向两边开启,漆黑的通道里,居然陆续走出了二十余具傀儡。那些深黑色的金属巨人似乎不知疲惫,冷然的站在那里,看着忌无痕将自己的同伴们一个一个捏成废铁,最后还不屑的踢到一旁。

    它们没有感情,不知畏惧,只等到忌无痕将最后一具秘术傀儡击倒以后,向地上一瞥,那些秘书傀儡横七竖八躺倒在地抽搐不停,甚至还发出破碎与细微的爆炸声。

    “一起上吧。”

    忌无痕招了招手,那二十几具秘术傀儡就像是听见了他的话,再次悍不畏死的冲向了他。

    一阵疯狂而又肆意的破坏以后,忌无痕站在一堆废墟里活动了一下筋骨,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至于余下的那一具暗红色傀儡,他并没有选择去招惹。一来,那傀儡的实力虽然明面上是属于地元之境,但是如果真的战斗起来,凭它被那些神秘的符文师篆刻进去的攻击符文,再加上很多上古秘传武技以及悍不畏死的特性,绝对能够发挥出一战天元境强者的实力。

    而且这种秘术傀儡的价值极高,拿来试练一次,就要消耗不菲的费用,如果真的将之损坏了,就算是奇山宗也会肉疼的不行,更别说是离天宫。

    “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来找你活动一下筋骨。”忌无痕是个冷静的人,他没有继续把怒火发泄在这些没有任何感情与思考能力的傀儡上,对那具暗红色的傀儡挥了挥手以后便离开了练功房。

    出了练功房以后,他运转体内的地元之力将汗水挥发,随意披上了一件长袍,目光阴沉走向了前方。

    数名离天宫弟子不动声色的从周围钻了出来,暗暗跟在他身后,显得无比恭敬。

    “事情查的怎么样。”

    走在前边,忌无痕的声音听不出来喜怒,但是这几名弟子都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心腹,又怎么可能猜不到他的想法?几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以后,便由那看起来身份较高的弟子站了出来,如履薄冰的答到:“回大师兄,凝尘师姐确实给那些人说了您的功体漏洞。而且也将她手里的一份药水交了出去。”

    忌无痕眼角一跳,冷笑更甚,一字一顿道:“好,当真是好啊,十几年培养,居然不如一个疯女人的几句话!既然这样,那这个贱人也就留之无用了,你们给我找个机会,把她带回来。”

    说着,忌无痕停顿了一下,极为残酷的吐出四个字:“生死不论。”

    那名弟子迟疑了一下,说道:“大师兄,此事怕是有些难办,因为玄剑宗那边的高手也有不少,再加上凝尘师姐,只凭我们几个人,只怕不是对手。”

    他的话刚说完,忌无痕一拳击出,声浪滚滚,宛如一声闷雷在他们几人耳边炸响,随即就见那说话的弟子如遭雷击,向后倒飞出十几丈,在地面滚滑出了一段距离,整个人已经血肉模糊,眼看是活不成了。

    随手将自己的心腹杀了以后,忌无痕将手在另外一个弟子身上蹭了蹭,把鲜血擦干以后,目光依次看着几人,说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几人不敢吭声,生怕自己就是下一个。

    忌无痕冷笑道:“那个贱人肯定是勾搭上了那个名叫白阳的杂种,白阳?离渊白家?我倒是早有耳闻,可惜对他的听闻,全都是孽种,畜生!”

    “这样的垃圾,也敢跟我抢女人,如果我不亲手把他的脑袋拧下来,我便算是白活了这一世。”忌无痕的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快,面部表情狰狞至极,丝毫没有平时那股温文尔雅的气质。

    但是,站在他面前那几名弟子却是知道,这就是真实的忌无痕,这就是真正的离天宫大师兄。

    因为他的师父,是离天宫的现任宫主,也只有那样疯狂阴暗的宫主,才能培养出如此病态暴虐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