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抓到你了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三章 抓到你了

    “既然你自认为是使剑高手,那我自然要在你最擅长的领域中将你击败。”

    忌无痕正是有这样的自信,目光之中充满了藐视,淡淡道:“就算你的实力有什么进长,这短短几日,你也绝不是我的对手。”

    白阳无声拔剑,青天雪落微微一震,似是不屑的嗡鸣。

    这把名锋的威严,让它对忌无痕表达出了适当的不屑,毕竟以它的力量,虽然在白阳手里不能发挥出十之三四,但是以青天雪落这种已经达到了通天级的神器来说,一个地元境的修者确实没有资格在它面前,或者说在它面前对着它的主人说这种话。

    哪怕白阳再怎么弱可是青天雪落毕竟已经向白阳臣服,也算是彻底属于了白阳,以它的傲气,如果是当年的主人,只怕一剑就会把忌无痕给斩杀。

    “怎么?不服?”忌无痕也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把长剑,满脸都是狞笑。

    他的剑道修为其实也不弱,毕竟离天宝鉴中包纳天下近乎所有武技种类,比较强大的剑法也并不是没有。

    以忌无痕的境界,离天宝鉴的修为自然是极其高深,那么他的剑法肯定不会是一窍不通。

    强如紫嫣然那种境界,凭着一把紫霄天辰剑都能震慑宵一剑横跨大陆,以神念达到此处让忌无痕无比忌惮,那就说明离天宝鉴中的剑法还是有些值得称道之处。

    所以,白阳并没有把忌无痕这种挑衅的话语当成是一种藐视,恰恰相反的是,他发现了忌无痕隐藏很深的那一抹紧张。

    是的,他现在十分紧张,并且畏惧这一场战斗。

    看台之上,对忌无痕十分了解的凝尘看见这一幕,轻声喃喃道:“他怕了。”

    叶华颜眉头一皱,不解道:“没道理,忌无痕怎么可能会畏惧小师弟。”

    “应该是白阳展现出来的实力太强了吧。”金武歪着脑袋想了想。

    他对白阳一直有一种十分盲目的信任,或者说,在见识了白阳那极为妖孽的进步以后,他就对白阳十分崇拜,认为当今世上有这种能够突破天资所限的强者,自然就代表了天道酬勤这四个字的可能性。

    不过他的这个回答,并没有给在场众人一个完美的解释。

    因为这毕竟是件没有道理的事。

    地元境强者的能为堪称通天彻地,尽管还没有那可以只手遮天的能为,但是也没有道理会畏惧一个仅仅是定元境的修者。

    “他不是怕了,他只是感觉到了一种死亡的氛围。”

    无情宗那边,同样也在讨论着忌无痕态度上的细微变化。花别情双眼紧紧盯着台上,看着白阳那一动不动的身姿,仔细琢磨了片刻后,摇了摇头,淡淡道:“可惜,这个少年的实力是很不错,但是他应该没有能够撼动忌无痕的本事。忌无痕毕竟还太过浅目,也许是从对手的身上捕捉到了一丝心悸的气息,就感觉是被死亡所笼罩了吧。”

    “比起死亡气息来说,没有谁比师兄你更加接近。”绝沛然的声音里也有着一种盲从的信心,他对花别情的一切话语都是绝对相信以及绝对服从,更何况花别情的真气属性就与死亡有关,不死心经的存在,在无情宗内都算得上是极其宝贵的,而且十分难以修炼,数百年来也只有花别情一个人练到了这种境界。

    “算了,好好看比试吧,我想以这少年的能为,应该不会让我们太过失望。”

    无情宗现在已经拿到了进入武神塔的资格,对于接下来这些比试,也只是抱着纯粹看热闹的态度。花别情纵然没有这个心思,但也不会对接下去的那些比试太过关注。

    忌无痕虽强,但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样的家伙,没有必要浪费时间去多作注意。

    至于白阳

    当时慕容震倒是想以武尊尊果的条件来换花别情出手击杀白阳,可花别情也不是傻子,不可能仅凭他慕容震的片面之词就对白阳出手,而且现在看到了白阳的实力境界,花别情更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一来,白阳的实力并不算多么强大,由他来出手对付,会堕了无情宗的威名。二来,同样还是白阳的实力,似乎有一些隐藏的底牌,花别情并不是外界所传的那种冲动之人,他先前表现出来的那一面正是用来迷惑别人的,就比如唐梦星一直都以为花别情是一个没有半点脑子的莽撞之徒,可惜后来还是错算了这一步。

    不过之所以不对白阳以及玄剑宗动手,花别情不得不承认的是,他更加忌惮玄剑宗内有叶华颜的存在。

    身为叶家的大小姐,叶华颜的身上有太多太多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如果冒然动手,她再拼起命来,难保不会拼成个两败俱伤。

    所以花别情认为自己没有必要去为了慕容震一个虚假的承诺,来对上叶华颜这个拥有恐怖背景的大小姐,再加上玄剑宗那些实力天赋极其出众,前途尚且不可限量的弟子。

    当看台之外的众人还在为忌无痕那一瞬间的畏惧而感到震撼的时候,比斗台上,忌无痕忽然间动了。

    他没有动手,而是向白阳走了过去。

    宛如在喧闹的街头,遇见了一个老朋友一般,迈动着缓慢的步伐,一步一步朝白阳走去。

    但有心人会发现,当他每落下一步的时候,地面上都有会一些莫名的紫气生起,像是一种腐蚀大地的毒雾,缓缓弥漫开来,渐渐散布了整个青石比斗台。

    这一手,倒是让许多人没有想得到。

    “这是什么招数?”

    天剑门萧昆仑瞪大了眼睛,他毕竟是第一次离开宗门,参加这次的三陆会武也只是为了增添见闻,看到这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他还是表现出了一定的好奇心。

    剑七在一边解释道:“这应该是离天宝鉴中一种上乘的步法,叫做紫幻虚无。能够以自己的真气散布出这种紫雾幻境,迷惑视野。当然了,以忌无痕这种境界的强者施展出来,那就不单单是迷惑视野了,就连神志跟意识都有可能蒙蔽过去。”

    听到这里,萧昆仑忍不住说道:“这种卑劣手段,真非我辈中人!”

    剑修虽然未必都是好人,但是基本上大部分的剑修都是一种快意恩仇的脾气,或者说,他们更在乎的不是胜负,而是直问本意的剑心。

    就好像当初多次请战于御玄鸣的那位老者照别锋,他的剑道修为便已经算是当世顶尖之流,可是为了一剑之约,他宁可放弃自己的爱剑,宁可放弃自己的身份地位,只要问剑天下,直指本心。

    或许他走了一些歧路,但这也正是代表着剑修的性格,基本都是趋向于正面交手,而非是玩这些阴谋诡计。

    萧昆仑看向忌无痕的眼神中,已经隐隐带上了一些不屑。

    “这一剑,我便取你性命。”

    脚踏玄妙步伐,每一步落下都有紫雾升腾而起,忌无痕的身形隐藏在紫雾之中,声音飘渺虚幻,渐渐传了出来,而白阳站在原地一动未动,虽然眼前紫雾拦目,但既然双眼看不到,那他便凭感觉去看。

    闭上双眼,白阳的脑海中几乎瞬间便浮现了四周的种种景象,可是忌无痕的身影并未如他想象的那般浮现。

    主宰说道:“以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屏蔽你的神念,你想要用神念找到他,可能性微乎其微。”

    “那我该怎么做。”白阳握着剑柄,心里问出了这句话,但却没有指望着主宰给予答案。

    毕竟这场战斗是属于他的,他要自己找到解决的办法才行。

    忌无痕从说了那句话以后,他仍然隐藏在紫雾当中没有动手,那所谓的一剑取命,似乎是吓吓白阳而已,可是白阳知道,如果忌无痕真的找到了机会,那么他绝对不会留手。

    仔细思考了一下以后,白阳彻底放空内心,以无眼无感无知的状态,去应付那不知身在何处的对手。

    他放空自己的一切感知,却将感觉交给了手中的剑,或者说是交给了剑心。

    手中之剑同样也有剑意,同样也有剑心。只要聆听剑中之声,那么便等于有了一双绝对不会蒙蔽的双眼。

    这种绝技本是属于御玄鸣的,但是白阳的悟性极佳,就连御玄鸣都忍不住称赞,此时他一放空内心,便感觉到与自己手中的青天雪落剑有一种血脉相连的熟悉感,那是他与青天雪落剑修成了人剑合一以后,首次出现这样的感觉。

    嗡嗡!

    青天雪落轻吐着剑声,白阳侧耳倾听,仍然一动未动。

    躲藏在紫雾中的忌无痕看到这一幕,虽然有些不解其意,但是白阳露出如此大的破绽,他没道理不出招!

    轰地一声!

    紫雾尽散,宛如一阵狂风席卷肆虐,忌无痕的身体穿雾而出,一剑刺向了白阳的要害。

    这一剑隐有风雷之声,耀眼的光辉洒落在剑锋上,倒是极为好看!

    可惜,就在这一剑刺向了白阳身前一尺之时,一道白色光芒横扫而出,铛地一声荡开了剑锋,随即忌无痕便听到一个极低的嗓音,缓缓说道。

    “抓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