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步!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一步!

    白阳还在等。

    不过他却不是傻等。

    等待的过程里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说冥想,比如说思考该如何递出下一招。

    现在他与忌无痕的比试,看起来似乎有些儿戏,也不如其他的弟子打得精彩。但是这场战斗就像是一场棋局,两人之间你来我往,每一步都要走的极其惊险,或者说要极其缜密。

    白阳先手走出了惊世骇俗的三步棋子,三招惊天剑意,直接让忌无痕身受重创,也让忌无痕彻底正视起他这名对手。

    那么代价就是忌无痕会全力出手,所以白阳更需要谨慎。

    “这一招我不会再让你有任何的机会,所以,请你去死。”

    忌无痕说的极为诚恳,手中长剑向前一刺,便再次响起了风雷之声。

    不是听觉上的剑起风雷,而是台上真的掀起了风雷。

    一阵狂风,随着他一剑刺出,在台上掀起了剧烈的风暴。

    而这风暴过处,更是出现了阵阵雷电痕迹,整个比斗台上,像是处于惊涛骇浪之中,白阳就是浪潮中的一艘小船,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浪潮给掀翻。

    忌无痕满眼自信,因为他确信这一剑便能让白阳毙命。

    至于那句请你去死,并不是真正的邀请,而是一句交代,就如一开始那样,他像是给了白阳选择,可实际上,忌无痕确信在自己的剑下,白阳没有任何的选择。

    “一剑起风雷,果然是离天宝鉴中的上乘剑术。”

    剑七看到这一剑,感慨的声音里还颇有几分苦涩之意。

    看到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强,他竟也有种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但间儿还是睁大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这场对决,就像是一张空白的白纸,在不断吸取着那些对天下剑修来说都算是极为宝贵的经验。

    一剑起风雷,是离天宝鉴中的上乘剑术之一,而离天宝鉴中的剑术,则是以风雷水火土金为招意,每一招都蕴含着天地威严,非异常天资者不能掌控。

    “这一剑不能躲。”白阳站在原地,还在等待着那个契机,可是他的双眼之中金光渐起,眼中充满了铺天盖地的金线,瞬间遍布了视野。

    他已经将自己的血脉之力催动到极限,却还是发现这一招无法躲避。

    不过既然无法躲避,却可以找得到它最薄弱的地方,以力破力,硬抗一招。

    “他想硬抗这一招。”

    叶华颜猛然站起身,吓的花容失色。

    “他不会这么莽撞。”林风楞了一下,也有些不敢相信。

    毕竟白阳一直都是处事冷静,事事都要有把握才会出手,绝不会有如此冲动的情况。

    想要硬抗地元境强者的全力一剑,绝对不是以什么精妙招式来抵抗便能抗衡得了的事情。

    可是白阳接下来的动作,却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他横剑于前,任凭风雷袭身,一动不动,宛如山岳一般。

    他身上流溢出一种十分沉稳的剑意,身处于风雷中央,而那道堪称毁天灭地的,在触碰到他身体之前,居然向两边自然分去。

    那席卷八方的风雷剑意,以一种极其诡异的角度,如同山风碰到了山岳,没有任何的作用。

    看到这一幕,忌无痕双眉皱起,首次出现了惊讶的表情。

    哪怕白阳以那一招可怕的剑意将他的肩膀击碎都没有让他露出如此惊讶的表情。

    因为他相信自己这一剑起风雷绝对可以将白阳击杀。

    无论他拥有多少底牌,实力上的差距就是实力上的差距,那是造物之初便已经决定下来的规则。境界的差距,直接决定了力量上的差距,这一剑起风雷在力量上已经超越了白阳不知多少,他又怎么可能无视这一招的力量?

    可是

    白阳确实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横剑于胸前,没有任何惊人的气势散发出来,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忌无痕,而他使出的一剑起风雷便像是遇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向两旁分散。

    “你撑不了太久。”主宰怎么可能不知道白阳使了什么手段,但却并不看好他以这种办法拖延时间。

    青天雪落剑虽然是通天级的强大兵器,可是因为使用者的实力不足,它的力量也有了极大的限制。

    如果白阳硬是使用青天雪落来抵挡忌无痕的攻击,那么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受到青天雪落剑的反噬。

    一把通天级兵器的反噬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反噬的力量足够强大,那足以一瞬间让白阳命丧九泉。

    白阳一声不吭,只是握着剑柄的手又紧了几分。

    他别无选择。

    “看来,我还是小看了你。”忌无痕沉默了片刻,终于向前走了一步。

    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

    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战斗到现在,他一直在退后,连退三次,已经与白阳拉开了极大的距离。而他现在向前走了这一步,就代表着他想要拉近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距离,就是要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