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实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实

    这不是白阳第一次被火焰吞噬,未来也许也不是最后一次,但是白阳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最凶险的一次。。。

    那些火焰不光是纯粹的火焰元素,而是一道道剑意勾勒出来的剑火痕迹,剑火之中充满了锋锐的剑意,每一次灼烧都像是被万千刀割剑刻,只要白阳稍微走神,便会被这紫气勾动而出的天火剑意给斩成一地的碎灰。

    于是他闭上了眼睛,不再去想自己的剑招,不再去想自己的功法,忘却了所学过的一切东西,甚至连炎魔血脉以及体内那团特殊的魔火都已经忘记,整个人的念头开始渐渐下沉,仿佛坠落在一片没有边际的云海当中。

    他缓缓睁开了双眼,在那漫无边际的云海里,一道贯穿天地的金色匹练光芒从前方的云层里穿了出来,一眼望去,似乎还能看到一座巨大的山峰。

    只不过,那座山峰无法接触到云海,就像是被巨力从上劈开一般,天地之间有一线阻隔的力量。

    “就是这里了。”白阳身形一止,做出了一个连他自己都感到讶异的动作。

    他脚踩着虚空,仿佛脚下有无形力量在托动,于是,他就站在天际最顶,站在云海上方,看着自己脚下那片云海滚动,心中有无限的情绪生起。

    这种情绪来自于突然之间的变故,更是因为他能够做到这种堪称神奇的事情。

    唯有地元境才能打破天地束缚,飞行无距,那么他是定元境,又该如何做到这点?

    只有两种解释,第一,他已经突破了境界,成为了一个地元境的强者。第二,那就是他已经不在现实,而是处于一个虚幻的空间。

    第一点无论怎样想都有些荒谬,因为想要破境,所需要做的准备绝对不是常人所想的那么简单,就算白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估量,可是现在他还不可破境,或者说,是不想去破境。

    于是,他必然是处在一个虚幻的空间之中,也许是自己的意识海,也许是另一个神秘的不知名空间。

    不管是怎样,白阳看着那座山峰,看着那个贯穿天地间的金色光芒,隐隐感觉到,自己想要找的答案就在其中,于是他横跨了一步,天地之间气浪翻涌,云海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向两旁推压而去,白阳的身影消失了。

    一念千里,正是如此。

    他落在山峰之间,那些断裂的地面以及许多枯萎的植物显得这座山峰呈现出一种死寂感,可偏偏一边的金色光芒生机勃勃,散发出极其温暖的温度,以及一种让白阳如沐春风的感觉。

    “主宰?”

    白阳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有些试探性的呼唤了一声,可是一直都有问必答的那个声音居然极为罕见的没有出声,这片天地里还回荡起他的声音,空荡荡的十分寂寞。

    一个人处在这种环境之中,便会感觉到寂寞,生出种种异样的情绪来。

    白阳也是如此。

    他看着脚下干枯的地面,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待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

    那道金色光芒闪了闪,释放出来的感觉愈发让白阳愉悦。

    他再一次闭上了双眼。

    外界,青石比斗台上,忌无痕一脸惊骇,因为他听到了白阳那句确实可惜,但是紫火焚天之势仍然没有任何停歇,那么就说明自己的对手还困在其中,也许会是永远的困在其中。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忌无痕总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就像是一把野火,将他心中那些烦乱的负面情绪尽数点燃,让他的表情在短短瞬间内变得极为阴沉。

    天要下雨了。

    一片阴云不知何时笼罩了这片天空,虽然有阵法相阻,可是众人都感觉到了视线中的光明正在迅速消失,整个青石比斗台都被这片乌云的阴影给笼罩住,并且让那片燃烧的紫火显得无比突兀。

    秋平凡叹息了一声,暗道该来的迟早要来,至于是迟是早,还是要取决于那人的心情。

    一边的青衣看了眼天色,惊讶无比。

    “原来真的要下雨了?”他心里觉得无比的荒谬,甚至开始怀疑是自己的师兄为了怕丢脸,而动用通天之力将天气扭转,使原本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变成这副鬼样子。

    但是秋平凡不可能如此无聊,那么,确实是要下雨了。

    哗啦啦的小雨很快变成了倾盆大雨,浇打在用于防护的符文阵法上,拍出了朵朵水雾。

    雨势如此之大,却不能透进场内半分,但是每个人都感觉到了莫名的冷意,总觉得会有些事情要发生。

    实力越是强大的,这种预感便是越强。

    那片陌生的世界里,白阳半躺在山峰之中,闭着双眼好像养神,神情越发的放松。

    他体内的真气开始缓慢游走,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驱动以及命令,就这样遍及经脉之中,开始了一种极其古怪的流动。

    天地间,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往他体内钻去,但却借由他的身体,慢慢滋润着他身下那座巨大山峰,让山峰碎裂之处渐渐恢复完整,让那些枯死的植物重新拥有生机。

    几乎没过多久,白阳便被一大片林荫给遮住,身下居然也开出了遍野的绿草红花,勃勃生机之感实在是喜人。

    他半睁开眼,再次看着那道金色的光芒,也不知怎地,他开口喃喃道:“好像是时候了。”

    他一直在等一个契机,这是十分冒险的行为,哪怕一直想要让他变强的主宰,都不赞同他做这样的事情。但是,白阳想要赌这一把,所以他来了,来到这个空间里,来到这金色光芒的面前。

    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这道贯穿天地的金色光芒,其实源头就是来自那片厚土,来自那无边无际的大地。

    它是大地的化身,是所谓的大地本源。

    也就是地元之力。

    白阳慢慢走上前,对于这道金色光芒来说,他的身躯实在是渺小到可以忽视不提,但是在他眼里,那贯穿天地的金色光芒,只不过是一扇需要他动手去推开的门。

    这扇门很重,他想要敲响,却没有途经,于是他站在山峰之前,好像这座山峰不能触及云层一般,只是差了那么一线。

    然而就是这一线之隔,便如同天地之差,不可跨越。

    “跨不过去吗?”白阳试着伸出了手,但是他触摸不到那金光,自然也就摸不到后面的那一扇门。

    他有一种感觉,想要推开这扇门,他所缺少的就是一线力量,但是这一线力量,他却寻之不得,似乎总是差了一点什么。

    契机。

    他想到了自己一直在等的东西,于是收回了手,让自己的意识渐渐回归于身体,回到了那个仍然处在比斗的现实。

    白阳睁开了眼,发现自己的长袍已经被那些紫火剑意切割的七零八落,显得无比狼狈,只是因为金龙血脉护体的缘故,这些剑意并没有伤到自己的根本。

    但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这场战斗,总要有一个了结的点。

    这个点就是他一直在等的契机。

    从白阳意识归体那一瞬间,忌无痕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一般,冷声道:“白阳,你不要装神弄鬼,承认吧,你不是我的对手,这一招,你破不了。”

    “或者说,地元境强者都难以破解我这一招紫色开天火,那么你一个定元境,还奢望有什么机会?”忌无痕似乎并不是在与白阳说话,反而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声音越来越坚定。

    可是在场那些观战的弟子都能够发现,他现在是真的怕了。

    白阳能够在天火中与他交谈,那就代表着他一定有身处于天火之中还不会死亡的法门。

    既然他还没死,那么一切自然也就休谈。

    白阳没有理会忌无痕的冷声嘲讽,他的双眼里布满金光,仿佛一对眸子已经变成了金色,而在他的眼里,各式各样的线条密布纵横,穿插起来,形成了一副最为接近真实,或者该说是真理的画面。

    他看到了身边的天火变成了线条,看到了那些符文阵法变成了线条,看见了整座比斗台变成了线条,甚至看到了光线,看到了清风,看到了那些浇打在符文阵法上,被阻拦在他们头顶的雨水。

    那些都是一道一道的线条,但是每一道线条所代表的意义都各不相同,它们所指的方向,便是真实。

    所以白阳用他的双眼看到了真实,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貌。

    他伸手抓了一根代表着紫色天火的线条,并不灼热,只是有一些温暖。

    那一道线条缺失,紫色天火顿时就消散了一大半,好像一副完整的画,被人从中偷去了一山一水,景物自然再难成形,那么这画也就废了。

    白阳向外走了一步,那些金色线条仍然在阻止他迈步,这次他再伸出手,抓住了一把线条,狠狠一抽,勾勒出紫色天火的那些金色线条,瞬间粉碎,于是天火也就再也不是天火。

    但在别人眼里看来,他就是随意的挥了挥手,那些天火便消散无踪,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