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势之剑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势之剑

    那一道道线条既然代表着真实,白阳自然就不需要再去击破天火,而是直接掌握真实,让它消散。

    一双能够窥破真实的眼,那正是白阳的血脉之力。

    无论是功法,武技,甚至是天地之间的种种元素,在他眼里都会还原成最根本的线条,又或者说是初生时的模样。

    那就是真实。

    他眼见真实,从天火中走了出来,手里抓散那些线条的余温未散,眼里金光渐淡,表面上看起来虽然狼狈至极,但是比起他来说,那一脸震惊的忌无痕更显可笑。

    剑勾天火不算是他的底牌,可是这样级别的招数居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么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杀了白阳?

    想要杀人,去杀便是。

    一个地元境强者杀人的手段有千种万种,可他出了两招,却都无功而返,如果不是他还确信白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仍然是定元境,只怕都会怀疑自己遇见了某一个恐怖强者的转世。

    但是仍然不正常。

    “这不太对劲。”

    有一名强者无声观雨,开口说道。

    “确实很不对劲。”

    离天宫不夜君似乎听到了什么,也在看着那漫天肆意倾洒的大雨,看着洒在符文阵法外的那一道道雨线,以及被激起的白色水雾,心悸感越来越浓。

    那是一种几乎要窒息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正在接近。

    是的,在场每一个强者都有这种感觉,他们甚至觉得那个正在靠近的生命不是人类,很有可能是来自远古的某种强大妖兽。

    有人开始害怕了,但大部分的人还是镇定的一声不吭。

    因为,忌无痕与白阳的比试还在继续。

    白阳紧了紧握在手里的剑,他从那个山峰间回来以后,感觉到胸腹间有一股烦躁的闷意,那种闷意并不让他觉得难过,只是有些烦,却不知在烦什么。

    也许眼见了真实以后,便会生出这种烦闷情绪,如果当你发现自己所见的一切都是假的,而真实的景象却是如此枯燥无味,那么总要有一些特殊的反应来面对这样的场面。

    于是,白阳握紧了青天雪落剑,极为突兀的快步冲向忌无痕,平静斩落一剑。

    整个青石比斗台再次震颤起来,外围的符文阵法都开始闪烁起代表着危险的光芒,这一剑虽然平静,但它掀动的气浪让四面八方的景象都扭曲起来。

    忌无痕心里微凛,同样一剑迎向白阳。

    剑招相撞,惊天动地,整个青石比斗台开始以二人脚下的那块地砖为中心,向周围断裂而去,出现了长逾数丈的恐怖沟渠。

    那些翻裂的青砖里,有无数光辉升起,那是符文阵法被毁灭以后的模样。

    他们两人的力量已经能够威胁到奇山宗所布下的符文阵,那就是说明,两人皆有地元境的实力。

    忌无痕拥有这样的本事并不算奇怪,可是白阳的表现实在太过让人惊艳了。

    不过有些细心的人发现,白阳现在的神情似乎有些不对,比起方才的沉着冷静,他现在更像是心不在焉的状态,仿佛还在等待着什么。

    看台顶端,秋平凡已经站了起来,他没有像其他的强者那样去关注这场来历莫名的大雨,他盯着看台上的白阳,忽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低声道:“他等到了。”

    青衣神情不由为之一震,不敢相信道:“这怎么可能?从古至今,还没有人”

    “历史只是前人之事,古人做不到,为何今人同样要为之缩手缩脚?”秋平凡淡笑道:“传统总要有人来打破,那么打破这一切的人,将会是新的传说。”

    青衣震撼无言,却觉得秋平凡说的有道理。

    既然有道理,他就无法反驳。

    那么,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雨中到底会发生什么的时候,仍然有几个人在关注着白阳与忌无痕的战斗。

    剑七是其中之一,萧昆仑也是,以及那名剑道造诣极高的不知名老者。

    他们都在看着白阳,或者说,他们都在见证着传说的出现。

    另一边,看台上还有许多人注视着白阳的一举一动,夏月黛眉深锁,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元布衣瞥了她一眼,笑了笑,但眉宇间的凝重之色几乎不加掩饰。

    因为白阳太强了,强的让他有些害怕。

    他比上次相见时更强了很多,或许这变强的步伐不会停止,他还会继续强大下去。

    如果真的让他变成了那种无法抗衡的强者,元布衣忍不住会想,自己家族的计划会不会毁灭在他手里?

    那都只是后话了。

    现在,青石比斗台上发生的这一幕,就像是一直平静的海面上突然掀起惊涛骇浪,那浪潮太急太凶,让坚固到无可摧毁的青石比斗台都开始大范围损毁。

    这青石比斗台第一次发生损毁,是在叶华颜与鲠彩的对决之中。

    鲠彩恐怖的力量和叶华颜的力量相互重叠,才能在青石台上踩出小范围的碎裂痕迹,可是白阳与忌无痕这一招相撞,两人相互受劲,层层劲力透过他们二人的身体传达到青石台,居然将它给震得断裂,差点就毁灭。

    落脚点已毁,两人自然没有再纠缠的意思。

    几乎是同一时间,忌无痕与白阳向后飘去,一人潇洒飘逸,一人干净利落。

    忌无痕之所以飘逸,是因为他能突破天地束缚,而白阳却只能干脆的落地。

    “你很强。”

    沉默了不知多久,忌无痕终于开口,说出了这三个字。

    白阳很强,虽然他不想承认,可是这就是事实。无论是这已经被他们两人交手给毁掉的青石台,还是他自己彻底碎裂的肩膀,都在说明这个问题。

    白阳的强大,超过了所有人的估计。

    忌无痕甚至开始怀疑,白阳是否还有更深的底牌没有使出来,或者说,他一直在等待着的是什么。

    有人说,最了解你的,往往是你的敌人。因为只有敌人才会花功夫去调查你,去真正的了解你,做足了一切的准备,然后杀死你。

    忌无痕虽然并不在乎白阳,可出于谨慎,他仍然查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哪怕诸葛家一直在替白阳掩盖那些事情,却还是被他窥得了一点蛛丝马迹。

    他知道白阳曾经在哪里历练过,所以他相信,白阳一定有些不为人知的底牌存在。

    那么这张底牌到底是什么,忌无痕开始沉思。

    但就如白阳之前在等待契机时做的那些事情一样,忌无痕在沉思的过程中仍然没有停止攻击。

    离天宝鉴中的剑招以元素命名,那么他的下一招自然也是其中的一种。

    在风雷与火剑之后,他沉默的将长剑刺在地面,刺入了那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的青石台中。

    土之意,来自大地,而大地之宽厚承载万物,其重不可测,其广不可量,那么这一剑自然就是来自于足下大地的剑意。

    “地势之剑。”忌无痕爆喝如雷,这一招全力出手,自是没有任何留情余地。白阳只感觉脚下的大地开始崩塌,或者说,那些翻涌的剑意已经注入了大地之中,随时都会让他陷落进去。

    白阳没有惊慌,而是做了个十分古怪的姿势。

    这是主宰教给他的炼体起手之势。

    他抛弃了剑法,做出了这个动作,并不是因为有什么奇效,而是他需要自己的精神保持清醒。

    这套姿势能够给身体带来极大的痛苦,便能让精神随之渐渐清醒。

    他的双眼再一次开始窥见真实,但感官却开始逐渐下坠。

    先前是上升到云海当中,但这一次却是下坠到深暗幽冷的世界。

    一条湍急的大河不停奔流,向着远放急去,白阳抬起头,看见那道贯穿天地的金色光芒还在,那些舒服的光辉洒在脸上,令他享受的眯了眯眼,胸腹之间的烦闷也减轻了许多。

    在享受了金光照耀的感觉以后,他没有任何犹豫,开始奔着那道金光奔跑过去。

    在金光中,隐隐有一扇大门浮现出来,那扇大门充满了岁月的痕迹,古朴到让人觉得它似乎与天地同岁,甚至是先天地而生。

    在白阳越接近大门的时候,那些笼罩着大门上面的金光也开始渐渐消散。

    不过它们并非是消失,而是被那扇大门给吸收进去,变成了门上的一把巨锁。

    之前这些金光制造出了一线阻隔之力让白阳没有办法靠近,现在它们不再能够阻止,就化出了自己的本体,那个禁锢着大门的巨锁。

    “你拦不住我。”白阳看着那巨锁遥遥挂在门上,似乎在与它说话,也像是在与自己对话。

    他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冲到大门之前,动作戛然而止,没有任何犹豫地抬起手掌,摸上了那冰冷古朴的大门。

    外界,天上的倾盆大雨更加暴躁,哗啦啦的雨声已经遮盖了所有的声音,场间的冷意越来越足,让许多修为不济的弟子都开始打起了寒颤。

    忌无痕看到白阳保持着那个古怪的姿势,心下微微一定,催动自己的真气,打算以地势之剑一击将他斩杀,绝不能再留后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