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心障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八章 心障

    剑光起,整个大地开始震颤起来。

    一名地元境强者真正开始出手的时候,那便是一片毁灭的末日光景。

    看台之上,那些弟子们都感觉到了身下传来震感,都觉得有些惘然。

    地势剑这样强大,让那些没有经历过地元境强者毁灭性威胁的弟子们十分畏惧,当然,不光是他们,就连那些守护在附近维持符文阵法正常运行的长老们都紧张起来,开始观察着那些损坏的符文阵法。

    “两个怪物,这两个怪物!”

    唐梦星虽然身负重伤,但却不妨碍他在此观看白阳与忌无痕这场战斗。不过,当他看忌无痕如此强大的实力以后,忍不住喃喃着嘟囔个不停。

    他虽然是个疯子,可不是一个傻子,忌无痕的实力之强他看在眼里,白阳的表现同样出乎他的意料。

    能够以定元境对上地元境还战得如此不落下风,相信白阳并不是第一个,可他绝对是表现得最为出色的一个。

    因为忌无痕怕了,他对上一个定元境的修者,居然怕成了这副模样。

    尽管他施展出来的招式使他看起来如同天人般强大,尽管他现在能让天地变色,能让地面倾覆,能够震撼在场每一个人,可这些都说明一个问题,他怕了。

    他使出全力,代表他对白阳的恐惧愈发浓郁,甚至已经不得不将白阳提升到与自己相同的地步。

    “忌无痕向来沉稳,今日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不夜君的目光从天上收回,重新落到了场内,看着这场本该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忌无痕是他的大弟子,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所以他对忌无痕的要求以及期望都过高,对上一个定元境的蝼蚁居然还要使出地势之剑,这在不夜君的教导中,是不被允许的。

    虽然。

    不夜君把目光落在那保持着那个奇怪姿势的白阳身上,忽然叹息了一声。

    他很看好白阳,或者说,他很看好白阳展现出来的那种莫名潜力,那些就像是一座放在他面前的宝藏,可惜白阳拒绝了他。那么,既然得不到手,不夜君自然不想他活着。

    “大师兄今日的表现或许很欠妥当,但是他毕竟还是地元境,对付一个定元的小子,使出地势剑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差错。”

    坐在不夜君旁边的一个女子神情冷漠,与凝尘一般无二,只是比起凝尘来说,她更显得成熟了一些,眉眼也更加冰冷,宛如凝霜。

    能够坐在不夜君身边,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不一般,而她的名字,正是凝霜。

    不夜君座下的第三名弟子,是整个离天宫中最有希望继忌无痕以后突破到地元境的天才,备受不夜君的器重。

    她说的话,分量很重,所以不夜君在思考之后,挥了挥手,很是疲倦的闭上了眼:“随他吧。”

    这句随他,代表着不夜君相信忌无痕有能力解决这件事情,而他闭上眼睛却是因为他累了。

    雨势倾盆,越来越像是一把把利剑从天空中被人洒落,就算是那些阻隔大雨的符文阵法,也有了一些晃动之象。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这场雨的不正常,就好像雨幕后藏着什么东西。

    “来了。”

    秋平凡睁开双眼,吐出这样两个字。

    但他这句来了,却是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意思。

    比如在比斗台上,那正在慢慢斩向白阳的一剑,比如慢慢苏醒过来的白阳,比如雨势之后那个即将要出现的人。

    来了。

    秋平凡站了起来,消失在看台上。

    青衣先是一阵茫然,随即又是一阵沉默,因为他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那些事情,不再是他有资格插手过问的了。

    茫茫大雾之中,无尽的幽静与黑暗将白阳包围,但是白阳感觉自己的手心很暖,他将手贴在那扇巨大的门上,上方看不到尽头,门上又雕刻着许多复杂古朴的纹路,就像是他双眼见到的线条,神秘而又威严。

    那就是真实。

    这扇门代表的也是真实。

    不过门的背后到底有什么,白阳也说不清楚。

    所以他只是将手放在门上,并没有用力将它推开。

    他心里有一种感觉,现在自己虽然有能力将这扇门推开,也能够达到自己所期待的那个结果,但是,只要他想不通困扰着他的那一线难题,就算真的推开了门,也于事无补。

    “你在犹豫什么。”

    突然,门的那边,响起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让白阳眉头一皱,感觉无比的怪异。

    “你在害怕什么?”门那边的声音说道:“推开门,你就能看到真正的世界,踏入真正的强者行列,所以,你在犹豫什么?”

    白阳皱着眉,仍然没有推门,因为他听到的,是他自己的声音。

    那个声音就像是一个魔障般回荡在耳边:“推开门,你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考虑了。”

    “如果再犹豫下去,根本无法战胜忌无痕。”

    “推开。”

    白阳眼神一凛,知道这绝对是自己的心障,于是便说道:“到我想通的时候,我自然会推开门,不需要你来指使我。”

    “我不是指使你,我只是在说出你真正的想法。”

    “你想推开这扇门,你想获得力量。”

    “你等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那声音顿了顿,忽然道:“或者应该说,我们等这一刻已经太久太久,地元境,那才是一个崭新的天地,迈入门中,你才有资格立足在大陆上,你才有能力去完成你所有的设想!”

    “我们需要这个力量!”

    蛊惑的声音越来越强大,白阳竟出现了一丝恍惚。

    不过这一丝恍惚并非是为之所动,而是他产生了自我怀疑。

    他在想,自己是否真的需要那么强大,那么,变强之后自己又该做些什么?

    当他一次一次的从生死之间爬了出来,一次又一次的完成那些堪称苛刻的修炼,最后历经凶险,终于站在这扇门面前。

    那么为什么自己不敢推开门?为什么自己不敢面对门后的世界?

    白阳沉默的想着,脑海里居然还浮现了一个人的影子。

    那是一张极为天真无邪的笑脸,那是夏月的脸。

    那时候的夏月,与坐在元布衣身边的夏月渐渐重合,让白阳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就是他的心障。

    哪怕他表现的再怎么不在乎,他还是在乎夏月,他还是在乎那个坐在元布衣身边,不知因何种原因而妥协的夏月。

    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

    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所以,他不肯推门,不肯拥有力量,甚至产生了放弃自己的堕意。

    也是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