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漫画 > 玄幻奇幻 > 太古至尊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自然而然,破境

太古至尊全文免费阅读

第一百三十九章 自然而然,破境

    淡如薄雾,稳如山岳。

    这种气息的出现,顿时就让场上的局势骤然大变。

    忌无痕祭出的那一剑再也不能下落分毫,而从剑锋上传递到手掌中的那股巨力,更是让他脸色剧变。

    太强了。

    那股反震的力量实在太强了。

    忌无痕整个人的手心一麻,有种握不住手里长剑的错觉,整个手臂都开始细微的震动,有种不符合常理的酸痛感。

    除非是对手的力量已经超越了自己,那么忌无痕相信,以他的实力,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异常感出现。

    忌无痕凝重的看着白阳指缝间流散出来的那股气息,心里虽然不肯承认,但是他必须要认同,白阳已经站在了一个和他相同的高度上,从一个仰视的角度,变成了目光平对,甚至微微带有一些的俯视。

    天底下没有生而知之的人,也不会有一朝顿悟这种荒谬的说法。尽管古时有人连破数境,一步从一个小小的修者变成四方侧目的强者,可那也是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积累,哪怕是二十年,甚至十年,对于天才来说,有积累并不难创造奇迹。

    忌无痕,花别情这样年轻的地元境强者对于整个人类世界来说就是奇迹,那么,现在有一个比他们还要让人吃惊的奇迹摆在眼前,那个手握雪白长剑,神光慢慢回归瞳孔的少年抬起头,无声观望四周,像是第一次看清这个世界一样,充满了好奇。

    或者说,他的眼里充满了对这一切的了然,无论是空间的波纹,还是元素的流动,甚至是天地元气的种种支点,在他眼里都毕现无遗,他如果想要掌控,那就只需要伸出手掌,就能够如同探囊取物一样轻松自如。

    这个境界,就是真正的元级力量,也就是地元之境。

    白阳低下了头,看着已经崩裂的青石比斗台,无声沉默片刻后,缓缓说道:“我出来了。”

    忌无痕也在沉默。

    他知道白阳这句话有一语双关之意。出来了,那就是从他的地势之剑里走了出来,第二个出来了,就是说,他已经从定元境走了出来,迈入了下一个境界。

    很多人都盯着青石比斗台上的动向,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猜到白阳究竟是怎么了,可那些看出白阳气息改变的人,却都陷入了无声的沉默与震惊中。

    包括东都大陆的那些宗门,甚至是一开始骄傲无比的无情宗众多弟子。

    无情宗身为天下第二大宗门,多年以来只对两个宗门低过头,第一个,就是坐享天下第一宗门之名的奇山宗,第二个,就是拥有天下无敌陆狂人的魔门神宗。

    可是,玄剑宗接二连三涌现出这种堪称妖孽的天才,让无情宗的众多弟子觉得十分不适应。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金武从叶华颜的口中得知白阳已经破境,震惊了好久以后才反应过来,哭丧着一张脸,无比的郁闷。

    他倒不是不为白阳感到高兴,只是短短一场战斗之间,他与白阳间的距离,就已经拉开到了他无论怎样去追赶,都绝对追不上的地步。

    这种感觉实在不是很好。

    不光是他,就连林风跟姜无双的表情都多少有一些不自然。

    姜无双倒是真心替白阳感到开心,另一方面也因为白阳的实力可以凌驾在自己与叶华颜之上觉得别扭。

    想起一年多以前,在那神秘山腹之中,白阳还是一个罡气境的修者,被她与叶华颜轮流吊打,磨练他的战斗意志,却想不到一年多以后,他就已经成为了一名地元境强者,在整个大陆上都算得上是数一数二。

    这种变化,让姜无双颇有些感慨,那张冷若冰霜的脸庞,也渐渐缓解了几分。

    玄剑宗所在的休息区域内,吴烟宁正在泡着一壶花茶,香气扑鼻,突然她的动作顿了顿,向那比都长的方向看了看,嘴角翘起了一道极为美丽的弧度,然后瞥向屋子的角落,轻声道:“你也为他开心吧?”

    那个角落虽然没有人,但挂在墙壁上的一副画却颤了颤,好像代表着某个人激动的心情。

    吴烟宁没有继续说话,将那壶花茶泡好以后,便给自己倒了一杯,暖着掌心,笑容温柔。

    除了那些感应到这股突然出现的地元气息的强者以外,真正觉得震惊的却还是一直在比斗场中观看着这场比试的人。

    剑七震惊良久,回过神以后,忍不住惊叹道:“无双资质,无双资质,果然,他果然没看错人!”

    这状若癫狂的欣喜自语,并没有让周围的人感到奇怪,因为不光是他,那个一直观察着白阳的剑修老者也跳了起来,恨不得手舞足蹈的欢呼。

    看到老者这副模样,萧昆仑有些拘谨的收敛了震惊之意,但看向白阳的眼神里仍然有一丝好奇和惊讶。

    这么年轻的地元境强者,虽然未必是后无来者,但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算得上是前无古人!

    “老东西,你在他这个年纪还在做什么?啧啧,一个小娃娃居然在战斗之中破了境,真是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感到丢人啊。”

    “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的年轻人活力颇盛,这是好事情,总不能让整个修行界出现青黄不接的情况,导致我们这些老骨头后继无人吧?”

    “呵呵,这么年轻的地元境,他到底才多大?十八岁?或者更年轻?”

    类似这种的惊叹声,此起彼伏在整个比斗场看台上响起,大部分发出惊叹的人,都是那些有了一定修为和地位的宗主门主之流。比起那些看不懂其中二三的弟子们,这些宗主门主更能够明白,白阳在战斗之中破境,对于整个修行界来说到底算什么。

    从前有人能够在战斗中突破境界,但大多数都是借助药物,而且也只是从战气突破到罡气,又或者是从罡气突破到定元。那种办法虽然看起来十分好用,可是需要损坏的,却是修者未来的根基,那堪比透支生命潜力的做法,就算是某些疯子宗门都不允许弟子去做,除非是性命攸关的时候,才可以在战斗之前或者战斗之中选择服用药物破境。

    可是,白阳这次破境,绝对没有借助过任何药物,也绝对不像是使用了秘法。

    他更像是浑浑噩噩的做了一个梦,在台上的表现一直很平静,平静到让许多人都感到恐怖,于是,他在醒过来的时候破境,显得自然而然,没有任何的不妥之处。

    “难能可贵,这小子的资质,果然是难能可贵。”神秘的剑修老者在经过一开始的激动以后,终于忍住了内心的那股喜意,慢慢坐了下去,嘴里还在嘟囔着这句话。

    剑七跟萧昆仑十分同意的点了点头,当今大陆,虽然天才众多,夺目者也不止一二,但是白阳今日所做的事情,绝对会在此后震惊四块大陆。

    包括妖兽的王国都会因此而打探消息,查清楚这个人类天才的身份。

    比斗场内风起云涌,青石台上一片平静,而场外,却已经在某些有心人的传达之下,掀起了一股股疯狂的暗潮。

    诸葛温柔坐在看台上,在看到白阳破境的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给了自己麾下的神秘部门,金鸾。

    而金鸾的三位大首领之一的兽心首领则是将双手收进袍袖之中,极为恭敬的向诸葛温柔点了点头,然后便隐藏在看台的一个阴暗角落中不见了踪影。

    金鸾这个庞大的情报部门既然动了起来,那么所牵连的必定是一场血腥的清洗。

    任何想要将此处情报传到外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收到金鸾的狙杀,诸葛温柔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尽量帮白阳把消息留在奇山宗内,不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破境。

    否则的话,在这场比试之后,他将会麻烦缠身,再也不得安宁。

    做好了一切安排以后,诸葛温柔朱唇微抿,透着防御符文的光芒看着那一脸平静的白阳,看着他手持青天雪落剑的潇洒身影,眼神颇为玩味,轻声呢喃道:“此役之后,就不知你要如何谢我了呢。”

    无论外界多么的混乱,比斗台上仍在战斗的两人在未分出胜负前,自然不可能停止战斗。

    看到白阳破境以后,接引使者几次想要上台阻止这次战斗,但却被守在一边的命黄泉以眼神制止了。

    接引使者不敢与这位护山大长老对抗,所以也只能干着急,暗暗祈祷不要闹出人命才是。

    这片大陆已经很久没有过大型的战事,也很久都没有死过出名的地元境强者了,若是在这台上闹出人命,死了一个地元境的强者,对于整个人类世界来说,都将会是一个损失。

    尤其这两个人都太过年轻,忌无痕不过二十多岁,正值青年,而白阳,也不过是个少年罢了。

    “还要战吗。”忌无痕犹豫了一下,知道自己已经杀不掉眼前这个少年,便飘然向后退了数丈,问道。

    说完这句话以后,忌无痕又补充道:“如果可能,我愿退出这场比试。”

    若说他之前只是忌惮白阳以及带着一点点畏惧,那么他现在就是真的怕了,他嗅到了死亡的味道,并且很深刻的认为自己再与他战下去,很可能会死!